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1节 姻缘由天定

  11、姻缘由天定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两头,各说一头,按住上头,先说这头。
  上面说这次流浪新疆,目的是想在新疆落个户,成个家上什么的,“若是在家乡,今生此世是莫想成家立业了。”
  其实,我在老家时,也有人为我说过媒,使我冷漠的心田回暖过片刻。
  (1)
  我三十二岁才结婚,并不是我人品差或是个“哈巴”、白痴;并不是我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而寄人篱下;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家庭出身不好,人见人怕、谁见了都绕开走的那种人。
  但也有人给我作了四次媒,介绍了四个对象,但三个没有成功。
  第一次是长松的母亲庄斋晚娘,这是破天荒有人给我说媒了,让我不知所措。介绍的是她娘家的侄女,叫王金苔,家住崇山公社山河大队。
  王金苔的姐姐王斗元是我小学的同学。我和王金苔见了一面,是她来到我家的。这桩事情就不了了之。
  第二次是我从新疆流浪归来后,二姐琼芝给我说媒,对方是二姐任教的周官桥学校附近的一个大龄女子,姓赵。
  小赵父母过世早,跟着哥哥一起生活。
  可能是小赵眼界高的原因,高不成低不就,婚事一拖再拖,就成了近三十岁的大龄青年。
  她来到周官桥学校,我们见了一面。她个子不矮,模样还可以,扎着短发辫,着装比较洋气,脚上还穿着农村女子少见的皮鞋。
  我心里明白:此事准成不了。
  我和小赵见一面后也就杳无音讯没有结果了。
  我三十岁的时候,接受第三次说媒。是谁做媒,记不起来了,女方姓曾,她叫什么,我也记不起来了。
  小曾的家庭成分也很高,在这个问题上我俩算是门当户对。
  但她是有房有父母的,我却是一无所有、赤条条的穷光棍一根。
  她家在我们大队隔壁的流光岭公社石山大队怡榖堂,她的哥哥曾承道和我的哥哥伯安曾在邵东七中是同学。
  “三年困难时期”,曾承道跑湖北做生意,因贩卖粮票、布票而被判刑、坐牢。
  其实那个年代跑湖北作这种生意的人不少,他却被判以重刑!是家庭出身地主?是撞在风口浪尖上?还是其他原因?不得而知。
  我到过小曾家一次,她外出做事去了,只见到了她的病怏怏的父亲和瘦弱的母亲。
  后来我和她还是见了一次面,在炎炎三伏天的中午。小曾来找我。
  我正在外面劳动,热汗淋漓地急急忙忙赶了回来和小曾相会。她连我的“家”门都没进,更别喝水了。
  我们在长庆堂的屋场树——毛司塘边古老的槐花树的树荫下站谈了一会。
  《天仙配》中七仙女和董永因古槐树为媒妁而结姻缘,成为千年美好传说。我和小曾在古槐树下第一次会见面谈,姻缘若何?我心中无底。
  小曾说:“自己读书成绩比较好,小学毕业后,家里就不让她升学了。”说完后她怅怅地叹了口气,不知是叹息没能继续升学,还是感叹自己家庭处境。
  还说她:“我三女子妹,大姐嫁给我们流光岭公社的民办教师,叫尹芝安,家庭出身地主;二姐嫁给了你们团山公社柏夫大队的禹玉群,家庭成分也是地主。”
  在择婿和选夫君的问题上,我认为小曾的父母和两个姐姐是择人才和讲究门当户对的,因为我和芝安、玉群都有过接触。芝安是邵东三中的高中毕业生,在流光岭槐子山学校教书,吃“社售粮”。在农村,吃“社售粮”的仅次于吃国家粮的。
  玉群是邵东七中初中毕业的,他曾经拒绝代课,宁肯学锯匠。玉群的的哥哥叫禹春球,在邵东七中教书。
  我向她简单、如实地介绍自己了的人生经历、家庭状况和社会关系。
  其实我想这些小曾会知道的,因为石山大队和长青大队毗邻,又属于同一类人物,她应该知道的。
  通过和小曾短暂接触,我觉得她好像对我还有一点意思,是我的诚实坦白感动了她,还是我自作多情?应该二者皆占一点吧。
  两人分别时,小曾问我能不能买到白糖,说她快要死的父亲很想喝白糖泡米汤,苦于买不到白糖。
  正在托付外面的亲人给我买白糖时,小曾的父亲却撒手辞世……
  (2)
  我们兄弟姐妹八个,只有我一个人留在老家农村,他们都担心我因没有住房而错过结婚年龄,会单身鳏寡一世的,实际上我已经错过结婚年龄了。
  因此,二姐琼芝极力举张我在长庆堂买房子。正好我们院子里拓五爷有两间土砖房要卖,他外出多年,房子疏于管理,已经摇摇欲坠。芝姐要我把它买下来。
  我在生产队一年到头风里来雨里去都糊不住口盘不到穿,哪有钱买房子?
