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大汉帝国》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7章 漂母之恩

    汉,洛阳,旧周皇城。
    汉朝的春天也已经到来了,皇城内外一片春意盎然。刘邦独自一人在庭下散步,时而看看满园的春色,时而听一听树枝上的鸟鸣。可是,他的内心却一直是沉重的。
    “陛下。”
    刘邦忙回头看去,不知何时卢绾已经立在庭下。“卢绾啊。”刘邦笑道:“什么陛下不陛下的!咱兄弟俩用不着那套虚礼!来来,陪朕喝一杯。”
    卢绾走上前笑道:“卢绾老了,这脑子越来越不管用,这胆子越来越小。蒙陛下错爱,拜臣为燕王。”
    “说什么啊。”刘邦拍了拍卢绾的肩膀:“你老什么?你和朕一样大,朕还没说老呢。”
    卢绾低下头笑道:“陛下是让国事给累的。”
    刘邦大笑起来,指着卢绾道:“你小子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拘礼了?这可不好!不好!”
    卢绾抬起头道:“臣马上就要前往燕地了......这路途遥远,责任重大,不知何时还能再见到季哥..”
    刘邦笑道:“这几日朕一直想回泗水亭去看看,到时候你可要陪朕一起回去啊!”
    “一定!一定!”卢绾笑道:“咱们再去曹氏的小酒馆里..”卢绾自知好像说错了话,慌忙闭上了嘴。
    “曹氏..”刘邦抬起头默默地道:“一别几十年,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卢绾忙道:“曹氏当年对陛下,对我,对樊哙,对周勃,对夏侯婴,对我们这哥几个都不错。陛下如今坐拥天下,真的应该回去看看了。”
    刘邦笑了笑道:“好啊,这是这几年一直腾不出空来。”说着,刘邦看向卢绾:“这韩信也在洛阳关了一阵子了,廷尉府到了现在也没查出任何关于他谋反的证据。当年他与咱们并肩作战,居功至伟,朕每每想到要处置他,便于心不忍啊。你给朕想想,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陛下。”卢绾低头想了想道:“韩信并未真正谋反。况且他曾为大汉立过多少战功啊!远的就不说了,仅凭那十面埋伏,就足以流传千古啊。”
    刘邦微微点了点头。卢绾接着说道:“陛下若杀了他,天下人会怎么说?史书又会怎么写?这样一来,陛下又与那暴秦何异啊。”
    “你说的何尝不对啊。”刘邦低下头思索片刻道:“可是,就这样放他回去,难免以后不再生事。再者,朕先抓,又放,朕的威严置于何处?”
    “降职淮阴。”卢绾眼前一亮忙道:“将韩信贬为淮阴侯。那淮阴本就是韩信的家乡,况且地方狭小,民风淳厚,他必然不会再生事。而且,这韩信数十年未回家乡,这次也算是让他衣锦还乡了,他难道还不感念陛下的恩德么?”
    廷尉署,死囚牢。
    阴暗的死囚牢内终年不见日月。在一间单人牢房内,头发蓬乱,衣衫褴褛的韩信正坐在蓬草堆上静静的回想着,从自己刚刚离开淮阴投靠楚军,后又投靠了汉军,最终封坛拜将,受封齐王,立下了不可磨灭的战功,后又被夺去兵权,改封楚王,如今却被打入了这廷尉署死牢之中。“帝王之术,权谋之术啊。”韩信默默地叹道。也许钟离昧说的是对的,我韩信并非长者,命中就该如此。
    “皇上驾到——”
    韩信眼前一亮,他来不及多想,忙伏地拜倒:“罪臣韩信叩见陛下!”
    “罪臣?”廷尉赵锲从台阶上走下来道:“我自接手你的案子后,还头一次听你自称罪臣啊!”说着,赵锲看向牢内的韩信:“你终于知罪了?”
    “赵大人。”韩信抬起头忙问:“皇上呢?”
    “皇上是不可能来这种地方的。”赵锲挥手赶了赶面前的苍蝇道:“皇上命我来问几句话。传圣上口谕!”
    韩信忙跪下道:“臣在!”赵锲双手背后道:“朕问你,你能带多少兵?”
    “罪臣自然是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赵锲又道:“朕能带多少兵?”
