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权谋有道>>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01章 父母盼儿归

  经过半个小时的颠簸,中巴车在路边停了下来,还没下车,朱立诚看见了父母正站在自己的家门前,定定地盯着车看。
  母亲个儿不高,很瘦,但看上去非常能干,父亲只比朱立诚略矮两三公分,由于长年累月地驾驶拖拉机,古铜色的皮肤看上去格外有精神。当看见拖着两个蓝绿条的大包从车上下来的朱立诚时,两人快步迎到了车前,一左一右接过了包。
  “这都要中午了,怎么才回来?”母亲韩春秀小声地唠叨着。
  “你以为从宁丰回来啊,应天不得坐三个多小时的车。”父亲朱国良拍了拍朱立诚的肩膀,慈爱地说。
  朱立诚,淮江大学中文系应届毕业生,一早从省城应天坐车赶回位于泯州市下属的宁丰县陈行乡邗沟村的老家
  看着眼前这一排熟悉的青砖瓦房,朱立诚的眼角一阵湿润。为了自己和哥哥以及小妹,父母真是日夜操劳,不过朱家一门供出两个大学生,着实让他们扬眉吐气一回。现在,哥哥朱一飞在陈行乡土管所,自己也已大学毕业,即将参加工作,可以大大减轻他们的负担了。
  “立诚,回来了,快进来。”大哥朱一飞迎了上来,一把抓住朱立诚的手。
  “二哥!”小妹朱婷怯怯地叫了声。
  小时候,朱立诚最照顾妹妹了,现在年龄大了,小女生见到亲哥哥,都有几分害羞了。
  “嫂子好!”朱立诚看到端着菜进来的吴玉花,连忙招呼道。
  “立诚回来啦!”吴玉花面带微笑的点头说道。
  吴玉花是大哥的女朋友,两人虽然没有结婚,但朱家人已经把她当成家庭成员之一了。
  朱、两家正在商量两人结婚的事情,但吴玉花那开了个小体育用品厂的父亲不怎么同意两人的婚事,话里话外嫌朱家穷,但吴玉花的态度比较坚决,其父也没什么办法。
  “立诚,来洗把脸,吃饭了。”母亲的招呼总是让人觉得热乎乎的。
  “立诚,倒满了。”大哥边倒酒边说道。
  “没问题,但你也不能少啊!”朱立诚痛快地说。
  “一定,今天你毕业,全家人都为你高兴!”朱一飞边说边往吴玉花那瞄了一眼,见没什么反应,立刻把酒瓶倒立过来,瓶中酒直窜而下。
  “一飞,给我也倒点!”平时滴酒不沾的父亲,居然也开了口。
  “你有不会喝酒,跟着凑什么热闹呀?”母亲连忙阻止。
  “立诚回来了,不是高兴吗?”
  “喝两口,就成关老爷了!”母亲不满的小声唠叨着。
  “爸,妈,我敬你们一杯!”朱立诚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地说,“感谢二老含辛茹苦将我抚养成人,今天我毕业了,以后一定会孝敬你们的!”
  “喝,喝。”父亲端起酒杯,大大地抿了一口。
  母亲的嘴角挂着甜甜的笑意,伸手端起玻璃杯浅尝了一口雪碧。
  “哥,嫂子,我也敬你们一杯!”朱立诚冲着朱一飞和吴玉花说。
  “立诚,喝酒没问题,不过得看出点效果来,一指怎么样?”朱一飞用食
  指掐着杯子说道。
  “没问题,我先干为敬!”朱立诚样起脖子,狠下了一大口。
  “二哥,我也敬你一杯,我们数学老师还经常提到你呢,有时间你可得教教我。”朱婷的说这话时,满脸的钦佩之色。
  要知道,当年高考时,朱立诚可是宁丰县数学单科状元。
  “我们家婷婷也不错啊,这学期又是年级第一!”朱立诚指着墙上的奖状说。
  朱家的这面墙,真是一面荣誉墙,上面贴满了兄妹三人的奖状,常常被村里的大人拿来教育自己的孩子说:“什么时候,你能拿回朱国良家的一个墙角来,我就说你能耐!”
  “立诚啊,你的工作是怎么安排的?”朱国良看着儿子问道。
  听了这话,全家人的目光刷的都集中在了朱立诚的身上,就连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
  “今年分配优先照顾学生干部和学生党员,经学校推荐,我被分到泾都县委办。”朱立诚字斟句酌的冲着答道。
  哦,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在华夏国老百姓的心目中,官本位的思想非常浓重,有机会当官当然是最好的出路了。虽说在县委办工作并不意味着就当官了,但升斗小民们谁又有谁会关注这些呢?至少有机会不是。
  只有韩春秀还在小声的嘀咕“怎么没有分到宁丰县委办的?”
  朱立诚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什么时候报到?”朱一飞问。
  “7月12日去泾都县委组织部报到。”
  “你可记牢了,到时候别忘记了!”朱国良不放心地说。
  “爸,你放心,妈就是忘了您的生日,也不会忘记立诚报到的日子的。”朱一飞开玩笑地说。
  “爸、哥,来,喝!”朱立诚高高地举起了酒杯。
  朱立诚刚把酒杯放在桌上,韩春秀便出声问道:“立诚,你和那个叫李琴的姑娘怎么样了?妈不是让你乘着毕业的机会把她带回来吗?”
  在淮大上学时,朱立诚处了一个女朋友,名叫李琴。一次,大哥朱一飞去学校看他,恰巧碰见他和李琴在一起,家里人便都知道这事了。
  在这之前,老妈便让其将女友带回来,但朱立诚拒绝了,没想到她这会竟会旧事重提,一下子不知该如何作答。
  大学里的爱情有见光死之称,朱立诚本以为他和女朋友李琴之间能走到最后的,但无情的现实还是击碎了他的幻想与憧憬。
  昨天一早,朱立诚刚睁开朦胧的睡眼,便听到宿管阿姨在楼下大声喊着他的名字,让他下来接电话。
  朱立诚穿上衣服之后,立即下楼去了。
  电话是他女朋友李琴打来的,说傍晚时在淮大后面的假山旁假面,她有点事要和其说。朱立诚听后,当即便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这段时间,李琴正忙着工作的事,为了能留在省城应天工作,他的父母求爷爷告奶奶总算有了点眉目。
  按说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这年头毕业分配的政策便是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李琴能留在应天,那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事,可朱立诚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精彩阅读:
男子凌晨送醉酒女同事回家 进门后看到这一幕被惊呆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