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56节 枷锁去掉

  56、枷锁去掉
  塞外流浪记之后记
  (1)噩梦醒,人已老
  距新疆那段流浪生活有四十年了。四十年,福祸倚伏,否极泰来,河东河西,世事变迁;四十年,滚滚红尘,生生不息。四十年,过眼烟云;四十年,南柯一梦,噩梦醒来,人已老了。
  人生不满百,往事知多少?
  在宇宙空间只拥有一瞬间的我们,时空片段中的个人片段,过去、现在和将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强大与弱小,多数与少数,尊贵和卑微,幸福与苦难,生长与毁灭,诚实与欺诈,善良与丑恶,压迫与反抗,歌颂与鞭笞等等。在这样的话题中,我唯一可以把握和经得起良心问责的:是尽可能的真实再真实,自身的真实,事件的真实,环境的真实,文字的真实。刻意吹捧、讴歌一个时代或随意谩骂、咀咒一个时代,那是不负责任的和昧良心的。
  不得不说,这永远不是全部,永远不能返回当时,也从来无法呈现全部和当时,言语、文字、影像的,过去的,如今的,除非时间倒流。我目睹了太多的杀戮、迷信、欺骗、荒唐、苦难、悲伤、瞎折腾……但又如何?唯有遗忘,遗忘可能是一剂安慰药,可能有一时的抚慰作用。但是,这可能吗?遗忘,不情愿式的遗忘、欺骗性的遗忘、制度性的遗忘是会产生很多副作用的,甚至会使历史的车轮逆转!不能理解、懂得、不能反思、追悔的人心,永远是缺失的,是无法真正安稳、善良、成长、成熟的人心。
  记述流浪新疆之往事,算是对自己经历的那段岁月作些许纪实,对已逝去的好友、难友的怀想和纪念;对尚且在世的好友、过去的难友的想念、问候与祝福,趁自己和他人还有这个机会;也衷心希望那样的日子随着那个年代一去不复返,因为中国和中国的百姓再也经受不起那种折腾了。
  短短三十多年,我们的社会由那样一种特殊的年代改变成如今的比较开明的社会,是非常不容易的了,是值得好好珍惜的,不能动荡了,再也动荡不得了。这种感动,或许就是对给人们带来这种社会的人的感谢和感恩吧。
  思旧以励新,忆昔以惜今。如此而已。“鸟儿已经飞过,天空没有痕迹”,人生道路快走过,想留下一点字迹。仅此而已。
  (2)人生轨迹的转捩
  1975年8月,也就是从流浪新疆回来之后第二年的8月,开始了我的代课生涯。
  白玉学校的民办老师申雄燕休产假,要请代课教师。白玉学校的校长尹培轩是我小学、中学的同学、朋友。培轩要帮扶提携在困境中的昔日同学,想让我代课。他去找我们大队干部征求意见时,出乎他意料之外,大队干部却推荐我们生产队的尹子平去代课。原因之一是我的出身不好,不是他们考虑推荐的人选。其次是尹子平在大跃进的时候教过民办,现在去当一下代课教师应该是可以的。不知道尹子平是嫌代课报酬太低,还是难以胜任这个工作,他干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打道回府了。尹培轩又要求我们大队干部推荐人选,并从中巧妙斡旋,大队干部松口了,终于同意我去代课。
  离开课本十年后,我又开始和课本打交道,本想今生今世再也与书本无缘了;离开学校十年之后,我又进了学校,不是当学生,而是当代课教师。没想到这老师我一当就是三十年,完成了“三级跳”:代课教师——民办教师——公办教师。教书,成了后半生的职业,也是我家姐妹兄弟八人中的第六位教师。
  我当教师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个师傅就是尹培轩。培轩安排我当代课教师,没有赵世荣书记安排尹友平当民办教师那么容易,因为尹友平所在的完善大队归团山公社领导,而团山公社又被赵世荣当区委书记的流光岭区管辖。培轩让我去代课,要想方设法和我们生产队、大队的干部沟通交涉,讲好话费口舌……那是用了心思费了大力气的,过程是复杂曲折、也是艰难的。
  前途茫茫,渐见曙光。朋友帮助,永志不忘。
  当时,农村孩子正处于入学高峰期,师资奇缺,招收了很多民办教师。因此,在教学岗位上的民办教师占大多数;民办教师是文革时期初、高中毕业生的又占大多数;民办教师中有家庭背景的更占绝大多数。这些民办教师家庭成分硬梆梆的,父母或亲戚是公社、大队干部,有些家庭成分不好的公办教师都畏惧他们三分。由此可见当时农村学校的师资情况了。
