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星天十二阶王》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九章:传说羽士

  司徒之茶落在一片已经变得焦黑的土地上,轻轻伸手捏起一团黑色的泥巴,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一股刺鼻的奇怪味道顿时冲进了司徒之茶的鼻子,顿时让他觉得胸口烦闷无比。连忙调动体内能量,缓缓平复自己心中的烦躁。
  这里妖花已经来过了。
  可是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黑色的焦土!
  司徒之茶叹息一声,脚下绽放出能量花,托起身体,慢慢向前飞去。
  路上,他所经过的地方,触目都是黑色的焦土,只不过这些焦土的印迹,有着各种各样的形态。虽然一弹即破,甚至稍微大一点的风都会让这些印迹变得模糊不堪,但是现在,这里显然是刚刚经历过妖花的袭击不久,天色也没有任何的改变,这里的印迹依然十分清晰。
  荷花、荷叶,甚至人的印迹,各种生物的印迹,在地面上栩栩如生,甚至司徒之茶能够看到那些死去的人们脸上惊恐的表情!
  随着司徒之茶按照之前得到的信息来到了那片死亡了五百万人的地方。依然没有罪魁祸首妖花的影子,甚至印迹里都没有妖花的影子。
  难道妖花没有伤亡吗?
  不可能!
  可是不论司徒之茶怎么寻找都找不到!
  其实司徒之茶并不知道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这里最早的抵抗,虽然也杀死了很多妖花。但是妖花似乎是获得了更高的智慧一样,优先攻击那些修炼士,杀光了修炼士之后,妖花才开始大批的屠杀普通人。
  那些普通人死亡后的印迹掩盖了死去的妖花的痕迹,在这种环境下,司徒之茶当然找不到任何有关的信息。
  可是,既然来了,司徒之茶就没打算空手回去,至少,也要收集一些妖花的花种带回去吧?
  司徒之茶沿着这片死亡之地继续向前,寻找着妖花的痕迹。
  正在这时,司徒之茶突然发现远方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似乎正在地上寻找着什么,低着头在地上到处搜寻。
  司徒之茶有些奇怪,这里怎么还会有人?
  想了一想,司徒之茶直接飞了过去。
  现在大陆上出现过的妖花傀儡战士,最高不过十阶,司徒之茶现在十一阶中段的势力,加上奇异的“源”的威力,当然不惧怕任何十阶的妖花傀儡花士。
  此刻看到对方只有一个人,而且似乎并不想妖花傀儡花士的样子,司徒之茶也就立刻飞了过去。
  很快,那个人影就越来越清晰了。
  那个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司徒之茶的到来,抬起头来,看向司徒之茶。看到司徒之茶,那个人立刻警惕起来。
  一招手,一只银色虎头豹身,带着双翼的生化兽立刻从空中急飞而下,托起了他的身影。
  “羽士?你是羽族羽士?”看到生化兽,司徒之茶彻底放心下来。
  “你是谁?”那个人却站在生化兽上,和司徒之茶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我是花族司徒之茶。请问您是?”司徒之茶看到他这么警惕,心里也有些不自在,也就没有散去花甲。
  “司徒之茶?就是最近风头很劲的那个花族总权主么?”那个人没有说话,反问道。
  司徒之茶略微靠近一些,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面容。
  那个人看起来应该有六七十岁的样子,但是却没有那种苍老的感觉,反而给人一种庄重的威压。一头乌黑的头发,像是墨染一样,一身银色的衣服,站在生化兽身上,微风吹过,带起他的衣服和头发,显得十分潇洒俊逸。
  而眉心处的三色闪动的战纹,让司徒之茶有些惊奇。
  羽族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高手了?就算是风翎,前些日子也不过是刚刚达到十阶的三色战纹的水平。
  “是的,就是我!请问您是?”司徒之茶再次问道。
  “我是羽族风砂。你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干什么?”那个人报上自己的名字接着问司徒之茶,言语里似乎并不太热情。
  “风砂?”司徒之茶默默的念了几遍,突然心头猛地一震。“你是风砂?你是羽族的那个传说风砂?”
