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破梦者>>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更名保平安

  犊岭镇位于华夏西部山区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延绵起伏的大山似乎无边无际。射日村则是犊岭镇最为偏远的一个行政村,一个藏在深山坳坳里的的农耕村落。
  村里百余户人家,王姓和刘姓在村中占多数。李学进是个外来户,但在村里的地位超然,识文断字不说,早年还在镇里的学校教过书,是村子里名副其实的文化人。除了支书以外,谁也不清楚李学进为什么会从镇上跑到这个穷山沟来安家。
  李家世代单传,妻子怀有身孕后,李学进激动不已,早早为尚未出生的孩子取下了名字。按家谱,下一代应该是天字辈,李学进作为半个文化人,搜肠刮肚、遍览群书,终于定名为天华,取意天纵才华。
  李妻分娩前,适逢大旱。村里有好事者提醒李学进,孩子在这大灾之年出生,实乃生不逢时,不吉利。一定要起个罩得住的名字,逢凶化吉。李学进犯难了,自己虽然有点墨水,但对问卜星相之术没啥研究,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起的名字难道不顶事了?
  好事者建议到附近的道观求个签吧,李学进深以为然。于是择良辰吉日上山,在蔚云观的老道士那儿捐了香火,写下尚未出生孩儿的姓名,求了签。
  “啪”的一声,竹签落地,李学进忐忑不安的俯身拾起,双手捧给老道士,“道长,请问何解?”
  一直眯缝着眼的老道士接过竹签,突然眼睛一亮,沉默半响,哈哈的笑了起来:“此乃上上签啊!”
  李学进闻言,砰的一声,心里的石头落地,“道长,愿闻其详。”
  老道捻着胡须,“李居士且看签语:‘年来耕稼苦无收,今岁天畴定有秋,况遇太平无事日,士农工贾百无忧。’此子早年虽有些坎坷,但成人后运道极旺,如机遇至,必成大器。”李学进虽然听的云里雾里,但仍然明白了大概意思,自是大喜过望。
  “只是……”老道士迟疑片刻,话锋一转,李学进的心一下又被提了起来,“道长,只是什么?”
  “只是时逢大灾之年,此子少年定多遭磨难,倘若在酉时降生,倒也无妨。若在其他时辰,恐怕前途叵测啊。”老道士捻着胡须,不紧不慢。
  “为什么一定要在酉时?这……这妇人分娩岂是人力能控制的?道长你一定要指点迷津啊。”李学进的脸一下子苦了半边,明明抽了个上上签,没由来的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老道士点点头:“若在其他时辰降生,贫道却有一法门,借签中之语‘天畴’二字为名。如此一来,这‘天华’的运道便改了,不过成人后仍是大吉之运势。至于为何在酉时,此乃天机。李居士以为如何?”
  李学进自然是无异议,改个名就改个名吧,“只是这少年多磨难该如何破解?”
  “无解。此子在成年前必有劫数,躲过之后,方是坦荡大道。”老道士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李学进傻了眼。
  回去不久,李学进的老婆顺利分娩,产下一子。让他揪心的是孩子没能在酉时降生,李学进依老道士的建议,将娃娃的名字改为李天畴。
  李天畴自小身体强健,不像别的娃娃那样经常生病,很是给李学进夫妇省心。而且天资聪明,机警过人。娃娃三岁那年,又添了个妹妹,粉嫩可爱,李氏夫妻乐得合不拢嘴。
  一晃十五年过去了,两个娃娃健健康康的成长,尤其是李天畴,已经是个高中生了,小伙子生龙活虎,一表人才,没有像签语中说的那样坎坷多难,李学进自然而然的忘却了老道士的话。
  这一天,从镇上放学回家,李天畴象往常一样和伙伴们到村外的山梁上打猪草。坐在坡顶休息的时候,李天畴突然望着远方群山目瞪口呆。
  伙伴们以为他在开玩笑,没当回事,可是片刻后,李天畴突然大叫一声,口吐白沫,双手捂着脑袋,极其痛苦。待伙伴反应过来时,人已经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伙伴们大惊失色,跑下山坡,七手八脚的将不醒人事的李天畴抬回了家。李氏夫妇顿时慌了神,匆忙从镇上请来了医生,折腾了半天也没瞧出个啥毛病。任你百般呼唤,李天畴只是紧闭双眼一声不吭,就是无法醒过来。
  “送县里的医院吧,迟了恐怕就难说了。”医生摇摇头。
  李学进六神无主,急忙跑到支书那儿借拖拉机,没成想村里唯一的拖拉机到镇上拖东西去了,还没回来。“这是要了我家娃子的命啊!”李学进欲哭无泪,在支书的劝说下又忙着去套驴车。
  忙活到夜里,才到了镇上,又接着换汽车,好不容易赶到了县医院,还没等李学进交钱挂号,李天畴竟然醒了。
  “孩子,你这是咋了?快吓死人了。”李学进一呆,激动的差点流出眼泪,而李天畴则是一脸迷茫,浑然不知自己怎么会出现在县医院。
  无论李学进怎么开导和启发,娃娃根本回忆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滚下山坡,为什么会昏迷。李天畴试着活动了一下浑身的筋骨,什么毛病也没有,不过既然已经来到了医院,李学进好说歹说给李天畴做了检查,身体委实没有任何问题。这不是瞎折腾吗?!
