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星天十二阶王》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二章:往生花士

  司徒之茶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轻轻的往前走了两步,试图看清楚那两个花族的前辈。可是不管他怎么往前走,距离他们两个的身影怎么近,却都无法看的更清楚一些。
  因为他们两个的身影就像是一层雾气一样,不论远近,看起来都是那么虚无缥缈。
  “孩子,那不用找了。我们两个不在这里,这只是我们意识流的一种能力。你如果愿意来,就到海面下六千米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岩洞,我们就在岩洞里。”耿隆看着司徒之茶的样子,话语里带起了一丝暖意。
  虽然他们的身影十分的阴冷,可是司徒之茶却似乎感觉到了他们的渴望。
  可是听到他们在海下六千米的岩洞里,司徒之茶忍不住有些踌躇了。
  虽然以前司徒之茶经常独自一个人在那些渺无人烟的地方做事,可是今天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环境下,自己却是第一次。
  而且耿隆和郭玉亭虽然是花族权主,但是他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司徒之茶根本不知道!更何况,他们理应在五十年前就已经死去了。
  而现在,已经死去的人却要和自己面对面!
  如果是以前冰川花海的那个小花奴,司徒之茶肯定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但是现在,身为大陆顶尖高手的司徒之茶,却只是稍微有些犹豫一下,立刻一头扎进了海里。
  不管怎么样,先去看看再说。
  夜色下的海水,冰冷彻骨。
  虽然这种程度的寒冷对于司徒之茶来说,绝对不值一提,但是现在,司徒之茶却感觉到了从心底浮起来的寒意!
  去赴死人的约会!
  大陆上有几个人能够面不改色,坦然面对呢?
  更何况司徒之茶虽然贵为花族总权主,甚至在大陆上,几乎代表了四大势力,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出道不过几年,二十出头的小伙子。
  即使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是面对这种自己根本不可能接受的奇异的情况,司徒之茶还是忍不住有些后怕。
  甚至,在下潜中,司徒之茶几次忍不住想要掉头浮上海面。
  可是他没有,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能够找到这两个老人。如果他们所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可能就会找到一种新的方法来对抗妖异之花。
  只不过,司徒之茶心里对这种方法,却有着强烈的厌恶。
  一方面,对人类生存的强烈希望;另外一方面,对于这两个早已应该死去的花士的功法的却有着深深的顾忌,毕竟让人的意识流变成他们的样子,基本等于把人变成了活死人。
  大陆上的人们可以为了人类的存在而去厮杀,但是谁肯为了人类而把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呢?
  至少,在司徒之茶看来,这两个老权主就是人不人,鬼不鬼。
  随着司徒之茶慢慢潜入了海里,他很快发现了这片海域的怪异!
  平常的大海里,即使在千米深度,都存在无数的各种各样的海洋生物。
  可是在这里,从司徒之茶开始下潜,一直到现在到达了三千多米深度,却除了一片死气沉沉之外,没有任何生物的气息。
  甚至连水草、其他海域中最常见的小海鱼都没有!
  整个海域里,一片死寂!
  墓园!
  司徒之茶心里突然浮起了这么一个奇怪的想法。
  司徒之茶不是没有去过墓园。
  在荼家的时候,他每年都要跟着荼家的人一起去墓园,在每年的春天祭拜那些家族的前辈们。不过那里的墓园到处都种满了鲜花,如果不是那里还有着墓碑,司徒之茶甚至感觉不到那里是荼家墓园。
  至于天星城守墓人守护的天星墓园,却更没有阴森阴冷的感觉,那里的一切,只会让人感觉到一股神圣的光辉!虽然到处都是林立的墓碑,可是却没有哪怕一丝的怨气。人呆在天星墓园,只会感觉到心平气和。
  但是这里,虽然一个墓碑都没有,只有黑暗的海水,却让司徒之茶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墓园的阴森!
  司徒之茶的皮肤上忍不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头发、汗毛都开始缓缓站了起来。
  不过,六千米的距离对于现在的司徒之茶来说,距离实在是太短了。
  不管司徒之茶怎么磨蹭,几分钟以后,司徒之茶已经来到了大概六千米左右的深度。
  可是来到这里,司徒之茶才发现:自己忘记问他们岩洞在哪里了!