  那个人看到司徒之茶的样子,有些不以为然。
  司徒之茶却十分震惊,因为这个风砂可是大大有名的人物。而且他的出现和消失虽然就像是昙花一现,但是却美丽的让人惊讶!
  十八岁达到七阶,二十岁成为羽族第一高手,二十五岁失踪!
  当年他的出现,让羽族兴奋不已,认为这样一个年轻有为的人,肯定能够带领羽族开创更好的时代,但是却没想到,他二十五岁的时候,突然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大陆上。
  而他消失的那年,正好是七十年前!
  那么,现在风砂是九十五岁!
  但是打死司徒之茶都不相信,自己眼前这个看起来最多不过五十多岁的人会是九十五岁高龄的老人。
  虽然现在人类的寿命,即使是普通人也能达到一百五十岁,对于修炼士来讲,到两百岁都不是神话。可是近百岁年龄,看起来却像是五十多岁一样,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不错,我就是七十年前的风砂。你来这里干什么?”风砂继续又问。
  “啊,我来这里,是因为听说这里出现了妖花傀儡花士,我来确定一下,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规模。”司徒之茶连忙施礼说道。
  “你一个人来,不怕出事么?”风砂皱起了眉头。
  “出事?我想应该不会吧?”司徒之茶禁不住有些莞尔。
  “哦,你倒是挺自信的。不过我劝你还是离开这里的好。”风砂不在乎的说道,接着转身就要离开。
  司徒之茶一看,连忙上前拦住了他。
  “怎么,还有事么?”风砂看着司徒之茶,眉头微微一皱。
  “老前辈,您一个人在这里太危险了。”司徒之茶说道。
  “我?危险?哈哈哈……”风砂似乎听到天下最大的笑话一样,哈哈狂笑起来。
  司徒之茶看着风砂张扬的大笑,顿时觉得脑门上一堆黑线……
  “哼,那些妖花我还不放在眼里。”风砂笑了一阵,停了下来,不屑的说道。
  说完,风砂脚下的生化兽立刻展翅绕开司徒之茶,向花月大陆深处飞去。
  司徒之茶看着风砂远去的背影,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可是,司徒之茶倒也并没有过多的去想。毕竟这些传说中的人,大多数都有些怪异,比如鳌山。司徒之茶倒也并不奇怪,静下心来,继续寻找自己要找的东西。可是,寻找一会,司徒之茶居然慢慢的沿着风砂走的方向找了下去。
  风砂飞走的方向,正是妖花从花月大陆深处一路前行到这里的路径。随着司徒之茶不断的深入,妖花的痕迹终于出现了,而周围更多的人类和其他生物的残迹也慢慢增多了。
  只不过,这些残迹的时间似乎时间时间更为久远,也可能是因为风或者雨的缘故,变得模糊不清了。
  可是,虽然这些印迹有些模糊,可是细心的司徒之茶很轻松的找到了一些新鲜的痕迹。
  虽然不知道这些痕迹是什么,可是司徒之茶的直觉告诉他:这些痕迹肯定是妖花落脚的时候留下来的。
  妖花虽然也能腾空攻击,但是它们毕竟不是人类,可以长时间的在空中滞留!地面,依然是它们活动的主要场所。
  司徒之茶看着越来越多的妖花花藤留下的印迹,速度慢慢加快了。随着司徒之茶不断深入,他已经接近了叶家势力范围的中部。
  可是,司徒之茶接下来,却又有些疑惑了,因为妖花的痕迹转向了!随着妖花转向,司徒之茶的方向已经再次朝向叶家和海域交接的方向。
  日落十分,司徒之茶已经站在海边的一块巨大岩石上。
  妖花在大陆上的痕迹到这里就消失了,而剩下的就有极大的可能进入了大海,因为,妖花的最后痕迹出现在海边,而那些痕迹已经被大海的波浪给洗刷掉了。
  远处一个黑点正在高速飞来,那是墨灵。
  墨灵很快来到,带起一阵狂风,把司徒之茶的头发吹得凌乱无比!
