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火后重生>>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 1 章节

  一.苏醒
  "额......"一阵呻吟从里屋传出,虽然声音很轻,但还是惊动了在客厅打扫的人儿。白雪连手上的抹布也来不及放下,急急忙忙冲进房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看到床上的身影试图坐起来以后,连忙跑上去把他压到床上,焦急地说道:"快躺下!"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急促,白雪顿了顿才又开口说:"先生,你肩上的伤很严重,大哥说你绝对不可以乱动的,不然伤口又会迸裂了。嗯......是不是很疼?"说完担忧地看着他微微沁出冷汗的额头。
  辰令乖乖的躺了回去,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听一个陌生女人的话,他向来是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他不愿承认是女人刚刚那个担忧的表情取悦了他,不过左肩确实疼的让人有些微忍受不住,不过看来伤口已经被很好地处理了,难道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做的?"你是谁。"没有回答她刚才的提问,辰令陈述句的语气中带着命令的口吻,微微冷硬,就连对着这个可能是救命恩人的人也没有多客气,身为华夏国精英队的精英,他需要时刻警戒。女人,在某些时候是更危险的存在。
  "我,我叫白雪。"白雪说完这句话,微微低下了头,这个人长的可真好看啊,如果他表情不要那么严肃就好了,这么想着,她感到自己的脸蛋止不住的热气上扬,连耳朵都红了。辰令彻底无语了,不知道这个小姑娘在害羞个什么劲,不过他也不在意,继续抛出第二个问题:"这是哪?""哦......啊,这是我家。"白雪猛地一惊,才发现自己居然在辰令面前神游太虚了,不好意思之下,脸颊越发地红了,"租的。"可能为了解救自己的困窘,她又小声地补充了下。
  虽然这不是辰令要的答案,但他听了以后还是打量了下周围,很明显他躺着的地方是一间卧室,不超过10平米的地方摆着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别的多余的东西一件没有,白色的墙壁,嫩黄的窗帘,摆设跟装修很是简单。透过开着的卧室门,可以看到外面的客厅,放着一组略旧的小沙发,对面是台老式的电视机。
  "嗯哼。"打量完这一切,辰令发出个不置可否的声音。"可能地方的确是小了点,但是这是我综合比较以后性价比最高的公寓了!"白雪前半句虽然带点沮丧,但是说起她选择这个房子的原因时连自己都没发觉语气微微上扬了,"总共四十平带家具一个月才五百块,离我上班的地方又近,房子虽然是老小区但周围环境还是挺不错的,我教书的钱本来就不多,我也不愿意跟人合租,所以这个小套间太适合我了!"说完居然用等着被夸奖的眼神望着辰令。
  辰令愕然了,这个小妞是怎样?等自己表扬她如此贤惠懂得精打细算?"嗯,是挺不错的。"勉强扯出几个字,他不知道为什么要附和着白雪的话,只是觉得那张充满期盼的脸让人狠不下心泼冷水。"你是哪里的老师?"她刚刚好像提到教书。"嗯,我是一名幼师,在这附近的红太阳幼稚园上班,很近的哦,步行过去才15分钟。"白雪回答完又偷偷斜眼看他,觉得他微微抿着嘴角的动作好看极了。"对了,你饿了没?你看我都糊涂的忘了,整整三天了你一直昏迷不醒,什么都没吃过,我去给你熬点米粥吧!"说完马上从床沿站起来,快步向厨房走去。
