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独占甜宠,少爷宠妻无度》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如初见

  当我醒来时,我感觉自己正处于一种类似“睡眠瘫痪”的状态,我的意识是清醒的,能听见声音,能看见周围的影像。
  可我的身体动弹不了,连眨眼都很困难,更别说喊出“救命”。
  我在一个纯白的房间里,身上穿的…好像是婚纱…
  直到我听见了门被推开的“吱嘎”声,似乎有人走了进来。
  边珩白:“亲爱的,你今天真是漂亮得没有一点瑕疵。”
  是边珩白,他穿着裁剪合身的白西装,一朵深红色蔷薇耀眼地插在他的西装翻领上,然后他温柔至极地对我笑着。
  我有些说不出话:“边……”
  边珩白:“你想说什么吗?”
  “啊……对不起麻醉的剂量好像太大了,但是我得保证我的新娘不会逃走”。
  边珩白用手抚摸着我的脸颊,然后轻飘飘地在我唇边落下一个吻。
  他的动作十分轻柔,可这样的他让我害怕。
  他的爱就像在薄薄血管里汹涌澎湃奔流着的血液,下一秒就会冲破血管泛滥成灾。
  “放了我……”
  “亲爱的,唯独这一点,我无法满足你。”
  “你说你喜欢蔷薇,我让人在整个城市里种满蔷薇。”
  “你说你喜欢白色,我送你一场纯白的婚礼。”
  “可你要是喜欢别人不喜欢我……我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宠爱你,但是真麻烦,又要多杀几个人了。”
  他带着最深情的笑容拥抱了颤抖着的我,他还是那个暴君边珩白,只不过更加疯狂,更加病态。
  “别这样……求你了”
  “嘘,别说了,你会累的。”
  边珩白:“亲爱的,时间到了,我们该去教堂了。”
  我的身体依旧不能动,他抱起我,我深陷在他怀里,纯白的婚纱一直拖到地上,被他带走。
  我就像是被他囚禁在身边的金丝雀,可那不是我想要的。
  我们到了教堂,在场的人看见抱我进来的边珩白,纷纷恭敬地起立注视。
  看他们的穿着都像是有身份的人,他们的脸上浮现着公式化的笑容,鼓掌庆祝这一神圣的时刻,没人在意我脸上的无助和恐慌。
  就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一样,我注定是边珩白的新娘,唯一的新娘。
  边珩白:“亲爱的,你一定奇怪为什么这场婚礼没有神父吧?”
  “因为我觉得对着圣经宣誓毫无意义。”
  “人生来都是自私的,而现在我只想告诉你,我将违背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远爱你。”
  “youaremyfirstlove.youaremylastlove.”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带着迫人和热烈的爱冲击我的心脏。
  他俯下身想吻怀里的我,他的鼻尖点过我的脸颊,睫毛扫过我的睫毛,呼吸不均匀地传递在我脸上。我想躲,却换来了唇齿相缠。
  我忘记了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他的吻了,但这个吻,比以往都要迷乱,深情,缠绵。
  拜托了,不管是谁……把我从这场荒唐的婚礼里解救出来吧…我在心里默默祈祷。
  时间倒回原点,噩梦重新开始……
  我爸苏云深一脸慈爱地看着我:“小世,今天我们去边叔叔家聚餐,要懂礼貌知道吗?”
  我在心里翻一个白眼,腹诽道:我可是十六岁的大人了,难道会不懂礼数给他丢脸吗?
