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大汉帝国》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6章 鸟尽弓藏

    清晨,楚国,郢都城外。
    楚王韩信身着华丽且庄重的诸侯王礼服头前走着,身后跟着的卫兵双手捧着一只长方形的盘子,盘子上蒙着黑布。从出了城门起,韩信紧握着的双手就在不停的冒汗,待会见了皇帝会发生什么呢?不问是非,将我韩信就地拿下?可我已经斩杀了钟离昧了。一想起钟离昧,韩信不由的回头又看了眼卫兵手中托着的盘子,想起钟离昧生前的一幕幕,自己的身上不由又是一阵冷汗。
    “嘟——”一声号角响彻整个郢都,韩信不由被吓了一跳,他忙抬头向前看去,不知不觉自己已经走到了皇帝仪仗内,只见两旁齐刷刷的站着数排高大威武的羽林卫队,韩信向四周看去,羽林们手中的长铩在阳光下竟是分外的刺眼。韩信又向前望去,最前方是一辆宽大的辒辌车,想必皇帝就在车驾中了。
    韩信正欲走上前去,忽然前方羽林卫士高喊一声:“楚王韩信到——”两旁羽林闻听此声,“刷”地一声将手中的长铩横劈下来,变换成即将攻击的姿势。韩信不由倒抽一口凉气,看来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可他转念又想,就算皇帝要拿我,也总要有个理由啊!说我韩信什么?说我窝藏敌将?可他的人头我已经带来了啊。说我韩信谋反?可你并无丝毫的证据。突然,韩信暗骂自己一声糊涂!皇帝做事是不需要理由的。
    眼看离皇帝的车驾已经越来越近,韩信已经来不及多想了,他忙转身从卫兵手中接过盘子,上前一步跪下道:“臣韩信!恭迎陛下圣驾!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羽林上前掀开车帘,刘邦从车内缓缓走出来。韩信忙低下头,双手将盘子托过头顶。刘邦并没有理会韩信手中托的是什么东西,他只是向韩信身后看了看道:“楚王随身所带的这数名亲兵就如此的威武,想必这楚国在楚王的治理下如今是兵威显盛啊,哈哈。”
    韩信将头低的更低,汗珠一滴滴从脸上划过,他忙回道:“臣虽身为一国诸侯,但臣仍是汉臣,臣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韩信啊..”刘邦将手背在身后道:“你别忘了,是谁给了你现在这份荣华富贵。”
    韩信忙高声回道:“若非陛下,臣至今仍是布衣,臣不敢忘陛下天恩!”
    “哎。”刘邦这才低头看向盘子问道:“这里装的是什么?”
    “是..是..”韩信忙闭上双眼,他想忍住泪水,可是闭的太晚了,眼泪又一次落下,钟离昧死前的那一句:“公非长者也!”又一次在韩信耳旁响起,他奋力大声喊出:“此乃楚将钟离昧的人头!”说着,他猛的掀开罩在盘子上的黑布,钟离昧的头颅顿时显露在众人面前。
    韩信抬起头大声叫道:“陛下!臣赤胆忠心,天地可鉴!”
    “住口!”刘邦厉声喝道:“你自任楚王以来,暗地招兵买马扩充军备!你当朕不知道么?你前几个月还招纳这前楚将军钟离昧!你是何居心!”说罢,两旁羽林卫士快步上前,死死押住韩信。
    曾与韩信一同讨伐项羽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在刘邦眼前:
    韩信指着垓下地图滔滔不绝的讲完之后,刘邦不由的击掌喝彩道:“好!我有将如公者,那项羽安能不败?”
    刘邦想到这,他重重一甩衣袖,背过身去:“来啊,将反贼韩信囚起来,带回洛阳,交廷尉府严查!”
    羽林卫士将韩信的头冠一把摘下。韩信泪水夺眶而出,他仰面高喊:“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回洛阳!”刘邦一头钻入车内,耳边接着传来韩信的喊声:“敌国灭,忠臣亡!”刘邦忙向外高喊:“堵其口!”车外羽林上前塞住韩信的嘴巴。刘邦在车内闭上双眼,泪水依旧划过脸庞。
    那颗钟离昧的人头静静的滚落在一旁。
    匈奴大草原,单于庭外。
    春天到了,草原也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中冒顿已经做了半年的单于了,这半年之中,冒顿只做了两件事:一,杀掉所有反对自己的人,二,训练骑军。
    这天清晨,依旧和往日一样,骑射手们早早在单于庭外集合待命。冒顿站在高台上,咳嗽一声示意演练开始。一旁的醍醐羊猛的一挥弯刀:“众军听令!演练开始!”
