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6节 大头鞋、羊毛袜

  16、大头鞋、羊毛袜
  (1)
  表姐夫郭再元把我从农十三师子弟学校接回到他家,表姐的孩子已经出生几天了。
  塞外严冬也渐渐降临。
  我从家里只带来几件单衣和一套绒衣裤,实际上家里也只有这些行装。必须买御寒的衣服,才能应对哈密那哈气成霜、滴水结冰的严酷寒冬。
  我到哈密火箭农场一分场供销合作社买了一顶棉帽、一件棉短大衣、一条棉裤和一双大头鞋,把在农十三师子弟学校托土坯的钱花得精光,还另外添加了十几块苦力钱。
  棉帽,黑灯芯绒面子,黄平板布里子,帽檐和护耳是棕色的长绒毛,戴在头上沉甸甸的。棉衣、棉裤是蓝色的斜纹布面子,灰色的平板布里子,铺有厚厚实实的棉花。棉衣有一个灰色长绒毛的大披领,竖起来把整个头都挡住了。橡胶底的大头鞋,鞋面一部分是棕色的粗毛皮革,一部分是黄色帆布,鞋内衬着羊毛,厚厚的笨重。
  一穿上这套服装,虽全身臃肿,但从头到脚立刻暖和起来。这套行装伴着我度过了哈密的两个三九严寒。
  表姐正在坐月子,这个孩子是他们家的第四个男孩,奶名维娃子,后来取名郭维,又名郭湘维。我穿着这套新买的行装第一次去给她顶班劳动。
  那天,我被分配到维族车把式达胡迪马车上,和他一起去运沙,就是到荒漠中去运沙到耕地里。
  达胡迪身材粗壮,粗黑的眉毛,眼睛微微下陷,一圈络腮胡子,典型的维族男子汉相。他戴羊皮帽,身穿黑色的灯芯绒旧棉衣棉裤,棉衣的袖子上还破了几个洞,露出了棉絮,脚踏一双长筒毡靴。
  达胡迪见我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开玩笑说:“小伙子,发财啰,核买斯新的,要娶羊缸了吧。”
  达胡迪说娶羊缸就是娶老婆子,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心里也生出一阵隐隐的刺痛来。
  二十好几的男子汉了,浪迹异地流落他乡,有家不能归。就是能回家,也是上无片瓦,下无插足之地,况且还戴着一副沉重的枷锁,谁愿意嫁给我、我娶谁?娶亲成家,下辈子的事吧……
  想到这些,心底流露出此生枉到人间走一遭的伤感。本来和维族人交流就比较困难,我更加沉默寡言了。
  新买的衣服,我倍加爱惜。装沙时,我把衣服脱下来,叠好放在沙丘上,然后和达胡迪一起装沙。装好车,再穿衣上车。
  装车卸车,我都如此这般。
  达胡迪便说:“小伙子,沙里掏金,你我认命吧。”当时我不太理解他话的意思,以为是说我太吝啬太小气,其实穿着厚厚的棉大衣干起活来也不利索。
  后来我想,达胡迪说的不是和“命里有来终须有,命里无来莫强求”的意思差不多吗?
  达胡迪富农成分,他妻子朱斯姆是哈密王的后裔,夫妻俩出身都不好。
  面对肆虐华夏的血统论,连远在边塞大漠的粗犷强悍的维族人达胡迪都“认命”,我能有什么“强求”啊?我只是深感世事艰辛唯惜物如金而已,更何况是花“重金”买的新衣服。
  我心里这么想,但没有向达胡迪解释。
  (2)
  我在牧羊时,也是全靠这套行装帮我驱赶塞外严寒的。
  1973年,立春已过,但哈密的春天还不见踪影。一天早晨,北风冷冽,太阳像一张玉米饼子贴在灰蒙蒙的天空上。
  凭经验,我知道这是一个扬沙天。
  带上干粮和水壶,穿上棉衣棉裤毛袜大头鞋,我全副武装,还戴上口罩手套,系紧帽耳,放下帽檐,竖起大衣领子,只露出了一双戴着近视眼镜的眼睛。
  从羊圈里赶出羊群,我尾随着走向沙漠。
  不一会,口罩外就蒙上了一层白白的霜。取下拍掉,不多久,白霜又染口罩。耳朵生生的痛,脚丫也冻痛冻痛的。
  平常要是脚冷冻,我就跺脚行走生热取暖,但那天有扬沙,我就卷缩在一个沙窝子里,不知不觉就睡觉了。我梦见身旁有一堆熊熊的大火,烤得身子暖暖的,脚也热热的生痛。
  突然,一种羊咩声把我惊醒,一碰暖在大衣下的水壶,似乎里面有冰凌声。脚生生的痛,好像不在脚上了。
  脱掉大头鞋一看,羊毛袜硬硬的好像结冰了!
