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5节 我的几位老师(二)

  5、我的几位老师(二)
  上面说了邵东二中的我的几位老师:胡真明老师、许第元老师、林镇宗老师和几位体育、美术老师。下面接着说我的班主任老师。
  (1)
  1964年冬,天气异常寒冷。老天爷总是板着灰色阴沉的面孔,没有一天开朗过。
  水上已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透着凛冽的寒光。
  刮得一阵比一阵紧张的北风时而鼓动着片片雪花在空中飘舞翻飞,时而又裹着雪沙在田原山野恣意横行,当它筋疲力尽之后,才跌落在地上蠕动喘息。
  朔风是针,朔风是刀,刺肌剔骨的寒!寒冬如此恐怖,暖春能否明媚?
  时近年关,哥哥考虑到经济问题,就在湖南师范学院度寒假,没回来过春节。
  两个妹妹住在两市镇一完小二姐琼芝任教的学校。
  在北京工作的三姐琼华有探亲假,也来到了二姐住处。
  没了家,我无处投奔,也就去了二姐那里。
  教室里煮吃,房子里烤火;蔬菜果腹饥,腥荤解嘴馋;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是那个寒假生活的写照。
  空洞洞的日子,空洞洞的心,没有一点节日的气氛和快乐。
  我有时复习功课,因为高考一天天临近;有时姐妹几个围坐在火炉旁,倾听三姐闲聊发生北京的趣闻轶事。
  日子虽难熬,但二十来天的寒假眨眼就过去了,我返回了学校。
  开学头两天是报到注册,没正式上课。同学七八个一群、三五个一堆在寝室里天南地北闲聊。
  我也加入了闲聊团队,讲的是从三姐那里听来的、发生在北京的一个恐怖故事:
  晚上,北京市内开往市郊南苑的长途公共汽车的最后一班发车了,乘客满座。班车运行了数站,乘客上车的多下车的少,车厢内开始拥挤起来。
  这时,两个男士搀扶着一位病人艰难地上了车,几位乘客连忙让座。
  在隆冬的夜晚、在拥挤嘈杂的车厢里,这种友好谦让给人温暖如春的感觉。那两位男士频频向让座者点头致谢,然后一左一右紧挨着病人,一人挤着坐下,另一个站在旁边搀扶着病人。
  被搀扶的病人穿着长大衣,戴着口罩,风帽压得很低,脖子上缠着围巾,全身包的严严实实的,全身臃肿,分不清是男是女,看样子病情严重。
  时间已接近11点,也快到终点站了。
  乘客一批批下车,嘈杂和拥挤渐渐消退,路上的车辆也渐次稀少。车厢内静悄悄的,能听到车子行驶的沙沙声。幽灵般的路灯迅速向后退去,又一个个迎面而来。
  偶尔两声笛鸣,划破了寒夜的寂静,声音立马又被无边黑暗吞噬。
  终点站到了,乘客鱼贯而下,各奔东西,司机也关掉车门下了班。
  女售票员借着车站内的灯光忙着打扫车内卫生。乘客都走光了,唯有那位病人还靠在座位上,扶他上车的那两位乘客不知何时下车走了,把病人丢在车上。
  “同志,到站了。”售票员一边打招呼一边打扫卫生。
  打扫完毕,病人还是一动不动。
  售票员以为病人睡觉了,提高了声音:“同志,请下车!”正并准备去拉他。
  突然,那病人向她扑来,风帽掉了,围巾散开,惨白曲扭的脸上一双晦眼骨碌碌突出来盯着她,呲牙咧嘴,脖子上垫的草纸已被血染红。
  售票员撕心裂肺地一声尖叫,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营造了气氛增加了渲染,大家听得还是蛮紧张的。
  在场的还有班长KDQ和团小组长LSS,他们听完后眼睛里发出令人捉摸不透的闪光,脸上流露出使人费解的怪笑。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不应该讲这个故事,后悔了。
  但一想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更何况确有其事,也就释然了。
  想不到当天晚上我就被班主任喊去谈话。
  班主任面对我背光坐着,灯光在他的脸庞周围涂上了一个不明不暗的光圈。本来驼背的他,投射在地下的身影更加猥琐。
  我感觉到他皮笑肉不笑:“知道我喊你来做什么吗?”
  他这样开了个头,像是审讯。我感觉莫名其妙,无言以对。
  “你在寝室里宣传什么?影响怎样?后果如何?你想了吗?你知道吗?”