  "不用......"刚想开口说自己马上就会离开了,但是一想自己还没搞清楚为什么醒来会在这里的来龙去脉,二是肚子的确有些饿了,更重要的是,他得好好计划下如何离开这里并联系上精英队总部,自己贸然出去可能会引起那些叛徒的注意而坏事。
  辰令回忆着最后的记忆,那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华夏国和邻国因为一些边境问题一直有冲突发生,冲突的本质本来就是简单的两国相邻的当地人矛盾。但这几年却是愈演愈烈,人口失踪,无故扣押,打砸集市,甚至流血事件也经常发生。原来两国交界处是个多山地带,原本凉薄的地界却因为金矿的传闻而热闹了起来,不停有淘金者进进出出,大量涌入的外乡人,带来的是更复杂的人口问题,而在有地质学者进入疑似金矿开采地考察勘探确定该处真的有金矿,而且金矿群数目很大以后,这就上升到了国际问题。金矿属于国家所有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是边境,国界划分问题一直都不清不楚,而谁又愿意放弃那么多贵重金属?两国交锋一触即发。
  在国家还没正式接手金矿之前,头脑发热的淘金者们更是卯足了劲地挖,挖到多少原矿算多少,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在金矿附近,拉帮结派的人们先是争吵,然后推搡,不知道是谁先举起了手边的挖掘工具,然后一声枪响像是信号一样,人们举起了手中的枪支,男人们嘶吼着,女人们尖叫着,到处都是吵嚷声,接下去一片混乱,现场伤亡无数,血流成河。原本只是普通的金矿抢夺问题硬是变成了国际问题,因为冲突中两国都死了不少人,于是,新仇加上旧恨,敌国对华夏国发起了进攻。
  华夏国也是泱泱大国,怎可能被区区小国压在头上?于是华夏国当局主事者特发密函,派出了精英队去清理引发边境冲突问题的敌国始作俑者,务必要剿灭不安定恐怖分子取得胜利,维护边境的华夏子民安全和稳定。作为一名军人要服从命令,而作为华夏国精英队的一员,辰令自然是义不容辞地奔赴前线。敌国探子得到消息得知华夏国的精英队都出动了,不顾国际条例,不惜集结了几万军队,想把精英队尽数杀害。成百上千的高科技重型武器被送上前线,战斗机、导弹什么的更是标配,弹药导弹不要钱一样地向精英队发射,铺天盖地,战争的火舌蔓延了几百公里。
  精英队没想到敌国短时间内居然集结了如此多的兵力,但是战争已经打响,自己国家的增援短期看上去是来不及了。精英队不愧是精英队,虽然人数远远比不上敌方数目,但是他们可不是吃素的。从小就受到的战争训练,格斗训练,战略训练,各种实地恐怖演练让他们个个都是战场上的人形绞肉机,配备国家专属研究院研制配备的新型毁灭性杀伤重武器,虽然牺牲了不少队友,但是他们大获全胜,把邻国军队打了个七零八落,只能趁着还有掩护能力匆匆撤退。
  人在胜利的那一刻往往最容易精神放松,也最容易疏忽了周围的环境--辰令就是在那时候受伤的。他望着撤退的敌军,嘴角掀起轻蔑的笑,手上轻巧地转动着沙漠之鹰,刚准备转身回营地时就感到身后排山倒海而来的危险气息,他迅速蹲低身子就势一滚,握着枪把连开三枪,在听到子弹射入肉里的沉闷声响后,他的眼睛危险地眯起,一条漏网之鱼么?正想走上去补上一枪,"唔......"辰令闷哼一声,感到左肩一阵剧痛,怎么可能......
