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44节 湖南老乡

  44、湖南老乡
  (1)
  在哈密,我还认识了几个湖南老乡。
  李熙,衡山人,在哈密地质队工作,和我表姐一家同住在蔬菜队那个大院子里。因为他们那个系统及单位的派系斗争一直没有解决,所以哈密地质队所有的职工多年没上班了,只是每个月到时候就去单位领工资。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年代大江南北差不多都是这样。工人老大哥“造反有理”,吃国家粮领国家工资不要上班,难怪有些人不是高唱就是大喊“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吗?
  李熙中专毕业,在哈密地区有六十多块钱一个月,高工资!对口咬黄土背朝天的泥脚杆子来说,不上班照样能拿工资,而且那么多钱一个月的工资,真是羡慕的要死啊!尤其是我们这些盲流到塞外来的盲流。
  李熙的妻子杨妙龄在哈密火箭农场场部上班,每天单车去单车回。李熙在家成了保姆,带孩三岁大的叫建建的儿子。
  李熙实在无聊,干起了木工活,利用单位的便车从天山买些木料,自己学做家具。
  那个年代,凡吃国家粮在单位里“抓革命,促生产”的人,革命抓起来了,生产却没有促起来,大伙闲赋在家没事干,兴起一股打制家具的流行风。
  当时所有的干部、工人等等住的是公家的房,吃的是公家的粮,花的是公家的钱,不过家里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家具的。
  李熙每次到表姐家来玩,总是评说他单位某某的立柜做得好,某某的书桌式样新颖,某某的茶几没做好等等,像明朝的一个什么皇帝似的不上朝处理国家大事却迷上了木工活。
  一天,他来表姐家,说自己正在学做家乡的小板凳崽。那榫头、榫眼、腿、撑杆的斜度总是计算不好,做出来的小板凳崽的四条腿、两根撑杆和小凳面怎么也拼装不拢,不是腿太正,就是太斜,不是榫头彆断了,就是小凳面撑破了,做了好几条都是这个结果,说完直摇头,感到很懊恼、很遗憾。
  我借来他的工具,用我给表姐劈挖出来的柴火——白杨树蔸作材料,通过计算成图,做出来的小板凳看上去还蛮好的。
  我告诉李熙用三角中的正弦来计算那个斜度,李熙对我刮目相看。
  此后,并为我找工作、落户的事情格外上心一些了。
  我也为自己的作品产生了自豪感,时不时拿起来欣赏一番,觉得自己还行。
  (2)
  老黄,长沙人,哈密机务段车辆厂木模工。他是苦日子前来到新疆的,后来成了工人老大哥,工资也挺高的,比李熙的工资还高,七十多块钱一个月!他们单位也是半上班半休息式的。
  表姐家的书桌是老黄制作的,我们刚去新疆的那会儿,“工程”正处在扫尾阶段,老黄每天都到表姐家来“工作”,单车来单车去的,单车后面别着锯子、刨子、凿子等木工工具。老黄给表姐家做的书桌很简略,也显粗糙。
  老黄说他在工厂里上班,和农村的人接触得少,落户解决户口的问题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要帮忙找点活干还是可以的。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诺言,后来给我找了几次活干。
  老王,零陵人,火箭农场机砖厂工人,也是苦日子和老婆一起流浪到新疆的。他说自己高中毕业,说老婆比他的文化程度还要高一些,高到什么程度,他没说。
  那个时候的外流人员,也常把自己的学历说得高一些,显得有文化。像现在有很多官员一样,总呈现高学历、高职称。这些官员也很容易拿到高学历、高职称的证书、证件。
  老王的老婆任机砖厂会计,应该是比老王有文化一些的。他们两口子经常闹矛盾,有时候还不听劝解,搞武斗。
  老王的老婆我只见过一次,人也不见得怎么样,大热天在屋子都用围巾罩着头,在下巴下打一个结,差不多把头都蒙住了,脸上有两朵高原红。
  他俩口子也为我和俊魁的事出过谋划过策,但最后还是叹息:太来晚了,早来个七、八年,事情就好办多了。
  老王,株洲人,哈密机务段扳道工。他是部队转业到铁路部门的,没有文化,所以只有在离哈密火车站不远的一个岔道口守着间铁皮屋,扳扳道闸。
  无论是热天还是冬天,老王都穿得比较臃肿,天气稍微凉一点,棉帽、棉袄、大头鞋都穿上了,鼓鼓囊囊的,衣着西北化了。也可能是要值夜班的缘故吧,哈密三伏天的夜晚都是比较凉的,更莫说三九严寒的夜间了。
  老王说,自己整天和铁皮屋为伴,扳道闸是工作,不能离开半步,帮你找活干和联系落户的事实在是爱莫能助。
  老王背送过来几次瓜,有西瓜、哈密瓜、香瓜,特甜特香的。
  还有一个湖南老乡,就是我在离哈密城不远的柳树林子里遇到的那个理发的姓徐的祁东人。
  道县大TS的消息传到他的家乡后,祁东老徐逃了出来。
  因为老徐家是富农成分,上有父母,姊妹多个,就只他一个男孩。他父亲为了保持他家香火不断,当晚就要他快逃,逃跑得越远越好。老徐就这么慌慌张张逃了出来。走到哈密,就在哈密流浪。
  他对我说:“出来几年了,也不敢和家里通信,不知道家里情况怎么样?”说完,他眼含泪花,遥望南方。
  “应该没事的。”我没把握地安慰他,因为祁东与道县中间还隔有祁阳、双牌几个县,谁保证那种杀戮不传到他的家乡?
