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54节 两过乌鞘岭

  54、两过乌鞘岭
  花开两枝,各表一枝。话说两头,各说一头。
  上面说了我的兄弟姐妹,下面又回到我流浪新疆的事儿。
  2010年,长沙兴起了如火如荼的地铁建设,从西到东,从南到北,修一号线、二号线。
  城市交通占了地面,又占水路,占了水面又占天空,现在又向地下进军了。人类贪婪啊,懒惰啊!出行要以车代步,以船代步,以飞机代步,腿脚快要萎缩、废弃了,今后就只要脑袋发达发展,什么都以机械来代替手脚。
  闲话扯远了,回到正题。
  这段时间,也就是长沙市大修地铁这段时间,我正在芙蓉中路海东青大厦上班。每次乘公交车经过长沙市的五一广场地铁建设工地,看到建筑单位中铁十二局嵌在蓝色围挡中的那块业绩广告牌——兰新铁路乌鞘岭隧道照片时,心中不禁流流淌出一句歌词:“时光的背影如此悠悠,往日的岁月又上心头……”
  我流浪新疆去回两过乌鞘岭那难忘的情景在头脑中浮现出来。
  在兰州市西北方向一百五十公里的地方,有座属于祁连山东部余脉叫乌鞘岭的大山,它海拔三千六百五十米。乌鞘岭气候异常寒冷,一年中冬季长达七个月,山顶常年寒风呼啸,白雪皑皑。这里雨水丰沛,为座落在山的东西两侧的天祝、古浪两县人们提供了水源和草场。作为河西走廊的天然屏障的乌鞘岭,自古以来为古丝绸之路上的咽喉要冲。
  兰新铁路兰武段修建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全长两百八十多公里。由于受当时财政、技术、机械等各种条件的限制,修建于天堑乌鞘岭的盘山铁路,不能穿山凿洞,因此铁路爬行坡度大,弯道多、坡度陡、路况差,无疑增加了列车行车的危险,并严重制约了列车的运行速度。
  我和金俊魁是1972年8月底去新疆的,乘坐的是快车。火车过乌鞘岭是在晚上。第二天早晨听一个四川人说:“昨天晚上过乌鞘岭,球!好冷好冷的。”我才知道昨天晚上刺肌剔骨的寒冷是因为乌鞘岭的高寒,我才知道乌鞘岭这个名字。我拿出随身带的地图册,翻到甘肃省,在天祝和古浪的铁路线之间是标有“乌鞘岭”三个芝麻小字。这本地图册我还保存着,每一页都有语录,典型的文化大革命的文物,我发有照片在博客里。
  那个四川人姓什名谁,已经记不起来了,只记得他在喀什的一个生产建设兵团团部工作。他穿着一身的确凉衣服:白色的确凉衬衣,经过长途旅行,也不白了;灰色的确凉西裤,麻麻灰的还算工整。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好像演讲似的扯着嗓子说:“的确凉这东西一点都不的确凉,球!热起来时,穿着热得要命,冷的时候穿着冰凉冰凉的,又冷得要死。”他指着自己和旁边的一位女子接着说:“昨天晚上我和爱人穿着这身的确凉过乌鞘岭,冷得我们直哆嗦,球!”他的“演讲”引来车厢内很多人的注目和羡慕。他的同座是一位体面的年轻女子,也穿一身的确凉衣服。他是偕同妻子回家探亲后返回单位的。
  我知道他的谈话里面有一种炫耀的成分,脸上也有所表露。那个时候的确凉的确难买啊!虽然不要布票,但是要凭证券购买。购物证券就不是农民能领到的了,那是城里人和吃“国家粮”的专利,也是他们的奢侈品。
  那年代,农民每人每年可以领到六尺或一丈布票,有几年还只领到三尺布票。听同学曾伯元说:“有几年每人只领到一尺五寸布票,苏联老大哥还嬉笑中国小弟弟每两人共穿一条裤子。”这个“一尺五寸”我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我们生产队有个学名叫尹德容的,他乳名叫六尺,就是因为他出生那年领到了六尺人口布票而取名“六尺”。
