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老榆树(修改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第一部

  老榆树
  盲流
  第一部
  一(上)
  时节已过清明,春小麦也已播种到地,但从昨天下午开始纷纷洋洋的一场大雪,又使这块东北大地覆盖上了银装,预示着这又将是一个风调雨顺的年景。
  第二天初清,天地还显苍茫;晨曦中,公路两旁已泛青的杨树指导方向,一中年男子走来。他修长的身材,佝偻着腰身,脚步有些零乱。当他走进一个看似很大的村屯、并发现某某公社标牌的时候,放慢了步态,迷茫的目光浏览着一些墙上的标语,似乎在对照心中的路线图,并用以证实自己没有走错地方。“工业学大庆”“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这些斑驳的标语口号,明确告之书写它们的都是当地公社直属单位。他看过继续前行,当见到有所大院子夹在民房中格外醒目,正房前脸写着“农业学大寨”的字样时,停了下来;迟疑一下,挪了进去。
  这里虽是本公社最大的生产队,但从行政管理上划分也是最小村屯。整个村落之所以显得庞大,是因为有公社及所属机构与之相联。这样一来,生产队便具有了得天独厚的地缘优势;村民或者说社员们与公社及所属单位的干部和家属结邻而居,甚至杂住,又具有了朝夕相见的人脉关系。这些年来,生产队发展又不错,在本公社成为佼佼者,自然使它无可厚非地成为当地所有生产队当中的先进典型,甚至有直辖队之称。
  生产队大院里有五间坐北朝南的正房,红砖瓦房,样式气派;西边两间是米面加工厂,东边三间作豆腐、社员开会、饲养员每晚居住等杂用。东西厢房各七间,东厢房用作牛棚马圈草拦,房前一排马拉大车牛拉单车停放有序;西厢房用作仓库还有粉房,房山墙下有一口水井,旁边卧着一个十余米长木制水槽。整个院再往里是一个占地半垧多的大场院,与队部院里有一道近两米高的石头墙相隔,中间开有两扇用木头穿制的大门。场院另三面是一人多深的壕沟,防止庄稼上场后家禽及牲畜随便出入。
  老更倌顾名思义是队里的饲养员,今天没有起得太早。尽管谷雨开始种大田,但他知道社员不能下地干活了,上工以后扫扫雪,干些零活为后续春耕作准备。当他听到门外有踩雪的脚步声,本欲问一声,但细一听又没了动静,也就懒得张嘴。他穿好上衣,也没有开灯,把两桶水倒进一口大锅里,又拿起长把烧火棍,往灶下添些豆秸,随后掀起炕席,从下面撕了一块旧报纸,打火机啪啪三五声脆响,一股汽油味,才算打着火引燃了报纸,接着点燃豆秸。他要温些水,给马添草拌料用。趁这空当,他拿起扫帚,准备到外边扫条便道来。他推开门,猛然发现陌生中年男子半依半坐在门口一卷粪帘上,不免有些吃惊!
  “你,你这是?你咋不进屋?”
  “我怕!怕你没起来。”
  “你这人!快进屋,在这儿不冻坏了!”
  中年男子瑟瑟站起来,相跟着转身进了屋;在老更倌的催让下,屁股搭在炕沿边上,双手不由得向炕里伸去。
  “炕也不热了,你还是上这儿烤一烤吧。”
  老更倌说着话,同时麻利地抓些豆秸放在灶口,并从灶膛里把火引了出来,屋里被照亮了许多。
  中年男子从炕沿上慢慢站起,来到灶前蹲在火旁,摘下早就没了绒毛的毡帽,灰百的头发剪得还算整齐,并解开黑棉袄的扣子,里面穿件灰色的单褂。烤火的温暖让他感到舒展,见扫过雪的老更倌进屋,挣扎着要站起来。
  “别动,烤你的;把鞋脱喽,也烤烤。”
  “老哥,谢谢你!”
  “谢啥!出门在外,不容易。”
  中年男子抓过一把豆秸塞到屁股下,坐下解开鞋带,使一双光脚从半新的黑胶鞋里拔了出来,并掏出半湿半干的包脚布一起烤着;一股酸臭味在飘散,他显得有些难为情。老更倌其实并没在意,他把温水舀进缸里,在准备搅拌马料。缸中头天晚间泡开的豆饼,在温水的冲击下,弥漫出一股豆香味。
  “你这是要到哪去?”
  “我就到这儿。”
  “到这儿?”
  “是。老哥,我向你打听个人,叫鲍国平。”
  “是有叫这个名的人,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表哥。”
  “你贵姓?”