  不过娃娃没事,李学进也就宽心了。回来的路上,李学进突然想起了什么,狠狠的抽了自己一耳光,把李天畴和车把式都吓了一跳。“嘿嘿,一只苍蝇。”李学进扭着通红的脸解释道。
  回家以后,李学进就去了蔚云观,但是没有再见到那个老道士,说是外出云游去了。李学进这个悔呀,咬了咬牙,再跺了跺脚,捐了个大大的香火下山了。
  从此以后,李学进特别注意两个娃娃的安全,还时不时的跑到蔚云观寻那老道,终未得见。兴许驾鹤了吧,李学进无不遗憾。
  两个娃娃倒是没有再发生什么事情。一晃又是数年过去,李天畴高中毕业,还当了兵,尽管最终没能留在部队吃皇粮,但人却平平安安的。
  但让人心烦的是,娃娃转业回村后三天两头瞎折腾,说是养殖致富,带领大伙过好上日子。可没一次能够长久,把个家快败完了。
  李学进恼怒不已,娃娃早已成人,这牛鼻子老道说的大运在哪儿啊?蒙人呢吧?!他妈的,亏了老子的香火呀!
  小山村的日子是宁静且安详的,农忙结束后便无所事事了,村里的年轻人此时是最开心、也是最无聊的。大家无所事事,不是聚在一起吹牛打屁,就是赌博玩扑克,赌资就是鸡蛋,对于贫瘠的小山村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赌注了。
  少数腿脚勤快的年轻人会去镇上打工,干不了技术活儿,就只能卖苦力,累得脱层皮,也挣不来几个钱。西部山区的恶劣的自然条件,使得农作物一年只能种一季,所以这样吃饱混天黑的日子一直要持续到来年的开春。
  山里面,夏秋之交的阳光纯粹而温暖,才到晌午,大地已是暖烘烘的让人昏昏欲睡。李天畴随意套着件白色跨栏,头枕双臂斜躺在村口的一块大石头上晒太阳。一顶破旧的草帽遮住了他的面庞,裸露在外的肌肤略显黝黑,双臂上的腱子肉线条分明,充满了张力。多年的军旅生活造就了他异于常人的强健体魄,但现在全无用武之地。
  自从养猪棚拆了以后,李天畴也成了无业游民。他不喜欢像村里其他青年那样吹牛赌博,也没心思到镇上卖苦力,晒太阳便成了他农闲后唯一习惯要做的事儿。
  游手好闲的日子让李天畴心生恐惧,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废了。在如此偏远、闭塞的小山村里,什么理想抱负统统都是痴人说梦,遥不可及。好在他还和昔日的战友保持着书信联系,多少能了解到外面世界的变化,也能时时提醒自己曾经有过的梦想。
  恰恰就在几天前,远在沿海城市的战友吴建国的来信,让李天畴的心思活泛起来,他眯着眼睛,享受着阳光,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离开部队实属意外,但也非常无奈。在实战训练中,李天畴失手将战友打成重伤,并造成对方终身残疾。经过冗长的审查后,他被军特训大队退回了原连队,入选国家精英特勤部队的希望之门就此关闭。努力想成为职业军人的梦想也随之破灭,没过多久他就申请复员回家了。
  离开部队的那一刻,李天畴已经整整服役了五年。他留恋军营,但这起事件给他造成了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忌讳谈及复员转业的原因,即便是亲老子变着法儿的追问,他也只字不提。
  哎,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那个该死的噩梦,李天畴长叹一声。噩梦荒诞不经,而且来的莫名其妙,他脑海里不自觉的闪现出几幅残缺不全的画面:荒凉而苍茫的戈壁,惨烈的战斗,披着大袍子,如幽灵般出现的对手,无休止的奔逃,以及那可望而不可及的国门……画面中的色彩阴郁而怪诞,唯有飞溅的鲜血殷红刺目。他忽然心里一抽,蹭的坐起了身,阳光刺目,已是满头大汗。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监狱风云
在考公务员面试时,发现主考官竟是和自己有过一夜风流的美女监狱长,走了好运的张小帆进入女子监狱,成了这间监狱里面的唯一一个男管教。在监狱里,一大波女人接踵而至,有绝艳美妇,有冷艳御姐女上司,有清纯美女经济犯,更有妩媚失足女,让他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女犯们为了各自目的,不惜付出一切代价接近他。欲望与阴谋交织在了一起。面对各色女囚,张小帆能拒绝这些诱惑吗。
忘忧森林
现代都市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我的老千江湖
盗门三只手,千门两颗心,兰花无真情,红门手非真。 有人一夜倾家荡产,有人一夜发达暴富,其实关键不在于运气,而是在于能否抓住庄家放水的机会……
黑色枷锁
现代都市连载
浪子邪医
丰韵迷人的老板娘喝醉了,老板居然要阳顶天送她回去,还有这样的好事?阳顶天开心了,一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九月鹰飞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鬼谷神医
习得一身本事的医术传承的少年羽西下山入世,没有天大的抱负,只想家人健康快乐,自己能够治病救人赚点小钱,却没想到众多美女蜂拥而至,且看一个小小少年如何将中医发扬光大。
沉放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