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我当风水先生那几年>>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回;街头混混

    命里乾坤天机妙
    
    生死变幻几人知。
    
    从来只有神仙晓,
    
    白首占断悔已迟。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倒背双手站在千朵莲花山的峰顶,目视远方,深邃的眸子里含着一点泪珠。他的心里在想着一个人,在守着一份承诺。一份逾越了千年的等待,让他经常站在这里眺望远方,不敢离去,怕错过了那个身影的出现。‘恩公,你终于要回来了,历经一千四百年的六世轮回,我终于要见到你了。老者喃喃自语道。’
    
    老人口中的恩公,是唐代的司天监李淳风,道号;黄冠子,生于陕西岐州府,是天师袁天罡袁真人的弟子,此人擅风水,阴阳,八卦,奇门遁甲,术数,天文地理等玄学,是唐朝名贯九州的玄学大师。
    
    而这个老者,是北方地仙中狐族一脉的传承者,七爷。唐高宗李治曾偶得一梦,身边美妾如云,正沉醉时,忽见都现了原形,陪伴身边的哪是仙女般的美妾娇娘,全是尖嘴尖耳的狐狸所变幻,张牙舞爪要撕了他一般。
    高宗从梦里惊醒,吓得全身是汗,于是朝廷之上,颁下一道圣旨全天下猎杀狐狸。道士,猎户,贩夫走卒等凡是猎得狐狸可到官府换赏银一两,从此后全九州范围内皆是闻赏而动。狐族遭到了严重的捕杀。
    眼看狐仙一脉就要受到灭顶之灾,这时李淳风挺身而出,冒着被杀身的危机,朝堂上力排众议明辨是非终于说服高宗和武后撤了杀狐旨意。李淳风多次救过狐族,也包括胡七爷的性命。至此,狐族上下感恩戴德永世铭记这份恩情。
    
    不料,由于李淳风窥探天机太多,受到了天道惩罚,公元670年仙逝后,五世轮回不得男儿身,这五世,或癫或傻或娼或妓,总之每一世都是命运凄苦不得善终。
    近一千四百年了,恩公的第六世轮回终于来了,你说过,一千四百年后你会回来,我一直在等你,亲手交给我的那本天书一直保留着,狐仙一族没人敢动。就等着恩公你回来,再交还恩公,我们狐仙一族上下,要保着你,成为这一世的神卦阴阳风水玄学大师。
    
    李淳风李恩公,我派人去寻找你这一世的转世真身回来。九儿,狐仙九儿。。。。。。
    
    2007年,东北,某小镇。富贵路贸易市场是这个小镇的商业中心,当地人都叫它农民城,饭店,商铺,都集中在这一条街上,街的两端是仿古牌楼,牌楼的前面,各雕着两只高大威猛的石狮子。街上人来人往人头攒动,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也是十分的热闹。
    
    牌楼北侧一家化妆品店门旁边,蹲坐着一位中年汉子,微闭双目,偶尔转过头来,侧耳倾听身边有人走过的声音,不难发现,这是个盲人。
    盲人身前的地上,铺着一块一米见方的白布,四个角用石块压着,左手边上有一个竹筒,里面有竹签若干。白布正中画着八卦图,边上歪歪扭扭的写着:抽签,算卦,批八字,六爻,解梦,断吉凶,起名,看婚姻。最下面还有一行小字落款:神卦刘瞎子不准不要钱,如假包换。
    
    程鹤起站在这个刘瞎子的算卦摊前,从裤兜里掏出一盒烟,撕开褶褶巴巴的外包装,才发现就剩一颗烟了:“妈的,粮草也要断了”,把烟叼在嘴上,把烟盒团成一团随手一扔,斜眼打量着刘瞎子,看他是真瞎还是假瞎。
    
    程鹤起自从毕业后就没找到什么正经工作,他老爸托人给找了份在邮政跟车送大宗包裹的活计,说白了就是扛大包出苦力的,没干几天,肩头后背都磨破了皮,还弄丢了一份包裹,没挣到钱不说,赔人家包裹还倒扣了200块钱。憋气又窝火,昨天晚上,来网吧包宿打了一个通宵的英雄联盟,才睡眼惺忪的走出来。蹲在瞎子算卦摊前。
    
    “先生,麻烦你给算算,我最近总是神情恍惚精神萎靡不振,像丢了魂一样,是抽签还是摇卦?”
    
    “小伙子,都不用,你把左手伸出来。”
    
    程鹤起有些纳闷,但还是听从的把左手伸了过去。瞎子一把搭住程鹤起的手腕,十指搭在脉搏上,竟开始号起脉来。
    
    “先生,我是来算卦的,不是来号脉的,你这是?”
    
