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仕途长歌>>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1章 尴尬的赴任

  八月初的天气,近午的太阳光直直地照着,稀拉拉刚插不久的水稻秧苗在一小片一小片白亮亮斑驳水面的农田里耷拉着脑袋,卷着可怜的叶片。天地之间,一片沉寂。
  桑塔纳轮胎的滞重异常清晰地传导到车内几个人的神经系统,小车仿佛粘着柏油路在跑,不知是沥青路面发粘还是轮胎发软,或者兼而有之。车内无人说话,空调歇斯底里地“咝”“咝”响着。
  司机老柳身后的座上,县委常委、县委组织部长王金生沉默不语,肥厚的双手交叠着搁在腿上,倚着靠背闭目休息。
  王金生带来的组织部干事小陈坐在副驾驶座上,头脑昏昏沉沉。他很想靠着睡一觉,职业习惯却驱使他必须保持清醒。他瞥了一眼后视镜,身后的年轻人端坐着,脸上挂着微微的笑,直视前方。
  从县城出来时,王金生还主动和身边的小伙子说了几句话,搭搭家常,此后就一直沉默不语,再后来干脆合眼休息。王金生不说话,另外三人自然就不说话。
  小陈一直在注意着身后的年轻人。他始终挂着微笑,表情如一,轻靠着座椅目视前方,身子几乎没有挪动过。小陈不到三十岁,已经是老机关了,对身后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年轻人有些佩服,一想到人家就要主政一方了,又有些酸酸的。
  车内很沉闷,闻同心情十分复杂,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身边的王部长他是认识的,此前见过。在给陈照东市长当秘书时,由于工作关系他接触了各色各样的领导。他的记忆力很好,见过一面的人肯定忘不了,何况还是实权在握的领导。
  当秘书时他虽然十分年轻,区县的领导们一样对他客气得很,见面握手时拉着半天不放。他读硕士的第三年就在市委政研室实习,算上实习期工作已经满三年了,自然明白这不是自己地位有多高,纯粹因为自己是市长秘书。
  他回想这几天在县城的经历,原先见面笑得一脸灿然的县领导们个个居高临下,一脸严肃,曾经的热情不见分毫,反差之大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想着想着,他心情越发沉重起来,用眼角余光瞥了瞥身边的王部长,心里又觉得有些好笑。电视里、现实生活中见过的许多领导,无论站还是坐,都喜欢双手交叠,仿佛是一个符号。
  王金生实际上并没有睡着。对身边的年轻人,他颇为不屑。当初市里安排下来时,他作为组织部门的领导提出自己的看法,很不赞同。这么年轻的小伙子,参加工作时间太短,不应该放到如此重要的岗位上去,应该安排到团委或办公室再磨练几年。
  为这事王金生找到分管副书记老郑。老郑快到退居二线的年龄,正是心情复杂、看什么都不顺眼的时候,反对情绪比王金生还要激烈。两人一起找到书记赵达成,谈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赵达成不得不暗示这是上面的意思,才强压住他们。赵达成没有明说,但郑王二人自然明白“上面”是指谁。
  正是出于这些原因,王金生对闻同很有看法,态度冷淡得很。作为组织部门的领导他十分担忧,这样嘴上无毛的小年轻就主政一方,不搞砸才怪,闹笑话事小,造成重大事件就严重了。他一路上想的就是这些。至于是否夹杂着难言的妒忌心理,他压根就没去这么想,就是想恐怕也判断不清。
  老柳一打方向盘,车子从省道拐上土路。路面开始坑坑洼洼,车不得不降速行驶,尽管如此还是不停地颠簸。王金生皱紧了眉头,忍着没有骂娘,左右挪动了一下身体,让自己更舒服一些。
  车子颠簸了近半个小时,小陈远远看到镇委镇政府大门外的树荫下站着一位戴眼镜的年轻人。年轻人是镇党政办主任胡林,站在那里专候领导的大驾。老柳判断着距离,把车速降得更慢,以便留时间镇领导出来迎接。这是默契,有经验的人都懂得。
  果然,胡林看到车,高高举起手示意了一下,转身小跑着进了大门。很快大门前迎出来一大帮人,快步向小车走来。
  老柳这时刚好把车开到距离大门近二十米处,再往前滑行了几米稳稳停下。这是王金生特别要求的,不能长驱直入把车开到正门前,以示领导的低调谦逊。
  小陈迅速地下车,小跑着从车后绕过去,微微弯着腰给王金生打开车门。
  这一幕对于闻同十分熟悉,他当秘书时也是这样。他虽然不象陈干事表现得那么露骨,却很理解陈干事,毫无鄙视他的想法。他自己是不便去给王金生开车门的,一是不宜抢陈干事的机会,二是身份也不适合。
  待陈干事快要转到车门前时,闻同才迅速开门抢在王金生之前下车。下车站定,他双手不自觉地交叠垂在腹前,等着王金生下车,心里猛然间就想到刚才所想的符号,禁不住自嘲了一把。
  等到王金生稳稳地从车里钻出来,闻同方才错后跟了上去。
  这时主人已经迎过来了,领头的约摸五十岁,中等身材,微胖的脸,头发有些花白,穿着浅灰色的短袖衬衣。衬衣明显有些旧,没有扎在裤子里,显得很随意,这让闻同心里莫名地一松。他知道这就是镇党委书记周广仁了。
  老周抢先伸出双手,热情地握住王金生的手使劲地摇了起来:“王部长,一路辛苦了,这么热的天!”