    “罪臣认为,陛下只能带百人。”
    “传达口谕完毕。”赵锲低头小声道:“韩信,你是真不想活了还是假不想活了?你能带千人万人越多越好,陛下只能带百人?”
    韩信昂起头,提高嗓音回答道:“罪臣认为,陛下不适合带兵。陛下是一位驭人之圣君,是一代帅才,而不是小小的将才!陛下只适合带将,带兵太小看陛下了!”
    “哈哈哈。”赵锲大笑起来:“好一个狡猾的韩信啊!”赵锲正欲转身离开,忽又回过头道:“你暂且等候,我这就去回禀陛下,我料定陛下不忍杀你!哈哈哈......”
    ....
    “圣旨诏曰:楚王韩信于封国招兵买马有欲反之心,但念其战功卓著,谋反一案证据不足。即日起,贬韩信为淮阴侯,旨到即行,不可迟误!”
    “罪臣韩信,谢陛下天恩!”
    深夜,洛阳,列侯府前。
    今日是列侯樊哙的生日,列侯府从白天一直忙到深夜。樊哙是自沛县起家便一直跟随着刘邦,累立战功的人,如今被封为列侯。他的生日自然是洛阳城中的一件大事,从一大早开始,前来祝寿的客人便络绎不绝,车骑将军灌婴,绛侯周勃,昭平侯夏侯婴等纷纷前来贺寿。韩信一向不屑于同这些人为伍,平常也不参与他们的酒宴,无奈如今自己本就身在洛阳,如果还是不去,于情于理都难以说通。
    酒宴一直进行到深夜,宴会上樊哙周勃等人喝的大醉,一会踢倒桌子大骂项羽,一会掀翻酒案大喊着自己身上立过的功勋,不时又提起当年泗水亭的事,不觉又是哈哈大笑一通。韩信只坐在一旁,自饮自斟,不时举杯应酬一下了事。
    眼见酒宴已经进行到深夜,樊哙等人还没有结束的意思,韩信不想再这么坐下去了。“列侯。”韩信站起身道:“我已奉圣旨,要即刻到任淮阴。我想明日就走,恕今日不能奉陪了。”说着,韩信拱了拱手,转身向外面走去。
    樊哙醉眼朦胧地看着韩信的背影,大笑道:“楚王是忙人啊!哎,这怎么被抓到洛阳了?怎么又被贬到淮阴了?哈哈。”说着,樊哙一摔杯子,拱手喊道:“大王您竟肯来我这,我樊哙这是......这是蓬荜生辉啊!这真是我这臣下的福分!”
    周勃灌婴等人哈哈大笑起来。韩信头也不回地出了列侯府,耳边又传来樊哙的醉骂声:“啊呸!你韩信身上有几处伤疤?神气个啥!”韩信走出列侯府,望着地上自己影子长叹一声道:“想不到我韩信竟与这些人同列!唉......”
    “前面走的可是大帅?”
    “大帅?”韩信不由心中自思:“这是自己当年在军中掌权时的称呼啊,自平定项羽后,自己被解除了兵权,就再没人这样称呼过自己了,这是什么人呢?”一边想着,韩信一边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跟着自己也出了列侯府。韩信上下打量了此人一番,猛然想起道:“陈豨?你小子怎么在这里?”
    原来此人正是陈豨,很早就已经是韩信麾下的将官了。平定了项羽后,韩信便被解除了兵权,便再也没见过这些自己曾经的部下们了。
    陈豨走上前拱手道:“大帅,自平定项羽后,我便被留任于御前效力,今日是列侯樊将军的寿诞,小人便也前来凑个热闹。方才席间小人一眼便看到大帅,只是不敢相认。方才看到大帅离席,小人便也跟了出来。”
    想不到自己离军多年,军中却还有如此忠心的部下。韩信不由得拍了拍陈豨的肩膀:“好,好啊。”
    陈豨忙道:“听闻大帅如今已是楚王了?方才听樊将军话语,言辞之间似有讥讽,小人不知何意啊。”
    韩信苦笑一番:“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大帅了,免得圣上听闻,又对我韩信心生猜忌。我也早已不是楚王了,圣上已将我贬为淮阴侯,明日便要离开洛阳了。”
    陈豨缓缓点了点头道:“前日接到诏命,圣上命我前往代郡任郡守,明日也要离开了。”
    “代郡......”韩信想了想道:“代郡地处边境,一任郡守,虽然俸禄比不上三公九卿,但却实实地掌握着大权。况且那代王刘仲是皇帝的二哥,与他共事,你可要小心谨慎啊。”
    陈豨摇了摇头道:“小人不知何意啊。”
    韩信将陈豨拉到路旁,眼见四周无人,才小声对陈豨道:“皇帝猜忌甚重!如果有一人告你谋反,也许皇帝还不会相信,十人告发,皇帝就会怀疑了,若百人告你谋反,皇帝必然大怒,他会亲率大军前来征讨你的。”说着,韩信看了看自己道:“我便是个例子。”
    陈豨忙问道:“大帅......不,将军之意是?”