  正在焦急的时候,耿隆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孩子,你前方有一座海底山峰,我们就在那个海底山峰中间的岩洞里。”
  再次听到这个让人感觉死人一样的声音,司徒之茶强忍着自己想要逃跑离开这里的冲动,硬着头皮向前游去。
  很快,司徒之茶就找到了那个岩洞。
  岩洞足有十米方圆大小,就算是穿着花甲进去问题都不大。
  司徒之茶探手拿出了一颗夜明珠,照亮了周围一小块的环境。岩洞在黑洞洞的海水里,就像是一个张开嘴的巨兽,似乎要择人而噬。
  看着这个岩洞,司徒之茶绉了下眉头,走了进去。
  岩洞里十分光滑,上面长满了不知名的细密的微小的生物,似乎它们是这里唯一的生命。
  似乎感受到司徒之茶的到来,那些微小的生物突然成片成片的移动起来,缓缓向司徒之茶包围过来。
  司徒之茶立刻停下了脚步,能量罩一弹而出,隔开了海水!
  “怎么回事?”司徒之茶忍不住叫道。
  “这是海底腐尸虫,这里周围的东西全部被它们吃光了。你小心些,用能量罩隔绝它们就行了。”耿隆的声音再次传来。
  司徒之茶听到耿隆的声音,稍微放下心来。
  可是忍不住还是在能量罩外围上,加强了防护。
  绿黄蓝三色能量在司徒之茶的能量罩上不断的游走,立刻隔绝了那些腐尸虫!
  不过,那些腐尸虫却丝毫不肯放弃,团团围住了司徒之茶!
  司徒之茶连忙加快速度向前游去,摆脱了那些行动缓慢的腐尸虫。
  岩洞很大、很深,足有几百米的样子。
  司徒之茶走过了足够两百米的时候,岩洞突然转折向上升起。
  沿着岩洞向上,走不多时,几十米的距离之后,岩洞里居然不再是充满海水,出现了空间。
  司徒之茶稍微吸了一口气,顿时觉得胸口堵得慌!这里的空气并不流通,不知道多少年下来,变得污浊不堪。
  “孩子,你来了。”
  司徒之茶踏出水面,立刻看到了已经在岸边等候的耿隆和郭玉亭。
  两个人依然是一身金色和红色的衣服,可是穿着这么鲜艳的两个人,在司徒之茶的眼里,却带着无比的阴森。
  “我来了。两位前辈有什么事情吗?”司徒之茶看着两个老花士,心里的不舒服感觉更加强烈了。
  “我们虽然已经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是我们心里对花族一直都十分牵挂。所以,我们想知道,现在花族怎么样了。”郭玉亭显然比较着急。
  “花族现在怎么样了?”司徒之茶苦笑。
  不仅是花族,现在整个大陆上的人类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几分钟后,司徒之茶简短的说了一下现在大陆的形势给两个老花士听。耿隆和郭玉亭听到司徒之茶的话,顿时变得沉默了。
  虽然他们的意识流产生了变化,可是他们的思想还有着人类的喜怒哀乐。
  “两位前辈,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打算?”司徒之茶看着两个老花士,小心的问道。
  “打算?我们还能有什么打算?我们只能等死罢了。”耿隆抬起头来,自嘲的摇了摇头。
  “等死?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利用你们特殊的能力去帮助人类对抗妖花?别忘记了,你们的子孙现在正在面临死亡!”司徒之茶看着两个老花士,心里突然一阵激动。
  这样的两个老花士,虽然对于整个人类的大局来说,并不可能得到多大的改变,但是他们的存在,如果能够发挥全部的能力,至少能够多保存一些人类的种子不是吗?
  “我们知道,可是我们现在的样子,怎么去见我们的子孙?就算是见你,我们都下了很大的决心。”郭玉亭看着司徒之茶,似乎下了决心。
  “为什么?你们的样子又不是你们的过错,只是功法的原因罢了。”司徒之茶有些怪的说道。
  “孩子,你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我们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了。而且我们也算命不错了,至少在死之前能遇到你!我就说给你听,我们是怎么变成往生花士的。”耿隆看看郭玉亭,看到郭玉亭点了点头,也点了点头。
  往生花士?
  司徒之茶顿时提起了兴趣,似乎周围让他烦躁的空气都变得不那么浓郁了。
  “我们两个年轻的时候,曾经也是大陆上极为风光的人物。那个时候,我们年轻气盛,所以,我们两个遇到一起的时候,就互相不服气!”耿隆看着郭玉亭笑了一下。
  虽然他的笑容十分的阴森,可是司徒之茶能够感受到他心里的那股温暖。
  “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我只有二十岁,他也只有二十一岁。可是十几次的比试之后,我们两个依然分不出谁强谁弱。于是我们约定,十年后,我们在花族总权主甄选大会上再次比试。因为当时我们两个实力在同辈中最强,已经成为自己世家的权主。十年之后,如果没有意外,总权主自然就在我们中间产生。”耿隆似乎回到了过去的岁月,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可是十年后,我们在总权主甄选的时候再次相遇,虽然实力都有了提升,但是却依然没有分出胜负。然而我们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叶家居然出现了一个实力极强的高手。我们两个联手居然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失去了总权主的机会,但是因为我们之间并没有分出高低,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叶家当时的权主实力太强了。”
  “而我们两个,毕竟年龄已经三十多岁了,不再那么幼稚。这一次战斗之后,我们两个成为极好的朋友,于是就相约一起去大陆上到处旅行。几个月以后,我们交代好世家的事情,一起来到辰洲城,准备去巨昆大陆旅行,寻找一种当时传说是火属性力量的奇花。可是,就在我们两个在辰洲城一家小酒店一起喝酒的时候,我们发现了新任的总权主,叶家的当时权主。”
  “孩子,你刚刚来的时候,是不是感觉到这里的环境让你很难受?”耿隆说道这里,突然停下了。
  “是的,有些不舒服!”司徒之茶如实回答。
  而他的心里,却立刻想到:难道当时的那个叶家总权主也是他们现在的样子?
