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49节 “出塞复入塞”

  49、“出塞复入塞”
  (1)
  “出塞复入塞,处处黄芦草。”我想起了王昌龄的诗句。
  我从哈密收容所出来后,要湖南了。到哈密刚刚两年呀!历尽艰辛、苦苦煎熬、刻骨铭心的两年。
  我已经找到师傅开始学木工了,并且学到了一点简单的木工知识和操作技能,生计似乎有了一线转机,前途似乎有了一丝光明,我憧憬着:
  我会像一些早年从内地来的人,在这里成了家,有了小孩,家里有缝纫机、单车、收音机、手表。有了家庭的温暖和欢乐,回湖南探亲的时候,能够扬眉吐气一番了。
  最不济的是,我在这里落户了,成了一个新的新疆人,别人不知道你的阶级成分,不再受人歧视,遭人欺凌了。能够挣钱、挣粮食,自食其力,不再饥饿,能吃饱肚子。
  哪想到命运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由朝前走变成转身向后走,理想遭毁灭憧憬成泡影,形势真作弄人啊?
  金俊魁也从哈密收容所农场出来了,要跟我一起回湖南。
  他说一起来新疆的也一起回湖南去,同一个生产大队的难兄难弟,还有一点亲戚关系,两人苦也要苦在一起,难也要难在一块,烂也要烂在一堆。把我和他绑作一块了
  我无心劝他留下,也无意赞同他回湖南。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办,今后的路如何走,他自己的事由他自己做主吧。我心灰意冷、惆怅彷徨。俊魁也不知所措,一脸愁容。
  要走、要离开哈密回湖南了。表姐夫郭再元用单车驼着我们的行李,送我们到哈密火车站。我们来的时候他用自行车来接我们,我们回去时他又用自行车送走我们。
  表姐夫一再表示歉意。我们会怪他吗?这能怪他吗?能怪得上他吗?
  发车铃声骤然响起,火车徐徐驶动,我意识到自己真的要离开这里了,以及离开两年来在这里所接触的所有的人事,尤其是难友小梁,我真的想念他,想和他见一面,告个别。
  还有张师傅。他可能还盼我这个徒弟去,我到底能帮他做一些事情啊!我做木工不要让他操很多心了。张师傅是个好师傅,我也不能去和他告别了。
  还有湖南老乡李熙……
  我们和表姐夫挥手道别,都泪流满面了。
  “一行离曲两行泪,不知何地再逢君”,韦庄《江上别李秀才》的伤感在我心头渗出,心隐隐的痛。眼泪刚擦掉又流了下来。
  火车驶出了车站,表姐夫还手扶着自行车伫立在站台上,目送着加速的列车。
  被车轮卷起来的落叶衰草跟着列车奔驰一段距离后无声地无奈地跌落在铁轨旁,我的心也跌落在那里了。
  突然,我的朦胧泪眼前,出现了我和小梁在沙漠中疾行的身影,背景似乎是那冲天而起的喷气式飞机,又好像是那冷风瑟瑟漆黑的马厩……
  这些一晃就过去了,眼前又出现了我和张工张文新倦缩在被窝里闲聊的镜头,耳朵里响起了《红灯记》里的唱腔……
  这又是一晃,接替的是张师傅那浓浓的莫合烟在眼前滚动上升,他拿着铅笔在木料上教我划墨线,还夸奖我学得快,不久就会出师……
  这又是一闪,我做的小板凳崽又出现在眼前,那么小巧玲珑的可人,李熙拿着左看右瞅的,嘴里还啧啧称赞……
  不知怎的,我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这样的影像,耳朵里响起了那清晰的声音。
  (2)
  我们买的是慢车票,比来时的快车票要便宜几块钱,但沿途停靠的站点多,换乘的车次也多。
  在甘肃的柳园停靠换火车头。那是黄昏,火车头吐出的滚滚白烟不久就被黑夜吸收。
  在嘉峪关换乘车次。那是上午,要傍晚才能搭乘另一趟车东行,在车站等车的时间很长。我俩把行李堆放在车站的角落里。嘉峪关,是万里长城的最西端。俊魁说:听说这里离嘉峪关不远,是不是到那里去看一下。我说,哪里有心思啊。
  我们在兰州、在西安、在郑州乘换车次,从哈密出发,越向东走,人逐渐多起来,城市也多起来,也就显得热闹有生气了。但我的心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伤感。我觉得自己的前途越来越暗淡、越来越没有希望了。
  在郑州转车后,铁路来了一个90度的大转弯,向南,向武汉行驶。
  在武汉下火车,转乘另一趟车,要等车几个小时。
  武汉是我国中部一个大都市,由武昌、汉口及汉阳三洲组成,那里有很多名胜古迹,有长江,有黄鹤楼、鹦鹉洲等等。
  我们有时间,我们也知道,此次经过武汉,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来武汉了。但我没有一点兴趣去观看,连武昌火车站周围的景致我都不想看一眼,呆呆地呆在候车室,眼睛都不想睁开,心如死灰。
  在武汉上车,向长沙行进。
  越靠近家乡,我的越焦急,内心如焚,怎么办?怎么办啊?!
