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商战奇才郑观应》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走出香山(1)

  第一章
  走出香山
  一、妈阁庙前,算卦先生预言郑观应和徐润的不同命运
  清咸丰八年,公元1858年,正月里的一天,香山雍陌村十七岁的郑观应一大早就醒来了。
  从贴着簇新窗花的窗户向外面望去,外面尚是漆黑的一团,刚交卯时。然而郑观应却一骨碌爬了起来,匆忙穿好衣服。在他身边,三弟还在酣睡,打着香甜的呼噜。里面屋子里,四弟和五弟不知道是哪一个,正在说着梦呓。郑观应不敢点油灯,摸黑下了地,穿好鞋子,伸手从桌子上摸起来一个小包袱。那是昨天晚上临睡前放在那里的几两碎银子,还有一些铜板。
  来到院子里,经过父亲郑文瑞和继母的房间,郑观应将脚步放得很轻。父亲郑文瑞只是一介塾师,无意功名,却仍然保持着读书人的好习惯:黎明即起,诵读圣贤文章。再过一会儿天光放亮,父亲就该起身了,郑观应可不想被父亲发现,自己不用功读书而偷偷跑出去玩耍。毕竟再过一个月,就是郑观应第一次应“童子试”的日子了。童子试,即县试,是中秀才的第一步,再由秀才而中举人,最后由举人而中进士,这是摆在当时所有读书人面前唯一的一条进仕之路。郑观应的祖父郑鸣歧、父亲郑文瑞,在这条道路上走得都不顺遂,因此对郑观应格外寄予厚望。父亲郑文瑞本来在上海经商,与世交徐氏家族的徐钰亭、徐荣村兄弟,姻亲曾寄圃等亲朋好友在上海打拼,尤其通过捐资助饷,帮助朝廷镇压太平军,不但在上海站稳了脚跟,而且还得到朝廷封赏,取得了功名。但是妻子去世,郑文瑞为了这个家和照顾孩子们,毅然放弃了在上海发展,回家来亲自设立了“秀峰家塾”教儿子读书,目的就是要儿子在科举这条道路上功成名就,实现父、祖未竟之志。
  而郑观应何尝不知大考将至,自己应该安心备考,但今天这件事,他却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事情是这样的:腊月底的时候,北岭村的徐润忽然从上海回来了。这是他去上海五年以后,第一次回到村子里来。徐、郑两家是世交,徐润和郑观应是从小一起玩大的伙伴。一听说徐润回来,郑观应就跑去看了他。徐润讲了自己如何跟随叔父徐荣村去上海,上海那边是如何的一派光怪陆离,说不完的新鲜光景。尤其徐润这几年在宝顺洋行做事情,每天跟洋人打交道,学了一口流利的英语,讲起来叽里咕噜,郑观应第一次听到这种鸟语,将舌头在嘴里卷了又卷,脸憋得通红,却一个词吐不出来。徐润告诉他不要着急,等以后有机会到了上海,再慢慢学不迟。
  郑观应从徐润口中得知,他这次之所以回来,是奉了父母之命。他十六岁离家外出,如今已经二十一岁,这个年龄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已经娶妻生子了,传宗接代刻不容缓。父母给他说了一门亲事,是翠微吴家,当地一个很不错的人家。这次要徐润回来,就是要给他订婚的。但是徐润却没有马上答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这在去了上海几年的徐润看来,却已经过时了。几年来,他不仅开阔了眼界,而且脑子里很是装进了一些新思想,这就是:男女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绝对不可以马虎。洋人讲的是恋爱自由,男女在结婚之前,一定要先见面,互相交往一段时间,彼此增进了解,看对方是否适合自己,再决定结婚与否,这和中国男女一直到洞房花烛,揭开红盖头,才第一次见面多么不同!
  当然了,徐润倒不敢奢想,要和未来的妻子谈恋爱,但他坚持,怎么也得见上一面。他的理由是:自己在上海给洋人做事情,经常要按照洋人的规矩,带家眷出席社交场合。自己未来的夫人如果长得不好看,上不了台面,将来会影响自己的事业发展!这是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父母听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答应了。
  经过徐、吴两家的协商,最后见面被安排在正月里的妈阁庙会上。这也是当地一年一度最隆重的盛会。从除夕开始,妈阁庙就会有隆重的祭拜活动,人们从十里八乡赶来,争着上新年的第一柱香,向天后娘娘祈求一年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请求天后娘娘保佑自己一家人平安健康,吉祥如意。从初一到十五,每天都会有各种各样的表演,节目安排得满满的。可以说正月里赶妈阁庙会,是当地最重要的风俗之一。而有很多的年轻男女,也会借机相约,在庙会上见面,一诉衷肠。
  和吴氏见面的日期定下来之后,徐润就和郑观应约好了,到时候一起去,陪他相亲。
  这件事情,郑观应自然不敢告诉父亲,所以只能偷偷摸摸,一大早就溜出了家。从雍陌村到北岭村,还有一段距离。他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尚是一片朦胧,脚下深一脚、浅一脚,等他来到北岭村的村口,已经天光大亮了。远远就看见徐润等候在那里,他今天的穿戴格外精神,一身崭新的长袍马褂,头顶上还特地戴了一顶从上海带回来的瓜皮帽。他一见到郑观应就跺脚埋怨他:“阿应,你怎么才来,急死我了!”
