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43节 大漠知青

  43、大漠知青
  (1)
  在哈密,我接触过一些上海、天津等大城市里来支边的知识青年。他们没把我当盲流看待,知道我有点文化,对我还好。因为他们都认为自己不会在这里长久呆下去,大家都是塞内来的,所以不很生分。
  小霍,天津知识青年。他个子不高,皮肤黝黑。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小霍都戴一顶灰色的单帽,把帽檐整成当时流行的新月形。一到冬天,他的耳朵和手就生冻疮,手背肿得像包子一样。和小霍一起分到哈密地区的天津知识青年有好几十个人,他算幸运,数分配得比较好的一个,安排在哈密地区火箭农场菜队,这里交通方便,离哈密城很近,有的却分配到天山以北巴里坤牧场去了。
  顶替表姐上班时,我常和小霍在一起干活,因此闲聊的机会也多,两人合得来。小霍的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售货员,家里还有个妹妹,他十五岁初中毕业就来到了新疆,快三年了,没回过家。他说,在天津火车站乘火车时,那热闹的场面真的让自己热血沸腾。火车一路飞奔,如同自己插上了翅膀,也非常高兴好奇,因为自己从来没出过远门,见过世面,可是一到了哈密呀……
  到了哈密怎么样,是真的见到了世面、还是受到了教育?他没说,只是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令人同情的是,一提起家,一提起父母亲,小霍眼中的光亮就黯淡下去,继而沉默了。后来我和他闲聊的时候尽量避开有关家庭和父母的话题,免得他伤心。
  一天我无意中聊起了我们家乡的蛇,我怎么解说小霍都不懂,我在沙地上写“蛇”字,写拼音“she”,他竟不认识蛇字!真不可思议。是北方没有蛇、是文化水平太低、还是孤陋寡闻?那个年代的一些知识青年呀,怎么就知识起来了呢?
  (2)
  在农十三师子弟中学托土坯时,我和来自上海落户于东方红公社的知识青年打过半个来月的交道。
  小张,在《贫协主任》中念文件的那个小张。小张长得特标致,个子高挑,乌黑的头发,国字脸,浓眉大眼,高鼻梁,细皮嫩肉,白白净净,有点像电影演员唐国强。要是现在的时尚女孩子见了会大叫:哇塞!酷呆了!
  小张生活自理能力特别差,袜子穿脏了,脱下来嗅一嗅闻一闻丢到一旁,不管了,有时候嗅一嗅闻一闻又穿上。衣服也泥呀汗呀脏兮兮的堆在一起。饭票、菜票也乱丢乱放,窝窝头吃几口就丢了,有时连白面馒头都乱丢。
  我曾经在中学(大概是1965年)上政治课时,听政治老师讲上海的有些学生资产阶级思想很严重,贪图享受,嫌上底的袜子硌脚,不穿。那个时候,袜子买回来后要缝上一个手工做的比较厚实的袜底,经得起踩踏、磨砺,耐穿些。我们感到惊讶!也认为:“真的生活太腐化,有袜子穿就不错了,我们连鞋都没得穿呢。”小张的行为,可能就是我们政治老师讲的那类学生吧。
  小张的脏东西常常是一个漂亮的上海女知青悄悄地给他洗刷,给他整理。可能那个女知青是他的同学、好友或和他在恋爱中。小张见过我的在“七机部”工作的三姐琼华写来的信,很羡慕信封上那秀丽的字体,常和人说那“孙”的字写得“贼好”,是小尹姐姐写的。从那以后,小张开始练字,并且很有恒心的。不知后来他是否练字有成。那个年代处于底层的知青也有苦熬苦练苦学的,以致后来成名成家出人头地的并不鲜见。
  有个叫张松的知青,这个名字一叫我就记住了。因为我小时候看过一本张松献地图的小人书,好像是三国里的人物。张松高高胖胖的个子,理着长长的分头,年龄应是知青中最大的。他懒得要死,做事挑三拣四耍奸耍滑,像那种猪大肠似的提起来一大挂,放下去一大摊的人。张松在女孩面前却是另一副模样,见到女知青,眼睛就贼溜溜的放光,尽讨好她们,卖乖巧献殷勤。男知青们和他合不来,有隔阂,背地里用哈密脏话叫他“舔沟子”。
  还有个叫杨向红的知青,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杨向红向同伴讨要卷烟纸,卷“莫哈烟”,同伴们故意不给他。他赌气了,竟掏出一张五毛钱的纸币卷“莫哈烟”吸了。五毛钱,是我们家乡生产队快两天的工值了呀!
