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婚劫难安》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表妹

  “喂,于女士吗?”
  我背过手机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耳朵,又回头看了眼紧闭的会议室的门,才小声的答道:“请问你是哪位?”
  “这里是市医院,您爷爷病情今早开始恶化......情况不是很好。”那边护士小姐的声音委婉的转了转,虽然温婉,但是似乎是重重的打了我一拳,让我有点脑袋发晕。
  “你说什么?”我吼起来,“怎么会突然恶化的?”
  声音的猛然拔高似乎吓坏了护士小姐,她顿了顿,有些颤的答我:“老先生的身体状态不太好,现在已经安排在重症监护室了。”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我转过脸,才见着开会的领导站在门口看着我。他背着手,上下扫视了我一遍,轻声问我:“于苏,出什么事了?”
  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生硬的答他:“真是对不起啊主任,我家里出了急事,我需要......”
  “没事,家里重要。”他对我和善的笑笑,然后对我摆了摆手,“去吧,开会的工作我会让同事和你交接的。”
  我点点头,感激的对他笑。立马转身就走,到爷爷所住上高速也得两个小时的车程,我能等,可不知道爷爷能不能等。
  赶到医院我径直去找了重症监护室,本想直接闯进去,哪知道门口的护士拦住我,我才堪堪恢复理智。
  “我找于老先生。”我说,“我是他孙女,今天他转来的这里。”
  那小护士顿了顿,然后略略的一想,就奇怪的看着我,答我:“那位老先生不是已经被接回去了吗?”
  “接回去?”
  “是的,已经走了两个小时了。是一老太太来接的。”
  婆婆她不知道爷爷病情已经严重了吗,怎么能这样做!
  我立马拨通了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刚睡醒迷糊的声音,“于苏啊,什么事啊?”
  “妈,你把爷爷接回去了?”
  “对啊。”婆婆毫不否认的答我,“怎么了,你不是在外地出差吗?”
  “回来再说。”
  我挂了电话,转身立马又朝家里走。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就擅自把爷爷接回来?这件事,她一定得给我个交代。
  打开家门走到门口,却看见一双红艳艳的高跟鞋随意的踢踏在门口。婆婆是绝对不会穿这样的鞋子的,而我也从来不喜欢如此张扬的颜色。家里怎么会有别的女人的高跟鞋?还如此随意的拜访,想必不会是客人。
  我心里不悦,却不好表现。走进客厅,却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坐在沙发上。婆婆坐在她边上有说有笑,看上去关系甚好。我站在那里好一会儿,两人才注意到我。婆婆见到我神色莫名的有些慌乱,却还是黑着脸责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吱个声,是想吓死我老太太是吧!”
  “妈,怎么会啊。”我笑起来将在路上买的水果搁在桌上,“我买了些水果回来给您尝尝,这位是?”
  “她啊......”婆婆迟疑了一下,“是......是纪之的表妹,叫舒茜,来我们家小住几日。”
  “哦表妹啊,”我拿着刀将手里的橘子一刀切开,“怎么没听纪之提起过?”
  “远房的——你问这么多干嘛?回家还不去准备做饭?等会纪之下班回来吃什么!”她厉声呵斥我,我不恼,抬眼看了看那女人僵硬的笑,又不紧不慢的问:“婆婆为什么把老爷子接回来了?今天护士才给我电话说是病情严重了。”
  她皱着眉:“你爷爷岁数大了,再治也没用,浪费那钱干啥。”
  我握着刀的手紧了紧,努力的挤出笑:“也对啊,老了治病也没用呢。妈,橘子切好了,我先去做饭了。”
  我站起身,她还是理所当然的拿起我切好的橘子,亲切的递给那个叫舒茜的女人。转身走了几步,我转过头:
  “对了妈,你六十五的大寿要到了吧,我和纪之到时候把您的-老-朋友们请来聚一聚。”我说道老字,可以加重了语气。婆婆一下子黑了脸,但是碍着舒茜的面子不好发作,怒目的瞪着我。
  我不理会她,进了厨房。
  老了就不用医了吧,那您都六十五了也算老了吧,以后你生病我们也不用管是吧。我握紧的手松了又紧,只觉得胸口憋着一口怒气。
  做完晚饭我进了爷爷的房间。他躺在床上,闭着眼,胸口微弱的起伏。病痛把他折磨的不成人形,已经快成一具骨架子。我鼻子顿时一阵酸涩,眼泪就要掉下来。我没有惊扰他,又悄悄的退出去。
  殷纪之下班回来了,看到我的时候有一瞬间的错愕,然后如往常般的对我笑:“老婆回来啦?”