  他连珠炮似的发问劈头盖脑地砸来。
  我立刻意识到在寝室里讲的故事坏事了。我说错了地点,不应该在寝室里;说错了对象,不应该针对同学;说错了时候,不应该在那个时候,或者根本不应该参与寝室了的闲聊。
  “这事情是真的,我没编故事。我姐姐的研究所就在北京市南苑,她同事的妻子经历了事件的整个过程。”我低声解释着。
  “不能把伟大的首都描绘得一团漆黑!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你知道吗!”
  “他把我当阶级敌人了?”我想再解释。
  “你不要说了!”他斩钉截铁。
  我解释一下的权力都被他剥夺了,太专横武断了!我也太冤枉了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欲说无言,欲哭无泪……
  (2)
  福无双至,祸却不单行。
  “寝室事件”后不久,又一个不白之冤降临我的头上。
  Z同学和我初中同学三年,又在高中同学三年。他个子矮、脑袋大,很灵活,很聪明。脑袋里面可能胀满了数学细胞,他的数理化成绩很好,后来考上了武汉大学数学系。班上的同学给他起了个绰号“Q老拐”。
  当时我对这个绰号不理解。他小不点的个子,根本不像一个高中生,何老之有?至于“拐”嘛,同学都穷光蛋,也算单纯,能拐骗什么?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我才对他的绰号幡然顿悟。这就是下面要讲述的故事。
  1964年寒假,Z同学留在学校,住宿在我们数学老师李金璋(后来任邵东县教育局长)的房间里,一边复习功课迎接来年高考,一边帮老师看守房子。
  仅仅一个寒假,他就和学校的生物老师JQY的妹妹J同学好上了,还偷吃了禁果。
  一天夜晚,因他身子灵活,跳窗亡命而逃,才没有被人双双捉拿于床上。
  处于那种禁锢的社会,一所中学里发生了这种风流韵事,是人性在高压下的释放,是“佻窕淑女,君子好逑”?还是一对早熟品种相遇碰撞?
  男女问题是所有学校都忌讳和害怕发生的事情!更何况是在校学生?
  这件很是被忌讳的事情只有几个根子正苗子红思想好的住校生和几个老师知道,消息立刻被校方铁桶般封锁了。
  邵东二中发生了这种事情,并且已经被一些人知道,问题很严重,问题确实很严重!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一天,学生排队去礼堂早餐。我们高九班的队伍正好和J同学所在班级的队伍平行前进。
  这时,有人无意中看到我们班主任躬身和J同学耳语,并隐约听到了谈话的内容。他问J同学吃了药以后的感觉怎样,肚子有反应没有、痛不痛?并还摸了一下J同学的肚子。
  一个高中三年级的男班主任和一个初中部的女生说这种悄悄话,两个父女般年龄的师生如此亲密,就是父女关系,也不至于有如此举动。大家颇感蹊跷。
  这现象本来就不一般,令人怀疑,事后就有人背地里议论。
  一段时间后,Z同学见学校对这件事情没有做处理,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了,不禁窃喜。
  Z同学认为自己和一个容貌姣好的女生睡了觉,而且还是老师的妹妹。无论从哪个方面比,自己和她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真是董郎遇到七仙女、刘海哥碰到胡大姐了。Z同学还认为自己有本事交了桃花运。
  过了不久,他就把这件事和已经毕业了的初中同班好友、来学校玩耍的谢君益一五一十的说了,还加上了描述,什么情窦初开、情投意合、情意绵绵、情不自禁,什么如脂似膏,如鱼得水,如胶似漆,如愿以偿等等,总之,用了许多令年轻学生十分遐想的词语。
  谢君益也是我的朋友。正是那次他来学校玩耍,我在廉桥前进饭店请他吃了一碗光头面。在吃面的时候,他谈及了Z和J两人之间的风流韵事,问我知不知道。
  我说,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啊?后来,我和几个要好的同学悄悄地讲了这件事,其实他们早就知道,说这件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言语招灾,嘴巴闯祸。又有人状告班主任。
  又是夜晚。班主任还是背光对我:“一个月了,你的思想情况怎样,写了总结吗?”
  我沉默,我无言。
  “你近来又在班上散布了什么言论?”
  我出身不好,这是不争的事实,但你也不能把我当阶级敌人一样对待、我还是一个学生呀。
  我心里这么想,但没有说出来。
  班主任见我还是不言不语。“你老老实实说说看!”他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贝,有点西斯底里。
  上次,我被告黑状,遭训斥,有理不能诉,受尽委屈。这次我没有错,他却以如此凶神恶煞地对待我,但我知道,纵使有十张嘴也说不清道不明了;纵使倒十盆干净水,这不白之冤也洗不清冲不掉了。
  我想,我必须当仁不让把自己的想法和看法说出来,出了这口气,不然也太冤枉了。
  邵东二中出了两个如此品德的学生,学校不但没有处理,反而紧捂盖子严罩遮羞布,这是为什么?
