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老榆树(修改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30章 第一三0章

  小弟和英子结婚了;尽邀了双方所有亲朋。
  城里热闹的饭厅,宽大的屏幕上新奇地传送着鲍国平同步祝贺视频。他因年纪大畏寒不能亲临现场,待春暖花开时一定到来。
  家里空荡荡的屋内,二玲子独自流泪,连英子爸也去送亲了。随着形势的发展,兴起了娘家父母一同去陪送女儿举行婚礼。这让她不可理解,女儿是身上掉下的肉,别看平时争争吵吵,到真的离开身旁这天,难以割舍的酸楚怎能高兴起来。尽管如此,她也不是不可以去,之所以坚决不去,除了小弟和英子向着外人说话,还因为见不得英子挺着肚子穿婚纱。嫁的是姑娘,却成了媳妇,她觉得当妈的丢人。这话又不能对女儿明说,她憋屈!她准备了给女儿压兜和女婿改口钱,英子有气不要,让她把钱给二渣子,两间卫生室连买带修的钱还没给呢!结果钱在兜里届时没敢掏出来。女儿流着眼泪空手走了;女婿正正经经叫了妈,没有领受到她的情意空手领走了女儿,她心酸!收拾完送亲人们走后屋里留下的零乱,她抹干眼泪,拿上钥匙走出家门。
  五间房门窗楹联喜字,小弟从这里出发迎娶英子,因为尤梅住在这儿,也算是他的家,所以也就在这里燃放了鞭炮。
  二玲子进院,踏着碎纸残红;硝烟虽散去,可火药味似乎还弥漫在空中。她开了卫生室的门,进屋先摸了一下房建喜给装的暖气片,尚有余温。墙上挂着未食言的四虎两口子给买的液晶电视,比她家的老电视不知要好上多少倍,抚在上面的手不忍拿去。她推开屋内互通的门,进入中间水房,敲敲储水罐,发出陈闷声音,说明未缺水。她又打开炉盖儿,里面忽闪着残火。她拿起铲子给锅炉添满了煤,水房不能上冻,那样会影响全村人用水。她过另一扇室内门,就进尤梅住的两间屋了。尽管她手上也有这边外开门的钥匙,但进了屋就用不上了。屋内一样粉白的墙壁,一样的阳光照进来,一样装有暖气,给她的感觉却是空寂和冷清。室内物品充其量不过是俩个人放在一起的日常生活简单所需,她掏出钱来都觉得无处可放,那一对箱子还挂着锁。她回到卫生室这边来,摆满药品的货架不宜放钱,把钱塞进英子崭新的被子里。她想英子哪天回来睡觉,发现这钱能明白来历及她的用意知道该给谁。
  小年的早晨,尤梅比往日提前起来,像怕看见自己穿的新内衣似的,直到穿好外衣才破例不得不开灯。入冬后她已习惯了每天做的第一件事是掏尽锅炉里的灰,把灰倒到外边去的同时,顺便把煤带进屋来,点燃锅炉。
  尽管她在外边发现夜里飘过一点清雪,但并没急于去打扫。
  她回屋后,忙给锅炉添煤;见炉火才慢慢燃起,就把烧水壶灌满水坐到炉子上。她拿过保温瓶,随手倒净里面的剩水。她细心梳洗一下,马上准备饭菜。
  她做着饭,同时想到从小弟结婚后,二渣子没再回来过,今天该回来吧?他夜晚给工地看护现场,说是不冷,有时也会进屋暖和一下,可是能不冷吗!尽管到了立春,气温不那么低,但寒风仍旧刺骨。她要让他进屋就能吃上一口热饭,使冻僵的身子从里往外快些舒缓过来。她把头天晚间就预备下的饭菜,很快做好,可二渣子还没回来。
  她手扶门框,透过双层玻璃看到太阳已露出半张脸,傻想了一会儿,不会不回来吧?小弟结婚那天,他早就进屋了!她换上小弟结婚时穿过的新棉衣,到外边拿起扫帚,薄薄的一层雪,一直扫到大门外。她向村中张望两眼,仍不见二渣子身影。
  她回到房前,这才打扫卫生室这边的雪。英子和小弟婚后,住在房建喜那里的新房。村里有了病人,打电话英子回来过几次;虽说时间不长,倒是没少教她怎么卖药。俩人今天也不一定回来,即使回来,二玲子能不叫过去吃饭!未等雪扫完,她猛然听到烧水壶的叫声,忙扔下扫帚冲进屋去。她一手提着水壶,另一只手急忙伸向墙上的按钮。红灯灭绿灯亮起,表示水泵运转正常,备用泵不必应急;随后听到水管传来进水声,接着储水罐里哗哗响。正是早晨家家用水高蜂时,水浮标记已到了罐顶。
  她一番忙乱,又关了灯,这才开始灌水。她双手提着壶把儿,开水从壶嘴静静地流出,放在地上的保温瓶,从里面却窜出水流和瓶胆嗡嗡的混合声。她的泪无声地滴落到烧水壶上,一滴一滴慢慢化成了水汽。二渣子不回来了,走啦!买房又接自来水而欠下的饥荒他要还。他年前要赶到另一工地去,一人干两个人的活儿,一个假日期间就可挣到一个多月的工钱;这里的活虽轻闲,可挣钱少。这些话他说过,跟她说的!是安慰她,还是小弟结婚他没随上一份像样的礼而感到难为情?还是她真的伤了他的心,又独走他乡了!?
