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官路逍遥>>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二章 午事

  事情还真有点不寻常,郑金萍可不是瞎高兴。当然,她高兴的指向不是王韬,而是和王韬一起出事的赵副乡长。
  赵副乡长走了趟县城,在作风上出了问题。
  王韬其实没什么事,第二天,他就一身轻松地回来了,还原了事情的始末:
  去县里开会,散会后赵副乡长没急着回来,说先分头行动,下午再回去,因为中午一个朋友要请喝酒。赵副乡长一沾酒就不少,喝得不分左右后,请朋友去一个小歌厅撒欢。
  进了歌厅,小姐陪唱才五十块钱,一高兴点了八个,和朋友两人每人各搂四个,玩得昏天黑地。那些小姐一看,以为赵副乡长是大款,于是个个使出浑身解数想弄点小费,可最后竟然一分也没捞到,所以就开始闹腾,没想到一下搞大发了,都被请进了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后,赵副乡长还不太清醒,也仗着自己的确没干那种事,蛮横得厉害,指着民警的鼻子骂人家瞎了狗眼。
  就这样,民警一生气,就把他给办了。
  “其实昨天下午到后来,赵副乡长醒酒了,也很害怕,便往我身上转移危机,对民警说是我找小姐唱歌闹出事的,他作为领导只不过是去协调解决问题而已,跟他没什么关系。”讲到这里,王韬对潘宝山叹起来,“唉,赵副乡长那会是没辙了,可我不能顶上去啊。”
  “你不想帮?”潘宝山问。
  “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有劲使不上。”王韬有点无奈,“前面人家民警被他骂得不行,就耗上了,知道他是想找替罪羊,因为当事人有主张的权力,所以迁就了他,随后就把正在招待所休息的我给弄了过去。可那没有用啊,身子掉下井,耳朵也挂不住,人家民警没用几个回合,就把赵副乡长的幻想给灭了。”
  “王韬你说句实话。”潘宝山小声问,“你真的原意为赵副乡长顶罪?”
  “当然原意,那点小事又不是犯罪,我顶了没什么。”王韬指指自己,“瞧我这样子,在官场上也没有玩头,不如来点实惠的,要是帮了赵副乡长,他能亏得了我?”
  “我还以为你够义气呢,没想到小算盘拨得叮当响。”
  “宝山,不能怨我不够义气,得分事情不是?我跟赵副乡长又没什么深交,只是办公室分任务有时派跟而已,平时他也不拿我当回事。”
  “你说的也是,没有兄弟朋友结交,哪里又能有义气而言。”潘宝山摇摇头,“不管怎么说,这回赵副乡长算是栽了,败走县城啊。”
  没错,赵副乡长彻底玩完,被一撸到底。
  理所当然,他的副乡长位子也就腾了出来,这正是郑金萍心花怒放的原因,她早就做好了晋升副乡长的准备。乡长梁延发早前在脱下她最后一件衣服时许过诺,只要副乡长的位置有空缺,一定会帮她争取。
  不过郑金萍有个强劲的对手,党委办公室主任周国防。这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郑金萍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能当上副乡长的。
  在夹林乡,以乡党委书记黄开建为核心的一帮,和以乡长梁延发为首的一伙,暗战得非常厉害,他们都想让自己队伍中的人走上领导层,以增加派系的实力。
  按理说,一般情况下乡长没能耐和书记对掐,可梁延发有点弯弯肠子,面对黄开建丝毫不示弱,这一点从党、政两办上就能看得出,人家乡镇积极响应精简机构号召,党委办和政府办纷纷合二为一,叫党政办,然而夹林乡到如今仍旧按兵不动。
  因为梁延发朝上面找关系,说鉴于目前夹林乡的实际情况,两办相对独立还是有必要存在一段时期的,所以政府办就倔强地生存了下来,成为梁延发麾下的主力军。每逢有分歧,梁延发便暗中发力,与黄开建展开一番角逐。
  现在,又有了争斗点,补选谁来当副乡长。
  两周后,黄开建先发制人,召开了乡党委会,研究提名补选副乡长建议名单,先报送县委组织批复同意,然后在马上要到来的一年一度的乡人代会上选举明确。
  会上气氛很紧张,除了黄开建和梁延发,党委班子另外几个人也都知道是怎么个情况,全耷拉着个脑袋先不表态。
  黄开建点了支烟,敲了敲桌子,“怎么都不说话,难道没有合适人选?我看党办主任周国防就很好嘛。”
  有两三个人立刻点头附和,说是。
  梁延发随即歪了歪脑袋咳嗽了一声,“要我说,政办主任郑金萍,她也不差啊。”
  马上也有两三个人应声而出,说对。
  “她郑金萍有啥能耐?”黄开建嘴巴一抖,“就凭着股没有芭蕉扇,也过火焰山的瞎闯劲,能行嘛,那样的人走上领导岗位,大开大合乱搞一通,啥样的底子能经得起折腾,夹林乡还要不要发展了?”
