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御镶铤>>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 天马失蹄落长河 狭路相

  第一章天马失蹄落长河狭路相逢震飞蝗
  1、长河浮”尸”
  京杭大运河,经千年开掘疏通,至明清时代已成为官方漕运要道,南北水道枢纽。
  镇江入海口运河段,舳舻千里,千帆竞发。
  一条商船从河面驶过,船长约十余丈,宽五六丈,高十余丈。底尖上阔,首尾高昂,船身坚固。
  这不是一条西洋自行船,而是帆船。船身吃水很深,顺风南下。
  与普通商船不同,这艘船上除了舳舻手、水手之外,还配备精壮武士,并装备武器。在船头船尾甲板两侧,各立着一名威武壮汉,手提七星弯刀,巡视水面。
  文装武备。很显然这是一艘走镖船,船舷四周两排三角狼牙金字镖旗。船中央上方桅杆上方飘着一面三角犬牙大旗,赫然绣着一个斗大“雷”字,迎风猎猎。
  除了镖局主人姓氏“雷”字大旗之外,之外有一高大的红色旗帜,上锈一尊金佛,是为东方镖局的标志。
  船主正是洛阳东方镖局“达官人”——雷一诺。旧时尊称镖局掌柜为达官人,不是戏称和嘲讽,而是因为镖头的收入之高直逼六品朝廷命官。
  镖头门大多武艺高强,为人仗义豪爽,社会地位也接近官老爷,“达官人”实际是对镖局掌门的认可和抬举。
  长河孤舟,秋水长天,风平浪静。江面风大,护镖的汉子常年风吹日晒,皮肤黝黑,身板结实。长期行船在外,旅途百无聊赖,镖师们多数沉默寡言。
  江湖动荡,乱世危局。在京杭大运河,有漕帮七十二路水贼分舵,江湖俗称“吃漕的”。白天看似风平浪静,但吃漕的水贼一般选择月黑风高拦河抢劫,防不胜防。
  船上一只雪白的雪獒犬在甲板上打盹,长途的坐船使它有些犯困。它忽然从甲板上站了起来,十分警觉地冲到船舷上,抻着脖子吠叫起来,它健壮的喉管里发出低沉浑厚的声音。
  “雪豹,怎么了!安静点!”镖师们呵斥镖犬。
  “看,少镖头,河面上有个人!”一名岗哨水手顺着雪豹吠叫的方向望去,发现了水面异常,跟着喊了起来。
  “怕是被淹死了!“哎呀,真晦气,快绕过去吧,少管闲事!”几名值守迅速围拢过来议论,打破了一路行船的沉默。
  外面的响动惊动了船舱里面,一名黑衣汉子从舱内迈出甲板。
  只见那人约莫三十岁年纪,中等身材,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身缁衣短打,腥红束腰,绑腿护腕,马裤低靴,他的其中一只耳朵上有块小小的豁口。
  他叫雷鸣,东方镖局大掌柜雷一诺的长子,江湖人称“洛阳小霸王”。
  约在船正前方十丈远处水面,果然飘着一个人体模样的物体,随着水浪微微的晃动着。
  黑衣汉子雷鸣立身船头,手搭莲蓬,朝河面仔细瞧了瞧。
  “不要理他,小心是水贼放的白鸽(抢镖船的鱼饵和诈术)!”黑衣汉子的语气冷静而权威。
  十六年的走镖生涯磨练了他的警惕细心,接着他又仔细打探了好几遍,并叮咛了一句“多加小心,密切注意周围情况,加速驶离”。
  说完,他转身入了舱,不一会儿甲板上多了四名镖师,带上弯刀弓弩,增强防护力量。
  水路走镖,奉行小心驶得万年船,昼寝夜醒。白天除了值守镖师,其余镖师舱内酣睡,直到红日西斜日暮黄昏才轮换上岗,遇到意外紧急情况必须灵活应对。
  镖船在稍微减速片刻之后,又加速行驶。
  “看!那人没死呢,还在动。”河面风大,船尾的另外一名岗哨水手又大声喊了起来。
  船一驶近就看的清晰,水面漂着的是一个人!那人抱着一块木板,木板横在脖子下面,他的手抓木板边沿。顽强的将头昂起在水面上。他抬起一只手搅动水面几下,嘴里喷出好多水花,上下一窜一窜的。
  这时候,一名大胡子镖师看似有些着急,嚷道:“大哥,我看那人还没死,还有救,咱们把他捞上来吧。”他就是人称“炸天雷”雷响,是雷鸣同门师弟,也是他的弟弟。
  雷鸣看看周围没有异常情况,加之此时正是白天时刻,水面漂浮的人也不像是吃漕水贼模样。他迟疑了片刻,嘴里蹦出几个字——“快下竹竿索套!”
