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55节 我的父亲母亲

  55、我的父亲母亲
  我之所以在流浪生活中能夜宿马厩,孤身牧羊;我之所以在大漠戈壁中能渴饮凉水,饥餐生蔬;我之所以在困境中能忍辱负重、克服万难……这种不甘沉沦,挣扎求生的意志和精神是有遗传的,那是来源于父母亲,我的血管里有父母亲的血液在流动。
  我之所以对今天的生活有蜜一样的感觉,是苦难的年代给予我最珍贵的磨炼;我之所以对周围一切事物有诗意般的理解,是父母给予我最伟大的馈赠。
  (1)  我短命的父亲
  “父亲”一词,代表着刚毅和坚强,沉稳和肃穆。父亲的爱,是沉沉甸甸的不常直接表露,有时反而觉得威严和苛刻。
  父亲的爱,含蓄,吝于表达;内敛,稀于声张,但父亲的爱却浑厚深沉、巍峨持重!由于母爱的慈祥和伟大,因此无论口头还是文字,人们对于父爱的表述总是平和与节省的,故曰父爱如山。我却没有理解到父爱如山的含义也较少享受到父亲的爱。对于我,父爱是远处的一盏明灯,已经可望而不可及。
  父亲短暂的一生,常以医为伍、以药当餐。他每次望着一碗黑浓浓的中药,先犹豫,接着刚毅地端起碗,咕咚咕咚地喝下去,表情十分难受。父亲希望用药治好自己的病,让自己健康起来,挑起家庭重担。
  父亲在病中还手不释卷。他躺在椅子里,专注地翻看着。若书页卷了、皱了,他慢慢弄平,整理收拾好。父亲看累了疲倦了,把书放下,休息一会,接着又看。有时晚上在煤油灯下也要看一阵书,母亲阻止不了。父亲夏看三伏,冬读三九。父亲爱惜书,爱读书,寻求书本里的营养、打发病痛中的时日。
  父亲心中藏着两梦,健康梦和读书梦,只是圆梦的不是他而是儿女们。我们兄弟姐妹八个,大姐寿年八十三,二姐也活过七十九,最小的妹妹也已退休多年;兄弟姐妹八个,有六个教过书,其中三个在教学岗位上退休,大哥还是中南大学的教授。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有时默默无言,目不转睛地望着一个地方,然后一声长叹。后来我猜想那是父亲知道自己的病治不好了。有时父亲望着子女,脸上显露出欣慰的表情,然后也是一声长叹。后来我猜想那是父亲的遗憾和担心,遗憾自己不能把儿女抚养大,担心孱弱的母亲难以挑起家庭重担……
  父亲在弥留之际,眼睛无力地望着恸哭的家人,说不出话来,嘴唇微微抖动。突然,父亲眼睛泛出光亮,缓缓抚摸了在身边的大儿子,眼神里流淌出爱意和希望,再想摸我时,手滑落了,父亲闭上了眼睛,从此再也没有睁开。
  1950年5月,年仅三十六岁的父亲去世。
  父亲热爱家人热爱生命,舍不得远行,父亲还是走了。年老的曾经年轻,年幼的将会年轻,年轻时离去的就永远年轻。父亲虽然短命,但父亲永远年轻。
  这就是我的父亲,所有的辛酸和痛苦都默默地承受着,从不怨天尤人;这就是我的父亲,虽生活困顿、屡遭病磨还一路踉跄前行,仍能坚毅地播撒爱心。
  “父书空满筐,母线萦我襦”。
  因为母爱慈祥、伟大,所以让人忽略了父爱的存在和意义;因为头脑中的父亲的音容笑貌已经模糊,所以我少有体会和享受到父爱,但父爱以沉静的特有方式影响着我,并铭刻在我心。
  后来,我有了儿女,我产生并拥有了父爱,这爱,含有要求,包括规矩还加严厉。现在,我儿女又有了儿女,我的爱深沉并不善表达,惦念而不显热情,个中更增添了希冀和祝福……
  (2)我苦命的母亲
  母亲的寿命也不长。
  母亲短暂一生中有很多故事,辛酸的故事多,幸福甜蜜的故事少。其中小妹启蒙读书的那天发生的件事情让我刻骨铭心。
  妹妹就要读一年级了——家里虽然常有揭不开锅的时候,但母亲还是作出了这个决定。她说:“人不学,不知义。幼不学,老何为。”为了让妹妹穿得干净整齐一些,母亲特地把几个姐姐穿过的衣服找出来,选择一套像样的洗浆好,叠好放在妹妹枕下。母亲常教导我们:“笑烂不笑补。”
  第二天一早,母亲就把粥熬好了。她照例谆谆告诫了一遍“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然后坐下来看着我们津津有味地喝着照得出人影来的稀粥。妹妹喝完,匆匆换好衣服、背上书包,蹦跳着就要和我去上学。母亲连忙给她理理头发,扯扯衣襟。发现肩头上脱了线缝,又赶紧拿来针线。她在穿针引线时,头向后仰着,眯着眼睛,前挪挪后退退,像照相对光一样摆弄了一阵才把线穿好。母亲人未老,眼睛先老了。她一边飞针走线,一边絮絮叨念:“身上连,进状元。身上补,作知府。哪个嫌,烂舌根。”平时缝补什么,母亲也常爱叨念这些话。缝完,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眼角有一闪闪的光,那是泪光。母亲一贯很坚强,今天妹妹上学启蒙,她却哭了。从那声凄楚的长叹里和心酸的泪光中,饱含着孤苦无奈、忧郁悲怆。
