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37节 几次“车祸”

  37、几次“车祸”
  说了家乡几个患难相交的朋友,下面再来聊一聊“车祸”,在流浪期间的几次“车祸”。
  我在哈密经历了几次“车祸”,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可笑和后怕。
  第一次“车祸”发生在哈密城通往火箭农场的路上。
  1973年夏初的一天中午,在哈密城郊的一个土坯场上,几个盲流托在土坯,干得正酣,突然天昏地暗,继而狂风呼啸,旋即飞沙走石。有人大喊:“暴风沙来了!”
  伙伴们一下鸟兽散。我来不及收拾工具,跳上单车用力踩踏直往表姐家跑。
  风大,骑车不稳,行走艰难,能见度很低,但我还是拼命赶路,因为听说有人在暴风沙里迷路最后冻死在沙漠里的故事。
  行至火箭农场一分场。倏忽,公路旁的树林子里飘出一条小黑影来,撞上了我的单车。我大吃一惊,定睛一看,是个维族小巴郎子,鼻子碰出了血,哇哇大哭,还夹杂一些听不懂的维族话。
  闯祸了!我惊慌失措。好在风势弱了一些,我急忙抱起他到坎儿井明渠旁把他的鼻血洗去,让他坐在单车后座上,麻着胆子、硬着头皮送他回家。
  小巴郎子的父母和表姐夫都是哈密地区火箭农场蔬菜队的员工,父亲叫达胡迪,母亲叫朱斯姆,前面已经说到过他们。
  达胡迪一家和表姐一家同住在蔬菜队的大院子里。我把小孩送到他们家时,夫妻俩不但没有责怪我,反而连连道谢。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后来我琢磨,是我在暴风沙中把他们的孩子送回了家,还是同病相怜?他们知道我们的家庭成分都不好。
  那暴风沙刮了一下午和一大半晚上,天昏地暗的。
  第二天清早上我去土坯场,工具被埋在沙子下,围裙不见了踪影,码好的土坯墙倒了不少,倒掉了我不少劳力和汗水。天灾啊!
  后来表姐夫说这只是风沙,还不能叫暴风沙。
  第二次车祸发生在1973年冬天。冬天没事做了,我就到火箭农场给表姐代班,她的四娃子正在哺育期。
  我干的是积肥和运沙的体力活。
  所谓积肥,就是把马、牛、羊的粪便拉到地里去。马厩、牛栏、羊圈经过夏秋两季的沉淀,已经堆积了一层厚厚的秽物,冻住了,梆硬。人们要进入马厩、羊圈把它刨挖松散,装车,运走。有时候一镐头下去,冰凌子都溅到嘴里了,气味难闻。
  运沙就是到大沙漠深处运荒沙到地里改良土壤。当地的一句农谚:“生拌熟,地力足”。所以,这里的人们每年冬天都要来一次“生拌熟”,使“地力足”。
  我和甘肃人周世宝用一辆套骡子的马车拉沙。骡子,据说是马驴杂交而成,比一般马要高大,力气也大。
  我们拉一趟沙往返有三、四公里。到沙窝子时,我们一同用铁锹铲沙装车,要费很大的臂力和腰劲。车到地里,他赶车,我卸沙。每间一段距离卸一堆,一堆一堆的沙子在空旷的地里坟茔似的排列着。
  一次,马车轮子卡在地里的土埂子上了。周世宝一响鞭梢,大骡马一惊,嘶鸣着站立起来,我从车上一个仰八叉摔到冻得硬梆梆的冰冻地上,摔得我眼冒金星,好久才回过神来。值得庆幸的是,大骡马受惊后没有奔跑,要是车轮从我身上压过去,那会受伤或没命了。
  可恨的是,周世宝没有一点同情心,还在车上咧嘴傻笑,露出一口氟牙。我心里直操他八辈子祖宗。但又其奈何哉,他是农场职工,我是个盲流。
  事后半个来月,我的头还昏沉沉的隐隐作痛,耳朵嗡嗡鸣叫。现在的耳鸣,我想和那次的车祸还是有点关系的,医书上有外伤性耳鸣的说法。
  第三次“车祸”发生在哈密火车站去火箭农场的上坡路上。我的单车和湖北红安县一个姓杨的单车碰了一架。我上坡,他下坡;我靠右走,他却走左,违规了;我上坡的速度慢,他下坡没带车刹,速度很快。两辆单车“嘭”一声撞在了一起,他躺在地下,我也摔倒了。他的单车前轮撞得歪歪扭扭,推不动了,要扛着走。我身体却没事,只担心表姐的“永久牌”有事。一推车子,好好的没事,我放心了:到底是名牌,经得起撞。
  姓杨的找我麻烦,要我给他把前轮钢圈整好。我说自己没有错:一、我上坡,你下坡,下坡要减速,你没减速。二、我靠右走,你走错道了。你有什么理由要我赔?
  我的一番话,说得姓杨的很尬尴。
  围观的人也都说我对。
  但那姓杨的还是死搅蛮缠,硬要我出钱给他把钢圈整好。
  最后两人还是闹到车站派出所。
  在派出所,面对民警,我又把自己的理由陈述了一遍,如果在家乡的话我可能不会这么理直气壮,怕派出所民警查我的家庭成分。
  想不到红安人比我还胆怯,也不会讲话。
  派出所的听了我说的情况后,拍了拍红安人的肩膀,说:“同志,骑单车也要遵守交通规则。整个钢圈八毛钱,吸取教训吧。”
  于是,这次“车祸”就这么了了。
  还有一次“车祸”的经过是这样的:工地离表姐夫家很远,他要我骑单车去。中午,和我一起托土坯的“难友”向我借单车去哈密城一趟。是有“同是天涯零落人”的阶级情感,还是太老实、吃迷糊药了怎么的,我竟不加任何思索考虑,很爽快地答应了他。
  他一走后我就后悔了,后悔的要死!我竟不知道他姓什名谁,住在哪里,只知道他是甘肃的。这是别人的车呀!永久牌的,名牌车呀,差不多两百块钱一辆啊!
  那下午我根本没心思托土坯了,老是翘首探望,但总不见他影子,杳无音讯。我肠子都悔青了!
  天快黑时,他终于回来了。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如果他一去不复返,我到哪里去找他?如果他一去不复返,我何以面对表姐夫?如果他一去不复返,我拿什么去赔偿表姐?现在想起这次“车祸”来还后怕,比前面那几次车祸更后怕,但又觉得那个时候的人还是诚实守信的。现在有的单车、摩托车、汽车用几道锁锁着都被毛贼偷走了。
  闭锁、开放,禁锢、自由,贫穷、富裕……一个时代总有好有丑、有利有弊,不是每一个时代都是完美无缺的。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地位?等等,我先跟老总谈完这个项目再跟你说。家道中落的丁二狗从底层爬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巅峰,过上众美环绕的肆意人生!
钓人的鱼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绝世武魂
龙脉大陆,万族林立,宗门无数,武者为尊。强者毁天灭地,弱者匍匐如蚁。少年陈枫,丹田如铁,无法修炼,受尽冷眼。偶得至尊龙血,神秘古鼎,从此逆天崛起,横空出世!娇俏妖狐,冷傲女皇,魔门妖女,神族公主,尽皆入我怀中。修无上传承,凝最强武魂,坐拥众美,傲视九霄。
洛城东
东方玄幻连载
最强兵王混花都
被开除出部队的陆轩在地库当保安,意外和美女总裁签下一纸婚约,当上了全职奶爸。暧昧升级,假戏真做,两人上演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
血徒
现代都市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