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45节 怀揣希望(一)

  45、怀揣希望(一)
  就这样在哈密流浪?就如此东找几天活干挣几个钱、西混几口吃的苟度时日?就这么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稀里糊涂糊地送走光阴?这不是长久之计,也不是当时跑到新疆来的目的呀!要想在当地落户、根扎新疆当新疆人,不再回到那日夜思念又耿耿于怀、爱憎难分又剪不断理还乱的家乡,只有学艺、学一门手艺。
  乞火莫若取燧,寄汲不如凿井。对,学艺,学一门手艺!哈密就是缺有手艺的人,尤其是泥工和木工。这里的泥工只能在春末到秋末这段时间内有事做,木工一年四季都忙不赢,而且工作环境比较好,一般都在房子里面干活。
  那就争取学木工吧,我想。有了一门手艺,说不定就可以在这里挣钱或在当地农村落户了。
  我拿定了主意,就开始寻找师傅。
  (1)
  张师傅叫张平,山东人,四十岁左右。皮肤比较白净,可能来新疆不久,也可能他长期在户内工作,少接受新疆那特强的紫外线扫射的缘故。
  我是在哈密火车站机务段找活干时认识张平师傅的。他正气喘吁吁地挑着一大担木工工具去做上门工夫。他放下担子休息时,我满面堆笑地靠了上去,有事没事和他聊了起来。我性格内向且自闭,不善和人交流也不轻易与人交流,但为了生存下去,只有抹开脸面了。人到屋檐下,谁敢不低头?人一旦到了某种地步,命都保不了,还要什么面子?更谈不上什么体面和尊严了,何况我又不是去偷去抢,是去找师傅学手艺。
  那天张师傅心情特好,话也特多,我想他是一个话多的人或者是遇到了高兴的事儿。我向他谈及了自己的身世及来到新疆的经过,但隐瞒了自己的出身。我常常牢记《增广贤文》中的教导:“逢人只说三分话,不可全抛一片心”。出门在外,总是提心吊胆时刻提防着,生怕大意失荆州。
  我转弯抹角地谈起自己有学艺的想法,并恳请他收下我这个徒弟。他考虑了一下,竟爽快地答应了,还说今天就可以跟他去做工夫。我喜出望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来得全不费工夫!在哈密多次遇到这样的好人和好事了。
  在那一度把神州大地折腾得血脉贲张、志狂心迷、神魂颠倒、六亲不认的“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阶级斗争的年代,好事还是有的,好人还是有的,人性还是没有全部泯灭的。
  张师傅接着提出了几个条件:一、学艺暂时定一年,他认为手艺可以了,我就可以单独干,他送我一套木工工具;二、学艺期间没有工钱,也不给零花钱;三、学艺期间只包吃,不包住;四、今天下班后跟他去见师娘。条件一点也不苛刻,没有多加考虑,我满口答应,抢过担子挑起来就跟着他走。
  大概是1974年7月中旬,也就是后来我被抓进收容所之前十来天的样子吧,我结束了流浪生涯,开始了学木工手艺的日子,我对自己的明天似乎也有了一个看好。
  第一天学艺,张师傅介绍了一些基本的木工工具,如锛子、锯子、刨子、凿子和它们的用法,他也做了示范。我认为他的这种“教学方法”很适合我,我只要把拉锯、推刨、凿眼等这些基本功掌握了,至于成图作墨线等,那是不很难的,我毕竟在高中学了几何、三角和简单的制图,到时多观察、多动动脑子,我想那也是不难的。好好学吧,我在心里勉力自己,争取半年出师,单独干!
