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51节 打断骨头连着筋(二)

  51、“打断骨头连着筋”(二)
  (3)
  1966年,文化大革命把高考当做修政主义的根源、滋生了资本主义的土壤,取消了高考。高考实行推荐制,凭家庭出身,凭劳动表现。
  当时有一个叫《决裂》的电影,说大学招生时录取的条件是:一、家庭成份好;二、会写MZX万岁;三、手上有茧子。如果这几项都可以的话,就可以上大学。
  小妹群立(原来叫琼藻,是二姐给改的名字)初中毕业那一年,正碰上文化大革命,升学全凭推荐。因家庭出身不好,小妹只能望学兴叹,只有回家走“战天斗地”这条路。
  我和两个妹妹都被卡在农村,成了地球修理员。
  1972年,我出于万般无奈而离乡别井流浪新疆,和家里很少联系。不想家里却发生了一件痛心的大事,小妹群立患病了!
  父母早逝,缺少呵护;姐姐、哥哥在外面工作,少有关照;升学无望,只能在家乡当红脚杆子农民;无休止的阶级斗争,遭歧视受鄙夷……小妹感到前途渺茫,先患上抑郁症,由于没有调整心态和及时医治,后来发展成精神分裂症。
  她时而沉默寡言、整日昏睡;时而胡言乱语、大吵大闹;时而不吃不睡昼夜折腾,一个好端端的姑娘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
  家里的人瞒着小妹生病的消息,怕我在新疆着急。
  姐妹俩在生产队里相依为命,一个病魔缠身,一个身体柔弱。农村缺医少药且家庭经济窘迫,姐姐琼蕊还是想方设法给妹妹求医用药,中药、西药、偏方,甚至“肚痛挠脚板”——求神拜佛。妹妹的病不但不见好转,反而一天比一天严重起来,姐姐哭天不应求地不灵。
  妹妹的病久拖不愈,姐姐琼蕊带她到长沙四姐琼英处治疗一段时间后,病情不见起色。姐妹俩又辗转来到醴陵的大姐琼芳处。
  到城市治疗,不见效果;劝慰,无动于衷;信神,只是唯心的藉慰;介绍对象,也是无功而果。
  琼蕊只有跟着,跟着发病的妹妹。妹妹不吃,她也不吃;妹妹睡觉,她在旁边守着;妹妹哭,她流泪;妹妹吵闹,她急她心痛,整日以泪洗脸。
  一天傍晚,妹妹的病又发作了,众人拉扯不住,她跑上街头。
  姐姐只有在后面跟着。妹妹跑,她跟着跑;妹妹停,她在旁边站着;妹妹坐下,她在妹妹身旁守着,姐妹俩形影不离。
  两人的行为举止,招来行人异样的目光和议论。为了小妹,姐姐已经麻木了,豁出去了:妹妹跑到哪里,她跟到哪里,哪怕天涯海角;妹妹病多长时间,她就陪服多长时间,哪怕青丝转白发。
  夜深了,谁家的收音机里转来了《智取威虎山》里小常宝凄怆激愤的哭诉,悲惨荒凉催人泪下;夜深了,姐妹俩还是在醴陵街上漫无目标地游走,居民家的灯光一个接一个熄灭;夜深了,暗淡的路灯把电杆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像一个个幽灵枯立着;夜深了,街道上已杳无人踪,黑幽幽的角落里似乎有魔鬼的眼睛在窥视,偶尔一只老鼠横街窜过,给姐妹俩又添惊吓。
  妹妹没有一点回家的意思,姐妹俩还是在街巷中行走着。一天一夜没合眼了,“扑通”一声,姐姐摔倒了,妹妹下意识地拉起姐姐。
  “回家吧,妹妹,跟我回家吧。”姐姐哀求着。妹妹没有回答,扭头就走。姐姐又急忙跟着,踉跄踉跄地跟着。
  “娘啊,您既然生下我们,为什么又丢下不管,早早地独自走了?让我们在世上遭受这炼狱般的苦难,您的晚女疯了,您知道吧?我们都不想活了,来接我们走吧。”
  天快亮了,姐妹俩走到了渌江边。
  万籁无声,世界沉浸在黎明前的黑暗和死寂中,渌江里的波浪闪烁着幽绿的磷光,诡秘地一闪又一闪,令人毛骨悚然。
  妹妹的脚踏进了江边的浅水里,姐姐牵着她的手平静地说:“走吧,到母亲那里去,我们就解脱了。”
  “朝前走,那就淹死了,回不来了。”妹妹说话了。
  妹妹糊涂中又有丝毫知觉,昏厄中又有丁点清醒,绝望中又有些许企盼,痛苦中又有渴望生存的本能。
  “那我们回去吧,不能这样死啊,九泉下的父母也不会瞑目的。我们要活下去,再苦再难也要活下去。”
  就这样,小妹的病没有痊愈,时好时坏,他们又回到了老家。姐妹二人,相依为命。
  小妹在重病期间,心中还惦记着我,有时疯疯狂狂拉着姐姐大喊:“姐,毛哥被民兵从新疆抓回来了,你快去给他解绳子,绑得好紧啊!”
