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2节祸起萧墙

  2、祸起萧墙
  (一)
  长庆堂屋后的樟树山山腰上有一棵高耸着三个大枝桠的古树,大家都叫它“三桠子枞树”。1969年8月,生产队派人把它砍倒了。
  从此,那株“三丫子枞树”就在世界上消失,家乡失去了最后一棵标志性的千年古树!
  几天后,生产队又要“斩草除根”,派人挖出了“三桠子枞树”的树蔸。由四个壮劳动力用绳索把树蔸套好,哼哧哼哧地抬了回来。
  “哟嗨!”四人一声齐吼,把它丢弃在保管室后面那块空坪里。
  千年古松,树蔸弥坚,虬根交错,像只巨蟹。
  围观的社员议论:“有好几担柴火呢,但劈碎它,是要花功夫、费力气的。”
  可怜的树蔸就在那里匍匐了几年,再也没有人管它了。当时我就想,它可以锯好几块墩板呢。
  家里的墩板破了,再也不能将就使用,我想到了那个松树蔸。
  我知道尹明德家里也在使用一块破墩板,于是给他提了个醒。他一拍脑门:“对,锯墩板!”
  我说那是生产队的财产。
  他说:“一个树蔸,卖,没人要;咬,又咬不烂,摆在那里招白蚁。”
  我说还是和队长说一声好些。
  他不屑一顾:“说个屌子!生产队好多东西丢了,谁来管?一个树蔸,值不了几个钱。你去借锯子,有麻烦,我顶着!”
  我还是请示了队长。
  队长李武球说:“那个枞树蔸脑谁都咬不烂,你们要锯墩板就锯吧。”
  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就和明德行动起来。
  当第一块锯下来时,有人都羡慕:“一面大铜锣!”明德也没作一点谦让就高兴地把那面“大铜锣”提走了。
  我俩锯第二块墩板时,毕竟不是专业锯匠,拉锯拉得很别扭,不像锯第一块那么合作、顺手,总卡锯子。正擦汗休息,保管员过来了。
  还是那种常见的姿势:一只手捻着嘴角黑痣上那几根长须,另外一只手抖动着一串保管室的钥匙,站在旁边冷眼观看,似笑非笑。
  后果不妙,问题很严重,我想。但又安慰自己,队长已经答应了的事,他又能怎样?默默地站看了一阵,保管员走了。
  锯子卡被住,硬是拉不动了,只好把锯了的那部分劈下来,也是一块墩板,不过横断面起伏不平,也不像大铜锣,倒像半边月。
  我把墩板修整了一下,提到家里洗干净,撒上一层盐。听说用盐渍了以后,墩板不开裂不生垢。平时炒菜,连盐都节约着放,为了这块墩板,我就不吝啬了。
  没想到新墩板没用上几天,出事了。
  那天早晨,我收工回家,见妹妹躺在床上。
  平时这个时候,家里已收拾得干干净净清清楚楚,碗筷摆在桌上,只待吃饭。今天是怎么啦?
  正待询问,小妹泪眼婆娑地说,家里的墩板被保管员无缘无故拿走了,还说了一大串气死人的话。
  火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真他妈的太欺负人了!被欺压的一桩桩往事在脑海中翻滚出来。
  我恨恨地说:就是恶老虎、凶豹子,我也舍了这身百十斤菜,喂他一口!
  妹妹见我要去找保管员论理,连忙拦住我:“忍得一时之气,免除百日之忧,让他自己去碰尖角子石头吧。”
  “学乌龟法,看螃蟹人。”我想起了先贤的一句名言。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凭宰割的。再说事情闹大了,就是理由再充足,吃亏的能是别人么?
  我只能忍气吞声了。
  我也不明白,到底在哪里得罪了他?
  我后来才知道,到我家拿墩板之前,他先到生产队长面前告状,想要队长出面收缴我的墩板,队长没有答应他。
  这个消息是队长的父亲李文祥——贫协组长告诉我的。
  真是作恶卖乖的小人一个!明德家的墩板他敢去拿?明德父亲是出纳,也是生产队的干部,有一大家子人,他敢去拿?就是因为我家庭出身不好,他可任意欺负!
  被人任意欺负、踩在脚下过日子,何时才是个尽头啊?我很憋屈,也很绝望。
  后来,我的那块被保管员没收了的墩板一直搁在生产队饲养场,被使用到实行“土地承包制”——“分田分土到户”,也就是生产队散伙。
  生产队的所有家当也都被瓜分得一点不剩,那块墩板不知道被谁家哪户抓阄分走了。
  (二)
  本来就少言寡语的我更加缄口沉默了。
  一天出工的时候,几个要好的青年问我怎么了。
  我说:“心里闷得慌,难受。”
  哪想在一旁的保管员“嘿嘿”两声奸笑:“地主崽子现在还想霸占公家财产!”
  这明明是针对我来的,周围没有地主崽子呀。是我那句与他没有一点关系的话伤到了他?还是他无事找茬挑起事端?