  她灌完水,关了水泵,炉火的烘烤室内有了热度。她撤去桌上一付碗筷,也收起一瓶酒和杯子。她没能留住他!她是怕欠人家钱,可更不怕还饥荒。等年后有了闲工夫,她还可以卖糖葫芦,那点饥荒,一年还不上两年;明年的地也多了,又有水费可收,几下挣钱还一处饥荒,怕什么?外面有稀落的鞭炮声响起,声声炸碎了她的心。她任凭止不住的眼泪,尽情地流。
  四虎两口子向卖羊人说了好话,又找补了杀的羊差价;卖羊人也没难为他们,不过耽误几天卖,给他们退了买羊的定钱。夏天的羊虽说没养成,可春天里他们心气正盛时,养的一群鸡鸭鹅却活蹦乱跳地长了一年。新年将至,卖过之后,留下该养的,预备过年吃的也到时候了一一该杀的杀,该宰的宰;屋内热气熏天,褪毛清膛。四虎媳妇双手带血,把心肝肺扔进盆里;看着半盆的杂碎,即使不炖肉,也足够吃一顿了。她警觉地听到一声鞭炮响,先问四虎子几点了?各家大量用水的时候过去了吧!她又巴巴地向里屋看上一眼说:
  ‘小公主,你可真是公主啊!脸洗半天,头还没梳完呢?再等一会儿,你干妈把饭都做好了;快去,叫她上咱这儿来吃。’
  小公主对着镜子忙捌饬两下头发,扔下梳子,穿上羽绒服,抿上怀儿走了。她走的慢回来却快,敞着怀儿,耳朵冻通红,嘴上呼着凉气,拉着长声说:
  ‘妈呀,我干妈哭啦!不来。’
  ‘咋!哭啥?’
  四虎媳妇不解地看着四虎子;四虎子坐个小板凳,守着开水盆,揪嘴吹热气,双手紧忙活,转问小公主:
  ‘你二叔回来了吗?他最爱吃这些玩意儿了。’
  ‘没看见。’
  ‘没看见?是没回来,还是一一’
  ‘屋里没有。’
  四虎媳妇把菜刀扔到菜板上‘咣当’一声,也许是平生最机灵的一次,她说:‘呀!她俩不会有啥事吧?’同时拳着双手在围裙上翻蹭,像花儿似的。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四虎子把盆中热水里的鸭子翻过来掰嘴的硬壳。
  ‘你不去?’
  ‘你们老娘们儿的事,我去干啥。’
  ‘你那个死二渣子,我能整得了?’
  四虎子屁股上挨了一脚,双手沾着鸭毛站起来。
  二渣子在工地看护现场,熬过最寒冷的漫长冬天,迎来了立春之季。这时安保或许不缺怕冻的打更之人了。但往往也正是这个时候,施工局的各处工地,将面临着春节放假而缺少技术娴熟的工人。预告早已发出,有愿驰援者,请事先做好准备。他思虑再三,决定动身赶往;经过电话预订,小年这天终于有了车票,否者再迟也就没有前去的必要了。
  他把自己专属的两套沉重工具捆绑进行李里,拿过手机想给谁打个电话。可给谁打呢?最应该告诉一声的人接不到电话,打给他人还有什么意义!他迟缓地装起手机,扛上行李箱走出工区大门。
  他走在通往城里的街道上,新修柏油马路宽扩平整;因缺少行人,清冷寂静,连出租车都不肯过来揽活。他放下硕大的行李箱抽出拉杆拖着走,身后留下一串脚印和两道碾压的轮痕。
  他用钱时,房建喜给了一张银行卡。归还时,他记下了卡号。以后挣钱,他会不断地打到那张卡里;或许有多出来那一天,喜子应该知道给谁送去。他一边走,一边把不知想过几遍的事,又重复在脑子里。突然手机催响,他掏出察看,是二弟的号码。他不敢接听,又不忍关掉,任凭响到盲音;接着呼叫声又起,同样的一个号码会不断打来,他狠心地挂断并关停了手机。别了,心爱的女人!为你而回,为你而走,他心满意足!迈在路上的脚步愈加快了。从此以后,他和她或将永远走不到一起,或将永不见面,因而脚下的路或将更加漫长。因为没了家的方向,也就没了家的距离。
  冬日的晨阳,开始露出大红脸,看似那么近;马路上擦粉般的新雪,随着太阳的升起,逐渐折射出缤纷的色彩,跃动耀眼的光芒。
  太阳的红色转变为光辉,越升越高。突然一辆皮卡像玩飘移似的急刹车转头,停在路旁;似乎车还未停稳,四虎媳妇最先从车上跳下,并且几步冲过来:
  ‘你干啥去?为啥不接电话!’
  ‘我?干活去。’
  ‘把她带上!’
  ‘她不跟我走。’
  ‘她不走,你就走?!’
  他没防备四虎媳妇会动手,猛然一个脖拐甩过来,只是一个本能的躲闪,正好清脆地被打在脸上。
  四虎媳妇脚下一滑,反倒一个趔趄,被随后下车赶过来的四虎子扯到一旁。
  ‘你他妈打他干啥!’
  他手上的行李箱被四虎子抢下,并拉上他一同上车。没下车的二弟给房建喜打电话:从车站撤退吧!人已抓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神级狂婿
'老婆是宁城第一校花,岳母是宁城第一美女,一个清纯高贵,一个火辣妩媚,萧歌这个上门女婿,成了江城最让人羡慕的男人。 可萧歌,却偏偏千方百计要和她退婚……'
心在流浪
现代都市连载
美人余香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绝品神医
陆逸,一个身怀医术的超级高手,为寻找未婚妻,来到繁华都市。他脚踩敌人,怀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狐颜乱语
现代都市连载
浪子邪医
丰韵迷人的老板娘喝醉了,老板居然要阳顶天送她回去,还有这样的好事?阳顶天开心了,一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九月鹰飞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