  有时半夜大哭:“毛哥被民兵抓回来打死了!浑身都是血。”吓得姐姐心惊胆战毛发倒竖……
  2004年8月,我在肇庆群蕊家听她说起这些事情,我心痛如锥,愧疚像一滴浓墨汁掉进一盆清水中,瞬间肆意地四散扩张。在小妹经受病魔残酷的折磨时,在她不清醒的脑海里、在她心灵的深处,她还惦记着有个流浪在新疆生死不明的哥哥。
  我却没有在她身边为她减轻一点痛苦,做点什么;我也没有为大妹分担一点痛苦和做一点什么。我内疚,我自责,我愧为兄长!
  一年后,小妹的病稍微好了一些,由姑妈做主,把她嫁到了离家二十多里外的山村中。
  再后来,大妹也离开了老家,当保姆或作缝纫,开始了漂泊生涯。
  这段时间,我萍踪飘零,在边塞大漠中过着别人不知的难以言语的流浪生活。
  1977年恢复了高考,千千万万的中国青年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希望之火被点燃了,他们通过高考在改变着自身的命运。我的可怜的小妹也就是因高考制度的恢复而改变了她后半生的人生轨迹。
  文革结束、恢复高考后,小妹病也好了一些,她还是考入了长沙邮电学校,读了两年中专,毕业后分配在沅陵县城邮政局工作。
  几十年后,小妹的初中同学、我的同事,当他们知道群立是我的妹妹时,都交口称赞小妹当时的聪明和漂亮……
  (4)
  后来,大妹也在广东肇庆参加了工作,和广东肇庆市电子技术研究所的职工黄家发结了婚。
  妹夫黄家发,广东罗定人。他自学成才,退休后专攻史学和诗词,在书法、史学方面有较深的造诣。他曾撰文挑战史学界权威的争鸣文章获得同行的好评。他对古诗词研究很有功底,诗作获全国一、二等奖。现为《西江诗词》、《西江晚晴》等刊物的常任编辑。黄家发第一次参加全国诗词大赛,即获一等奖。
  咏高新区(七律)
  苍茫二水夹骊珠,一片川原锦不如。
  旷野烟笼芳草地,雅园花绕画楼居。
  繁华闹市开千铺,宽阔通途接九衢。
  四海商家来创业,高科荟萃振斯区。
  他的入选“百诗百联大赛”(全世界征稿)词:
  青玉案•晨步星湖西堤
  侵晨徐步西堤路,紫荆灿,红初吐。鸟跃枝头犹妙语。清波凝碧,浮洲烟渚。羡煞游人处。
  频年白发添新缕,才尽江郎益愁绪。搜索枯肠无好句。江山如画,闲情若故。独对湖山伫。
  我七十岁生日的时候,妹夫家发从QQ中发来《贺仲隆内兄七十华诞》诗。他的夸奖和祝福,我愧受了。
  七十初登寿烛光,春风此夕满华堂。
  程门立雪风波误,马帐传经桃李香。
  至老含饴弄孙乐,临屏敲键寄情长。
  年年但有今宵庆,更祝期颐共举觞。
  我不懂古诗词的格调韵律平仄,但还是能够从妹夫这些诗词的字里行间看出他在古诗词上的深厚功底。前面的诗词或多或少有“应景之作”、“应时之作”的成分。我喜欢下面两首诗词,尤其是“平生事业一毛轻,幸存诗酒情”这句。他生平坎坷,默默无闻而“平生事业一毛轻”,但他还“幸存诗酒情”。我呢?我什么没留下啊!
  七绝•秋日示
  纷纷落叶满庭廊,谁挽韶光驻久长?
  须惜陶分勤致学,莫贪疏懒逐时狂。
  醉桃源•春归
  门前深绿遍蝉声,落红飞絮盈。春归愁里鹁鸪鸣,心潮总不平。思往事,最堪惊。几经风雨程。平生事业一毛轻,幸存诗酒情。
  再后来,我也被聘为代课教师,再由代课教师转为民办教师,尔后又通过文化考试转为公办教师……至此,我们姐妹兄弟八个都成了当时农村里人人羡慕的端铁饭碗、吃“国家粮”的人了。
  我们姐妹兄弟八个当中受苦最深、磨难最多的三个终于熬过来了。
  我们的苦难,终成记忆,也成了历史。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最强上门女婿
偶然成了天南第一美女的老公,天南第一豪阀的上门女婿,叶风本以为从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可惜老婆不让上床,校花小姨子老是缠着自己……
水门绅士
现代都市连载
绝品神医
陆逸,一个身怀医术的超级高手,为寻找未婚妻,来到繁华都市。他脚踩敌人,怀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狐颜乱语
现代都市连载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地位?等等,我先跟老总谈完这个项目再跟你说。家道中落的丁二狗从底层爬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巅峰,过上众美环绕的肆意人生!
钓人的鱼
都市其他完结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