  司徒之茶郁闷的用手理了一下头发,“墨灵,下一次能不能降落的时候温柔一点?我的头发每次见到你,都给鸟窝一样。”
  “主人,我……”墨灵的意识流显然有些委屈。
  “算了算了,怎么样?到九阶实力了么?”司徒之茶当然不会责怪墨灵,抱住它的脖子,亲热的摩梭着。
  墨灵似乎十分享受司徒之茶的这种抚摸,温柔的在岩石上蹲了下来。
  “恩,刚刚到九阶!不过我的能力进度不小呢!”墨灵有些得意。
  “哈哈,厉害哦!从此以后,我岂不是天下无敌了吗?”司徒之茶听到墨灵居然真的突破了九阶,顿时高兴的在墨灵身上跳了起来。
  墨灵毫无防备之下,顿时被司徒之茶踩的一个趔趄!
  “基本上,现在大陆上已知的高手,正面作战的话,差不多是这样。”墨灵显然对自己的进步也是十分的自信。
  “天下无敌?无知!”
  司徒之茶和墨灵正在高兴的当口,一个略带不屑的声音,懒懒的传来。
  “谁?”司徒之茶立刻转身面向声音的方向。
  转过头,立刻看到了银色的生化兽,和穿着一身银色衣服的人。
  风砂!
  他居然也来到了这里。
  “啊!老前辈?您怎么也来到这里了?”司徒之茶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刚刚如果我出手偷袭的话,我估计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可能让你受伤。然后离开的几率高于百分之九十五。”风砂没有理会司徒之茶,只是淡淡说道。
  “……”司徒之茶心里顿时一抖。
  刚刚的情形下,司徒之茶和墨灵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如果那个时候真的有十阶高手偷袭,恐怕自己就算不死,掉层皮是免不了了。
  毕竟司徒之茶的强悍,主要还是依靠花甲,虽然身体的改进程度已经很厉害,甚至比羽族的大多数羽士都强,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司徒之茶忙于修炼能量和精神力,对于身体的淬炼倒是真的放下了。现在,体魄充其量不过是八阶水平。一旦遇到十阶的修炼士袭击,在没有花甲的情况下,重伤是绝对会的,甚至死去都有极大的可能。
  不过也许是最近的修炼虽然艰难,但是仍然十分顺利,而且,一直没有遇到像样的,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高手的原因,司徒之茶对危险的敏感似乎渐渐降低了。
  想到这里,司徒之茶吓出一身冷汗来。
  大陆辽阔无边,高手数不胜数,谁知道有没有一些隐藏起来的人,会不会拥有更强的实力呢?
  而且,就算是妖花,司徒之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遇到那些曾经有人遇到的级别更高的妖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和最强的妖花比起来,到底谁更强一些。
  “老前辈,司徒之茶谢谢了。”司徒之茶连忙说道。
  “妖花从这里下海了!你要下去吗?”风砂没有理会司徒之茶的话,只是扔下这么一句,然后转身飞走,一头扎进了海里。
  看着这个古怪的风砂,司徒之茶顿时无语了。
  风砂虽然不像北冉风那样的让人感觉到温暖,也不象敖七海那样让人感觉到长者的宽厚,甚至没有月无痕那种豪爽的父辈情怀,甚至他还有一些冷淡,一丝高傲,但是他的话却几乎没有废话,而且,他的话里却包含着爱护。
  司徒之茶感激的看了看海面,可是海面上已经没有了风砂的影子。长吸一口气,司徒之茶跟着一头扎进了海里。
  墨灵没有下海,下海不是他的强项,留在了海面上,升到高空,在高空借助空气的力量缓缓盘旋,等待着司徒之茶。
  司徒之茶在海中,精神力最大限度散发开来,小心的搜索着海水,可是这里并没有妖花的气息。
  过了许久,司徒之茶已经搜索完整个海底,看看并没有结果,司徒之茶叹口气,就要升上海面。
  正在这时,前方的海水突然一阵激荡!
