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两地分居别样情>>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自杀

    1954年。
    阳光穿过纱窗,照在杨木青的脸上。他眼睛感到干涩,象有火在燃烧。哭了一夜,眼睛红肿了,眼泪还没干。一颗颗亮晶晶的泪珠不时地顺着他那清瘦的脸颊滚落,滴在耳鬓边,滴在嘴角边,滴进了绣花枕头里。
    他彻夜未眠,今晨一粒米也没吃,一口水也没喝;他一直躺在床上,压根儿没打算写他的检讨书;上午,科里有几个同志来看过他、劝过他,纠纠也来过,昨晚骂他的赵络腮胡子也来了,劝他认错,说“胳膊拧不过大腿”。
    对于大家的关心,他用沉默作答。
    他想不明白20年来的生活为什么这么多灾多难——从小就失去亲人,抱养他的又是个大地主,新中国成立后,养父家在一夜之间被打倒,他成了“地主狗崽子”;
    还没学会走路就失去了一只眼睛,只能看到一半的光明;
    从小到大处处受嘲笑、歧视、凌辱;
    出身不好、身体残疾;
    情场不如意、工作不顺心,仿佛这地球上多了他这个人似的;
    刚踏入社会就遇到这样大的挫折,找不到科长游白成他们刁难他的原因;
    社会复杂、人心险恶、前途渺茫……
    思前想后,觉得人生太空虚,活着没意思,不如早点死了的好。
    “还好,我是个孤儿,莫人疼,莫人爱,我死了也莫得哪个为我伤心、为我哭。‘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想到这里,杨木青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木箱子,拿出李国君和刘玉英的信件、照片,看了又看;
    一时间,千恨万怨涌上心头;
    他划燃火柴把信件和照片统统烧掉了。
    在找扫帚打扫残灰的时候,发现陈新生的床底下有瓶药酒,他想起“药酒能毒死人”的说法,迅速钻到床底下取出药酒,站在陈新生的床前捧起酒瓶,把瓶口移到嘴边,仰起头“咕噜咕噜”地喝起来。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喝酒,喝得很难受。
    喝着喝着,眼睛模糊了,天旋地转了;但心里还明白,突然意识到这药酒不是他的,没经陈新生的同意就拿了人家的酒喝,这是不道德的;赶紧停下来。
    他想把酒瓶子放回原地,可眼前一阵漆黑,站立不稳,他怕把瓶子打烂了,就近把酒瓶放在床脚里边,东倒西歪走了两步,倒在了他的床上,故意不盖被子,闭着眼静静等死。
    等到中午下班,他还是活的。
    十二点,陈宝万进寝室拿碗去打饭,见杨木青还没起床,就轻轻喊:“小杨,小杨,吃饭了。”
    杨木青没动静,陈宝万走近一看,见杨木青醉得象关二爷,满脸通红,便叹气道:“唉,啥子不愉快的事嘛,醉成这样子。莫着了凉!”
    陈宝万轻轻扯过被子给杨木青盖上。
    等陈宝万走后,杨木青用脚把被子蹬开。
    他想糟蹋自己的身子,心想喝药酒死不了,那就把自已整出病来吧,得了病,要不了一年半载就彻底解脱了,免得活在这世上成为别人的笑料。
    又过了十多分钟,杨木青的肚子隐隐约约疼起来。
    起初,他感到兴奋,以为去极乐世界的时刻到来了;然而兴奋很快被痛苦取代了。
    杨木青并没失去知觉,他的肚子越来越痛,痛得他无法平静地躺在床上;
    他撑着软绵绵的身子坐起来,但疼痛使他马上倒了下去;
    他脑袋胀得快要破裂了,脑中燃烧着一把烈火,把泪烧干了,想哭也哭不出来;
    心跳加快、心里发慌;
    肚里一阵翻江倒海,好象孙悟空钻进他肚子变成铁扇公主正摇扇子似的;
    豆大般的汗珠从头上滚到脸上;
    手脚也冰凉了;
    他疼得在床上打滚,先是呻吟,接着嚎叫,两手捶肚子,双脚乱打乱蹬,用四川话说,他那叫“板命”。
    杨木青板了一阵命就晕过去了。
    杨木青“板命”的动静太大,很快惊动了过路的工人,消息马上传开了,一批批人马闻讯赶来。
    医生、护士赶来了;
    领导及时赶赴现场,连一把手厂党委书记郑东海也被惊动了;
    闯进门的还有游科长、纠纠、姚瘊子、陈宝万等生产科的同事;
    还有结拜妹妹杨琴芳和红娘苏雅平。
    一大群看热闹的工人把门口和过道围堵得水泄不通;
    纱窗也被千奇百怪的面孔贴破了,几颗脑袋塞进纱窗破洞挂在窗前,霸占了窗帘的位置;
    人们的眼光从东南西北射过来挤在杨木青身上,象丝线一样横竖交织,织成一张张又厚又重的绸段,绸段上铺满形形色色的图案——有担忧;有焦急;有难过;有疑问;有同情;有怜悯;有责怪;有轻蔑;有嘲笑;有幸灾乐祸……
    厂里厂外、车间宿舍,到处三个一堆、五个一群,叽叽喳喳,议论这个史无前例的爆炸性新闻。
    就在杨木青的名字和故事被传到四面八方之际,他从短暂的晕厥中苏醒过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板命”。
    一个女护士给他打了一针止痛剂,他稍稍安静下来。
    主治医生唐玉洁闻到杨木青身上有股药酒味,发现他的嘴唇变乌了,神色紧张地说:“糟糕!像吃了药酒!”