  “知道了。”
  边家很豪华,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我家虽然也是开奢侈品公司的,但和边氏的LA国际品牌比起来,我们相当于只是一个子公司。
  怪不得我爸这么殷勤,这么想巴结边家。
  说起来,也是我爸命好,和边氏董事长边今澈曾是同一大学的校友,校友这称呼听起来怎么也比商业合作人亲切多了,边今澈雷厉风行,不见有什么真心朋友,可能是这样,对我爸这个难得的校友倒是照顾。
  西城区的地皮,南城区地开发权,都是边氏让给我们家的。
  苏家从这里获了不少利益,我爸更是把边今澈当神一样供着。
  我爸牵着我下了车。
  有管家在等候,将我们带到别墅的客厅。
  边今澈走过来同我爸握手:“云深来了啊。”
  苏云深:“来了,今澈兄。”
  边今澈看着我,笑道:“这是黎世吧?真可爱啊。”
  我爸一脸紧张地看着我,生怕我出差错。
  我:“边叔叔好,我是苏黎世。”
  边今澈:“真羡慕云深兄有一个这么乖巧的女儿,哪像犬子,生性顽劣,不知道随谁。”
  我爸还是一脸谄媚:“男孩子顽劣一些好,将来是与众不同成大器之才啊。”
  虽然不是每句马屁都管用,但是要是能恰好踩到点子上,即使是违心话,对方也会受用,很明显,我爸又赢了。
  因为边今澈的笑意更深了。
  边今澈:“还有一会儿才吃饭,小黎世觉得大人太无聊得话,可以在别墅里随便转转,吃饭时间叔叔派人喊你。”
  我:“谢谢叔叔。”
  阳光透过高高的玻璃屋洒下来,碧绿的叶子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水珠从棕榈尖细地叶子滴落到地板上,发出一种雨林里昼夜不休的嘀嗒声响。
  我扯了扯背包,拉开拉链,掏出我的《夜莺与玫瑰》想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读书,读书是我逃离无奈现实的唯一方法,从来如此。
  我扶着金属雕花木梯慢慢走上二楼,趴在栏杆上,从层层叠叠地枝叶空隙里,看见了他,在金属长椅上小憩的少年。
  像是有所感应。
  他疑惑的从棕榈叶的缺隙中抬头,他那双透明的瞳仁在阳光下是接近冰点的灰蓝色,像是冷色调的极光,又明亮又漠然。
  眼角微微下垂,看起来有一种时间都无法泯灭的天真。
  玻璃花房的此刻,光线丝丝缕缕地透进来,他的眼睛里却弥漫着大雾,像伦敦白教堂地区笼罩一切的白色秋雾。
  要知道,死神来得时候,夜雾总是格外的浓。
  当他用那种失焦的目光对上我的时候,我脑海里突然好像一阵滋滋滋的电流闪过,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攥在手里的书就那么掉了下去。
  要知道我就站在他的正上方,那本新的精装书一定会“啪”一声准确无误地砸在他的脑门上。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当我从指缝里偷偷往外看得时候,少年已经稳稳地接住了那本书,随手翻开了一页。
  “现在我总算看见他了,他的头发黑得像风信子花,他的嘴唇就想像我想要的玫瑰那样红,但是感情的折磨让他的脸苍白如象牙,忧伤的印记也爬上了他的眉梢。”
  他低头缓缓念出书里的句子,发梢划过挺秀的眉骨,嗓音压得很低,类似温柔的呓语,认真地表情像是教堂里正在唱赞美诗超度亡灵的年轻牧师。
  像风信子一样墨色生艳的头发,玫瑰一样艳丽的唇色,象牙白的脸颊,尖尖的下颚,王尔德笔下的少年好像就是他,他漂亮的像一只年幼的吸血鬼。
  少年把手里的书翻过来。
  “《夜莺与玫瑰》……奥斯卡·王尔德…”
  他看着封面摇了摇头:“没怎么注意这个人。”
  “19世纪唯美主义先锋。”
  “好吧。”他眯起眼睛看我,嘴角勾起的笑容既天真又邪气,“那么……这本书是你的见面礼吗?”