  其次,该同学身为团员,学校更应该严格要求他,但为什么还对他如此庇护?他不但不思悔改,反而以此为荣,在朋友中炫耀自己的本事,他倚仗的是什么?假如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另外某些同学身上,学校会做何处理?
  第三,他自己毫无避忌地在外宣传,我是从他的朋友口中得知此事的。我并不知道这件事不能讲,也不知道学校要封锁消息,隐瞒事实。
  第四,事实上已经有很多人知道这件事情了,根本谈不上是什么秘密。更何况我是在事后很久才和人谈及这件事情,同学都笑我不闻窗外事。这到底是我的错,还是该同学的错,还是学校的错?
  我振振有词一吐为快。
  过后,我自己都感到很惊讶,佩服自己的胆量和口才,竟敢在班主任——一个党员——学校的工会领导的面前理直气壮并且有条有理地说了这么多话。我从来没有这么表现过呀。
  虽然出了一口气,但我还是很后悔,很后怕。
  实实在在的语言,无懈可击的理由,班主任被呛得许久说不出话来。
  他站了起来,走了几步,身子由背光转为向光。他双眉颦蹙,紧咬牙根,表情尬尴,脸色暗得发青,眼睛像猫一样放出幽幽的绿光,像是要穿透屋外漆黑的夜空。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许久,他才硬梆梆的丢下几句话:“我是向你了解情况,你要是那么想那么说,那就由你吧,但是你要知道,你是学生,邵东二中高九班的学生!”
  是劝解?是警告?是威胁恫吓?我不得而知。
  我只知道,我彻底地把他、把学校给得罪了。
  我只知道,一张无形的网把我罩住了套牢了!
  我已经无法挣脱这张可怕的大网。
  走出班主任的房间,从窗户透出的昏暗的光线在户外无边的夜空中立刻丧失殆尽,耳边除了树枝在寒风中的簌簌颤抖声外,几乎什么声音都没有,整个世界都笼罩在死寂一般的黑暗之中。
  我感到极度的孤独和无助。
  一股冷风吹来,我一阵哆嗦。
  仅一个月的时间,我就不明不白遭受了两次冤枉。
  六月下雪,我比窦娥还冤!
  我的心伤透了!班主任、学校对我的印象肯定坏透了。面临高中毕业,自己的命运如何?
  班主任的一句话,学校的一个鉴定,能决定一个学生的前途和命运呀!事已至此,只有听天由命了。
  脸上有冰凉的东西在蠕动,一摸,是泪。
  长夜无头,黑暗无边。1965年的春天早就来了,但春寒料峭,严冬迟迟不肯离去……
  【作者***】:我现在不怨恨什么人了,因为我现在生活得比那个年代好,知足则乐;因为怨恨别人,怨恨达不到别人那里,反而存恨在心中,常刺激着自己。我也理解,在那个时代,上至高官下至平民,差不多都戴着面具过日子,说过一些违心的话,做过一些违心的事,这都出于无奈或自保。我还是相信:“人之初,性本善。”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职场红颜
既是红颜知己,又是职场对手。圈子可以背叛,但身体绝对忠诚。斗争中的红颜知己,注定亦敌亦友,亦喜亦悲。且看一个小人物的绯色升迁路。
坐看云起
都市其他完结
完美至尊
时代天运,武道纵横!少年林凌自小被封印,受尽欺辱,当一双神秘的眼瞳觉醒时,曾经的强者,古老的神话,神秘的遗迹出现在他双眼!他看到了逝去的时光,看到了远古神魔的秘密,他看到了古代顶阶功法,所有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强者,通通被他看到了,借着古代强者的指点,他从渺小蝼蚁的世界底层,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俾睨天下之路。
观鱼
东方玄幻连载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绝世武魂
龙脉大陆,万族林立,宗门无数,武者为尊。强者毁天灭地,弱者匍匐如蚁。少年陈枫,丹田如铁,无法修炼,受尽冷眼。偶得至尊龙血,神秘古鼎,从此逆天崛起,横空出世!娇俏妖狐,冷傲女皇,魔门妖女,神族公主,尽皆入我怀中。修无上传承,凝最强武魂,坐拥众美,傲视九霄。
洛城东
东方玄幻连载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