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塞外流浪记>>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0节 下决心,写封信

  10、下决心,写封信
  讲了湖南新邵的太子庙,又回到新疆大漠戈壁中的哈密。
  (1)
  到哈密一段时间之后,我时不时默想:家,是回不去了,也不好意思回乡归家了。如果就这么到外转一圈,一无所获又“打道回府”的话,也无颜见江东呀!这里虽居无定所、生活艰苦,但总比在家乡被划为另类,受屈辱、被歧视、“穷”劳动要好一些,说不定今后还能在新疆落个户、成个家什么的。若是在家乡,今生此世是莫想成家立业了。
  人啊,就是因为心存企盼怀揣希望,认为苦难有尽头生活有奔头才坚持着活下来的。
  有些人正是因为对生活丧失了企盼和希冀,“哀莫大于心死”,才不得不去自寻死路的。
  与其困死在家乡,不如做个漂泊天涯的孤魂野鬼算了,说不定成不了孤魂野鬼反而会闯出一条生路来。我考虑再三,下决心给大队书记写了一封信,把回家的路断了!免得他们找两个妹妹的麻烦。
  信很短,语无伦次,一挥而就。我现在还依稀记得信的内容。
  尊敬的尹书记和大队各位领导:对不起,没有向您们请假,也没有经得家里其他人的同意,我就来新疆了,毕竟他们也管不住我了。
  我已经是一个有自己想法、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成年人了,只要在祖国的大地上,在哪里干社会主义都一样……再一次说声对不起,请原谅。
  后来别人和我讲,有人说:“毛先生胆子真大!一个出身不好的外流分子还明目张胆地写信说出自己的去向,人家外流都是偷偷摸摸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唯恐别人知道行踪。”
  还听人说,团山公社大抓“外流”时,要派人到新疆来抓我,是大队“挡了驾”。
  大队书记尹桂松是同情我的,也知道我不会安心于农村,因为我的哥哥姐姐都在外面工作,是当时人人羡慕的那种吃“国家粮”在单位、在城市工作的人。
  我写信基于两个目的:家乡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埋尸何必桑梓地”?更重要的是怕生产队、大队、公社找我两个妹妹的麻烦:动不动扣口粮,时不时卷起铺盖去公社参加外流人员学习班。
  那个学习班的滋味我是深有体会的。
  (2)
  1971年,两个妹妹都外出去给姐姐带小孩了,一个在长沙的四姐琼英处,一个在邵东县城的二姐琼芝的学校里。
  当时团山公社大规模抓外流人员,一张盖有红印的通知单传来,我即刻卷起铺盖去公社办的“外流人员学习班”。
  学习班办在团山公社背后的团山小学里,原禹氏族祠,后来改成团山中学。
  我是宁肯在生产队下苦力,也不想去“学习班”学习。
  那个年代的学习班有两种:光荣的镀金式的学习班和改造、惩罚式的学习班。
  我怕进这个学习班有几个原因:一是怕丑,卷起铺盖去学习,像是去看守所!我一直低着头背着铺盖避开行人走了四公里才到达团山小学。
  第二个原因是我有同学、熟人在团山小学教书,有高中同学尹培轩,还有同一个大队的尹健之等。他们是领工资的老师,我呢,我是个低贱、落魄还戴着阶级枷锁的红脚杆子农民啊!平时见到他们,我都远远的绕着走。今天进学习班无异于进监狱,又在他们学校里,哪有不见面的道理,到时候又怎么躲避得了?