  刚到雇主家的时候,张师傅就向他打了招呼,今天要早一点下班,不在他家吃晚饭,要带徒弟回家见师母。下班后,我把装在口袋里仅有的两块多钱拿出来买了一瓶罐头一些葡萄,用黄帆布挎包装着,跟张师傅回家去见师母。
  张师傅住在哈密火车站车务段的一片棚户区里。那棚户区拥挤、低矮、阴暗,成片成片的,像鸽子笼、像蜜蜂窝。张师傅的房子更窄小,一房一厨,房子里除了一张炕就没有余地了,东西全部堆在炕上,炕沿上坐着一个女的,四十来岁,很出老相,看上去要比张师傅老许多。炕上还有个小女孩在看小人书,五、六岁的样子。厨房更窄,进去两个人就不能转身。房子低矮,伸手可摸到房顶,房顶是用报纸刚裱糊起来的,还有股浆糊味。
  张师傅向那女的介绍:“这是我带的徒弟,湖南人,姓尹,我们山东也有姓尹的。你和小尹聊聊吧,我去做饭。”说完,他就进厨房忙活去了。
  张师傅的老婆——陈姨。我不能叫她师母,叫不出口,她只比我大十来岁吧。
  陈姨也是山东人,早年盲流到哈密,嫁给一个比她大十来岁从四川盲流到哈密的男子汉,不过他在哈密火车站机务段找了一份工作,被派往天山林场当伐木工。去年,他伐木时被大树砸死了。他是临时工,家属没有抚恤金,单位只赔偿一点钱就算打发了,连男人的尸骨都没见着,丢下个不懂世事的骨肉女儿陪伴她艰苦度日,这里无亲无故,离家千里迢迢,自己又一身的病。难怪她显得那么苍老那么干瘦。
  “好在这两间房子是‘死鬼’生前垒的,不然我娘俩连一个容身的地方都没有。”说到这里,陈姨流下了眼泪。
  夫死非命,孤儿寡母,举目无亲,疾病缠身,日子也太艰难、老天也太捉弄人了,可怜天下苦命人。我嘴笨不会说话,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说:“人死不能复生,要节哀顺变,保重自己的身体,带好小孩,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陈姨擦干了眼泪,又继续诉说下去。
  上个月她碰到了老乡张平: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来到哈密也有半年了,有门手艺,能挣钱养家糊口,又是单身汉,为人诚实,又是家乡人,对我女儿也好,所以前天就和他住在一起了。”
  我想不出什么好话来,不知道怎么祝福她,只说:“能有个新家就好,有个新家就好,祝白头偕老,白头偕老。”都是天下零落人,我心里暗暗叹息。
  晚上,在张师傅家吃了一餐拜师饭——他檊的面条,还炒了一个葫芦瓜菜。“餐桌”上,张师傅尽力讨好那位小女孩,想当好后爹,但是那个女孩暂时还和他亲热不起来。我想未来的日子还很长,希望张师傅把这个家撑起来。陈姨家虽镜破又圆,但重圆的破镜毕竟有裂痕,那镜面上的裂痕在小女孩心目中会存留多长时间?我希望不久就能消弭,让小女孩把张师傅这个后爹当亲爹。
  张师傅喝了点酒,我也陪着他喝了点。那小女孩趴在她母亲的腿上睡了。张师傅的话更多了,我也没听进去多少,间或点一下头表示认可,大部分时间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天很晚了,到哪里去睡?就和张师傅他们窝在一个炕上?虽然北方男男女女睡在一个炕上是习俗,不为异事,但人家还在“蜜月”,当她们在炕上“新婚”时,我在旁边睡得觉吗?一个青春小伙子,也有七情六欲,我是不好意思留宿于此的。走回去,到表姐家睡去,虽然离那里还有十来里路。
  难怪今天张师傅这么高兴,这么爽快地答应收我为徒,原来是想在他新婚妻子面前显示,他有本事,很快带上了徒弟。他是有责任、有能力挑起养家糊口这副担子的。我也只有在这样一个师傅、这样一个环境下好好学艺,提前出师才是。在回“家”的路上,我一路猜想一路寻思着。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天运
老神仙的记名弟子,出身于草根、阳光帅气的大学生,拥有一点偶尔会灵的小小异能和扑朔迷离的身世。踏上社会后,如何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拼搏,是走向积极还是沉沦?面对众多的诱惑,他将做出怎样的选择,进入官场后又会遇到什么?这是一部大学生和普通公务员的教科书,会让你懂得很多很多…
微笑面对世界
现代都市完结
权与利
《权与利》以犀利的笔锋,敏锐的视角,以一名县委书记选拔之争为切入点,进行了一场各方势力的权与法、理与法、情与法的惊心动魄的较量和斗争。塑造了因坚守原则、清正廉洁而遭受利益集团的诬陷,却仍然默默奉献、对党和人民的工作负有高度责任感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等一群共产党员的感人形象。该剧以大量生动真实可信的情节和细节,展现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和绚丽风彩!
邵玉清、邵庆峰
现代都市连载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