  他理一个发,收八分钱。我给他一毛钱,他硬不收,我忍痛把挎包里的两个硬梆梆的馕饼给了他一个。他当即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连水都没喝一口。
  理完发,我还要去找事做,向他告别。老远了,我回头望他,他举起手摇了摇。一阵风起,他衣袂飘扬。
  我再次去那个柳树林子时,没见到祁东老乡了。
  虽一面之交,但我对老徐的印象很深,以致永远都忘不了。
  (3)
  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
  在那特殊的年代里,在那遥远西疆的大漠戈壁中,我虽然遇到的湖南人比较少,但是一见到湖南人,总有种亲近的感觉,虽然在湖南的湖南人和在外面的湖南人也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甚至互为仇敌要致对方于死地的人;一听到湖南话家乡腔,总有一种亲切感,虽然在湖南的湖南人和在外地的湖南人也有声色俱厉、恶语伤人的话,甚至口吐使祖宗八辈子蒙羞、子孙万代不耻的言语。毕竟,那样的人不是大多数,就是大多数,也可能是一时鬼迷心窍作出利令智昏令人遗憾的事情来,过后有可能会幡然悔悟。
  事实上后来很多人对那怪诞的年代,对那些荒唐的事件作了深刻的反思,还做出了一些纠正。
  时下有人为自己在文革的不当言行而出面道歉便是例证。
  毕竟,人性不是兽性,人性是不会泯灭的。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特种官途
一个没有人事关系的装卸工,女朋友考上公务员马上抛弃了他,却是没有想到他也考上了公务员,奇迹般成为高官……
树海林林
现代都市连载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
七年前,他是名震华夏的天才神童。 七年后,他是各国敬畏的天才兵王!他的一生充满传奇的色彩,可家中那位冰山冷总裁,却总觉得他一无是处很讨厌。 直到有一天,美女总裁看到秦风身后跟了一群美女,终于忍不住慌了:“都走开,秦风是我的!”
夜深自呓
现代都市连载
最强上门女婿
偶然成了天南第一美女的老公,天南第一豪阀的上门女婿,叶风本以为从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可惜老婆不让上床,校花小姨子老是缠着自己……
水门绅士
现代都市连载
捡漏
  一眼百年,重生都市。   盛世华章,古董收藏。   秦碑周彝,金石字画。   青铜青花,翡翠美玉。 天下奇珍,尽在我手。 重生归来的金锋在现代都市,凭借神乎其技的鉴宝本领,一步步走向巅峰。 发扬民族最传统的文化,传承千年最完整的文明。
金元宝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我的老婆是极品
草根出身的黄海川是一名苦逼的小公务员,女友是江城副市长千金,来自普通家庭的黄海川被女友的父母棒打鸳鸯,四年大学恋情告吹,黄海川为挽救这段恋情,受尽白眼,被女友父母无情嘲笑,最终女友冷漠变心,嫁给了门当户对的干部家庭。 谁说草鸡不能变凤凰?一次同学聚会,一次偶然的邂逅,且看黄海川如何上演一段草根传奇,人生发生了华丽的逆袭,在官场左右逢源,步步高升,昔日恋人再见,谁能笑到最后?黄海川誓将草根逆袭进行到底!
忆秋
现代都市完结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战龙”老大隐退当司机,本想享受太平生活,却不知女人比敌人还可怕。女总裁、女老师、女警察、女秘书……美女虽然养眼,数量太多全是麻烦。
黑夜不寂寞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