  我低低的嗯了一声,然后自然的就抱过去。哪知道殷纪之却稍稍的往后退了一步,即便我抱住了他,还是能觉得他身体的僵硬。余光瞥见他不知所措的眼神,正注视着我的身后。
  我松开他,回头看见坐在饭桌上泰然自若的舒茜。
  这顿饭吃的不好,我草草的结束,食不知味。刷了碗给爷爷喂好饭,我的身上已经是满身的油污了,忍不住想换套衣服。
  殷纪之似乎也是累极了,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球赛,而是跟着我回了房。我没太在意,打开衣柜准备拿睡衣换上,哪知道一打开柜门就是铺面的香水味。
  我从不用香水,扫视了一眼,衣柜里有一大半竟然都不是我的衣服。我一把把所有的衣服都取下来往床上一扔,殷纪之似乎被我吓了一跳,反射性骂了一句:“你有病啊!?”
  “我有病,呵。”我冷笑,“你他妈告诉我,这些衣服是哪个娘们的?”
  殷纪之一下就闭嘴了,沉默的不再说话。房门却突然被敲响,我打开门,就见着舒茜站在房门口,一脸怯生生的样子看着我:“嫂子.....我把我衣服放你衣柜了,我能拿回去吗?”
  “拿走吧。”
  我让开门,她看着床上被扔的一串的她的衣服不禁有点尴尬,立马拿了衣服就走。我关上门,然后抠着指甲开口:“怎么回事,说说?”
  “舒茜她就把衣服放这一下......又没怎么.....”
  “没怎么?”我冷笑起来,“怎么着她换衣服还得在我们的房里?再说次卧也有衣柜吧,嗯?”
  “那边放不下.....”
  “她什么衣服那么多,是打算搬家过来了?”
  “哎呀又不是多大点事,”殷纪之不耐烦了,“你别死揪着这个不放,有完没完啊。”
  “我怎么就不该揪着不放?这是我家!她谁啊敢把东西放我房间,下次是不是要睡我的床我的男人啊!!”
  “你够了啊!没完了是吧!”殷纪之也急了,“说话别这么难听,我懒得和你说!”
  房门突然被打开,婆婆径直闯了进来,恨恨的盯着我:“于苏你少在这无理取闹,我在外面可都听到了的。把衣服放你这怎么了!你这衣柜多金贵是吧!?我侄女好容易过来一趟,你什么意思?挑拨我们家关系是吧!”
  “行行行,就你们是一家人,我是外人,行了吧!”
  “你这什么话!敢顶撞我老太太是吧!你爷爷我老太太整天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我握紧的拳头攥紧了,然后又颓然的松开。她见我不再还嘴,就恨恨的瞪我一眼,然后碰的关上房门出去了,走的时候还不忘骂一句白眼狼。
  我有些难受,鼻子很酸。但是生活嘛,谁不是这样说过来的。
  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殷纪之早早的开始收拾自己。我察觉到他似乎有计划去做什么,就不免问他:“今天起这么早干嘛去啊?”
  哪怕是昨晚吵过一架,他也不会不理我。闷声答道:“陪舒茜去产检。”
  “她产检你跟着去干嘛?”
  我心里顿时就不舒服了,他没有回答我。我也不想再跟他吵一架,又加了一句:“你一大男人跟着去多不方便,我去吧,正好公司给我放了两天假。”
  “你......”
  “你什么你,就这样好了。就算是我替昨日的事给她赔礼道歉。”我不容得他回答,就起身开始收拾。殷纪之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妥协。
  舒茜收拾好在门口等着的时候,看见是我脸色变了变,尴尬的叫了声嫂子。我对她笑起来,然后说:“你大哥今天有事去不了了,我陪你去。”
  “可是大哥昨天才说......”
  “他一大男人陪你产检多不方便啊,外人听到说闲话的。还是嫂子陪你去吧。”
  她笑的很尴尬,但是也没办法回绝我。我总觉得她和殷纪之之间有什么,但是我也不好妄加猜测。
  到了医院,她很熟路的找到主治医师的办公室。医师看见她,也是非常熟络的给她打了招呼:“今天这么早就来啦?怎么今天老公没有陪你来?”
  她脸上洋溢的笑又突然僵硬,然后小心的瞥了我一眼。没有作出否定,也没有肯定。我心下一沉,想起今天早上殷纪之准时的起床,这医师说的老公,大概就是殷纪之了吧。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博弈
吕军被人阴了,是忍气吞声还是绝地反击,他来到十字路口……
蚕豆香
都市其他连载
太荒吞天诀
十大仙帝之一,因得重宝吞天神鼎,遭围攻惨死;携神鼎重生归来,吞四海,容八荒…一代邪神,踏天血洗仙界!
铁马飞桥
东方玄幻连载
寒门书记风云录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雪中悍刀行
江湖是一张珠帘。 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 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 开始收官中。 最终章将以那一声“小二上酒”结尾。 【北京影视出版创作基金扶持作品】鸣谢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
烽火戏诸侯
东方玄幻完结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商海局中局
本以为春风得意,不料却是别人手中的筹码,在人生这盘大棋中,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纵横开阖,因势利导,成为最后的赢家。且看主人公高原如何从小人物登上事业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