  ……我被他问住了,一时间不知该回答什么。
  “……如果你喜欢的话,送给你。”
  当我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坐在长椅上朝我微微一笑,像一只罕见的北极狐那样狡黠而傲慢。
  他将手上的书随手放下,朝我走过来。
  “这样啊…”他的眼神看起来天真极了,“那么我也有一个礼物给你…”
  这下他突然伸手推了我一把,我因为惯性退后两步跌坐在他对面的长椅上,吓得大气不敢出。
  他朝我微微俯身,露出一个居高临下的笑,就像高贵的神袛在面对他最虔诚追随者时那种宽慰的笑。
  他几乎像逗弄一只猫一样浑不在意地逼近,嘴唇几乎要贴上我的额头,呵出的气体全刷在我眨个不停的眼睛上,却是冰凉冰冷的,没有一点热气。
  诡异的寒意刺得我瞳孔一缩。
  “我的礼物是……在你触犯到我底线的时候…饶你一次。”
  我的心像是被连根拔起,哽在喉咙间进退不得,似乎下一秒就要爆炸。
  颤抖的双手在背后交握,脸部神经在突如其来地惊吓中失去了作用。
  “苏小姐,老爷请您吃饭”,远处传来管家的声音。
  眼前伸过来一只手,在光影的衬托下,宛如造物神的杰作。
  “怎么摔倒了呢?”
  那低缓而慵懒的嗓音有一种极其迷人的东西,甚至白皙的,冰凉的,鲜花一样的手,也有一种奇异的魔力。
  我下意识地回避,“起来吧”,似是一句心血来潮的提示。
  我不敢忤逆这个疯子,只好把手搭在他手心里。
  等他拉起我后,管家像是算好了时间一样,正好出现在我面前。
  “少爷,要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什么意思???
  “好。”
  “???好的少爷,老爷看到您会很高兴的。”
  这下轮到管家不淡定了,颤抖的声线和过于惊喜的表情出卖了他。
  他越来越可疑了,我那时就这么想。
  我们一起出现在餐桌前的时候,边今澈一脸地不相信。
  边今澈:“那个…珩白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嗯,饿了,我们吃饭吧?”
  “诶,好好…”
  我们依次就坐,我不敢抬起头,也不敢四处乱看,只能低头专注于自己面前的食物。
  边珩白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额前黑色的头发散下来遮住他秀气的眉型,刀叉摩擦雪白的瓷盘发出一种令人牙酸的尖锐声响,他的睫毛懒懒地搭着,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
  边今澈有些不满地皱了皱眉,进餐时发出这种声响,并不是绅士所为,然后他的不满也仅仅止于皱眉这个微小的面部表情。
  切完了牛排,边珩白用户手肘撑着餐桌,托着下巴,右手握着银质餐具扒拉了两下瓷盘里精致的食物,似乎兴致缺缺。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视线,边珩白偏了偏头,对上我的眼神,咧嘴发笑。
  他的眼睛清澈又明亮,灰蓝色的瞳孔近乎透明。
  促狭:“你看着我做什么?”
  边珩白直直地看着我,语调柔软而充满诱惑,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桌面。
  “我没看你。”
  我爸腕上的动作一顿,放下刀叉,警告性地轻剜了我一眼。
  轻呵:“苏黎世!你可真没规矩。”
  他对我言行的教育,都只基于给他带来利益这一个出发点。
  边珩白:“爸?”
  “嗯。”
  “我很喜欢她,可以让她来和我玩吗?我一直也没有什么朋友……”
  边今澈还没来得及说话。
  苏云深:“可以啊,黎世正好比你大一岁,会的东西不少,可以经常陪你玩。”
  !!!……!!
  又是这样,没有人问我愿不愿意,没有人在意我的感受,他们只负责发号施令,我却要被迫执行。
  凭什么??
  我面无表情地挑了挑眉。
  也许是看出我的不情愿。
  边今澈只是象征性地看着我:“可以吗?小黎世?”
  ………
  “好……”
  边珩白看着面前的水晶瓶里斜插着几多英伦玫瑰,他抽出一枝花苞,起身踱到我面前,当他把玫瑰递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忍不住咽一口唾沫,紧张地绷住唇线。
  这是新的整人把戏吗?我该接还是不接?
