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36节 患难之交——长松

  36、患难之交——石匠长松
  尹长松和我家几代都有交往,可以说是世交吧。有关长松的一些故事还得粗线条地说一说。
  长松住在图永堂,家赤贫。他父亲两弟兄,银斋和庄斋,庄斋是老幺。
  我四姐琼英曾认长松的伯娘银斋十娘为亲娘。
  我们住在李子堂的时候常饿肚子,长松的堂伯娘云斋七娘对我们家时有关照,后来琼英从长沙回家几次,去看望过云斋七娘。
  长松的母亲,我们叫庄斋晚娘。庄斋晚娘有三个孩,两女一男,长松居中。据说她的妹妹小南在她父亲去世不久后才出生,是个“背爷女”。
  在旧社会,单人独马拉扯着三个孩子,更何况还是个妇女,其生存状况可想而知。
  我父亲、叔叔见她可怜,孤儿寡母的,既是家门,又是上下屋场的邻居,于是把庄斋晚娘叫到教让堂来做些零星小事,煮煮茶饭,洗洗浆浆,做做针线功夫,抱抱小孩,以养家糊口。庄斋晚娘还当过我哥伯安的奶妈,给他喂了大约一年时间的奶。
  恩深羊乳,报尽乌哺,不知哥还知道此事不?我想应该知道的。
  长松从小失怙,家庭又贫困,由寡母拉扯大,吃的苦肯定是不少的。但长松小时候比较淘气和不安分,体现了小孩的顽劣性。从下面几个例子就可以看出来。
  长松从小就学会了吸烟,大概只有几岁就成了一条烟虫。
  我哥比长松小几岁,也跟着他学会了吸烟,偷父亲和大人的烟,两人共同享受,成了朋友加“烟友”。
  有一次,我父亲外出了,哥跑进父亲的房间拿着他的水烟筒,就叽里咕噜就吸起烟来,正巧我父亲回来了,哥听见脚步声,来不及放下水烟筒,就慌忙逃跑,过门槛时摔了一跤,水烟筒嘴子凿进了脖子,那鲜血呀,直往外喷!吓得全家人慌了手脚……于是,小长松免不了挨责怪。
  长松和我哥直到现在还吸烟,明知吸烟有害健康,他们还吞云吐雾的不戒烟。他俩不但是烟友,而且还是学友,一起读过私塾,先生是我的远房堂兄寿梁。哥常在学堂搞些鬼点子扰乱课堂,害得挨先生戒尺的却是比哥大的长松、邹友云等人。
  解放战争的时候,林彪和白崇禧在我们家乡青树坪干了一仗,战斗很激烈也很残酷,死了很多人。
  团山烈士陵园安葬的那三十二名解放军战士就是在这次战役中牺牲的。界岭也修建了一座烈士纪念碑,死了多少解放军,我没去看碑文,也没去翻寻历史。衡宝战役死了多少国民党士兵,就更加不知道了。由此可见人类战争是血腥、残酷和惨烈的。兄弟阋墙、手足相残更是冷酷无情、丧失人性的!
  这次解放军和国民党士兵的一次小小的争斗,小名叫青树坪战役,大名叫衡宝战役,有历史记载,也被影视所记录。衡宝战役应该算是国共之争的无数次战争中的小菜一碟了。
  在青树坪战役中,国、共两军在离长德冲不远的大顺坳打了一场遭遇战。
  那天,枪炮齐鸣子弹横飞,战斗没结束、硝烟没消散、战场气氛还剑拔弩张,长松就冒着枪林弹雨飞跑出去捡他心所向、情所系、梦所想的子弹壳儿了。
  好在子弹长了眼似的,没往他身上飞,弹头没往他肉里钻……让看到这情景的人心脏砰砰的直跳,长松的母亲事后连哭带骂心疼地用竹枝把他狠狠地抽打了一顿。
  打土豪,分田地,地主被打倒在地,贫下中农扬眉吐气。庄斋晚娘是贫雇农,因此翻了身做了主人,住进了人民政府分给她的在教让堂的几间房子。
  长松不晓得分什么阶级路线,常从教让堂跑到我们居住的李子堂茅屋来和哥玩耍,冬天打雪仗,玩得像个圣诞老人;夏天学游泳,把浅浅的李子塘的水搅得浑黄浑黄的。
  后来,教让堂改作白玉学校,长松一家又搬回图永堂住。再后来,长松又从图永堂搬出来,在图永堂山东面对白玉学校砌了一座新房子。他家砌新房子时,我和我妻子去帮忙过。
  庄斋晚娘对我们还是小有照顾的,但毕竟她是个拉扯着儿女过穷日子的女流之辈,心有余力不足。尤其是我母亲去世后,庄斋晚娘对“沦陷”在家的我和两个妹妹关心有加,还给我说过一次媒,是她娘家的侄女,叫王金苔。
  我是非常感谢她,因为有人破天荒给我说媒了!当时,没有人会给我说媒,也不想给我、更不敢给我说媒的。