    两旁号角齐鸣,紧接着响起隆隆的战鼓。千名骑军丝毫不显慌乱,他们迅速策马围成了一个大圈,不断绕着圆圈奔走,并向圆内不断放箭。醍醐羊在高台上对冒顿道:“此阵名唤幻圆阵。大单于请看..”说着,他伸手指着下面道:“千名骑射手将敌人团团围在圆内,此圆即可扩大,亦可缩小,敌人在圆内晕头转向,我们再乱箭齐发,待敌军乱时,再四面八方一起向圆心杀去,敌军必溃。”
    “好。”冒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此阵可专门对付行动迟缓的步军。可东胡多骑军啊。”
    “大单于请接着看。”醍醐羊又是一挥弯刀喝道:“变阵!”千余名骑射手正要变换阵型。忽然一骑兵跑到高台下大喊:“禀告大单于,东胡使者到。”
    “哼。”冒顿冷冷一笑:“真是年年都不落下啊!前次刚要走了三千匹战马,后又索走了数万计物资,今年又来了。”说着,冒顿走下高台对那骑兵道:“引那使者来这里见我。”
    醍醐羊手按弯刀道:“东胡仗着骑军强大,年年欺负我们。当年老单于在位的时候,没少受东胡的气啊。”
    “我当然知道。”冒顿闭上双眼道:“还记得那年我被父王赶出单于庭么?就是因为东胡的事。”说着,冒顿睁开双眼道:“当时我就说过,草原只能有一个民族,不是他东胡,便是我大匈奴。”
    骑兵跑来禀道:“大单于,他们到了。”
    冒顿向前看去,只见东胡使者坐在东胡骏马上,身后跟随着数十个东胡兵。东胡使者来到冒顿跟前,勒住马绳,向四周张望了一番:“呵!好大的阵势啊。哎,你们的单于呢?头曼!头曼出来!”
    “不用叫了。”醍醐羊抬起头道:“老单于在去年九月大典时意外身亡。你有什么事,和我说。”
    东胡使者向下一瞥:“你算什么人?”
    醍醐羊手按弯刀道:“在下匈奴右贤王醍醐羊。”
    “去去去。”东胡使者挥着马鞭大笑:“你还不配和我说话。你们的新单于呢?”
    “你!”醍醐羊按捺不住,正要拔刀,冒顿忙上前伸手止住,抬头道:“在下冒顿,是匈奴的新单于。请贵使入帐再说。”
    “你们的酒难喝。”东胡使者仰着头道:“就这里说吧,我们东胡大可汗要扩充边界,请你们匈奴将左贤王庭以东割让给我们吧。”说着,使者从袖中拿出一张羊皮:“信件在此。”
    冒顿伸手接过羊皮看去,醍醐羊在一旁看向东胡使者说道:“去年要走数千战马,今年又来索要土地?土地都给你们了,我们匈奴人不放牧,不活了么?”
    “割地啊......”冒顿长呼了一口气:“贵使可知,这些年来,我匈奴实在是越发的贫弱,西有月氏,东有贵国,我匈奴夹在中间,生活实在难过啊。”
    东胡使者笑了笑道:“匈奴单于一向慷慨,对我东胡国所求的东西没有不应允的,也正是如此,最近这些年,我东胡从未入侵你匈奴寸地。”
    冒顿笑道:“贵使的意思,今年的割地我若是不答应......”
    东胡使者立刻说道:“我可汗陛下即刻发兵匈奴。”
    醍醐羊早已按捺不住愤怒,他一把拔出弯刀:“匈奴人从来不怕打仗!”
    “放肆!”冒顿一把将醍醐羊的弯刀重新按回刀鞘中后抬头看着东胡使者笑道:“请贵使先回,我即刻将左贤王庭以东土地上的兵卒撤回单于庭,并立刻派遣使者前往东胡交割土地。”
    东胡使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哎,大单于也是明事理的人啊,果然慷慨爽快!”说罢,他朝冒顿行了一礼道:“告辞。”说罢,拨转马头,向外走去。
    “大单于。”醍醐羊长叹一声:“左贤王庭大片疆土,怎可轻易割让敌国啊!”
    冒顿拍了拍醍醐羊的肩膀:“好兄弟,我向你保证,东胡拿走咱们的一丝一毫,我都会让他们加倍的还回来!”
    醍醐羊拔出弯刀一刀插进地中,叹口气道:“我匈奴什么时候才能不受外族的欺凌啊。”
    冒顿紧紧咬着牙说道:“快了。”
    汉国土,燕国,蓟都。
    王宫的密室内,烛光摇曳,燕王臧荼正听着面前门客的回报,他的脸上分明已经渗出滴滴汗珠。
    待门客说完之后,良久,臧荼才抬头问道:“此话当真?”