  视线从边今澈和我爸脸上逐一划过,前者假装面无表情得喝着酒杯里金黄色的气泡酒,后者正放下刀叉,面色不善地盯着我。
  我爸只是盯着我,谴责的对象十分明确,他并不敢瞪我一样瞪边珩白,除非他疯了。
  在这短短几秒,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我有些心悸得伸手去接那只玫瑰,同时紧盯着对方地神色变化,边珩白灰蓝色地眼睛很亮,在我的手指即将碰到花枝时,他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深红的玫瑰花苞突然在他掌心盛开,所有的花瓣向各个方向舒展,浓郁得仿佛要滴出血来,然而在盛放后的一瞬,所有花蕊瞬间老去,血红的花瓣迅速褪色蜷缩。
  他握住玫瑰花头,轻轻地握拳,然后松开手掌,一枝干瘪的枝干在他手中,所有的花瓣都化为齑粉。
  他歪着头,露出一丝与美丽面孔不相符的残忍笑意,用一种古怪诡谲的眼神看着我,又扫了一眼掌心的齑粉,好像那朵化为灰尘的玫瑰花是他眼前的我。
  我在这种违背科学规律的现象面前瞪大了眼睛,伸出地手指仿佛被烈火灼伤一样迅速收回。
  “Justamagic”
  他笑得更开心了,拍了拍手掌。
  他笑得更开心了,拍了拍手掌。
  我甜甜地一笑:“好呀,谢谢叔叔。”
  “不客气。”
  地面铺就复古繁美的编织地毯。
  精致如木刻香炉的镂空方桌上燃着来自西亚的水烟,缭绕的烟雾弥漫了房间。
  带着说不出的甜和酒醉般的微醺,仿佛一个天方夜谭的神话,又似一个持续了千年的,湿润的吻。
  我:“这些水烟能撤掉吗?闻着头晕。”
  女仆:“………苏黎世小姐,少爷要摆的东西您还是不要撤掉的好。”
  烟雾里大概有安神的成分,没过一会儿我就昏昏欲睡,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毕竟边珩白那个恶魔就住在走廊对面的房间。
  把窗户打开,夜风吹进来,冻的我脑袋清醒不少,我披着毛毯艰难地爬上阳台,窗外的夜色浓稠如墨。
  其实我很难受。
  不仅因为我要陪着那个恶魔一样的少年,更因为我对自己和人生失望透顶,我没有勇气说不,因为我无法承担后果,惹怒了边氏会怎么样呢?
  会家破人亡。
  我没有自己的人生,我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自己的……
  不知道裹着毛毯在阳台上惆怅了多久。
  深夜的时候,对面的房间里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嘈杂声,类似于瓷器和玻璃纷纷落地的脆响,在寂静的夜里令人胆战心惊。
  我本想帅气地从阳台上跳下来,结果脚麻地我站都没站起来。
  直接裹着毛毯骨碌碌滚到地上,好在铺着的地毯十分厚实。
  打开房门,一瘸一拐越过走廊。
  边珩白的房门虚掩着,昏暗的光线从缝隙里透出来。
  这么晚还不睡,在搞什么幺蛾子???
  我悄悄地贴在门上,把门缝又推开了一点,一个女仆高挑的背影正以一种奇异的姿势扑向穿着稠衣面无表情的边珩白……似乎还朝他的脖颈张开了嘴……
  ?!!
  “噗呲”一声,那个动作连贯的背影突然凝住了。
  女仆的头耷拉下来,我看见深深插进女仆太阳穴的匕首,一只指节修长的手正握着手柄,并且像旋钥匙那样轻松地旋了一圈。
  边珩白杀人了………
  我盯着边珩白漫不经心的表情,甚至能听见刀刃翻搅脑组织粘稠细微的声响,就像在翻搅一只熟透的番茄。
  他干净利落地拔出匕首。
  !!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连载
人到中年
老婆出轨,兄弟反目,三十岁那年我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 金钱之下,每个人都面目狰狞,亲人的背叛,朋友的贪婪,无数只魔掌将我推进绝望的深渊,让我不得不挣扎地想要爬起,去触碰那一片属于我的骄阳!
火烧风
现代都市连载
官路高升笔记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神医高手在都市
农村少年叶晨来到繁华都市,以绝妙医术,医治病人无数。名人白领、富商权贵、各国政要、王室成员慕名而来,黑道千金、美艳御姐、名门淑女围绕身边。江湖盛传,宁惹阎罗王,莫惹叶医郎!且看农村少年如何凭借医术闯都市、斗流氓,获得美女芳心!
复仇
现代都市连载
官藏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