  一名镖师将一根长约一丈多长末端带了索套的竹竿,伸向河面。经过几番努力,打捞上来的是一个年轻后生。
  那人被捞上甲板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一身青袍多处挂破,在大腿、后背、左肋等处有伤口在流血,脸色苍白,眼睛和面部肿胀,头发凌乱。他手里死死的攥着一块玉和一个包袱。
  一名白发老者双手重叠在青衣人腹部用力按压,连续重复了七八下,他肚子一紧抽,头和双脚向中间抽搐了一下,哇的吐了好多水,紧接着剧烈的咳嗽抽搐。
  老者接着重复着按压动作,青衣人又吐了一大滩水之后,呼吸加重,浑身无力,不省人事。那老者约莫五十多岁年纪,头戴紫阳巾,身穿白色长袍,他鹤顶龟背,凤目疏眉,仙风道骨。
  老者命人将他抬进舱内,平放在一个简陋的木板床上。老者替他脱去了湿透的衣服,将他翻身侧卧到床上,使他的伤口不致被身体压住,头部对着床头外沿,并轻拍他的背部。
  却见老者忽然大惊失色,原来那青衣人的背部忽然闪现了一幅诡异的图案,若隐若现。
  老者赶紧用一块干净的布子盖住他的脊背,深吸了一口气。
  他从内舱提出一个木箱子,并吩咐一旁的灰衣少年赶紧烧水。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少年端来了热气腾腾的一大盆开水。
  老者用温热水将青衣人伤口血迹擦拭干净,连续吸了几口烧酒,喷在伤口处,敷上了金疮药,用白色棉布包扎。
  包扎完毕,就开始把脉。眼皮向上翻开,用一块木制薄板片撬开嘴唇,在口腔仔细检查。
  “脉象柔细而沉,脉细如线,举之无力。乃是失血过多,气虚体亏,仅一息尚存也”。老者一手捋着花白的胡须,皱眉摇头叹道。他从腰间布袋子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两粒药丸。
  “今天傍晚时分喂药,若是醒来不可喂食,只需稀汤即可,紧急情况随时唤我”做完了这一切治疗动作,老者缓缓前身,吩咐身旁注视的灰衣少年。
  “是,先生您说过虚不受补,这人几乎都没气了,此时最需静养疗伤,补气续命。”灰衣少年约莫十二三岁,黝黑脸皮,瘦高大眼睛。他说话语速很快,似乎颇懂得医理。那老者说了声嗯,很对!就转身离去。
  青衣人静静的躺在木板床上,昏睡不醒,生命迹象微弱,持续数日。灰衣少年倒是周全,一直不离左右细心伺候。
  翌日,镖船进入关卡,那是运河管理部门——“漕标”大营。镖行出镖,相对于江湖大盗,绿林贼寇,只要春点喊话,该出手时就出手。而应付府衙关卡的检查则更需要智慧和耐心。有的镖局甚至不是栽在绿林手里,而是被府衙私设的关卡整治的难以为继,关门大吉。
  老远处,一名旗丁两手挥舞三角旗子,交叉挥动示意停船。
  “停船,靠岸,检查!”漕管捕快的声音洪亮言语简洁,紧接着带着四名旗丁跳到镖船上。
  “船上装的什么?”其中的一名旗丁指着船舱里的货物问道。
  “官爷辛苦,是一船镖货。”雷镖头立于船首,拱手施礼。
  “废话,谁不知道哪是镖货?我问船上到底装的什么东西?”他有些不耐烦,提高嗓门厉声喝道。
  “官爷,镖行规矩,只问脚程,只保平安,不探货底,不问囊中何物。”雷镖头客气的回复旗丁。
  “规矩?哼,运河千里,各管一段。在我的水面地盘,你的规矩大还是我的规矩大?”那漕管捕快头目一身蓝衣,身高体胖,声音浑厚,用上扬的声调把“规矩”两字说重,他似乎对雷鸣说的所谓规矩有些不屑。
  “自然是官家规矩大!官爷辛苦,我们行船护镖养家糊口,路过宝地,叨扰叨扰,您高抬贵手行个方便。”大胡子镖头雷响陪着笑脸。
  “这方圆几百里水道就我们漕标营几十个人管着,你说,谁辛苦?”。他用手指着雷响,反问加讽刺的口吻像是在抬杠。顿了顿,他又问:“你们,谁管事?”