  “周书记,咱们老伙计不用客气。”
  几位副书记、副镇长和人大政协的领导,紧站在周广仁身后,脸上笑逐颜开,又都不时往闻同看来,明显一脸吃惊的样子。
  待两人寒喧了几句,其余人纷纷上前向王金生问好。王金生一一轻拍着握着的手,十分和蔼可亲的样子,让手被拉着的人如沐春风,笑得更开心。
  足足等了五六分钟,王金生才转过身,微微指了一下身侧的闻同,脸上的笑意已经淡了几分,介绍说:“周书记,这位是新任的代理镇长闻同同志。”
  闻同赶紧趋步上前,握着周广仁的手道:“周书记,你好!”
  其实刚才周广仁已经猜到他就是新任的镇长,只是王金生没介绍,他也就不好上前打招呼。
  这次任命各方竞争很激烈,县里就十分谨慎,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到位。他没想到上级会派来这么年轻的小伙子任自己的搭档,很是吃惊,又琢磨着估计是下来混资历的,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碰见。
  周广仁从内心很反感这种行为,这样的干部从上面下来,只是镀镀金,根本不是踏实扎根基层,工作起来应付了事,不愿意承担责任。
  想归想,他倒没有把情绪放在脸上。这种事不是自己能改变的,镀金干部谁没有三分背景?自已也到了年龄,干不了几天了,好好谋个养老的去处是正经。
  “闻镇长,我代表杳踪镇七万人民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周广仁不失热情,颇为客气地说道。
  不少人已经敏感地觉察到王金生的态度,不过大家都是官场老油子,还是纷纷上来和闻同握手,连道热烈欢迎。
  周广仁待众人简单表示过欢迎后,马上说道:“王部长,外面太热了,赶紧进屋凉快凉快!”
  王金生就率先走去,周广仁略退后小半个身体,两人走在前头。闻同和陈干事就紧跟在两人身后,其后一群人错落有致地跟上来。
  镇委镇政府很破旧,一眼就看出还是六十年代的建筑。这反而让闻同有种亲切感,印象中自己家乡的乡政府就是这样的旧房。
  大院的大铁门夹在一排门面房和居民房中间,整个排面还算齐整。门内侧有一间小平房,应该是门岗室。从门外就能看到里面阔大的露天场地,待进去更感到场地的阔大,约摸七八千平米,很有几分“大院”的风采,只是场地是土质,不少地方长着荒草。
  迎门是一幢两层的老式青砖瓦楼,虽陈旧倒也颇具威严,楼前一排粗大的槐树更增气氛。“大院”左面是一排平房,房前铁丝上晾着不少衣服,一看就是宿舍。右面是一幢体量庞大的一层结构青砖瓦房,高高长长的一面墙,开着不少木格气窗,两扇门。闻同判断可能是大礼堂。这是五六十年代留下来的特殊产物,那个年代天天开大会。
  一行人在办公楼里的接待室坐下,室内几台吊扇“呼”“呼”地开足马力。这种老式楼房层高足有三米多,窗外大树挡着阳光,室内十分荫凉。
  胡林就忙开了,一边指挥办公室人员端来凉水和毛巾,一边亲自给王金生、周广义和闻同端茶敬烟。陈干事接过洁白的毛巾,泡上水轻轻拧干,递给王金生。
  当办公室人员给闻同端来水盆时,他站起身接过毛巾,向她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毛巾是新的,很柔软,泡上井水后擦在脸上凉透全身,让他一身的疲惫消失殆尽。
  新书《宦海风情》(520938)上线,欢迎赏读,一定不会辜负亲们的希望!登录逐浪网,点击作者名“彼岸花繁”,在作品中即可找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暗香浮爱
老非最强新书出炉!二流子王宝来夜晚去村里水库网鱼时,无意中撞见了两个有些身份者的幽会,从此,他的运气便开了挂似的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由此也开启了他辉煌的人生……
老非
现代都市完结
美女总裁的无敌兵王
特工美女持枪冲进浴室时,李南方正祈祷老天爷能赐给他个老婆...
风中的阳光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巅峰高手
昔日狼王走出大狱,左手女人情,右手兄弟血,将地下世界搅个天翻地覆,杀我兄弟者,死!辱我华夏者,死!
青衣刀豆
现代都市连载
男人四十
如果不是心血来潮的亲子鉴定,方浩一直以为,他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妻子是江东市第一美女,还有一对龙凤胎,有车有房,他还是人民医院住院医生。 然而,亲子鉴定书上,妻子的双胞胎竟然有两个父亲,一个是他,另外一个是其他男人。
月下火
现代都市连载
天路
官场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从未曾有过退缩的念头,他迎难而上,一步一步走向颠峰。 他的经历曲折坎坷,他崛起速度超越常人.....这一切只因为他从未动摇过自己的信念,他的胸腔内总是激荡着一股热血!
金鸡纳霜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