  我那个时候最怕见熟人,尤其是怕遇见过去的同学、朋友。我就有过几次这样的相遇,令人尬尴且难堪的相遇。
  一次是我和流光岭区委书记赵世荣面对面相遇,他站住看着我,有问话的意思。我害怕害羞得马上把头一偏,当做没看见,快步离开了。
  赵世荣在邵东二中读高中时,我念初中。他是高一班的,是优秀生、邵东二中唯一的学生党员。我在初三十班,已经背负上了沉重的精神枷锁。
  当时,学校安排各班每周劳动一天,我个子矮体力小,被分配去饲养场喂鸡饲兔或到教导室打杂:帮印油印的人揭纸、替工友熊思义司钟等。炸弹壳做的钟正好挂在高一班教室门口。
  我司上、下课钟时常和赵世荣碰面,他认识我,几年后对我肯定还有一点印象。
  就是当时的赵世荣书记把他的中学同学尹友平从完善大队小煤窑里调出来,安排去教民办。
  高中毕业、出身地主家庭的尹友平要去教书,巨大的阻力来自各个方面,完善大队的干部和一些群众就极力反对,但赵书记力排众议,把事情办妥了。
  赵世荣后来历任双峰县委书记、娄底地区行署专员、湖南省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湖南省政协常委等职。
  我和高中同学刘延座也相遇过一次。他在湖南农学院毕业后分配到邵东县农业局,那次他下乡巡查水利设施时和我相遇。他高兴地叫了我一声,我对他笑着点一下头就急忙走了。
  多年没见的老同学相遇是件喜事,互相问候互道衷情是人之常情。我却招呼不打、一句话不说是非常有悖人情常理的。
  但他们哪知道我的心思啊!一个无钱、无业、无家……四肢健全的三无人员,碰到混得比较好的昔日的朋友、同学时,你说还有自尊和自信吗?
  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差不多都有不顺或落魄、落难的时候。
  朋友,落魄的时候你最怕见到谁?
  我认为:人,尤其是年轻人,落魄时最怕见到过去的朋友、同学,让他看到自己失魂落魄的艰难处境。
  我本性就非常内向、自闭,还具有“小资产阶级”死爱面子的思想,更何况让我那副倒霉窝囊的“尊容”呈现在同学面前,真无脸见人也无地自容啊!我是万分自羞自愧自卑的呀!
  我恐惧进“外流人员学习班”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害怕被借调到公社来管理这个学习班的“WW老倌”。
  不知WW老倌的学名,只知道他是家门——人称W阎王。
  简单说说WW老倌其人。
  WW老倌是我们团山公社××大队的治保主任、还是民兵营长?不详,我没有去打听。
  WW老倌一脸横肉且满布络腮胡子,脸色阴冷僵硬,似乎菜刀都剁不进。此人心狠手毒,还贪色,像现在的贪官一样。
  据说,WW老倌在大队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排演《红灯记》中饰李玉和时,把“铁梅”奸污了。“铁梅”家庭成份比较高,但不是“黑五类”子弟。不知因为WW老倌是大队干部,还是其它原因,事情不了了之。
  还有一件事影响更坏!民主大队有社员破坏封山育林,公社派WW老倌带队去调查,他要手下爬山翻坳去查看破坏封山育林的人到底砍了多少棵树,自己竟留在当事人家里,大白天把人家的老婆搂到床上睡了。
  那个时代搞两性关系是严重的问题,张扬开了也是一件丑事。
  但那些吃饭没干重活的“基层干部”还是不安份的,他们出了“严重问题”后,有些也不了了之。
  我们生产队队长睡了别人的女人,大队还开了干部扩大会进行“帮教”。
  不过在那个年代的农村,要搞女人也不很难,只要手中有点权或有点银子,哪怕不是“基层干部”,就是官职最低的生产队长,给女人派一点轻松活干,便能比较轻松地把别的男人的女人睡上了。
  哪像现在的贪官污吏——“性”福健将、床上枭雄——要花很多公款——纳税人的钱来养情妇、喂二奶。他们贪婪的精力是旺盛的,荷尔蒙也挺精神挺旺盛的。
  抓计划生育的时候,WW老倌当执行队长,总是抢先进入对象户家里抬东西或架梯子上房揭瓦片……劣迹斑斑,罄竹难书。
  恶有恶报。极左完,“四人帮”倒台,春回大地、万木复苏后,WW老倌当不上大队干部了,公社也没有借调、使用他了,他成为那个年代第一批落魄的“基层干部”。
  某天黄昏,WW老倌在一个偏僻的地方被人打得脸青鼻肿遍体鳞伤。估计不是一个人动手打的,因为他结仇太多,咬恨他的人太多了。
  后来WW老倌为遮羞掩丑而说谎骗人:“被鬼打的。”很多人心知肚明,暗自好笑并幸灾乐祸。
  这个被鬼打了一顿的故事流传了下来。
  (3)
  外流人员学习班办在一间楼上,二十来个人,开通铺,挤睡在木楼板上面,也学习在楼板上面。
  参加外流人员学习班的有被抓回来的外流人员,有长期“外流”的还没有来得及外流的以及外流人员的亲属等。