  还有个年纪比较小的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只记得他在一天晚上大哭妈妈,把全屋子的人都惊醒了,半天才叫醒他,知道他在做梦、梦游了。
  对这些知识青年,张工张文新常不屑一顾,背地里和我说:“什么知青,文化程度连小学生都不如!这个年代把知识二字太贬低了,也太没知识了。”是的,那个年代太没知识了,只有阶级斗争、造反有理、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等知识,国家、人们被这些知识折腾得四面楚歌、末路穷途……
  (3)
  “也太没知识了”,我是个盲流,身份和他们有着天壤之别,不能和他们奢谈什么知识不知识,但我理解同情他们:虽然他们头顶知识青年的桂冠,但那个年代没有让他们有多少知识;虽然他们胸前曾佩戴过大红花,但那是一种瞒天过海的欺骗!他们离开父母、离开闹市,到这大漠戈壁来了,他们想家思亲的心能被桂冠、能被大红花所蒙蔽?他们远在天涯的父母对儿女的牵肠挂肚能被“上山下乡光荣”、“好儿女志在边疆”的豪言壮语所愚弄?莫说他们要远离爱他痛他的父母,莫说他们要干苦活累活、手上要起血泡生硬茧,他们能适应这“塞外风沙大如斗”、昏天黑地狼虎吼的生活就不错了。那个梦中哭妈妈的知青,乳香未干呀!他们志气得起来、昂扬得起来、光荣得起来吗?他们能扎根在这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的大漠戈壁之中吗?
  那个年代,有许多说法使我百思不得其解。比如说,对我们这些“黑五类”子弟戏称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那么,按逻辑推而理之,哪些人又是“不可教育好的子女”呢?难道是指眼前这些知识不多的“知青”,仰或是“红五类”子弟?那为什么他们又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来了?
  比如说,“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那么,有些“拥护”就令人太困惑太尴尬太窘迫了。所谓“凡是”,即总括某个范围内的一切。这个“凡是”经得起推敲和检验吗?
  若干年后,在香港凤凰电视台的“世纪大讲堂”上主讲的北京大学教授、史学家王志华也有同感,王教授提出:“敌人反对吃屎,‘我们’怎么办?”还比如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那么,《资本论》、《自然辩证法》等宏文巨著难道瞬刻就成了鼓吹“反叛”的经典了?……还常以哲学家自居,和某国总统闲聊说成是说哲学。哲学是关于世界观的学说,是自然知识及社会知识的概括和总结。哲学应该逻辑严密、叙述慎细,经得起推敲,能经受时间检验的。单就这个“凡是”,说得太绝了一些,是经不起推敲和时间检验的啊!
  那个年代,大量城市知识青年被遣送到广阔的天地里当农民;时下当今,大量的年轻农民涌入城市想当市民,个中原因说不明,也很难道清。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不凡兵王
曾经的炎黄兵王,为寻找杀害挚爱的真正凶手,回归都市,开始了一段精彩绝伦的征程。 保护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缠着不放,滨海女王为其倾心……各色美女缠绕,陈不凡表示很无奈。 他一路前行,无所畏惧,势要走出一段不凡之路!
三杯不醉
现代都市连载
绝世武魂
龙脉大陆,万族林立,宗门无数,武者为尊。强者毁天灭地,弱者匍匐如蚁。少年陈枫,丹田如铁,无法修炼,受尽冷眼。偶得至尊龙血,神秘古鼎,从此逆天崛起,横空出世!娇俏妖狐,冷傲女皇,魔门妖女,神族公主,尽皆入我怀中。修无上传承,凝最强武魂,坐拥众美,傲视九霄。
洛城东
东方玄幻连载
军中利刃(精修版)
其实,苏辰逸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不知道从何时,早已习惯面对生死,更愿意为心中的坚持付出热血和生命。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桀骜不训的军官毕业生,痞性十足,铁汉柔情,嫉恶如仇!一次意外的机会,让他走上了利刃之路。 战毒枭,救人质;边境线上,丛林之中;利刃之光开始闪耀... 最经典的军事力作,我们一起保家卫国,扬我国威遍全球!
啸十二
军事战争完结
绝对红人
副乡长林小冬晚上偶然遇见女上司在办公室受到骚扰,仗义出手,解救上司于危急之中,就在女上司即将以身相许时……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美好乡村
我无意中偷窥到了隔壁嫂子的羞羞事,从此开始美好生活!
老田
现代都市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