  “那周国防又有啥本事?”梁延发眉毛一皱,不愠不火地说道:“整天死趴趴的,哪里能看出半点生机和活力,就知道死搬照条循规蹈矩,要他当副乡长,夹林乡还要不要进步了?”
  几句话没说完,两人就呛了起来,都跟个好斗的蟋蟀一样,没有妥协服软的,一时不相上下。黄开建脾气暴,甚至还骂骂咧咧拍起了桌子。
  最后,向来保持中立的乡人大主席提议,既然提名建议意见不能统一到一个人头上,干脆就把周国防和郑金萍两人都报上去,看县委组织部什么态度,如果两人都得到同意批复,那到底谁能当上副乡长还要看群众基础,乡人代会上差额选举见分晓。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算是达成的共识。
  转眼间一周多时间过去,已经进入阳历三月,没几天乡人代会就要开了。周国防和郑金萍两人明显躁动起来,都想着办法突击群众基础。
  这天午饭后,潘宝山像往常一样晃着膀子来到办公室,习惯性地往窗口一站,往外看去。
  一枝金黄的迎春花越过窗台,生机盎然。
  潘宝山捏住花条拉进窗内,一只越冬而飞的花大姐正伏在上面寻蚜虫,立刻惊得惶然振翅离去。
  “嗐,慌什么,你怎知我不是一副善心柔肠?”潘宝山叹笑自语,手指一松,迎春花枝柔和地弹回窗外。
  “哟哟,小潘真是好兴致,拈花赏玩手留余香,笑得那么自在。”郑金萍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
  “郑主任中午好。”潘宝山一咧嘴,“迎春花看是好看,只可惜没有香味。”
  “真正的香味不在鼻尖上。”郑金萍摸了摸胸口,一脸春意,“在心里。”
  “我可没那么高的境界。”潘宝山走到办公桌旁拿了个一次性杯子,准备给郑金萍倒水。
  “今个儿天气真是好热呀!”郑金萍倏地一下甩掉外套,抛在墙边的长条沙发上,只剩下件坎肩似的低领衫。
  虽然只是三月初,但郑金萍喊热并不夸张,办公室空调开得凶呢,温度确实够高。
  其实潘宝山觉得这有点伤天害理,现在根本就用不着开空调,能省则省嘛。不过几乎所有的办公室都没停,差不多全都哗啦啦开着,没人在意浪费那点电费,他们都说夹林乡政府办公室都是排房,没盖办公楼已经够节俭了,适当调节下室温不为过。就这样,潘宝山有时候也跟着开空调,要不心理也有点不平衡,既然是福利嘛,该享受的就享受。
  “是有点热,空调应该关了。”潘宝山很客气地笑着。
  “小潘你来的时间短,有些事还不知道。”郑金萍扭着腰上前两步,“我们夹林乡历来都这样,不到清明,空调不停,要不哪天倒春寒突然来了,冻坏了领导可怎么开展工作?”
  潘宝山听了肩膀直颤,还他妈开展工作,夹林乡穷得就剩下腿裆那点玩意了,哪里能看得出有领导半点作为?但是越穷越大方,越穷越好斗,瞧这院里的空调开得呼啦啦贼响,然后在这暖意融融的环境里,就知道拉帮结派明争暗斗,心思都用歪了。
  就说眼前补选副乡长的事,心里头急火的不仅仅是周国防和郑金萍,黄开建和梁延发党政两把手也卯足劲头干上了,他们都想让自己的人上位。
  这方面说句到家的话,潘宝山很为自己惋惜,如果早工作两年,凭选调生的身份,倒是很有可能冲击一下这个机遇。但他从去年七月底才上班,到现在只不过才半年时间多点,哪里有什么机会?除非真是有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发生。
  不过这会美事先不想,回到实际,凭目前情况了解,潘宝山觉得周国防还可以,他看上去很老实,就是老实的有点过头,好像没什么本事。至于郑金萍,潘宝山不认同,她纯粹就是卖色相的主,一直卖成了梁延发的红人,当然,论才干,她确实要比周国防强一些。
  不管怎么说,抬手不打笑脸人,现在郑金萍灿烂地找上了门来,表面话还是要说的。“是啊郑主任,你马上就要成副乡长了,也得多注意点领导身体,可别冻着了。”潘宝山这么说,意思很明显。
  郑金萍也不傻,当然听得出来,“欸哟小潘啊,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这么说可不好。”
  “郑主任你可别谦虚,从德能勤绩各个方面看,副乡长的位子是非你莫属了。”潘宝山把水倒好,送到郑金萍面前。
  郑金萍手指轻挑夹过纸杯,“不回宿舍午睡会?”