  我穿的羊毛袜,是纯羊毛的。自己拧的羊毛线,表姐给我编织的。
  当地每家每户都有拧羊毛线的习俗,犹如家乡手纺棉花。手纺棉花用纺车,手拧羊毛线的工具要简单得多,就只一根五六寸长的小木棒。
  表姐家养有几只绵羊,每年要剪两茬羊毛。哈密市场上也有羊毛卖,细细的绒,雪白柔软,保暖,手感很好,价格也不贵。
  手工拧捻毛线,先把羊毛洗净晾干,再用树枝条把成团的羊毛抽打得松蓬松蓬的,就像家乡弹棉花一样,然后就可以拧捻毛线了。
  拿一团羊毛,抽丝拧捻出一段毛线,把毛线头绑在小木棒上。人站立起来,让绑有毛线的木棒自然下垂,双手配合,慢慢从手中的羊毛团中抽拉出一丝丝羊毛,再打动小木棒让其旋转,抽拉出来的羊毛就旋转拧捻成毛线了。拧捻一段,就缠绕一段在木棒上。渐渐地,渐渐地木棒成了一个纺锤——羊毛“纱锭”。
  如此反复循环,操作不息,就累积成一个个羊毛“纱锭”。
  有些手灵巧的,拧捻出来的毛线像机器生产的一样。这种手工活,当地男女老少皆能。他们用手拧好的毛线编织衣服、裤子、围巾、袜子等,既省钱又耐穿。
  晚上无事,我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拧了足够编织一双袜子的毛线,用棕色染料染煮了一下。表姐把我拧的毛线给我织了一双袜子,这双羊毛袜虽然粗糙丑陋,颜色浓淡不匀,但很保暖的。
  后来,我把羊毛袜带回了老家,穿了好几个冬天,纯羊毛很暖和。后来脚跟处坏了,妻子给我补了又补,又凑合了几个冬天。
  从新疆回湖南时,我只带回了棉帽、棉衣和棉裤,大头鞋就留在表姐处了。后来还是有一丁点后悔,怀念那双大头鞋:花了十八块钱只穿了两个冬天的大头鞋,还跟新的一般。
  大头鞋和羊毛袜是用作脚部御寒防冻的,应该在一块儿,我却把大头鞋留在了新疆,羊毛袜带回了湖南,从此它们天涯各一方。
  其实,哈密的冬天房子里生有炉子和炕床,很暖和,不要穿棉衣,也不要穿大头鞋。湖南的冬天却湿冷湿冷,房子里和外面的温度一样低,挺难受难熬的。
  其实,天气的寒冷在人的感受:身冷和心冷。那个年代,我的心是冰冷冰冷的,远远超过天气的寒冷。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巅峰权贵
苟利国家生死以,不以祸福趋避之! 本文讲述了一个重生的落魄红三代的事迹,述说了一个以改革开放为背景的官场经历! 且看主角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和头脑,在如履薄冰的官场商场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一览众山小! 本人已完本作品《抗战之血色残阳》,近三百万字,人品保障!大家放心收藏!
散心靓意
现代都市完结
美人余香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
“不许贴近我!” “不准睡,这是我的床!” “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太接近!” 林翰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居然是个霸道女总裁......
拉姆哥
现代都市完结
权与利
《权与利》以犀利的笔锋,敏锐的视角,以一名县委书记选拔之争为切入点,进行了一场各方势力的权与法、理与法、情与法的惊心动魄的较量和斗争。塑造了因坚守原则、清正廉洁而遭受利益集团的诬陷,却仍然默默奉献、对党和人民的工作负有高度责任感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等一群共产党员的感人形象。该剧以大量生动真实可信的情节和细节,展现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和绚丽风彩!
邵玉清、邵庆峰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