    韩信叹了口气道:“若有朝一日,你被迫起事了,我在淮阴一定做你的内应。”
    陈豨忙拱手道:“将军雄才大略,小人听从将军吩咐!”
    深秋,淮阴郊外。
    秋风萧瑟,淮阴县郊外早已变得上下一片金黄,树杈上的残叶被风带起,时而于空中曼舞,时而静静的沉于地下。天地之间一片金黄,显得宁静而又优美。
    韩信坐在轿子上,掀起轿帘观赏着路边的景色,不知不觉数月的路程下来已经进入了淮阴地界。返回家乡,往事历历涌上心头,韩信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个曾经欺辱自己的屠户和那位慈眉善目的漂母......
    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时的韩信还是一个身无分文,穷困潦倒的落魄士子。他曾寄身于本地亭长的家里,但生性高傲的他又无法容忍亭子妻子的百般侮辱,他一时气愤,转身就离开了亭长家......
    正逢秦末乱世,市井萧条,路旁只有时不时的几个摊位和点滴的行人。已经饿了好几天的韩信正带着宝剑坐在路边看书。忽然自己手中的书被打落在地,韩信忙抬头看去,只见面前站着几个面目狰狞的壮汉。
    “列位......”还不待韩信开口,为首的壮汉一把将他拎了起来扭住领口道:“你小子天天带着宝剑乱撞!你会使剑么?”
    韩信一把将壮汉的手打开,弯腰捡起地上的书,站起身看向为首的壮汉:“闪开。”
    那壮汉猛的一推,韩信向后摔了个踉跄。那人伸上脖子道:“会使剑便砍老爷一剑。”
    韩信额头上的青筋条条爆出,他缓缓的拔出宝剑,但猛然的一个念头让他收回了宝剑,难道自己苦读了这么多年的兵书,就为了现在杀这样的一个人么?不,不行。想到这,韩信重又低下了头。
    “哈哈哈。”壮汉大笑起来:“果然不会使剑啊!”说着,他叉开双腿道:“那就学我的狗一样从下面钻过去!”
    韩信深呼一口气,将宝剑背在身后,弯下了腰,趴在了地上,慢慢地钻了过去。大汉们狂笑起来,韩信从地上爬起来,拿好剑和书低着迅速地离开......
    回想到这,韩信低头望着自己一身的绫罗绸缎,不由感叹道:“物是人非,我这个落魄士子,也今非昔比了。”他又向四周望去,远远望到前面有一条小河,几个年轻的姑娘和几个老妇人正坐在河边清洗衣服。“这条河..”韩信忽然想到了什么..
    当年离开了亭长家,穷困潦倒的韩信只好在这郊外的河边垂钓,一为能够安静的看书,二为也许能钓上来一尾鱼,正可充饥。可韩信确终不是做渔夫的材料,不知不觉已经在河边钓了一下午了,眼看着天色渐渐黯淡下来,自己手中的书倒是已经快读完了,可鱼竿依旧光秃秃的悬在水面上。离自己不远处的姑娘和老妇人都已经抱起洗好的衣服准备回家时,一位老妇人走到了韩信面前。
    “小伙子。”老妇人笑道:“我看你在这都钓了一整天了,你这样钓不来鱼的,没有鱼饵啊。”
    韩信抬起头笑了笑道:“哪条鱼要是可怜我韩信,那它自然会主动咬我的钩的。这是姜太公的钓法。”
    老妇人笑道:“你这小伙子真有意思。”说着,老妇人上下打量了韩信一番:“像你这般年轻力壮,去做些什么营生不好啊?总能糊口啊。”
    韩信笑道:“我韩信都看不上,我要做大将军!大元帅!”