  “没那习惯,一般就泡杯茶,看看杂志报纸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到底是小年轻啊,有精神。”
  “郑主任,我是有精没神,还谈不上精神呐。”潘宝山笑笑。
  这明显是个逗俏话儿,二十八岁的郑金萍似乎很享用,乐得一晃身子,把纸杯放到办公桌上,“今天可不跟你开玩笑,小潘,你可要真的支持我哟?”
  点头都还没来得及,潘宝山胸口已开始“嗵嗵”地敲起鼓来。此时郑金萍两手撑在办公桌上,无袖遮挡的胳肢窝处,隐约露出腋毛尖儿来。
  郑金萍看到潘宝山目光所及,咯咯一笑,先是作懒散状两臂平展慢慢上翘假装打了个哈欠,紧接着曲起两臂向后作拢头状。潘宝山一掐大腿暗叫真是要了命,郑金萍这么一扭作,左右两小撮黝黑乌亮的腋毛全她妈的风骚而又挑逗地直接蹦到他眼珠子里,一览无余。
  这是潘宝山到目前为止所见过最具风采的腋毛。以他的见识,只知道腋毛长期处于又捂又挤的闷热环境中,而且极少见阳光,大抵都是形状稍稍弯曲,色质微微黄,尤其是在夏季,一不留神上面还会附着黏连恶心的白膜。可郑金萍的竟如此有光泽,莫非她把自己当成是浪漫的法国女人,有心以此为美特意呵护?不过说实话,在她身上,所见只是一个“浪”字,跟“漫”字一点都不沾边。
  突如其来的境遇让潘宝山措手不及,惊慌失措间他端起倒给郑金萍的水抿了两口,浇浇心头旺火。
  “咿呀,水是倒给我喝的,你咋端了起来?”郑金萍摆了副嗔相,最大限度地舒展了腰身前探,隔着办公桌自己伸手重新拿了个杯子,“看来要丰衣足食,还得自己动手吆。”
  潘宝山几乎要窒息,郑金萍相当于是俯身把深“V”领下的那两团东西送到了他眼皮子底下。潘宝山没敢大胆放肆地观摩,只是两眼微闭只闪一条缝儿偷偷地斜瞄着。
  郑金萍拿了纸杯,看着潘宝山扭捏一笑,转身去倒水,不知是有意无意,碰到了桌角的一堆材料,哗啦一声散落在地。“啊呀,咋会这个样子呢?”郑金萍赶忙放下纸杯去捡。
  两步之遥的距离,郑金萍分开笔挺着的两腿,大幅度弯下腰,左右来回移动重心,一张一张地捡拾。这个仪态,十分主动而又敞亮地展示了她丰圆且富有活力臀型。
  对任何人来说,这都算得上是极具诱惑的姿势,恐怕没有不想尝试一下那销魂的感觉:竹签棍儿穿糖葫芦。
  潘宝山一下竖直。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花豹突击队
世代隐居山林的武术世家子弟万林机缘巧合地参加了军队特战部队,并以他们为核心组建了花豹突击队。主人公一人一兽绝世的武功和奇异的兽能,统领山间猛兽解救战友于危难,与一切邪恶势力展开了一系列殊死搏斗。
竹香书屋
军事战争连载
山野狂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秋天的竹笋
现代都市连载
我的美女同事
杨运东爱上了办公室的美女同事袁曦,袁曦则是一个有夫之妇,在理智与情感之间挣扎……
独牧人
现代都市连载
特战狂龙
中华一兵,特战狂龙,萧渐离为寻失踪父亲,热血从军,强势崛起,用龙之意志,铸不朽传奇!军演场上,绝境逆转;兵王大赛,勇夺桂冠;万军丛中,单枪猎帅;危急时刻,血战群雄,在万千任务中成就龙之威名!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军人尊严,不容亵渎!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血旗
军事战争连载
当冬日渐暖
一个是从刑事诉讼转向离婚领域的冷酷大律师; 一个是初出校园元气满满的迷妹助理。 在沈牧的“严格帮助”下,小助理迅速成长起来,成为一名合格的律师。 事业爱情双丰收。
听风响雨
现代言情完结
泡妞低手
高手归来龙藏市井,十丈红尘遍地诱惑。奸猾之徒?我以拳破之!诡邪高手?我以拳破之!情网爱河?我……我破不掉 狐妖新书塔读铁杆群323073541,欢迎入驻。
青狐妖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