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52节 我的兄长(一)

  52、我的兄长(一)
  前面我在四十六节《怀揣希望》中说了:
  跟着张师傅经过十多天的木工基本功的训练,我初步掌握了一些木工知识,后来竟大胆地给我哥做起床来。事情是这样:
  原想到新疆去寻找栖身之地以度余生,竟一无所获又回到爱憎难分恩怨纠结的故乡,伤感忧郁、彷徨惆怅,产生了一种绝望的念头。姐姐们多方劝说,我在长沙四姐琼英家住了几天。在攸县教书的哥哥伯安也叫我去住一段时间。到攸县后,见我心神不宁时常发呆,要我帮他做几件家具。简易的床和洗脸架做好后,虽不怎么精致,也被哥、嫂用了十几年,直到1992年他们离开攸县教育局调入中南大学。我制作的那几件家具,不知道他们送人了,还是丢弃了。
  下面,说说我哥的故事。
  (1)
  2005年1月4日晚,女儿要购买房子,因为涉及一些法律问题想咨询律师,故邀佛山市的律师尹智元到佛山金沙新城二街三号504室,当面请教有关事宜。他俩相识之后建立了恋爱关系。结识一段时间后,就在5月16日领取了结婚证,于同年7月24日举行婚礼。
  我对尹智元的家庭比较熟悉。尹智元是我的同事也是妹妹的同学尹应秋之子,梅英、荣英的侄子。他们和我们同姓同镇不同村,他家在柏树村,我家在长青村,两家仅一山之隔。女儿和智元结合是千里姻缘一线牵,是巧遇、巧合。里面有一段故事,不细说了。
  说巧遇,四十多年前我和哥伯安在廉桥流泽所与智元的姑姑梅英、荣英姐妹俩“巧遇”过一次。当时的情景由久远到近、由模糊到清晰,画卷一样在眼前慢慢展现开来……
  1963年下半年,我升入邵东二中高中二年级,哥考入湖南师范学院。哥本来应该进武汉大学的,因历史开了一个大玩笑,使他和这所名校失之交臂。
  事情是这样: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历史上一场空前绝后的大闹剧,孔门圣地也在劫难逃。全国大武斗时,湖南师范学院造反派冲击档案室,其中有个造反派拿出哥哥的档案给他看。不看犹可,一看气煞人!哥的高考成绩本已超过武汉大学录取线,不知什么原因未进该大学。那时,凭学校一个政审鉴定,就决定了一个学生的前途和命运。我在1965年考大学时,因为学校的政审,就注定了我这坎坷的一生。哥哥本来没有报考英语专业,报考的是中文专业,因为他高考英语考得特好,在湖南师范学院英语专业六个班中他的英语成绩排名第一,根本没通知他,就把他从中文专业调到了英语专业。
  哥要去长沙读大学了,这是件大喜事。但喜事不喜,反而添忧愁。去省城读书,是要作点准备的。父母双亡,姐姐又都在外面工作,我们借居人家的房子,俗语有“徒有四壁”之说,我们连“四壁”都没有!要什么没什么,有什么只有愁,不知道准备什么,又有什么可准备的呢?我们四目以对,暗自着急。
  铺盖是要准备的,装东西的箱子是要一个的。一块陈旧的印花土布包裹着一床破棉絮,这就是铺盖。从别人那里要来一个粗陋的木板包装箱,里外糊上几层报纸,就代替皮箱。用绳子绑好行装,我挑着,哥俩就上路了。一路上,哥沉默,我也无言。
  秋阳高照,金风送爽,天空很蓝,蓝得什么也没有,很空洞;秋风吹拂,飘渺轻柔,轻柔飘渺得什么也没有,很虚无。天气很好,哥哥又去上大学,但我们的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单季稻收割了,绑捆好的稻草像一个个枯瘦佝偻的老者伫立在空旷的田野中。间或几丘晚稻正稀稀疏疏地抽穗、底气不足的绿着。我们愁肠百结,无心欣尝秋景,匆匆赶路。翻板桥山、跨下板桥、过祠堂边、穿十六里斤冲,就到了流泽所。放下担子休息时,巧遇尹梅英、荣英姐妹也在休息。
  尹荣英初中毕业考上长沙幼师,梅英送她到廉桥搭火车去长沙,正好和哥同一趟车。山冲里的伢妹考上大学、考上中专,走出贫困的农村吃国上家粮,毕业后有能分配工作按月拿工资,这是很有出息并全家荣耀的事情。当时,常德冲就只我们家里出了两个大学生。
  梅英、荣英姐妹拿出家里带来的花生、瓜子给我们吃,推辞一番后,我们还是接受了馈赠。一阵寒暄后,就一同上路了。当我起肩挑担的那瞬间,瞥见梅英姐妹俩嘴角似乎隐现出一种不可名状的微笑。我胸口格叮一下,羞愧心像一条虫子在噬咬着心口:因为我哥的行李与荣英的行李有着不可名状的差别!