  说来好笑,长松的母亲给我说过媒,没成功。我妻子后来给长松的儿子爱国、卫国兄弟俩说媒,一说即合,喜结良缘,婚姻美好,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为长松家族繁衍后代。
  爱国的爱人还是我妻子的外甥女,我的同学、同行加连襟的彭季长的女儿——彭佳辉。
  长松是个石匠师傅,曾经是个年轻的老石匠,几把石锤,数根钢凿,不分三伏,也不避三九,开山凿石,大部分时间在和石头打交道。
  顽石在长松坚持不懈地打击下,石屑子弹般四散飞溅,铿铿锵锵的声音渲泄着一种男子汉的顽强和力量。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长松流的汗水可以用斗量,所费的力气恐怕难以用秤称出来。
  长松外出做石工夫了,家里的一摊子农事由他的妻子——曾映莲一肩挑。夫妻俩含辛茹苦,盘家养口,供老大、老二读完大学,送老三、老四读完初中、中专,在这个过程中也打发掉了他俩的青春壮年,也就是人生的大半辈子时光,个中劳累辛苦、艰难竭蹶,他们自己知道。看长松现在如虾的弓背和他老伴曾映莲那清癯的身子,就可知道当时他们的家庭处境和状况。
  长松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建国、二儿子爱国,哥俩读完初中后,先后考上了当时湖南省地处农村(火厂坪)的省重点中学——邵东三中,在那里读完高中。
  而更有意思的是,哥俩高中毕业后,又都先后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武汉理工大学,老大还念完了硕士研究生。
  建国和爱国念初中、高中,是勤学苦读。记得有年“双抢”时节,长松的妻子去了洪江没回来,建国、爱国都在学校读书,卫国、伟国还小,家里劳力紧缺。长松的母亲要我抽时间去给她帮忙搞一天“双抢”,当时我家的农活已接近尾声,我把“双抢”的尾巴留给妻子处理,即往长松家帮忙。
  正当我们头顶炎炎烈日、脚踏滚烫泥水辛苦劳作时,建国从邵东三中放农忙假回来了。
  他挑着一副空担子,一头是书包,一头是个网兜网着个空咸菜坛子。穷苦的孩子早当家,建国二话没说就放下担子、脱掉皮筋草鞋,跳到泥水就干起来。
  他和我说,每周要回家拿米拿菜,有些菜吃到周末都馊了。到三中二十多里,虽然有班车,但没坐车,来回都是步行……谁听了都会心酸的。十年寒窗苦,终于迎来“一朝功名”。
  现在,建国是邵阳市电业局总工程师兼副局长。老二爱国在珠海工作,还出国到日本搞过一段时间的科研。据说联想集团曾经开发一个激光印刷方面的项目,没成功被搁下,爱国却研发成功并投产了。他弟兄俩算是成功人士。
  老三卫国在邵东电管站工作,老四伟国在外经商还兼包一些工程。总之,长松四个儿子都不错,都出息了,在常德冲的青年中是排在前面的人物,尤其是建国和爱国。
  长松关心公益好做善事,村里电网改造,他动员儿子倾力相助;村里修水泥公路,他慷慨解囊;尹氏家族修谱,他亦捐款助资……有如台湾国民党主席马英九马氏家训所说:“黄金非宝书为宝,万事皆空善不空。”
  长松家代际更替,赓续绵延,今非昔比,一代胜过一代。儿子们对长松二老也孝顺,他们晚年享福、幸福。我曾以长松儿辈的孝顺、他俩老晚年生活的惬意为素材写了一篇短文,被《家庭导报》刊发。我把这篇文章拿给长松看,他读了以后眉开眼笑,喜滋滋乐悠悠的。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江湖枭雄
一场看似平常的冲突,将青涩少年推向了人生的十字路口。面对命运的嘲弄和生活的重压,他选择挺直脊梁,奋起反抗。
岐峰
现代都市连载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最强上门女婿
偶然成了天南第一美女的老公,天南第一豪阀的上门女婿,叶风本以为从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可惜老婆不让上床,校花小姨子老是缠着自己……
水门绅士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