  “当时我们就是这种感觉!因为那个时候我们还只是普通的花士。”耿隆苦笑了一下,摇摇头,继续往下说道。
  “当时我们也感觉到不舒服。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原因,看到新任总权主,我们自然走过去和他打招呼。可是,叶家总权主对我们两个却极为冷淡!当时我们两个有些奇怪!”
  “这个叶家总权主,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外人只知到他是叶家权主,花族总权主。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因为他就像是突然凭空冒出来的一样,突然出现在叶家。”
  “不过,我们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这个总权主有些不近人情。我们两个打了招呼之后,觉得有些没趣,就回到自己的桌子边继续喝酒。等到中午的时候,我们两个才携手往巨昆大陆飞去。”
  “在巨昆大陆,我们游荡了足有一个月,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传说中的火属性的奇花的线索。不过想来你也知道,那个传说,其实不过是一株产生了变异的火梅罢了。”
  司徒之茶听到耿隆的话,很快就想起了大约七八十年前,花族盛传的火属性奇花的事情。当时花族品花四大世家,几乎都要疯狂了。可是后来终于有人发现了这所谓的火属性奇花不过是一株变异之后的普通火梅之后,事情也就慢慢消退了。
  “当时我们没有找到,也觉得有些失望。正要返回辰洲城的时候,我们突然遇到了叶家总权主。”
  “叶家总权主没有带任何的卫士,自己一个人在一座火山旁边挖掘什么。”
  “毕竟都是花族,而且都是各大世家的权主,再加上我们两个一时好奇,就忍不住要过去看看。但是没想到,这一次的好奇,让我们两个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耿隆说道这里,突然停住了。
  “老郭,还是你说吧!”耿隆看看郭玉亭说道。
  郭玉亭看着耿隆,似乎也不太情愿,可是想了想,开口接着耿隆的话茬说了下去。
  “我们走近的时候,发现叶家总权主在吃东西!”
  郭玉亭说完这一句,眉头拧了起来,似乎极不舒服。
  “他在吃人!”
  郭玉亭艰难的吐出四个字。
  “什么?吃人!?”司徒之茶一下子跳了起来。
  司徒之茶可以理解巨昆大陆的昆虫杀死人类吃掉,可以接受妖花把人类彻底的毁灭掉。可是却怎么都无法想象人吃人!
  “没错!他在吃人!他杀了一个虫族的甲士,正在啃吃他的肉!当时我们两个一下子就傻了!而叶家总权主却没有发现我们,只是在那里不断的啃吃那个甲士的身体!”
  “等到叶家总权主吃完,终于抬起头来的时候,我们才发现,我们两个居然都站在原地,还没有离开。看到叶家总权主的眼睛,我们两个顿时觉得心里一下子沉入了无底深渊。可是,当时不知道怎么,我们俩的花脉就像全部灌满了铅一样,根本没法挪动。”
  “叶家总权主看到我们两个,对我们笑了一笑!”
  “那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笑容!”
  “我们两个终于想起要杀死他的时候,叶家总权主却只是轻轻的弹了两下手指,我们两个就被牢固的禁锢在了原地!”
  “我们两个当时都是五阶后期实力,在当时的大陆上,也算是高手了。可是在叶家总权主面前,我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禁锢了。照现在看来,那个时候,他的实力就超过了八阶!”
  “他抓住我们之后,并没有像我们担心的那样吃掉我们,而是拿出两颗药丸逼我们吃下去了。”
  “那是一种花药,可是我们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吃下药之后,叶家总权主第一次开口和我们说话了:耿隆、郭玉亭,你们两个既然看到了,我也不隐瞒你们。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年少的时候体弱多病,修炼极慢,后来偶然得到一本不知道哪里来的功法,我修炼之后,身体大好。可是却对人血有着渴望,随着功力越来越高,我对人血人肉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所以,我只好这样!但是你们发现了,为了不让你们揭破我的秘密,我只好给你们吃下了那个药丸!药丸的名字叫往生散。吃下去之后,人的意识流会变的虚无缥缈!虽然不是死人,但是别人会认为你是死人!我每隔一年会给你们解决的方法。如果一旦缺少解药,你们两个立刻就会失去平常人的样子,变成鬼魂!”
