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蓝色恋》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时间它不曾停摆,更不曾忘记要在我身上刻划岁月的证据;然而,我那紧闭的心扉却不曾受时间之扰,始终停留在那一年......。
  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天灾,不用想也知道,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回去,回到那个撕毁我心智的地方。
  平常的早晨?在刚发生天灾后数小时的现在,实在很难说是"平常",但我如此坚持。
  "阿惠。"爷爷相当愤怒的叫住正要出门上课的我。
  而在我回首望着他老人家的瞬间,我似乎看到他那严肃的脸上闪过深深地无奈,为了谁?我再清楚不过,可是我选择视若无睹。
  "阿公,我的名字是林翎,不叫阿惠。"那名字我已经舍弃相当久了。
  "不要在这时候和我提这件事。"他不悦的瞪了我一眼。
  我知道爷爷对于我更改名字一事,相当愤然且不肯谅解,甚至迁怒到父母亲身上,可是,他老人家却一字也不曾和我提及此事。
  这或许是他老人家特别宠爱我这孙女的证明。
  爷爷望着沈默不语的我一眼后才开口。
  "在发生这幺严重的事情后,你还是不肯回去。"他指的是今天凌晨那场天灾。
  "爸说家里没事,人也都平安。"我陈述着事发后,父亲立刻打电话来报平安和询问我们祖孙是否安好一事。
  "你是打算气死我这活不了多久的老人家是吗?"他无可奈何的道。
  看着白发苍苍的爷爷,我沈默。
  我一直知道自己的任性妄为,当年我的无理取闹,吓坏了父母亲;任性的要求,令养老天年的爷爷为而我担忧。明知会为大家带来困扰,我还是执意辜行,不肯说明原由,直至今日。
  "发生这幺大的事,一天不去学校也没关系,快给我回去。"爷爷拿出长辈的威严命令着我。
  "山洞崩塌造成火车停驶。"这是事实,却是我逃避的理由。
  "那就给我坐车子回去。"爷爷严厉的对我一吼,似乎是受不了我一逃再逃的歪理。
  望着他那严厉的神情,我知道此次他是认真的,再认真不过了,为了将我逼回去。
  "嗯。"
  我相当不情愿的应允。
  踏上这曾经熟稔的乡镇,几乎耗尽了我全部的心力。
  而父亲对于我的归来,有着说不出的惊讶。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父亲拍拍的我肩膀,对我如此说道。
  母亲则一句话也没说,对这样的情况,我早就预料到,只因我自小就和她不亲,彼此嘘寒问暖一向不是我们母女之间会做的事。至于为什么?身为女儿的我也不太清楚,或许是我不懂的撒娇亲近她,对她来说我的存在可有可无,反正她的女儿不止我一人。
  我想回房休息,却在下一瞬间想起这里可还有我的房间存在,在我逃离那么久的现在。
  就在我迟疑间,妹妹雅晴把我拖出了门,说什么想去探究村中的受害状况如何?然而,我对此事却一点也不感兴趣,甚至投入心神。
  或许,我不该如此坦诚此刻的心情。只因这是一场梦魇,一场醒不过来的梦魇,而这场梦魇的名字叫"现实",这也就是它最为残酷的地方。
  被雅晴拖着在村中到处转呀转地,最后来到了无人来探视情况的小学外,我并不想踏进去,透过那铁栏杆的校门望进去,我看见了一片残骸,那一瞬间,我的泪水不受主人我控制的模糊了我的视线。
  站在一旁的妹妹雅晴,却被我这突如其来的泪水,着实吓坏了。
  "姐...。"不知所措的她。
  事实上,在我心中一直盼望着一件事,我从未祈求过时间能够倒流回到过去,可是,我却深深的盼望着那一切如果能够不曾发生......。
  好久好久以前,那一幕究竟是发生在那一段时间刻痕中,我根本寻不出那一划,只依稀记得那一幕,那是一切的起源......。
  那是发生在那一个季节,说实话我没有印象。
  一个小小的身影,站在一棵大树下,那时的我并不知道那棵树的名字,直到很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中县的县花──木棉花。
  如果,你想问我是不是喜欢它,我会告诉你不知道。
  小小的我站在那棵树下,为什么站在那里?我也不知道。
  "你在这里干嘛?这里很臭耶!"尖锐的声音自我身后传来。
  我则应声回首望着那出声叫了我的小男生,那小男生的名字唤竣翔,一个很好看也很好听的名字,而这也是我对他最早最早的记忆。
  至于他为何会说臭,只因那棵树是种在厕所后面,而那时的厕所并非现在能立刻冲水的现代马桶。
  而我有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或者根本没有回答。反正我只记得他接着又问了我一个问题。
  "我和你同班叫孟竣翔,你叫什么名字?"他对着我问了这幺一个问题。