  “我姓尤,叫尤千里。”
  “啊?我听说了,你是来落户的。”
  “对,是他写信叫我来的。”
  “唉!咋不早说,我还当你是跑盲流的。在外边冻半天了吧?’
  “走得有点急,想靠在那儿歇一会儿,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是从车站走来的?”
  “雪一停就出来了,火车站太冷了。’
  “这天是变暖了,可这大雪天也不是闹着玩的。’
  尤千里听老更倌如此说深有感处,尽管从家来时多穿了衣物,但被冻死在荒郊野外也是可能的。想到这儿,他说不出是恐惧或感激。
  老更倌随即日开了灯,屋里一下比外面亮了许多,照见严密的门窗方方正正,虽然曾经粉白的墙上有些污渍,但墙体的阴阳角仍是见棱见线;灯泡拧在天棚上,开关下到墙里,中间没有电线的拉扯。
  尤千里从院外看到屋里,都留下好印现,说明这里是一个富粟的生产队,生活着不愁吃穿的人们。
  “你表弟是个能人。这房子就是按他的想法盖的。”
  “他学过建筑,还能盖楼房呢。他挺好吧?”
  “挺好。在公社建筑队上班,还带着徒弟。’
  “他家离这儿远吗?”
  “不忙,一会儿我领你去。’
  老更倌兑完两桶马料,双手提到马棚,给马添早晨最后一遍草料,心里不由地想到鲍国平:一个右派,被下放到这里劳动改造,这些年没看出和平常人有啥不一样的地方,倒是队里盖房子时积机参与,又画图又干活,忙上忙下把这房子盖得既省料又省工,结实漂亮差不多赢得全公社人的夸奖;也正是因为如此,公社成立建筑队,首先被抽调去。队里原打算翻盖小学校的教室,石头山下河沟子上的那座烂桥也要重建一下,即使鲍国平后来不在队里了,但请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但这些计划没能实现,主要还不是因自家的缘故?老更倌一边干活一边想着往事。
  尤千里重新穿戴好,老更倌逐渐的热情,表弟的近况,让他踏实了不少,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他就着锅里的热水洗了手脸,许是马料味勾引起饥饿感,不由喝了几口水借以充饥,哪曾想紧接着肚子里一阵串响,前胸一下贴上了后背。他想起自己临出门时也就吃个半饱,老母亲把一斤粮票和两个不知什么东西掺在一起蒸的馒头,塞进他的怀里,结果他返身又把所谓的馒头偷偷留给了小儿子;两天来,一路上用掉半斤粮票吃了碗面条。与此同时,又使他想到家里,一家老小不知现在咋样?
  老更倌给马添完草,回屋来卷支烟,看尤千里言行举止,一个老实人的样子,他说:
  “走吧,先到我家,吃口饭。’
  “吃饭?那咋行。”
  “你表弟上班晚,现在可能还没起来。”
  “我先等会儿,等会儿。”
  “走吧,赶上啥吃啥。我还拽你!”
  尤千里听到让自己去吃饭,仿佛碰到天大的礼遇,看似平常又实在的情份,别说刚一见面,就是有怎样深厚的交情,在这缺吃断顿的年月里,何敢去承受。他在老更倌诚心实意再三催让下,又难忍饥饿不由得跟着走了出来。
  晨光中,一片银白的世界,空中袅袅炊烟升起。远处两棵大杨树上,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这样的雪天,它们四野里无处觅食,充饥的最佳所在便是牛棚马圈,偶有几只向那里飞去又飞来,带动其他鸟儿也从这树窜到那树上;它们的栖落似乎分成两个阵营,讨论一个问题,啄食从哪里开始。
  尤千里跟随老更倌身边,见有人来队院里挑水,耳听辘轳声、鸡鸣声,整个村庄让他感到亲切。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大展鸿图
秦书凯抱着女同事的腰真做着美梦,却被女同事的丈夫发现,解释说是正常工作......被打击报复,得到漂亮女邻居的帮助,从此不断高升……
金一新
都市其他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巅峰权贵
苟利国家生死以,不以祸福趋避之! 本文讲述了一个重生的落魄红三代的事迹,述说了一个以改革开放为背景的官场经历! 且看主角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和头脑,在如履薄冰的官场商场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一览众山小! 本人已完本作品《抗战之血色残阳》,近三百万字,人品保障!大家放心收藏!
散心靓意
现代都市完结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捡漏
  一眼百年,重生都市。   盛世华章,古董收藏。   秦碑周彝,金石字画。   青铜青花,翡翠美玉。 天下奇珍,尽在我手。 重生归来的金锋在现代都市,凭借神乎其技的鉴宝本领,一步步走向巅峰。 发扬民族最传统的文化,传承千年最完整的文明。
金元宝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