  “阿润哥,别急呀!你也知道我现在要读书备考,不过子时不能睡觉的。我爹就一直在外面陪着呢!后来躺下了,又为了你的事情,折腾来折腾去睡不着。最后好容易打了个盹儿,一睁眼,就有些迟了。唉,路上我还担心,被爹发现我偷着跑出来,他老人家该多么生气!回去我屁股上这一顿板子是逃不掉了!阿润哥,你怎么赔偿我?”
  “算了,别说那么多了,快走吧,一会儿到了那里,我请你去黄记吃最正宗的‘虾子捞面’!”
  一听说吃“虾子捞面”,郑观应不由地吞咽了一口口水。黄记的虾子捞面可是大大有名,香嫩鲜滑的大虾和弹性十足的面盛在一个大碗里,滑而不腻,嚼劲十足。一想到即将吃到这么带劲的美味,郑观应顿时将父亲的责打抛到到了九霄云外。
  二人正值青春年少,体力足,步伐快,只用了不到两个时辰,就来到了妈阁庙前。
  妈阁庙前,人头攒动。而商品也的确琳琅满目:吃的、穿的、用的、玩的,应有尽有。每个摊位前都挤满了人,各色的男女似乎都要将一年来身体的劳累和精神的烦闷在这里一股脑宣泄出去,纷纷将身上的银钱掏出来,争着抢铺位上的商品。小孩子不消说,挤在各种小吃摊位前狼吞虎咽;大姑娘小媳妇都围在胭脂水粉的摊位前,在各色饰品、花布堆里挑拣个不停;老人们腿脚慢,见了面又爱絮叨,在摊位后面的墙角或者门口前,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小伙子则脚步匆匆,忙着去看新奇,看一会儿江湖卖艺耍把式的,又去看一会儿吆五喝六掷骰子的……
  郑观应和徐润在人群中费了好一通力气,才来到黄记面馆。这也正是黄记面馆生意最好的时候,吃饭的人在里面坐不下,就在门口站着,人人端着一个大碗,吸溜吸溜地吃着,那香气固然诱人无比,那吃相也千奇百怪,仿佛在举行一场特殊竞赛。
  当下,二人顾不得许多,从人缝里挤进店中,一人要了一大碗面,小心翼翼地端出来,就在门口站着,呼噜呼噜地吃起来。鲜虾肥美,面又劲道,嚼起来别提多过瘾了!
  郑观应连汤带面吃了一碗,意犹未尽,徐润答应过请他吃面,自然不会小气,又进去要了一碗。这一碗再吃下去,郑观应的肚子都滚圆了,头上也吃出了一层汗珠。
  填饱了肚子之后,二人这才定下神来,开始慢步向妈阁庙的正殿走去。和吴家小姐约的地点,就在正殿的大门口。只不过现在时间尚早,估计吴家小姐不可能到的这么早,所以二人并不着急,一路看着两旁摊位上的各种商品,一边向前溜达。
  郑观应在前面走得快一些,不知不觉,来到一个摊位前。这却是一个卦摊,高挑着一杆旗帜,上书“铁口神算”四个大字。一个四十多岁中年模样的男子,下巴上几绺山羊胡子,在那里正襟危坐,一边捋着胡子,一边用电芒一样的锐利目光,在人群里扫视着。郑观应和这先生的目光刚一接触,对方立即叫住了他:
  “年轻人,好面相,好运命!可惜,可惜!”
  郑观应只听了对方这一句话,心中剧震,连忙蹲下来,向先生请教:“先生可以说得详细一点吗?”
  然而那算卦先生却不肯开口了,只是微笑着看着他。郑观应愣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来几个铜板,然而先生却冲他伸出了一个指头,比划了一下。
  “什么,要一两银子,这么多?”郑观应大惊。
  “年轻人,一两银子,是因为你和我有缘。别人我都是收十两银子,一两算是优惠你了。”
  “那……还是算了……”郑观应犹豫着站了起来,却不料那先生忽然又抛出来一句话:
  “一月之后,大变将至!如今却还在这里在乎这区区一两银子,因小失大,可惜啊可惜!”
  郑观应正要拔步离开,听了这话顿时又被绊住了。要知道,他此时人生最重大之事,就是一个月后的大考。如今被这先生一语点破,他心里隐约觉得,或许可以稍窥天机。
  他重新又蹲下来,一咬牙掏出来一两银子,递给先生。先生收了银子,这才认真地将他上上下下,一番打量。郑观应被他看得仿佛五脏六腑都被镜照透彻,袒露无遗。
  “年轻人,请恕我直言,你这一生,可称得上富贵双全,要名得名,要财得财。但是眼前却有一个大关口,实话告诉你吧,就在一月之后,便是你人生最失意之时!”