  梅英挑的那担行李,一头是床新被子,崭新的条纹布被面,红色被印心上鲜活的鹊梅图招人眼目,那喜鹊正昂头翘尾欢叫报喜呢。另一头是口崭新的皮箱,红油漆和锁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昭示着灿烂的前程。荣英全身新:新衣、新裤、新解放鞋,还挎着新帆布包。相形见绌!我们情绪低落,思想颓唐,腿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步子不由得放慢起来,梅英姐妹俩也逐渐走到前面去了。
  哥长叹一声:“虽然进了大学门,但以后的日子还不知怎么过啊。”“只要熬过这四年就好了。”我安慰说。想到自己高中还有一年,毕业后又将会怎样?听天由命吧,哥又一声长叹。我们沉默无言,各自想着心事……
  呜——火车一声长鸣,像是一个负重的老人吭刺吭刺咳嗽着离开了廉桥火车站,向坳峰岭那逼仄的山谷中驶去。
  哥乘车走了,带着一副破烂的行李、带着赤贫、带着抱负、带着对亲人的惦念走了,去圆他的大学梦。在那未知的繁华城市里,在那神秘崇高的学府里,命运之神将又怎样对待他?
  很远了,哥还在车窗口向我挥手。
  列车拖着一条烟龙钻进了坳峰岭,在视线中消失了,但在山谷中留下弥久不息的鸣叫声。我怅然若失,呆呆的伫立在站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心似乎也被掏空了,泪水情不自禁地又一次流下来。
  哥在身边时,有一个主心骨,遇到难题自然会向他请教,没吃的了,他能想点办法,今后凡事都得靠自己了。节假日到哪里去?吃穿怎么办?秋天眼看就会过去,讨衣服的冬天就要到了,我还没有一件御寒的衣服,杂七杂八的事在脑子里象潮水一样涌上来、涌上来,又退下去,不知不觉我走错了道……
  (2)
  1992年9月,哥五十九岁生日,我向学校请假后偕妻子赴长沙中南大学哥哥家。一共三天,来去匆匆,人不停步车不停轮。
  童年的苦难犹如在昨天,童年的趣事还萦怀在心头,转眼间就成了过去,人也步入了老年。
  哥的作文从小就在班上冒尖。我在白玉小学读二年级,哥读五年级。一次学校的周前会上,教导主任李光楚把我兄弟俩的文章作为范文在大会上朗读,招来了不少羡慕嫉妒的目光。
  1961年母亲去世,我在邵东二中读初中二年级,常躲到无人处哭泣,有时梦中醒来,泪已湿枕。我曾在日记里写道:“苍天,你瞎了眼;大地,你太狠心!你们为什么夺去我母亲的生命?使我成为世界上可怜的人。冲出去啊,去寻找灵药,让我的母亲再生……”
  哥看到了我的日记,他在我的日记上写道:“父母恩深终有别,今后不要写这类灰色的诗。”那时候容易出文字狱,其实哥哥是心里滴着血在劝解、开导和提醒我啊。
  1962年春,我得了一场重感冒,请来流光岭的老中医尹叔桓郎中看病,他说是伤寒。我在二姐任教的流光岭小学卧床两周,身体虚弱,如果继续请病假,学校就要我休学了。哥从二中匆匆赶回把我接到学校里,各方面悉心照顾,我得以逐渐恢复……
  都过去了,曾经的温馨和阵痛,成为永恒的记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逍遥兵王
洛天,华夏神秘军事部门的最强利刃,,针对国内国际敌对势力进行了恐怖的打击,,偶然一次意外,他失去了最好的兄弟,为了照顾好兄弟的亲人,他一个人来到了东昌市。谁知道兄弟的女人竟是夜总会的风情大美女,随后在一场地下势力的争斗当中,容姐被辱,洛天一怒为红颜……
暗夜行走
现代都市连载
最强上门女婿
偶然成了天南第一美女的老公,天南第一豪阀的上门女婿,叶风本以为从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可惜老婆不让上床,校花小姨子老是缠着自己……
水门绅士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连载
我的老婆是极品
草根出身的黄海川是一名苦逼的小公务员,女友是江城副市长千金,来自普通家庭的黄海川被女友的父母棒打鸳鸯,四年大学恋情告吹,黄海川为挽救这段恋情,受尽白眼,被女友父母无情嘲笑,最终女友冷漠变心,嫁给了门当户对的干部家庭。 谁说草鸡不能变凤凰?一次同学聚会,一次偶然的邂逅,且看黄海川如何上演一段草根传奇,人生发生了华丽的逆袭,在官场左右逢源,步步高升,昔日恋人再见,谁能笑到最后?黄海川誓将草根逆袭进行到底!
忆秋
现代都市完结
桃运透视神医
房产销售员顾铭得先天神珠,会透视、知风水、懂治病、有神通,开始逆袭人生。
君莫哭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