    老妇人捂着嘴笑起来:“好好,想我老妪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和大将军说上话呢。”
    “有鱼啦!”韩信猛地一甩鱼竿,一尾小鱼飞出,韩信忙双手接住,站起身朝老妇人喊道:“钓上来啦!”
    老妇人大笑起来。韩信低头看向手心中的小鱼,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坐下来苦笑道:“哎,你这么小,我韩信就算吃了你,也不解饱啊。”说着,韩信将小鱼又拋回了河中。
    老妇人忽然想到了什么,她从竹篮内拿出一张饼道:“我啊,看你这后生可怜,这张饼你就吃了吧。”说着递给了韩信。韩信忙接过,大口大口的咬起来,不住地说道:“香!香!”老妇人笑道:“这样吧,我每天都会到这河边清洗衣服,你要是饿了,就在这河边等我吧。”
    韩信抬头看向老妇人,他猛地站起身,朝老妇人重重一拜:“我韩信若以后有出头之日,定不忘漂母之恩!”
    回想到这,韩信忙喊道:“停轿停轿!”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树林阴翳,鸣声上下。韩信忙从轿子上下来,来到河边,姑娘和老妇人们忙纷纷站起身,不知所措。韩信缓缓打量着这些人,忽然他眼前一亮,对着一位老妇人重重跪下。
    “哎。”老妇人一时不知所措,她忙将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上前扶起韩信道:“这位大人,老妪可当不起啊。”
    “淮阴侯韩信叩谢恩人!”韩信又是重重一拜。老妇人忙问道:“韩信..你是?”
    韩信站起身,指着旁边的小河道:“您还记得当年那个在河边垂钓的落魄后生么?当年您每天给我一个饼吃,若不是您,我韩信岂有今日啊!现在我韩信真的做上了大将军大元帅,我韩信感激您的恩情!”
    老妇人努力的回想着,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这位大人,莫说我早就忘了,即使没忘,老妪我也不求你回报什么。”
    韩信仰起头闭上双眼,久居官海中的他,早已很久听不到如此朴实的话了,他默默的叹道:“好一位朴实的漂母啊。”说罢,他睁开双眼道:“赐千金!”
    四周早已围来了很多人,当听到这声命令时,人群中爆发出阵阵的称赞声。忽然,只听人群后有人喊道:“韩将军在哪?在哪?”只见一个大汉挤了进来,对着韩信一下跪下道:“韩将军,当年小人狗眼看人低。您,您,您饶了小人吧!”说罢,那大汉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
    韩信当然还记得,这就是当年让自己受胯下之辱的屠户。
    “咱们认识么?”韩信开口问道。
    “将军..”大汉抬起脸来,一脸迷茫。
    韩信笑问:“你何罪之有啊?”
    大汉一下明白过来,一时失声痛哭起来,举起手打着自己的巴掌:“韩将军您这是大人不记小人过啊!小人该死!该死!”
    韩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大汉忙回道:“小人吕冰。”
    “吕冰..”韩信点了点头道:“从现在起,你就做我的卫队长吧!”
    “小人谢恩!”
    忽然,人群中有人喊道:“亭长来了,亭长来了。”只见下乡南昌亭长带着一干人匆匆赶来。亭长挤进人群便向韩信拜道:“参见淮阴侯!属下是这下乡南昌的亭长。”
    韩信点了点头,转身正要上官轿。亭长忙凑到韩信耳边小声道:“将军,您忘了?您当年落魄之时,可还在我家吃过饭呢。”
    韩信转过身在亭长耳边道:“我告诉你啊。你是管过我几顿饭,但你是个小人。”说着,韩信大喊道:“来啊,赏他一百个钱。”韩信不再多说,转身上了官轿。
    望着官轿远去的身影,亭长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一百钱,重重打了自己一个巴掌:“小人!”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一剑独尊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诸天神佛仙,不过一剑间!
青鸾峰上
东方玄幻连载
人到三十:妻子的野望
赵阳残疾了,妻子开始天天骂他,羞辱他,鄙视他,每天白天直播,一到了晚上就偷偷……
一纸虚妄
现代都市连载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