  司徒之茶感觉到海水的异常,立刻明白这是能量爆炸引起的海水激荡,心头一动,立刻向那个方向游去。
  在水中,能量爆炸所造成的冲击,带动水流可以传递的距离比起在空气中,所造成的范围要大的多,司徒之茶小心的沿着不停鼓噪的海水慢慢的向前,四色的花甲已经在身上绽放,绮丽的四种颜色的微光在海水中微微闪耀。
  随着前进,司徒之茶感觉到了前方传来的海水激动越来越厉害,知道快要到达了,立刻更加小心起来。
  小心的停留在一块巨大的海岩旁边,司徒之茶探出脑袋,轻轻的看向前方。
  他的精神力在这里,受到能量爆炸的影响,只好收了回来。
  前方,赫然是风砂,而和他动手的是一个奇怪的东西!
  说这个东西奇怪,因为它的长相。
  足有五六米方圆的有些接近圆形的身体,整个身体好像是花海里用来翻土的铁锹,而锹柄的位置是一条细长的尾巴!
  至于其他的东西,司徒之茶看不到,只能看到它行动极为迅速,在海水里游动的速度极快,偶尔身体翻转,闪电般探出几条触须攻击风砂,然后就是用它坚硬的铁锹一样的背上硬壳抵抗风砂的攻击。
  风砂的实力在水下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虽然占据着优势,但是却也没有办法短时间内解决这个奇怪的家伙。
  风砂和它的动作都很快,即使在海水里,依然是快如闪电一样。而每一次的攻击过后,就有巨大的水的冲击波一层一层的向外散去。
  司徒之茶感受到冲击波,觉得心脏一阵浮躁,连忙缩回巨岩后面,靠着岩石的帮助,才算是舒服了一点。
  “这是什么东西?是海族某个分支的海士?海士生物?”
  可是司徒之茶看不到那个怪物能量攻击的方式,也不能确定它就是海士,反而看起来,它像是某种自然的生物倒是更为贴切一些。
  正在这时,风砂和那个怪物的战斗发生了改变。
  那个怪物突然身体高速旋转,带起巨大的漩涡。
  风砂看到怪物的动作,立刻凝聚能量全力攻击怪物。但是他十阶实力能量的强悍,每次的能量攻击虽然十分准确的落在怪物的背上,但是却每次都被弹开,根本没有效果。
  而那个漩涡随着怪物的不停运转,已经越来越大,逼得风砂的身影忍不住连连后退!
  眼看就要退到司徒之茶这边了,司徒之茶忍不住了,双脚一瞪岩石,立刻电闪一样,避开了漩涡,接着一条花藤从花甲的花臂中悄然出现在海水里,立刻迅雷一样穿越了海水,攻击那个怪物。
  那个怪物没有料到风砂背后还有帮手,动作微微一顿,接着突然破口大骂:“卑鄙的鸟人!居然联合花族的人来抓我。”
  “谁要抓你了?你在这里碍事,我不过是要过去,你就攻击我,你这个该死的怪物。”风砂一听,立刻还口。
  “什么?你不是来抓我的?”怪物一听,似乎极为惊讶。
  不过最惊讶的还是司徒之茶!
  这个东西居然能说人类的语言?
  这么一惊之下,司徒之茶几乎已经抓住怪物的花藤一下子收了回来。而风砂的攻击也停止了。
  看到两个人停止攻击,那个怪物也停止了漩涡的制造!