  "是谁!"他强忍着烧灼的痛苦,努力聚焦视线想要找出放冷箭的敌人。待一看清对方的制服,居然是己方精英队的成员!怎么都想不到精英队里居然有间谍,究竟是什么时候被敌方给收买了?目的是什么?在有间谍的情况下还能把敌人打的落花流水,辰令倒是真心佩服起现在的精英队来了。但是一想到现在自己受了伤,恐怕是凶多吉少,心里又是一阵止不住地混乱,伤口又痛极,只能努力维持着表面的镇定。"苍狼,"他喊着对方的代号,"真没想到,本应该为国家鞠躬尽瘁的精英队员居然成了卖国狗,啐。"辰令厌恶地吐了口唾沫。"各取所需而已。"苍鹰淡淡地回复,嘴唇似乎都没动一下。辰令懒得跟他废话,飞速抬手射出一枪,趁着对方闪躲的瞬间,立马跃上旁边的悍马军用车,所幸车子并没熄火,辰令迅速踩下油门绝尘而去。身后砰砰的枪击声响起,却已经不能再把辰令怎么样了。
  队里出了叛徒,很可能并不止苍鹰一个,如果贸然回去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所以必须离开这里!辰令咬着牙开着车,沿着马路飞驰着,他只想着要离开边境线,虽然离开边境线不代表他就能百分百安全了,至少能争取到时间。不知道开车行驶了多久,辰令只觉得两只手都沉重地抬不起来,只知道紧紧攥着方向盘。而左肩被开了个血洞,虽然他在半途曾用打火机烤了瑞士军刀以后把伤口处的子弹生生给取了出来,也用车上的绷带做了简单的处理,但是受伤以后一连串的战斗和剧烈运动还是造成大量的失血,饶是体质过人,毅力坚定的辰令也开始感觉到失血过多的症状已经在他身上显现,他觉得视线开始模糊,呼吸越来越急促。
  "居然能撑到现在,呵。"辰令自嘲地一笑,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透。望着车窗外已渐黄昏的景色,也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什么地方,不过大片大片的油菜花、水稻田和路边的农舍瓦房让他能确定这应该是Z国南方的某个小镇,果然受伤后神智不太清晰了,本来应该回精英队基地的,不知不觉居然偏离国道线行驶到了这里。想来应该暂时是安全了,辰令踩下刹车,颤抖着双手打开了车门,看到不远处的河岸边有个人正蹲着清洗着什么,也顾不得自己满身是血的样子有多骇人,撑着重伤的身子慢慢趋步上前刚想询问,却不曾想体力终于透支,他"扑通"一声栽倒进了河里,最后的记忆就是充盈口鼻的河水,刺骨寒冷。
  二.获救
  哎呀有人落水了!这是听到动静以后首先跳入白雪脑海的声音。顾不得三月春寒料峭,她仗着自己有几分水性,脱下外套和鞋子以后也迅速跳入河中。水中的人根本没挣扎就直直的沉入水底,白雪迅速下潜试图捞住他虚弱的身子,奈何女子力气本就不大,辰令又是个高大的男子,这下也只是减缓了他下沉的速度而已,想要把人救上岸还是很困难。白雪憋着一口气坚持着,感觉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水下的压力让人很不好受,再拖下去恐怕自己也会陷入危险之中,但见死不救又不是白雪的性格,她不再犹豫地卯起劲又把人往水面上托!
  许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祷,一大股力量分担了白雪的负担,她立马奋力地游着,终于白雪和受伤的男子都被拽到了岸上。
  "咳咳咳......"顾不得擦拭满头满脸的河水,白雪立刻去查看落水的陌生男子的状况,"哥,他要不要紧?是不是要做心肺复苏?"心肺复苏就是口对口人工呼吸。此刻身边的年轻男子正是刚刚救了他们二人的白棋,白雪的大哥。白棋不发一语,蹲低身子,修长的手指翻开辰令的眼睑,捏开他的嘴,查看了辰令的状况以后说:"不用,他只是暂时性休克,先把他抬进屋去。"末了又念叨了句,"小雪,以后不许这么鲁莽了。""嗯。"自知自己的确太过莽撞,白雪低低应了声。