  我一路挑着行李转乘车次,转来换去,东奔西走,晕头转向昏昏沉沉的,本来就茫茫然不知何去何从。怎么办?如何是好?
  原来我打算从洛阳转车去湖北襄樊,去三姐群华工作的七机部研究所(后来属航天工业部)。因为和俊魁同行,就走陇海线、京广线到长沙了。
  三姐不知情,每天到襄樊火车站接站,总接不着,弄得她忐忑不安。
  几年后她跟我说,一天她去接站,听人说洛阳火车站有一具尸体,她急得要命。三姐赶紧写信到长沙四姐琼英处,才得知我已回到湖南,方放下心来。
  满腔希望新疆行,事事牵动亲人心。
  无果返乡怀愧疚,唯怪命运捉弄人。
  是命运作弄人吗?
  一路浑浑噩噩,一路惶惶恐恐,一路悲悲戚戚,一路心神不定愁眉不展……就这样,我们又回到了湖南,回到了老家。
  古人云:“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我这颗漂泊的微尘,根蒂在哪里?归宿在何方?
  也有人说人生是一个圆,从起点出发,一路走来又回到起点。
  我认为人生这个圆圈是由许多许多小圆组成的。
  我的新疆之行就是我人生的大圆中的无数小圆圈中的一个,走来转去,无数的坎坷无比的曲折无尽的磨难无限的心酸直至无奈无望的结果。
  我行走两年,漫长而短暂的两年,从起点出发又回到起点。怀揣希望而去,满怀失望而归,真有无颜见江东的感觉,不,无脸见江南。
  我的余生还要走多少这样的小圆?还有多少这样的小圆等待我去行走?
  我想起了诗人郭小川的《望星空》中的诗句:
  在那浩瀚的宇宙空间,人生只不过是流星般的闪光;在那历史的长河里,人生只不过是微小而又微小的波浪……
  两年,一个人一生中多少个两年?有几个两年经得起如此奔波折腾?有几个两年能承载起这种磨难和煎熬?
  今生今世,就此一行,就此新疆一行,还能再来吗?
  两年流浪不寻常,点点滴滴皆心酸。
  欲拿纸笔书遭遇,字字句句涕泪淌。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贴身狂医俏总裁
【都市爽歪歪】他拥有神奇医术,身怀绝世武功。 十八岁那年,他走进了充满欲望的大都市。 桃花运接踵而来,美得冒泡的女总裁,性感貌美的动姐,娇艳妩媚的老板娘,风骚无比的麻辣教师…… 看到这些如花美眷。 叶小白双眼放光,他知道在成为泡妞高手的路上,已别无选择……
笑吹雪
现代都市连载
透视邪医混花都
穷学生陈轩,无意中获得绝世邪医传承,习得医道圣手,开启透视神瞳,从此纵横花都,恣意风流! 各路极品美女纷纷而来,陈轩表示我全都要!
徐幻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不凡兵王
曾经的炎黄兵王,为寻找杀害挚爱的真正凶手,回归都市,开始了一段精彩绝伦的征程。 保护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缠着不放,滨海女王为其倾心……各色美女缠绕,陈不凡表示很无奈。 他一路前行,无所畏惧,势要走出一段不凡之路!
三杯不醉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