    门客忙道:“韩信获罪入狱之事在洛阳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廷尉府现正在日夜审讯。”
    臧荼不由摇了摇头道:“韩信一向最受皇帝器重啊,这平定天下,韩信着实功不可没,怎么说抓就抓了?是什么罪名?”
    门客回道:“陛下想问韩信谋反,但廷尉府查不到确凿证据,眼下只能以收容前楚敌将钟离昧之罪问之。”
    臧荼再次陷入了沉思,门客又开口说道:“还有一则坏消息。”
    “快说。”
    “诺。”门客小声说道:“陛下已下严旨,反拿获项羽旧部者,赏千金。反私藏不报者,以谋反论处。”
    “坏消息......果然是坏消息......”臧荼沉下头说道:“陛下果然要对项羽的旧部们下手了,真要说起来,我就是当年项羽分封的诸侯啊。”忽然,臧荼抬头看着门客说道:“可我最后是帮助陛下歼灭了项羽啊,当初诸侯王联名劝陛下登大位可是有我臧荼的。”
    “大王啊。”门客忙道:“您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论功劳,说句犯上的话,大王您是有些许微功,但您的功劳还能比得过韩信么?现在韩信都已经在廷尉府的大牢里了。”
    臧荼再次沉下头,门客上前一步接着说道:“陛下虽然起于微末,但深通帝王之术,他抓捕韩信,搜捕前楚旧将,无非是巩固自己的权威。”
    臧荼忙抬头道:“我从无觊觎皇位的野心啊,我只想安安分分过完自己这一辈子。”
    门客忙说道:“大王安分守己,可燕国如此广阔的疆域,陛下能放心交给大王这样的外人么?韩信一身将帅之才,可他的兵权却是被陛下夺了又夺,陛下一向疑心重重,大王您镇守北方如此广阔的疆域,陛下他能放心么?”
    “天呐......”臧荼瘫坐在地:“安分守己,莫非也要大祸临头了不成?”
    门客沉思片刻,抬起头道:“大祸临头也尚有办法对之。”
    臧荼忙问道:“你有何策?”
    门客快步走至臧荼耳边,低声说道:“与其像韩信那样坐以待毙,不如来个先发制人。”
    臧荼只觉得后背一阵冷汗,他瞪大双眼看向门客道:“你的意思是,反?”
    “未尝不可啊,大王。”门客忙接着说道:“大王坐拥整个燕国,文臣武将过千,军士过万,府库充裕,军马齐备,再联合其余异姓诸侯王一起起事,推翻汉朝。到时大王居功至伟,坐拥天下,何愁不能安度晚年?”
    “不可,不可。”臧荼连连摇头:“一旦起事,便是破釜沉舟,没了退路。”他眉头紧紧锁在一起道:“此事重大,容寡人再好好想一想。”
    “大王。”门客慌忙道:“刘邦拿下韩信的速度何其快也,到时只怕大王还没下定决心,刘邦的刀就已经架在大王项上了啊。”
    “此事暂且不可再说。”臧荼向门客摆了摆手道:“你先退下去,容我再仔细考虑一番。”
    门客还想再说些什么,臧荼挥手又道:“退下去。”门客无奈,只好拱手离开。
    出了密室,门客抬头望望了夜空,漆黑的夜空,竟没有半点的星星与一丝的残月。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寒门书记风云录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无敌剑域
如果杀人不是为了装逼,那将毫无意义;如果活着不是为了装逼,那还不如死了。杀,就杀他个尸横遍野,装,就装他个巅峰不败!——新书《一剑独尊》已发布
青鸾峰上
东方玄幻完结
太荒吞天诀
十大仙帝之一,因得重宝吞天神鼎,遭围攻惨死;携神鼎重生归来,吞四海,容八荒…一代邪神,踏天血洗仙界!
铁马飞桥
东方玄幻连载
扶摇直上青云路
杨尘光大学毕业之后,顺利通过了选调生考试,本以为能够一展身手,谁曾想被发配到了穷乡僻壤,而且一呆就是三年……
翌日登基
都市其他连载
大明风流
大明弘治末年,土地兼并严重,王朝矛盾集聚。内部倾轧如火如荼,外敌犯边烽烟四起。内忧外患,一触即发。 一名现代人穿越成为大明顶级外戚,本以为能安安稳稳的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谁知等待他的命运将是被未来的嘉靖皇帝‘斩于西市’。 不甘引颈受戮的命运,奋起抗争才是正途。且看他如何辗转腾挪扭转乾坤。成就一番辉煌大业,留下一段大明风流。
大苹果
历史架空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