  他嫉妒于前,设陷于中,下石于后了!
  我还是忍气吞声,但想到欺负人也只能到九九,不能到十足呀!怒火从丹田又冲到脑门,如此屈辱生,不如站着死,拼了吧!拼个鱼死网破。
  我紧握锄头的手在颤斗,眼睛快冒出火来。
  在一旁的两个妹妹见阵势不对,急得一声“哥”还没出口,眼泪先流了出来。
  我又冷静下来:自己不要命,妹妹她们怎么办?在外面工作的哥哥姐姐怎么办?他们肯定会影响、遭牵连的。
  我终于稳住了自己,可是到嘴边的话怎么也堵不住了,像决堤的洪水奔泻而出:我锯墩板,是队长同意的,有人不是队长却凌驾队长之上,到我家来抢墩板。
  我换了一口气,继续说:我锯墩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像有的人鬼鬼祟祟偷生产队的红薯、煤油、猪食……话像连珠炮似的放了出来,也不想后果。
  我立即又后悔了,虽然我说的都是“电闪天下明、水落石头现”的事情,也有人看见过他往家里拿生产队的东西,但又有谁站出来证明呢?
  虽然我讲的都是道理,但这个世道能允许我有道理、讲道理吗?
  我为人胆小怕事、处处忍气吞声,从不招惹谁,众人也都知道我虽遭冤枉受欺压,但从不说违心话。
  既然大家了解事实真相,我为什么不再学乌龟法?像小妹说的那样:“让他自己去碰尖角子石头”呢?
  我真的很后悔,不该把我看见到的、埋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
  一番话、一番有人想说又不敢说的话犹如导火索,引起了爆炸。
  他老公老婆、兄弟妯娌、崽崽女女群起而攻之:是贼,拿证据来!保管员是贼,生产队干部是贼,你好大的胆子!DZ崽子诬蔑PX中农,打击GM干部……
  有几个一边骂一边围上来,手指快点到我的脸上。
  无故的指责及刁难,任意的歪曲与加罪,恶意的侮辱和谩骂,就是白痴也承受不了。我正准备拼一个够本,拼两个赚一个。
  明德和我几个要好的青年赶过来:“以众欺一,有道理吗?”他们站在我的周围。
  观众也嚷嚷开了:“身正不怕影子斜,ZHX说要文斗,不要武斗!”但也有耍猴的不怕人多,看热闹的不怕事大的人。
  队长跑过来咆吼道:“吃了饭胀的,谁再闹,我扣他的工分!”
  见有人为我站岗,其他人尽说风凉话,队长也不表态,自己确实有辫子抓在别人手里,他们知趣地散阵走开了。但谩骂之声仍不绝于耳,嚷嚷着要生产队开会,喊大队来评理,叫公社来抓人。
  我知道,我揭了生产队一个大家族的伤疤,捅了一个别人不敢捅的篓子,彻底把他们得罪了。
  我今后的日子会更加难煎熬。
  当天晚上,我失眠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万籁寂静,黑夜无垠,我眼光光的被锁在黑暗中。
  白天吵架的场面总在眼前晃荡,还夹杂一些以前分菜油、买氨水、熬农药等乱七八糟的受屈辱、遭欺压的事情纷至沓来,甚至万人斗争大会、“九.七”、“九.二七”运动里那些悲惨、恐怖的镜头也掺和了进来。
  我失眠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是呆不下去了。
  身份歧视、人格侮辱、生活贫困、劳动煎熬,日子过得也太憋屈、太痛苦了。
  我一无所有,只拥有赤条条的一具身躯,如此穷其一生、苦其一生、屈其一生、冤其一生,真枉到人间走一遭啊!
  天下乌鸦不会全是一般黑吧?
  到远天远地去,到天涯海角去,到别人不知你来历不明你身世的地方去,就是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到新疆去,我有一个姑表姐金俊英在那里。
  我想到了这条“出路”。
  埋尸何必桑梓地,客死他乡也心甘。
  再说一个唯心的小故事。
  “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让他去碰尖角子石头吧。”这是当时妹妹劝解我的一句话。
  保管员后来真的碰“尖角石”了:他家小儿子和家里赌气喝农药而亡;他到流光岭区医院看病,发烧得糊里糊涂的跳到井头岭一个水塘,浑身湿淋淋回到家里,不久后病亡。
  他真的碰上尖角子石头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凶猛男助理
方长来到衰败的机械厂当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工,一不小心成了女厂长家的私房高手。隔壁的俏寡妇天天惦记;厂里的女大学生非常眼馋;来自少妇不断的撩拨…… 美女还有五秒抵达战场,方长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猪的理想大
现代都市完结
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雇佣兵王陈扬回归都市,只为保护战友的女神妹妹。繁华都市里,陈扬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铁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业帝国……欲了解四帝更多故事,请微信公众号搜索天道盟。
问鼎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
“不许贴近我!” “不准睡,这是我的床!” “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太接近!” 林翰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居然是个霸道女总裁......
拉姆哥
现代都市完结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