  父亲早逝,丢下一串高高矮矮的孩子,母亲节衣缩食,以孱弱的身子支撑着一家九口人的生活。穷苦的孩子早当家,两个姐姐迫于生计,不得不十几岁就挥泪告别她们所热爱的还没念完的中学,辍学去代课养家糊口、供弟妹上学念书。望着母亲两鬓丝丝白发和筋脉像蚯蚓一样爬满手背的手,我喉头哽咽,潸然泪下。想起母亲常要求我们“男孩有泪不轻弹”,马上扭过头,昂起来,泪眼模糊凝眸门外:近处的田野被一团沉重得令人窒息的铅色云块笼罩住了,而远处的山岗却被晨曦染得通红。
  妹妹绽着笑花的脸一下子被母亲的泪珠熨平了,小脑袋像刚出土的豆苗被一场酷霜打蔫,耷拉着,失去了精神。她不声不响地跟着我走出家门,踏上了求学的道路。妹妹读书很用功,每期总是班上前几名。
  母亲终因忧伤过度,积劳成疾,于1961年8月离开了人世,享年49岁。
  父亲走了,母亲又离我们而去。
  诗云:“无父何怙?无母何恃?”无阿护、无扶持、无依靠,很多时候要孤独面对现实,瞅白眼冷脸、听流言蜚语,有时还打掉牙齿和血吞……倾吐无出口,诉说无人听。“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没妈没爸的孩子的那种生活您能体会得到吗?
  艰难的生活使我备受忧患,饱尝人间辛酸苦辣。每遭挫折,母亲的形象就出现在眼前,母亲的叮咛就在耳边响起。
  光阴荏苒,世事变迁,几十年一晃如烟云。我们姊妹兄弟八人散居在全国各地,生活在平凡人之中,虽没中状元,作知府,但都铭记母亲的教诲,把磨难作为一种财富储存和积蓄起来,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勤奋上进,恪尽职守;在自己的生活环境里节俭朴素,唯物知艰。
  是父母的精神,是父母的馈赠,让我们兄弟姐妹走出了那段艰难的岁月。
  (3)祭父母文
  2008年清明时节,我们姐妹兄弟加上大姐夫和我女儿、外孙从全国各地赶回故乡,齐聚老家。是日,我们分乘三台车赴双麒岭坟山祭扫父母墓。
  我撰文以祭。
  戊子清明,冷雨纷纷。同胞手足,久别重逢。千里迢迢,齐聚家中。追忆往昔,共话如今。缅怀父母,涕泪双流。鹚乌尚有反哺,羔羊亦有跪乳。虔备三牲醴酒,更衣沐手,坟前祭奠,疾首痛心。
  几十年阴阳两隔祭如在,半世纪风雨飘摇苦难忘。哀父母双亲,生于安乐,逝于忧患,英年辞世,皆因国殇。一抔黄土,区分阴阳,父母在里头,子女在外头;几行血泪,寸断肝肠,悲伤在心中,感恩在心中。
  世事如烟云,云卷云舒无规律;人生如浮尘,尘起尘落有定数。左害横行,一夕数惊,误尽苍生,动摇国本。改革开放,圣贤执政,民出水火,功德永铭。胡温之治,华夏鼎盛,普降福祉,泽被万民。叹父母双亲,历尽乱世苦难,未享盛世太平,生不逢时,命运不公。
  告慰双亲,儿辈非命运多舛而自暴自弃,唯卧薪尝胆图强振兴。贫困没磨服,灾难没击中,饥饿没饿倒,压迫没压沉。今家庭皆兴旺,事业亦有成,白发皓首,乐享黄昏,唯督促晚辈:更上层楼,争当人杰,搏击长空,告慰英灵。先辈有知,永于庇荫。
  呜呼!诚书此文,诉生死衷肠,作阴阳沟通。言不达意,文难表心。
  众儿女并孙辈一再叩首。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塞外江南
孤儿杨承志大学毕业,随同窗南下打拼,遭遇横祸,无意中发现自小带在身上隐藏身世的玉佩有一个可以种植的神奇空间。 带着这个神奇的玉佩离开繁华的都市,回到贫瘠落后的山村,借神奇玉佩,创家业,寻身世,振中医,一步步把贫瘠落后的乡村打造成花香满园的塞外江南。 “我要用空间带来的机遇,直面上天给予我的操蛋人生”
黄土守山人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完美至尊
时代天运,武道纵横!少年林凌自小被封印,受尽欺辱,当一双神秘的眼瞳觉醒时,曾经的强者,古老的神话,神秘的遗迹出现在他双眼!他看到了逝去的时光,看到了远古神魔的秘密,他看到了古代顶阶功法,所有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强者,通通被他看到了,借着古代强者的指点,他从渺小蝼蚁的世界底层,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俾睨天下之路。
观鱼
东方玄幻连载
最强兵王混花都
被开除出部队的陆轩在地库当保安,意外和美女总裁签下一纸婚约,当上了全职奶爸。暧昧升级,假戏真做,两人上演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
血徒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