    “小伙子,少熬夜,少玩游戏,多休息就好了,回家去好好睡一觉吧。”瞎子微笑着对程鹤起说道。
    
    “那我以后会怎么样?”程鹤起本来想问,他的运程以后会如何,但却没有表达明白。瞎子回复道:再这样熬下去你就会和我现在一样了。”程鹤起一脸的茫然,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
    
    “这时候,从旁边的化妆品店里走出来三个小青年,径直来到了卦摊前,程鹤起抬头一看这三人的装扮,马上起身站到一旁,心想,这下有热闹看了,这三个小青年流里流气,带头的那个发型弄的跟公鸡冠子差不多,两侧到脑瓜顶溜光铮亮,就中间有那么一条头发,还刺儿轰的,打了发胶,都立起来了。
    这是卯日星官下凡?光着膀子,前胸后背都纹着怪兽的纹身。其余两个更有意思,头发整的跟鸡窝似的,而且还染的红黄绿三种颜色,这是拿脑袋当交通信号灯了。还有一个更另类,跟这个染的颜色正好相反,绿红黄,后面还编了条小辫子。
    
    “哎,瞎子,你的卦算的准吗?”带头的鸡冠头问。
    
    “心诚则灵,准不准在你的心里,不是我说了算的。”
    
    “别跟我扯那没用的里根楞,你给我算算,啥时候能发财,啥时候走桃花运,我拿本记上,然后跟你说的时辰对对,要是一点不差的话我给你立一块贞洁牌坊。”
    
    “老大,那是立的广告牌子吧?”身后的信号灯脑袋纠正说。
    
    “年轻人,你的卦我算不了,你还是另找能人吧。”
    
    “老瞎子,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算不了还在这占着茅坑不拉屎?赶紧卷铺盖滚蛋,你交过地税了么?”说着,伸手抄起了瞎子放在前面地上的茶缸子,里面有几张五元十元面额的纸钞,又颠了颠,里面哗啦哗啦直响,应该是有几枚一元的硬币。这是算卦瞎子一上午的卦资。
    
    “年轻人,我劝你说话做事给自己留条后路,多积点阴德,少做损,你欺负我这个瞎子不伤天害理么?”
    
    “哎呀,老瞎子,你真是给脸不要脸哪,不给你点厉害你真不知道小爷是谁,赶紧滚,再磨叽把你腿也打折,草,急眼整死你个老东西。”
    
    “小畜生,在家和你爹也这么说话?”瞎子怒道。
    
    “哎呀,老不死的,你是谁爹?你特么给谁当……”
    
    说着公鸡冠子抡起手里的茶缸子当头砸了下去,“爹字还没说出来,公鸡冠子扔了手里的茶缸子,双手捂着档部,满脸通红,蹲着在地上转了六七圈,就在他抡起茶缸子砸人的时候,瞎子起身一脚就踢到了他的裤裆上。
    
    公鸡冠子转了几圈停了下来,用手一指,“啊,啊,”俩声没说出话来,他的意思是让那俩信号灯一起上打这个瞎子,奈何这一脚踢的太狠了,简直是要断子绝孙,瞎子抬手又是一拳,正打在鸡冠子鼻梁上,鸡冠子一甩头一扬脖,一道漂亮的血线从鼻孔里喷薄而出,滑成了一道红色的弧线。
    鸡冠子倒退四五步,一转身,“啪”,和石狮子又来了一个亲密接吻,四颗大门牙齐刷刷的撞断了。
    这时鸡冠子头嘴里脸上全是血,造了个满脸花。那俩信号灯已经吓懵了,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看着鸡冠子挨揍。
    “你俩还不快带着他一起滚蛋也等着满脸开花?”瞎子对着俩混混说道。俩信号灯一边一个搀扶着鸡冠子头离开了算卦摊。
    看热闹的有人赶紧提醒瞎子“快走吧,你摊事了,他叔是城管队长”。话音没落,就听身后有人说话“往哪走?走不了了,打了人还想走?”分开人群,四五个警察走了过来。
    
    “我们是警察,跟我们走吧!”
    
    瞎子一听,咕咚一下瘫软在地,身子一栽歪,倒了下去,又顺鼻孔里淌出血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大展鸿图
秦书凯抱着女同事的腰真做着美梦,却被女同事的丈夫发现,解释说是正常工作......被打击报复,得到漂亮女邻居的帮助,从此不断高升……
金一新
都市其他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圈套男女
她说,我们都只是相互利用而已,你贪图我的美貌,肉体,我享用你的人脉,权力!是的,当我们踏入这个残酷,无情而又变化莫测的商场,生存的压力和生活的艰辛,一一出现,那种爱恨情仇,永远缠扰在我们身边。
饥饿的狼
都市其他完结
人到中年
老婆出轨,兄弟反目,三十岁那年我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 金钱之下,每个人都面目狰狞,亲人的背叛,朋友的贪婪,无数只魔掌将我推进绝望的深渊,让我不得不挣扎地想要爬起,去触碰那一片属于我的骄阳!
火烧风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