  因为对大哥的医术颇为信任,所以白雪觉得既然大哥说不用做什么急救措施,自是能保那名男子生命安全,也就没打一二零了。进去冲洗换过衣服以后,白雪出来就看到陌生男子已经被安置在了床上,白棋正在给他包扎。"哥,他怎么要包扎,不是溺水......"白雪看到辰令左肩上一大片的血红被骇的说不出话来,"好严重的伤口!"这样一来什么都可以解释了,为什么男子会毫无征兆地坠入河里,又无丝毫挣扎,原来是受了那么严重的外伤,毫无血色的嘴唇,苍白的脸颊都在在显示出男子受的伤有多严重。"伤口他自己处理的不错,只是因为沾到水才会崩裂,我已经又给他缝合了下,现在基本没事了,就是有点失血过多,我去诊所拿些血袋过来给他输就好了。"白棋轻轻地说着。白雪歪着脑袋看着床上紧闭双目的人,两笔浓眉也皱的死紧,让人觉得他应该是个性格非常坚毅的人。既然要输血,不是应该送去医院比较好吗?哥的只是个小诊所也......仿似看出了白雪的疑问,白棋轻掀薄唇,吐出几个字:"是枪伤。"顿了顿才又补充,"子弹被什么人甚至很可能是他自己取出来了。"白雪听到以后倒抽一口冷气,看向男子的眼神更复杂了。
  看着缓缓流入男子血管的红色液体,得知情况稳定而且短时间内他还不会醒过来,白雪刚经历了巨大起伏的神经才算缓和下来,眼下应该先跟白棋商量该如何处理这个突发状况。虽然身上的衣服很残破,但依然能看出来是一身迷彩服,受了枪伤,而不远处停着的一辆军用越野车,在在昭示着这个人卷入的事件很复杂,同时代表着他很可能也是个危险人物。白棋翻找了辰令的衣物,只发现了一把手枪,一柄瑞士军刀,一个打火机和一个湿透的弹夹。白雪试图在越野车上找出能证明男子身份的东西,翻了半天只找到一个护目镜和一床绿色的毛毯,其他一无所获。两人又叽叽咕咕讨论了半天,一致认为男子应该是个军人或者特种部队的特种兵。虽然实实在在感到了这件事情的诡异,但兄妹两人都没想要惊动警察,他们想先让男子醒过来以后再说,毕竟很可能他在出什么机密任务,万一曝光了不但他有危险,还会连累到他们自己。
  翌日,"哥,让他留在这也不是办法,我看要不把他拖到我在市里的小公寓吧,这里乡里乡亲的太过熟悉,人多嘴杂又很八卦,奶奶这莫名其妙多了个陌生男人,一时半会很难糊弄过去,毕竟他的情况太特殊了,奶奶年纪大了禁不起折腾。"白雪征求着哥哥的意见,她是趁着假期来乡下看望奶奶和哥哥,没想到会出了这么个意外。白棋的眉头皱成了川字:"你疯了么,孤男寡女的,要拖也是拖我那去。""可是你不会不方便吗?小丽会不高兴的。"小丽是白棋交往了半年的女朋友,娇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巅峰高手
昔日狼王走出大狱,左手女人情,右手兄弟血,将地下世界搅个天翻地覆,杀我兄弟者,死!辱我华夏者,死!
青衣刀豆
现代都市连载
武灵天下
带着异世界的吞天武灵,废物少爷绝地逆袭,一跃成为震惊大陆的武学天才! 强大的武技信手拈来,强横的敌人踩在脚下。 神秘的家族,未知的领域,一切的精彩,尽在武灵天下!
颓废的烟121
东方玄幻完结
凌天战魂
诸天万界,武魂为尊。 楚云偶然觉醒可以升级的至尊战魂,从此开始逆袭之路。 从最初的一抹黑光,成长为骑乘真龙,肩扛屠龙刀、手握诛仙剑的无敌战魂! 挥手间,覆灭万界,我主沉浮!
拓跋流云
东方玄幻连载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天下珍玩
脑有九宫,尽收千年宝光,眼观五色,通识百般珍玩。无名小子传奇般逆境崛起,好运接踵而至!一块神秘莫测的龟甲,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灵力?古玩江湖波诡云谲,贪欲人心诡诈多变,怎奈我奇术慧眼!无尽宝缘,只在弹指间。
九年尘
现代都市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