  莫认为那个年代的官员很清廉,其实那时也有腐败,家庭成分好且有背景的农村青年,可以被推荐当大队的农技员、公社的民办教师,更令人羡慕的就是被推荐去当“工农兵”大学生或直接招工吃国家粮——当工人或供销合作社的售货员。这是农村青年望尘莫及的,家庭出身不好的就更别白日做梦了。
  彭凤仪在他的《天星岭语录》一文中说:“我只知道,推荐‘工农兵’上大学,本科指标平民百姓根本无份。至于北大、清华等名校指标,在县一级便被分光了。邵东农民县委书记周南生自己的子女全部到位了,便把指标送给其侄儿。此人上完清华,连教小学都不能胜任,只好去了交管。招工招干,全由公社干部、大队书记一锤定音,而且锤锤都落在自己的亲属身上。”我们大队书记的大女儿没有文化,却被招工进了长沙,在省建筑公司当工人;他二女儿是文革中的高中生,当上了民办教师;只是他儿子太小,“锤子”就落不到他身上了。大队副书记的女儿没有一点文化,也安排到白玉学校当过一段时间的炊事员,老师反映她“连饭菜都做不好”,只好回家扛锄头把……
  学校安排我接替申雄燕老师五年级的班主任并教该班语文,还教一些杂课。工作不重,基本上能够应付。在家门口教书,学生都是学校周围几个生产大队的,加之白玉学校又是我祖宅改造而成,家长和学生都知根知底。有时候,一些头上长角身上长刺的学生明知我在,却喊出我父母亲的诨号。尤其是一个叫尹志启的学生顽皮捣蛋,常惹事生非,我批评他时,他不但不认错,竟还歪着头横着眼当着我的面骂人。在我们家乡,人与人吵架的时候以谩骂人家的先辈被认为是最恶毒、最羞辱人的事情。先辈们无辜被顽劣学生辱骂,令人愤懑又不好发作,只得忍气吞声。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学生的父亲叫尹焕章,一个解放初期土改运动中的基干民兵,斗争地主心狠手毒。被他斗争过的地主,一听说尹焕章的名字就吓得战战兢兢。我几个姐姐对其人的所作所为记忆非常深刻,直到现在谁提起他的名字就皱眉摇头。
  一个被打倒在地的地主崽子来教他儿子认字读书了,他能接受得了吗?他肯定是不能容忍的,希望儿子不要被教化,唆使儿子和我对抗。我这么猜想。
  尹培轩知道这种情况后,就安排我改教初中的数学、物理、化学,还教几班图画。没有当班主任了,和学生接触的时间少了一些,加之初中生年龄稍大一点,懂事一些,上面那种现象就在教学中少有出现了。但是,课程负担重了,每周二十多节课。
  这个时候,通过同学的介绍,32岁的我于1976年10月与刘芝元结婚了,组建了家庭,结束了单身生活。
  代课工资是28元,生产队规定我每月投资16元,记300分。那几年生产队每10分的工值只三毛多钱,我每投10分工还亏两毛来钱。但我很珍惜这份工作,兢兢业业,从不懈怠。在新婚期间,我夜晚都住在学校里,钻研教材,撰写教案,虽然家里距学校只有一箭之地。在这段时间里,我觉得尘封的头脑似乎开启,储存的知识在脑屏幕上得以再现,冰冷的心扉有了些许暖气,眼前露出了一线曙光,又出现了在新疆找到师傅学木工手艺时那种充满希望的心理状态。
  1977年8月,女儿清辉出生,“地主、富农家庭出身的社员子女”来到这个世界。1979年1月,共和国在红头文件里取消阶级,我们的后辈再也不会被打入“另册”了。
  女儿未满月,妻子就在生产队“上班”挣工分了,孩子由婶娘照看,我每月给她两块钱零用。这样,每月的油盐、柴炭、照明、人情开支等全在余下的十块钱里。虽然每月只有十块钱的现金支配,但比在生产队出工还是好一些。妻子奶水不足,孩子营养不良、体质弱,常看医抓药,有时夜晚都要去看医生,疲于奔命;家里增添人口,经济上捉襟见肘,常使人尬尴难堪。面对这些,我总是咬牙坚持着,盼望情况有所好转。
  通过尹培轩的多方活动斡旋,后来我又被指定为长期代课教师,星期天和寒暑假如果上面没有安排搞“中心运动”,还可以在生产队出工挣工分。虽然日子很窘困,但比流浪塞外强很多了,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1982年2月,我的儿子洁辉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今后体会不到当地主崽子是怎样的滋味了。同年年3月,我由一个代课六年的代课教师转为了民办教师,终于成了一个亦教亦农的“半边户”家庭。儿子出生,我当上民办教师,可谓双喜临门。