    他问杨木青:“你吃的啥药酒?”
    杨木青没吭声。他不清楚喝的是啥药酒。他处于半昏迷状态,说不出话来。
    大伙只好在屋里搜寻。
    苏雅平眼睛尖,从床脚边拿出一瓶药酒,把它交给唐医生。
    唐医生扭开盖子,见瓶口有药渣,说:“准是喝了这药酒!”
    陈宝万说:“这是陈新生泡的药酒。”
    郑书记问:“陈新生呢?”
    “在上班。”陈宝万回答道。
    “去把陈新生喊回来问问,看他泡的是些啥子药。”
    郑书记下命令的同时,唐医生拿筷子夹出一些草药,辨认了一下说:“不妨事,看来是风湿药酒,可以内服的。”
    郑书记稍稍松了口气,仍不放心地问:“那他肚子啷门痛得这么厉害呢?”
    “可能喝得多了点。”唐医生说。
    陈新生很快回来了。
    惊恐万状的陈新生一进屋就说:“我这是风湿打药酒,是内吃的,不是外擦的。”
    顿时间,有的人松了口气;有的人略显失望。
    “哎哟哎哟。”杨木青又叫了几声,翻了一下身。
    “他平时吃不吃酒?”郑书记问。
    “一口酒也不喝!”陈宝万说。
    “先收进住院部观察!”郑书记果断地说,“老吴,得好好把病治好!”
    “没多大危险性。郑书记。”医院吴所长安慰郑书记后,转身吩咐唐医生:“马上叫担架!”
    ……
    这期间,围观者一直在不停议论。
    “唉,这小子多聪明的人哟!啷门要想不通嘛?要去寻死!”
    “还不是为了黄碧云。”
    “他想同黄碧云耍朋友,别个没答应。”
    “啧啧,这有啥了不起的嘛!一个过婚嫂!”
    “情人眼里出西施。”
    “你们这些人不晓得详情就打胡乱说!原因多方面的,是游……”
    姚瘊子刚才跑得快,抢在游科长他们前面窜到了现场。他喘了两下,正要发表权威性的讲话,看到游科长走进屋,赶紧闭了嘴。
    “有的是好戏看哟!梁山伯还没死,祝英台就在哭灵了。”
    “你们还不去看看那个!莫也去上了吊哟!”
    七嘴八舌,拿杨木青和黄碧云调侃。
    “你们说点人话好不好?未必一点阶级感情都不讲了吗?”干妹妹杨琴芳怒了。
    “跟他们两个哪来的阶级感情嘛!一个是大地主的儿子;一个是破落地主的女儿。”
    “对头,要讲阶级感情,也该跟我们这种贫下中农的后代讲噻!”
    “算了算了,莫说这些缺德话了。别个差点死球了!”
    “是游鼻带整他!不准他上班了。他想不通,就喝药酒自杀!”
    姚瘊子看到游科长不在场了,赶紧把先前咽下的话吐了出来。
    ……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一步青云
心中秉承着上医医国理念的陈国华,来到青萍这个贫困落后的小山村,开始了他的仕途。 风起于青萍之末。青萍这个小镇因为陈国华的到来,走上了-条全新的发展道路,也让陈国华步步走上了青云之路。
青史
都市其他连载
我的高冷老婆
在基层混迹多年毫无晋升希望,却意外得到区委女书记的欣赏,从乡镇干部到省级干部的跋涉攀升。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权梯
刘志成刚到青山乡参加工作,乡里就发生了大变故,领导集体出事; 在这风云变幻的时候,刘志成也被动陷入了一场场激烈斗争的环境中,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尸骨无存……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坚持本心,方为正道!
宅春秋
都市其他连载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