  我也很羡慕那个四川人。遐想着,此去新疆,找个好地方,拼命干几年,成个家,混出个人样来。有朝一日,找一个漂亮的爱人也穿的确良,我也穿一身的确凉,回家乡去,扬眉吐气一番。
  从哈密收容所出来后,我和金俊魁乘火车回湖南,经过乌鞘岭是1974年8月初的一个白天,我经历了火车过山的惊险场面。
  火车爬乌鞘岭要用两个车头,一个拉,一个推,扑哧扑哧地吐着浓烟,像老牛拉车在陡峭的弯道上向上艰难地攀爬,真担心它没力气了会往后退。火车爬到山顶乌鞘岭车站时,见到了几个铁路工人,火红的太阳下,他们还戴棉帽,穿羊皮大衣。可想这里夜晚肯定是很冷很冷的了。火车下乌鞘岭时在盘山弯道上风驰电掣,声如雷鸣,地动山摇,令人胆战心惊。
  我们乘坐的是慢车,在山下临时停车,等让另一列火车先行。我正眯糊着眼睛愁心事,金俊魁猛地拉了一下我,手指车窗外,“快看!”我抬头一瞅,目瞪口呆!平生看到了火车倒挂的奇观:像一条挂在树上的松毛虫一样的火车,从远处陡峭的山坡上如流星般驶来,一刹那,一倏忽,我还没有缓过神来,列车就到了眼前。
  那火车倒挂的惊险情景深深刻在我脑子了。我不禁想起自己今后的人生,不也像这倒挂的火车一样吗?这火车尚且有动力,能循着一条轨道朝前奔走。我呢,我虽头朝天,但脚不着地的站立着,无依无靠,动力在哪里?前途在何方?上次在火车上遇到那对四川夫妇时,我心中曾经产生过梦想。现在呢,梦想破灭!胸口像压着一块铅,心情更加沉重起来。
  乌鞘岭隧道位于兰新铁路兰武段打柴沟车站和龙沟车站之间,于2004年10月开工建设,2006年4月双线开通,全长二十余公里,为两座单线隧道。洞身最大埋深一千一百米左右。乌鞘岭隧道的修通,使兰新铁路顺利穿越,内地通往西域的火车能畅通无阻、朝发夕至了。
  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四十年,旧貌换新颜。
  现在,乌鞘岭隧道已贯通,天险被中铁十二局的修路英雄征服,天堑变通途,内地到边塞朝发夕至。那个不堪回首的时代也成为历史,那些阻挡时代前进的东西也被伟大的先贤们扫进了历史的垃圾桶里。人们终于能够比较自由的生活和比较体面的劳动了。
  今后的人生历程、社会发展是不是也通途无阻了?
  希望畅通无阻,人们期待着。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凶猛男助理
方长来到衰败的机械厂当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工,一不小心成了女厂长家的私房高手。隔壁的俏寡妇天天惦记;厂里的女大学生非常眼馋;来自少妇不断的撩拨…… 美女还有五秒抵达战场,方长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猪的理想大
现代都市完结
绝对红人
副乡长林小冬晚上偶然遇见女上司在办公室受到骚扰,仗义出手,解救上司于危急之中,就在女上司即将以身相许时……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完美至尊
时代天运,武道纵横!少年林凌自小被封印,受尽欺辱,当一双神秘的眼瞳觉醒时,曾经的强者,古老的神话,神秘的遗迹出现在他双眼!他看到了逝去的时光,看到了远古神魔的秘密,他看到了古代顶阶功法,所有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强者,通通被他看到了,借着古代强者的指点,他从渺小蝼蚁的世界底层,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俾睨天下之路。
观鱼
东方玄幻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