  团山乡和我一起转为民办教师的还有曾佑夫(家庭出身不好)、金寿英(家庭社会关系复杂)、潘冬香等几个,是乡联校校长尹和清给办理的。
  我之所以能够被转为民办教师,是在农村实行了联产大承包制、民办教师不再在大队记工分这种大气候下实现的。说直白一点,农村联产承包制就是取消了以前强调的“三级所有队为基础”,把集体的土地及生产资料分配到户搞单干,就不存在民办教师在大队记工分的事情了。民办教师由县乡统筹发放工资,三十多块钱一月。
  当时我在离家四公里的团山中学教书,田土又刚刚分到户。新分到的土地是非人民公社社员了的作田人的命根子,因此,我既忙于教学,又勤于耕作,学校、家里两头奔跑;既上课堂又进厅堂,既备案头又扛锄头,既站讲台又站锅台,忙的不亦乐乎,但我做到了教学生产两不误。我订了一份《湖南农业》月刊,把种田的旧经验和新知识相结合,妻子作田喂猪,勤劳节俭,精打细算,家庭经营得比纯农户还好。我心情舒畅,不知劳累,像牛一样有使不完的劲。经过几年的勤俭节约和努力拼搏,我们有了一点积蓄。
  1986年,通过文化考试,我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在邵东县公办教师资源库中有了我的名字,我由一个吃“农村粮”的变为吃“国家粮”的人!在这期间,我的教育教学工作从来没有落后过,课堂教学比武获得县奖、市奖;多次被评为县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还被授予邵阳市立大功人员奖励;兼任乡镇教育工会宣传委员两届,宣传工作搞得较出色,多次被评为邵东县宣传部、邵东报的秀通讯员;担任的乡镇、学校的教研教改工作得到县、市表彰和奖励,参加了中科院心理研究所在太原举办的教学研讨会,成为湖南中学数学专业委员会会员……
  就这样,经过艰难跋涉,在我的心灵深处渐渐地告别了那个年代,人生轨迹也有了转捩,体现了我多年坚持的阶段性的结果。我觉得从新疆返乡回家还算是对的,如果仍呆在那里,有三种可能:一继续流浪;二在新疆农村落户了;最坏的结果是已经不在人世。事物总有两重性,也可能在新疆活得比在家乡好,但在那人生地不熟的边塞之地,是很难有这种可能的。
  这是我流浪新疆回来后的一段人生脉络,也可以看出中国社会的发展和进化。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上门为婿
为了父亲三十万的救命钱而替小舅子顶包三年,出狱之后却发现美丽又冷艳的老婆竟然…… 这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崛起之途!
良人待归
现代都市连载
浪子邪医
丰韵迷人的老板娘喝醉了,老板居然要阳顶天送她回去,还有这样的好事?阳顶天开心了,一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九月鹰飞
现代都市连载
天运
老神仙的记名弟子,出身于草根、阳光帅气的大学生,拥有一点偶尔会灵的小小异能和扑朔迷离的身世。踏上社会后,如何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拼搏,是走向积极还是沉沦?面对众多的诱惑,他将做出怎样的选择,进入官场后又会遇到什么?这是一部大学生和普通公务员的教科书,会让你懂得很多很多…
微笑面对世界
现代都市完结
最强兵王混花都
被开除出部队的陆轩在地库当保安,意外和美女总裁签下一纸婚约,当上了全职奶爸。暧昧升级,假戏真做,两人上演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
血徒
现代都市连载
逍遥兵王
洛天,华夏神秘军事部门的最强利刃,,针对国内国际敌对势力进行了恐怖的打击,,偶然一次意外,他失去了最好的兄弟,为了照顾好兄弟的亲人,他一个人来到了东昌市。谁知道兄弟的女人竟是夜总会的风情大美女,随后在一场地下势力的争斗当中,容姐被辱,洛天一怒为红颜……
暗夜行走
现代都市连载
妖孽狂医
第一天上班我就被迫和女总裁发生了不同寻常的关系,她发誓要让我唱征服,为了男人的尊严,我拼上一切!
就爱吃海椒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