  “在下雷鸣,洛阳东方镖局二镖头。”雷镖头的语气不卑不亢,他有意将东方镖局四个字说的重一点,意图告诉捕快自己的背景和来头。
  “哟呵,东方镖局,好大的来头。这千里运河见天查船,我倒没听过什么东方镖局来着。”那把头依旧目耻高气扬,似乎并不买东方镖局的账。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从洛阳来,到杭州去。”雷鸣从容答道。
  “可有路引和文契!”其实这个漕管捕快对东方镖局的大名也是早有耳闻,但他还是要来个下马威。一番盘问探底之后才进入流程。
  雷鸣从怀里掏出了路引和文契。漕运捕快接过路引和文契,大概浏览了一下。见手续齐备,又是有名镖局,并无破绽纰漏。
  但是那个捕快头目并没有放行的意思,船只见了检查闸口就是花蝴蝶飞进了蜘蛛网—插翅难逃,岂有不雁过拔毛的道理。
  “车过压路,船过带水,我也想放你们过去,最近运河私犯猖獗,若是犯了河禁,只怕你是龙王也翻不了三尺浪!”漕运捕快在努力琢磨一个不放行的由头。
  “官爷,东方镖局二十年来一向依律行船依法护镖,请您明察。”雷响语气和蔼,堆着笑脸。
  “船不大,今日大风还纹丝不动,吃水很深系着缆绳。来人,给我打开,看是否私藏黑货!”那漕运捕快观察细致,终于使出了杀手锏,那就是开箱验货,而镖门规矩就是忌讳问询“囊中何物”,更何况开箱看货了。
  一名旗丁用先用脚踢了踢木箱子,接着用配刀挑开了绑绳,划开了盖货的毡布。
  “官爷,请借一步说话。”雷鸣一看情形不对,快步上前阻止了正要开箱的旗丁,对着捕快头目耳畔耳语。
  那漕运捕快头目斜着瞟了一眼雷鸣,挪动了身躯,跟着来到一边。
  “官爷,镖行规矩,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受人钱财保人平安。行船走镖,赴汤蹈火,铤而走险,只为养家糊口。官爷为朝廷办事,不辞辛劳。各行其道,相安无事。这是一点心意,兄弟们上岸喝酒。万望笑纳,行个方便!”雷鸣是个不善言谈的人,紧急之下脱口而出。
  说完,又悄悄的掏出了“大门槛”让把头看。开镖局必须“三有”,官府有门路,自身有武功,绿林有关系。水路大门槛一般都是水路漕运提督、参将级的手谕批条,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出示。
  那蓝袍漕运捕快见镖船大有来头,倒也识相,就不再过多纠缠为难。
  他接过了那袋银子,用手掂了掂,嘴唇微微翘起来又歪向了一边。又将两眼斜着向右上角瞄着雷鸣道:“给我听好了,要是私运禁货,绝不轻饶!放行!”捕快头目便给自己找了台阶下,便带着人扬长而去。
  雷鸣行船十几年,对官府关卡检查见怪不怪,但这般刁难还是少见。他命人整理内舱,镖船一路顺水南下,又行驶了一天,平安抵达苏州码头。
  2、江山花船
  苏州自古繁荣富庶之地,悠悠秦淮水,远道不暇思。茶楼、酒肆、当铺户盈罗绮,兼有妓院、赌管、烟馆鳞次栉比。献艺者、卖唱者出没其间,村会、社戏亦属常见。
  看那风景如画,蔽日旌旗,连云樯橹,歌舞尊前,繁华镜里。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雷镖头连日紧张劳累,困顿不已,无暇欣赏美景,其时已在船舱里酣睡。