  “我们两个当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没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其他的异常!于是,等到他放开我们之后,我们两个立刻离开回到世家。多方打听之下,终于得知这个叶家总权主,原来不过是家族里一个分支子弟,一直实力很差,可是最近一年,实力突然暴增,一举从原来的二阶达到了七阶后期!实力提高之后,他立刻挑战叶家权主,直接打残了权主,强行接掌了叶家!接掌叶家之后,他的性格从原来的懦弱变得暴虐无比,经常无缘无故杀人!叶家上下却无可奈何。”
  “得到这个消息,我们两个立刻联系叶家,商量怎么解决这个变成了魔鬼的总权主!”
  “等到我们商量妥当方案,我们两个立刻带着自己的贴身花王赶到叶家,汇合了叶家长老们调遣的精锐花士,埋伏叶家总权主。”
  “我们等了一个多月,叶家总权主才从外面回来!我们立刻发动攻击。可是我们没有想到,叶家总权主当时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八阶!我们两个人一共呆了二十四名贴身卫士,加上叶家长老调遣的三个小队的精锐战士,七名长老,最后对战叶家总权主!等到我们终于杀死叶家总权主的时候,我和郭玉亭勉强活了下来,我们的贴身卫士全部死去。叶家三个小队精锐战士,只有三人活下来,而且全部重伤,叶家七个长老死去六个,一个终身残废!”
  “这段秘辛,只有当时在场的人知道,几年后,那个残存的长老去世之后,残余的三个精锐战士也相继死去,知道这个秘密的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这就是五十年前大陆上一时传的风云变色的血腥权主。”
  “叶家总权主说的没错,我们两个一年之后,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渐渐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可是我们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当时搜遍了叶家总权主的所有可能存放东西的时候,都没有找到任何的关于这个邪恶功法的存在。而我们两个,实力因为意识流变化的原因,居然飞速提升!但是我们并不高兴!因为,我们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了我们身上的浓烈的死人气息。”
  “那一年,我三十二岁,耿隆三十一岁,正是人生如日中天的时候,我们两个辞去了世家权主的位子,两个人悄悄来到这里,一住就是五十年!可是没想到五十年过去,我们两个还没死,但是却变成了活死人。”
  郭玉亭说道这里,叹了口气,脸色极为悲伤,可是他的眼睛里却没有眼泪。
  “你看,因为我们的存在,这个小岛原本也是一个美丽的小岛。这个岩洞外面到处都是海草和美丽的海底生物,可是自从我们两个来到这里,这里的一切就开始变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郭玉亭指指岩洞,无奈的说道。
  司徒之茶沉默了!
  这件事情到底谁对谁错?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个样子,那么耿隆和郭玉亭绝对是叶家的大恩人!
  因为维护花族而杀了总权主,也算合情合理!
  但是最后的结果居然是这样,让司徒之茶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过残忍了。
  “前辈,这件事情,不怪你们,我想,即使这件事情真相大白的时候,花族会明白你们的。”司徒之茶看着两个年老的花士,忍不住开口安慰他们道。
  “我知道,可是我们两个不论走到哪里,不出一个月,周围的环境就会变成这个样子!所以,我们还是呆在这里吧!”郭玉亭听到司徒之茶的话,心里安慰了许多。
  “不过,我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两位前辈!”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大器早成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无敌剑域
如果杀人不是为了装逼,那将毫无意义;如果活着不是为了装逼,那还不如死了。杀,就杀他个尸横遍野,装,就装他个巅峰不败!
青鸾峰上
东方玄幻完结
明末求生记
意外来到明末,张轩却只想生存下去,但为了自己,为了妻女,为了天下万民,他一步一步走上夺鼎之路! …… 山河破碎风飘絮,天下共望张使君。
名剑山庄
历史架空完结
爱你是一种情毒
疾风骤雨,席卷着这座海滨城市。 滨海路旁丛家大宅,此时也如同阴霾笼罩。 “罗云熙,你到底什么意思?!” 丛思睿青筋暴起怒目欲裂,愤怒的瞪视着眼前面容清秀的女子。 罗云熙眼底带着淡淡笑意,微微的勾了勾嘴角。
青衣花
现代言情完结
官路高升笔记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青云直上
老板遭遇陷害,萧一凡单枪匹马闯逆境,抽丝剥茧查隐情,遇奸佞陷害,得贵人提携,身处穷途末路,却凭借一腔孤勇,势如破竹,最终,创宏图霸业,成人生赢家。
锦猪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