  就在我要回答时,一名我忘了她名字的同班女生闯入。
  "快点,老师在找你。"那女生也不说明原由,拉着他的手就要离去。
  "可是我还没问她叫什么名字?"他定在原地不肯同她一起离去的看着我。
  这时,那小女生总算发现还有我一人存在的事实。
  "你知不知道乙班第一名的名字?"小女生顿了一下,这样问着他。
  他想了一下。
  "知道呀!林雅惠嘛。"他可能对小女生口中所提的人有着印象。
  "她的名字和她一样。"
  他一脸惊奇的回首望着我。"原来你的名字也和她一样。"
  "好了,快走啦!"小女生不给我一个反驳的时间,就这样拉着他离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所说的话,有着浓浓的不愿,也是自那时候起,我开始不喜欢我的名字,也不再让人叫我的名字,除了家人之外。
  至于其原因是在很后来,我自己一再回想后,才解剖出来的答案。
  和他同班的我,他不认识,却先记得了另一个不同班却和我同样名字的人,而我的名字因此沦落为"也一样"一词,而非"林雅惠"一词,那样的感觉令我不舒服,好像因有那个人,才会有我这一个人存在一样,这样的想法令我相当不悦。
  也因这事令我深植了一个念头。名字,当我舍弃这名字时,也代表着我想毁了自己的时候。你或许会觉得我的想法太过偏执,疯狂,但那时这念头虽不明朗,却也开始植入我心灵深处,等待着萌芽之日。
  而那名唤竣翔的小男生,为何会在后来成为我一个重要的指标,那是另一段记忆中所发生的事......。
  这段记忆比上一段记忆也不过晚了点,究竟晚了多少,切确的时间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它比较晚发生就是了。
  唉!又是一个不知自己为何会在那里的记忆。
  教室前门一进去,一直到后门的距离上被摆上了一个又一个的柜子,那一格一格的柜子,在我的记忆中,它始终是在迎接着灰尘的到来罢了。
  那时是下课时间,而我则窝在后门与那柜子所形成的小角落里。记住,千万别问我为何会在那?因我实在也不知道自己那时的脑袋瓜中到底在想着些什么,即使那个人也是我自己。
  "喂!"口气相当不好的小男生,他的名字叫赖铭,那时我并不懂他那对大眼中所闪烁着令我骇然的光芒为何?直到我懂得何谓憎恨这一词时,我才明了他那直视着我的大眼中所散发出来的意思,只是我不懂的是他为何要用憎恨的眼神看着我,至今我还是搞不清楚。
  窝在角落中的我,仰着头望着他,没有离开或站起来的意愿。
  "你...。"他说了什么我没有印象,只知道他说完话后,依然如故的狠踹了我的脚几下,那时起或更早知前,我的小腿上总有他留下的印记,淤血一直没好过。
  你若想问我为何不反抗,那我最想做的一件事肯定是在你脸上狠狠的踹上一脚,然后在问问你有何感觉或想法。到时你在将那感觉和想法用到我身上,你就知道我有何想法了。
  谁会不想反抗,又不是没知觉的沙包,任人垂打都无痛觉。
  然而反抗的下场,通常是换来更多的淤青,问我为何不告诉老师或家长?
  说了,我早就说过不下百次千次了。但是,我依然在他的淫威下,记忆中没人理会过我。可怜吗?或许吧!可是真正可怜的人却是欺负我的他。
  至于为什么就让我按照顺序慢条斯理的告诉你吧!
  就在他又想踹我一脚之际,一道声音介入,而身影也在同时替我挡住了那一脚。
  "住手。"
  此时,奇迹发生了。赖铭竟然瞪了我一眼即转身离去,或许是知道他是老师身前的红人吧!
  我仰望着这道背影,将它记入了心深处,以着到死也绝不忘记的心情将它刻划在心中。
  那是他第一次救了我,竣翔,也是我记忆中唯一阻止过赖铭欺负我的人。说起来还真可悲,那似乎代表着我是个相当不受欢迎的人,在那时。
  而那也是他救了我的唯一一次,在离开这所学校之前,为什么呢?我也不清楚,这答案就要问他本人了,只怕他自己也忘了吧!
  接着我就告诉你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我会逃离这里的理由?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官藏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穿越之旺家小农女
堂堂秀才俊秀,为冲喜娶了村子里粗鄙的胖村姑,却不想是捡了个发家致富的贤妻良母? 她一个博士后凭什么要变成一个死肥婆?虽说相公有才有貌,能当饭吃? 十年后。 堂堂掌权宰相,惧内人尽皆知。
半生欢
现代言情完结
一剑独尊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诸天神佛仙,不过一剑间!
青鸾峰上
东方玄幻连载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