  舵手是一名年近五旬的中年汉子,多年水路走镖生涯练就了他丰富的经验,他知道每每经过繁华地界,除非补给行船物资需上岸之外,务必加速前进,已免生变。
  降帆、摇橹、划桨,镖船快速前进约莫半个时辰,驶出繁华码头,进入了一片荒野河道,此时已接近黄昏。水路行船镖师人不离船,伙夫都是在船上开伙做饭,船上飘起袅袅炊烟。
  黄昏时分,不远处忽然传来笙歌乐音,一艘被鲜花装饰的花船对面驶来。
  花船也叫江山船,主要是供官家和富商观光娱乐之用。诗云:银勒牵骄马,花船载丽人。画舫上笙、管、笛、箫歌舞翩翩,仙弦轻舞,余音缭绕。船上有几名妙龄女子,俊眼修眉,顾盼神飞,却不失端庄贤淑,并无**女子的风骚轻佻。
  。
  【作者***】:作者呕心沥血,潜心五年创作
  独家首席原创:中国第一部纯粹镖局主题,正统武侠、轻度玄幻小说,格局宏大,题材新颖。
  满足猎奇心理:揭秘镖局秘闻和武林轶事,盗匪之“道”,新奇好看,引人入胜。
  彰显爱国主题:弘扬民族正气和爱国主题,揭示人性善恶,体悟侠骨柔肠。
  包容多种风格:集玄幻、武侠、言情、悬疑于一体,烧脑推理,,看点颇多。
  蕴含丰富知识:镖局、商帮、盗匪文化,武术、中医、古典建筑,大开眼界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第一豪婿
做了三年上门女婿,所有人都以为能将我踩在脚下,这一天,从此我为卿狂……
鬼上身
现代都市连载
最强桃运小农民
赵小飞高考后落魄回乡种田,偶然捡到聚宝盆,进入聚宝洞,从此开启了发家致富、拳打村霸、坐拥美女的桃运巅峰人生!不但能复制,而且种地、养鱼、治病、透视……他样样精通,拿下各种大奖,俘获无数美女!风骚小寡妇、妖娆村花、御姐女老板、外国女农业专家……排着队找上门,个个生猛!风骚嫂子:“今晚来嫂子家吃饺子。”漂亮村花:“小飞哥,帮我按摩。”迷人女老板:“想卖菜,先给我一根黄瓜。”面对众多美女,赵小飞表示,我只想好好种地!
想吃桃子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美女的贴身医圣
实习医生被开除,鲜血意外流进一本古书,得到医术传承。艺术针灸、驱鬼辟邪、风水玄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成就一代医圣。
一念
现代都市连载
一号狂婿
他的称号,曾颠覆西方黑暗世界,震颤了海外,但却让她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他是世间的禁忌,无数人谈之色变的存在。却成为了她的上门女婿,卑微如尘埃,窝囊如废物,仿佛所有人都可以把他踩在脚底下。 然,心有猛虎……那一天,他将牵起她的手,给她整个世界!!
皮卡丘
现代都市连载
古武狂兵
一次大战,身受重伤,曾是国家最强利刃的他选择退役,甘愿成为一名普通大学生,从此潜隐花都。 他身怀古武绝学,暴打权贵恶徒,你狂,他比你更狂!
月下吟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