  “啊?”郑观应大惊,那不就是暗示自己成为秀才的愿望要落空吗?他连忙求教:“请问先生,可有禳解之法?”
  “办法不是没有,但这是命数使然,只怕你做不到。”先生不紧不慢地捻着胡须说道。
  “先生但请讲来!”
  “据我断定,你所以人生失意,是由于小人作祟。而祸之所起,却是因为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郑观应茫然而惊愕。
  “对。”先生肯定地点头,“所以我劝你,这一个月中,不要和任何的女人发生关联,连一句话都不能说。切记:是非只因强出头,烦恼皆因多开口。如此或许可保无虞!”
  “多谢先生指点!”郑观应似信非信,但还是觉得“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道了谢,刚站起身来,身后徐润在一个古董摊子那里流连片刻,正好赶了上来。
  “阿应,你在干什么?”
  “阿润哥,这位先生神卦,断得极准,你要不要来一卦?”
  “阿应,怎么你还信这个?”徐润却不以为然。他在上海这几年,接触了一些西学,对于中国这几千年来的占卜命运之学就很有些看不起了。“命之一道,虚无缥缈,信老天还不如信自己!人生成功失败,靠的是自己的运气和勤奋,与老天何干?”
  他这么说,那先生却不爱听了。“喂,这位年轻人好大的口气!你可听说过一句话:‘人强命不强,一生空奔忙’。成败得失,那是天命有定,前世早已注定了的。”
  “哦?真的吗?”徐润冷冷一笑,在他身前蹲下来,“那请先生给我看看,我的命强不强?”
  “年轻人,心诚则灵,你不信这个,还看什么?”
  “不,我偏要看!”
  “那好,铁口一开,纹银十两。”
  “什么?”郑观应在边上惊呼一声,“我刚刚算的不是一两银子?你怎么要我朋友十两银子?”
  “年轻人,我说过和你有缘,所以优惠;至于你这位朋友,对不起,我却不能再优惠了。”
  “不就是十两银子吗?只要你说得好,说得准,我给你加倍!”
  徐润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从怀里掏出来十两崭新的纹银,往摊子上用力一砸。“说得不好、不准,我拆你的摊子!”
  他这一番举动,立即将周围的人惊动了。大部分人都是闲着无事,来凑热闹的。如今见徐润十两银子一卦,要来占卜自己的命运,都被吸引过来,霎时间里三层,外三层,众目睽睽,将徐润和算卦先生盯得死死的,且看算卦先生如何断这一卦。
  “年轻人,你是相面,还是拆字?”算卦先生要的就是这轰动效应,更加要摆弄才华。
  “先相个面吧!”
  “好!”算卦先生将目光冷冷地扫了徐润几眼,开口道:“先生之相,乃大富之相。先生将来之富,可敌一国之君。然而先生虽有大富之相,却无大富之命,财聚财散,不过南柯一梦,一切都是过眼烟云。唉,八方聚财,可惜却是个没有底的聚宝盆啊!”
  这番话听得众人叹惋不已,徐润却颇不服气,于是改口道:“我不相面了,我要拆字!”
  “请!”
  徐润故意要刁难他,于是提起笔来,写了一个“财”字,但是在左边的“贝”字的两横下面,又故意多加了一个横。他的想法是:你不是说我的聚宝盆没有底吗,我就加一个底。将这个字写了给先生看,那先生却冷笑一声:“哼,弄巧成拙!本来你若按正常来写这一个‘财’字,乃是山火之贲,火蔓山野之象,其光焕发,其威骇人。自身可以尽情地得到展示,而因为在旷野无人之处,又不会连累无辜。但是,你添了这一笔,却卦象大变,成为了地火明夷之卦,此乃鸟飞天上,受伤而坠的卦象。尽管会吸引无数人的羡慕和赞叹,却最终落得个登天难遂,中途坠地啊!”
  “呸,你这位先生,怎么说话呢?什么‘铁口神算’,我看你是满嘴喷粪,一派胡言!”
  徐润大怒,他向来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信心,如今却被这位先生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得如此不堪,他脸上怎么能挂得住?恨不得立即动手,掀翻卦摊,将这先生殴打一顿!
  “算了,阿润哥,别和他计较!”郑观应慌忙将他拉起来,“我看他也就是随口一说,何必当真?”
  徐润犹自余怒未息,被郑观应强行拉着出了人群。“徐润哥,别忘了咱们是来干什么的?你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只怕吴家小姐已经在等着咱们了,可别误了正事!”
  他这么一提醒,徐润才想起来,自己一时冲动,几乎忘了大事!连忙和郑观应向前赶去。
  【作者***】:少年时代的郑观应,身在乡下,心在四方。他的好朋友徐润在上海经商的成功经历,激发起他想要出人头地的愿望。如果不是父亲一味地逼他考科举,他早去上海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万古第一神
【年度火爆玄幻爽文】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养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 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风青阳
东方玄幻连载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重启巅峰
草根出身的陆青云意外重生,展开一段草根逆袭的青云之路,世间风云百态,却看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一蓑烟雨飞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