  于是,由芝姐牵头,几个姐姐和哥凑了六百块钱,其中三姐琼华给得最多,其余人给了多少,我当时没有记录下来,现在记不起来了。
  我在长庆堂买了拓五爷两间旧房,皮纸(土宣纸)写的房契还保存在。
  房屋买卖成契时还办了两桌饭,“宴请”的是大队和生产队干部及本生产队每一户一个的代表人物,还有拓五爷的房亲——尹澄江、尹仲德兄弟。
  大姑妈特意从崇山铺仁堂金家赶来帮助大妹琼蕊张罗饭菜。
  成契时,拓五爷的堂侄澄江、仲德兄弟从中作梗,不肯在契纸上画押。
  原因是他们住房也十分紧张,想买,但没钱买。
  大队书记尹桂松还规劝了他们:人家没有房子住,三十多岁的人该成家了,要通融一下。
  但他们兄弟还是极力阻拦。
  尹桂松书记最后生气了,说:“仲隆你放心,这两间房子你买定了!一两个人不画押没关系的。”
  尹桂松书记也对我姑妈说:您不要担心侄子的事,我们大队做得了主。
  这样,我有了房子,第三次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第一次是祖宅教让堂,第二次是李子堂三间茅屋,这是第三次。
  这样,如果别人给我做介绍时,我也就有了一点底气:我家是有房子的,有“四间”房子。
  正好像现在给人做介绍一样:他家有房有车。
  第四次介绍的对象就是我现在的老伴。
  这桩婚事是同学说合的,他们是我现在的连襟彭季长、在邵东三中教书的彭凤仪及白玉学校的尹培轩校长。
  他们都是我中学同学六年的朋友,见我三十多岁还鳏着,古道热肠地倾力相助。
  他们和女方家谈及我的一些情况,女方的父亲一听介绍,就基本愿意这门婚事。
  但他们家的一些房亲人就不认同,尤其是他家的一个堂婶娘极力反对,对我岳父说:“你们家到底是怎么搞的?尽找这样的女婿,大女儿嫁了一个出身不好的,二女儿又要往火坑送,还不如用罐子炖熟,吃了。”
  想不到他们后来又称赞我岳父有“后眼光”:“选了两个出身不好的女婿,现在都当上教师,‘吃国家粮’了!”
  妻子刘芝元,比我小九岁。1976年10月,我们到团山人民公社领取了结婚证。
  那天,桐姑妈和我大妹群蕊在家里办了两桌饭菜,算是婚宴。
  晚上,生产队的年轻人还闹了洞房,记得大队副书记尹受益还到我洞房坐了一会儿。
  当时,我已经代课一年有余,但家庭经济状况十分窘迫,妻子无一点怨言,结婚没几天,就在生产队出工了。
  1977年8月,女儿出生,家庭负担加重了,妻子任劳任怨,相夫育子,忙里忙外,把个一穷二白的家操持得井井有条,日子不说红火,但渐渐有了起色……
  《幼学琼林》里说:“女家受聘礼,谓之许缨。”还说:文定、纳采,为行聘之名,我没有聘礼,也没有“文定、纳采”,不知道岳父当时看中了我什么。
  常见婚联:“良缘由夙缔,佳偶自天成。”如果当时我能够买到一两斤白糖,是不是婚姻也就“夙缔”、“天成”了呢?
  良缘佳偶皆天定,如今回首古稀人。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凶猛男助理
方长来到衰败的机械厂当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工,一不小心成了女厂长家的私房高手。隔壁的俏寡妇天天惦记;厂里的女大学生非常眼馋;来自少妇不断的撩拨…… 美女还有五秒抵达战场,方长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猪的理想大
现代都市完结
捡漏
  一眼百年,重生都市。   盛世华章,古董收藏。   秦碑周彝,金石字画。   青铜青花,翡翠美玉。 天下奇珍,尽在我手。 重生归来的金锋在现代都市,凭借神乎其技的鉴宝本领,一步步走向巅峰。 发扬民族最传统的文化,传承千年最完整的文明。
金元宝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绝对红人
副乡长林小冬晚上偶然遇见女上司在办公室受到骚扰,仗义出手,解救上司于危急之中,就在女上司即将以身相许时……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军中利刃(精修版)
其实,苏辰逸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不知道从何时,早已习惯面对生死,更愿意为心中的坚持付出热血和生命。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桀骜不训的军官毕业生,痞性十足,铁汉柔情,嫉恶如仇!一次意外的机会,让他走上了利刃之路。 战毒枭,救人质;边境线上,丛林之中;利刃之光开始闪耀... 最经典的军事力作,我们一起保家卫国,扬我国威遍全球!
啸十二
军事战争完结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
“不许贴近我!” “不准睡,这是我的床!” “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太接近!” 林翰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居然是个霸道女总裁......
拉姆哥
现代都市完结
最强上门女婿
偶然成了天南第一美女的老公,天南第一豪阀的上门女婿,叶风本以为从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可惜老婆不让上床,校花小姨子老是缠着自己……
水门绅士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