  我是属于最后那种情况。学习班成员自己带米带钵钵来,“公家”给你蒸一下。自己带点咸菜来,送那几两米饭进肚子。
  白天黑夜学习学习再学习,白天黑夜讨论讨论再讨论。“老三篇”我就是在那次学习班上背得滚瓜烂熟的。
  学习班成员不能出寝室门,大小便要请假。
  WW老倌不在的时候,还可以聊聊别的事情。太不自由,坐牢似的,整天卷缩在那几尺见方的地铺上,只有吃饭的时候才能到外面走走。
  有时还听到别的学习班的批斗声,打骂声,惨叫声,让人毛发悚然。
  “在蒙昧时代,人们就是做了极坏的事也毫无疑惧。在开明之世,即使做了最好的事也还是要战栗的。”
  西方哲人这句话的前面部分正是当时的写照,后面那句在当时的华夏还没出现过。
  学习班的讨论会上,每个学员每天必须发言,谈体会做检讨。
  一天,学员差不多都谈完了,WW老倌的眼睛盯上了我,不讲是不行的了。我心里也有了个发言的基本思路:“这次公社办学习班,是十分必要、非常及时而且是极其重要的。”
  我用当时比较流行的“语录式”语言开了个头。
  “我两个妹妹临时外出替两个姐姐带一阵小孩,是我的不对,不应该让她们出去,不过姐姐的单位这段时间也抓革命促生产,工作很忙。但我们公社农业学大寨,改天换地也很忙,我马上写信叫她们一定回来。”
  我说出了原由,做了检讨和解释,也表明了态度。
  “妹妹都二十多岁了,是成年人了,作为老兄的我是不能控制她们的思想和行动的,正如内因是物质存在的基础,它决定着事物运动的发生和发展,外因是事物发生发展的外部条件,它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
  我稀里糊涂地用上了伟大领袖的哲学思想来为自己辩护。
  大组长“毛公子”正好参加我们这个小组的讨论会。他听了我的发言后,脸上露出了一种不可名状的笑容。
  我心里发毛,立刻紧张起来。
  毛公子,不知学名,知道是他是家门——东红大队的的民兵营长,风度翩翩,一表人才。
  听人讲:毛公子待人算和气也乖巧,不乱训人,更难动手打人了。毛公子也是借调到公社来抓学习班的,他是管各个学习班的大组长。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他把我叫到一边,说:我了解你的情况,你也不要太当真了,你们的学习班还有一天就结束了。
  在这个时侯,在这个地方,他是人上人,我是人下人,还被人踏上了一只脚。
  我们素不相识,他为什么和我说这些呢?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2009年10月份,我才找到答案。
  毛公子的老伴去世,丧事做的特别排场且热闹,置办了一两百桌豆腐宴席,很远地方的人都赶来悼唁、送葬了。
  虽然铺张浪费的丧葬风俗不可取,但由此可见他人脉、人缘非同一般。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并不因为某种思想的蛊惑而人性泯灭,他们的良心还是存在的,并且是常驻的。
  如果让妹妹因我的外流去参加那样的外流人员学习班,她们又如何度过那艰难的时日?
  为了减轻妹妹的压力,减少她们的麻烦,我破釜沉舟、自断退路,给大队写了那样一封信。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哭了。
  把信丢进邮箱的时候,再一次泪流满面。
  家乡是回不去了,除非混个人模人样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连载
美人余香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地位?等等,我先跟老总谈完这个项目再跟你说。家道中落的丁二狗从底层爬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巅峰,过上众美环绕的肆意人生!
钓人的鱼
都市其他完结
上门为婿
为了父亲三十万的救命钱而替小舅子顶包三年,出狱之后却发现美丽又冷艳的老婆竟然…… 这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崛起之途!
良人待归
现代都市连载
塞外江南
孤儿杨承志大学毕业,随同窗南下打拼,遭遇横祸,无意中发现自小带在身上隐藏身世的玉佩有一个可以种植的神奇空间。 带着这个神奇的玉佩离开繁华的都市,回到贫瘠落后的山村,借神奇玉佩,创家业,寻身世,振中医,一步步把贫瘠落后的乡村打造成花香满园的塞外江南。 “我要用空间带来的机遇,直面上天给予我的操蛋人生”
黄土守山人
现代都市完结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