  “我抓你?哼!”风砂不屑的哼了哼鼻子。
  司徒之茶游到风砂身边,疑惑的看着风砂。
  “他是海族的海士,属于一种极为罕见的海鳌的基因异变者。”风砂知道司徒之茶要问什么,淡淡的说道。
  “海鳌的基因异变者?”司徒之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他知道海族的变身无奇不有,有龙、鲨这样强势的生物变身,也有小鱼小虾甚至贝壳这样的变身,但是这种看起来像是铁锹一样,带着一条细小尾巴之外,什么都看不到的怪物变身,司徒之茶却是第一次看到。
  “你是花族的娃娃吗?你们两个跑到我海族来干什么?”那个巨大的海鳌并没有收起变身,戒备的看着风砂和司徒之茶。
  “你自己在这里修炼多少年了?”风砂突然问。
  “嗯……大概三百年了吧?你问这个干什么?”海鳌回到。
  “三百年,怪不得你不知道。小子,这件事情你来告诉他吧!”风砂斜了司徒之茶一眼,自顾自的站在海水里。
  虽然把人物丢给了司徒之茶,可是风砂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司徒之茶只好但当了这个强派的解说员角色,把大陆上最近发生的巨大变化告诉海鳌。
  末了,司徒之茶忍不住问了一句:“您这种变身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是哪一种生物的变身呢?”
  海鳌没有回答司徒之茶的问话,但是却散去了变身,一个清瘦的老人,眉心处闪烁着双色的战纹,出现在海水里,慢慢靠了过来。
  “你叫我龙鳌吧。海族的人真的全部离开海域了吗?”清瘦的老人看着司徒之茶,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是的,他们都离开海域了,有一部分没有离开的,此刻恐怕已经被杀了。”司徒之茶有些难过的说道。
  龙鳌把目光转向了风砂,风砂不言不语的悬浮在海水里,一个银色的能量罩稳稳的托住他的身体,随着海流的波动偶尔的抖动。
  “请问你是?”龙鳌看着风砂问道。
  “羽族风砂!”风砂说话基本上没有废话。
  “既然海族已经撤走了,你们两个还来这里干什么?”龙鳌问道。
  “来这里干什么?那个孩子不是说了么?我们要来寻找那些傀儡花士。不然,难道看着人类被灭亡不成?”风砂没好气的看了龙鳌一眼。
  龙鳌似乎一下子难以接受大陆现在的事实,在海水中悬浮着,紧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他在这里修炼三百年,应该是属于鳌山那种不问世事的怪人。不知道大陆的情况或者不相信现在的情况,倒也十分正常。
  “跟我们一起去?”风砂微微转头,看着龙鳌。
  “去!”龙鳌并没有考虑很久,只是微微一顿之后,就答应下来。
  “走吧!”风砂立刻一马当先,向前方游去。
  龙鳌立刻跟了上去。
  司徒之茶看着两个老成精的怪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打了一架,然后又这么简单的走到一起,就并肩走了,而司徒之茶,似乎并不存在,也没人招呼他,顿时觉得有些无趣。
  可是想了想,司徒之茶还是跟了上去。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司徒之茶还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海水里一片乌黑,这里,已经是妖花曾经活动过的区域。
  司徒之茶看着前方不远处的两个老家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这里的气味实在是太过难闻了。
  似乎妖花经过之后,一切都变得腐烂了,原本纯净的海水不仅颜色变黑了,而且海水的水质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似乎一夜之间,海水整个臭了。
  正在这时,前方的风砂和龙鳌两个人停了下来,似乎发现了什么。司徒之茶连忙赶了过去。
  “妖花离开这里还不到两个小时,我们追上去,很快就能赶到。”风砂看着地上妖花留下的痕迹,轻轻一碰,黑色的痕迹立刻在海水里变成淡淡的黑烟。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误入官路
周胜利大学毕业后,因接收单位人事处长的一次失误延误了时机,被分配到偏远乡镇农技站。他立志做一名助力农民群众致富的农业技术人员,却因为一系列的变故误打误撞进入了仕途,调岗离任,明升暗降,一路沉浮,直至权力巅峰……
陈酒
现代都市连载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连载
大器早成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官藏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完结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