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顶着公主王冠的女孩》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复仇

  但事实上,秘密却是在突然之间被揭穿的。
  揭穿的隆重而盛大,效果就像一场可怕的海啸,带着仿佛能毁灭全世界的巨大力量,将她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屏障,瞬间冲击的支离破碎。
  那是第二天的早上。
  天气好的出奇。
  尹微薰一直记得那一天的阳光,刺眼的仿佛能让她从此失明一样。
  从她走进学校的那一刻,就意识到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所有人看她的目光,都是诡异的。
  走在通往教室的长廊上,她遇见了安宸,他正向她迎面走来,他看到她,立刻发出了不怀好意地怪笑声,在走过她身边时,他更是突然做了一个非常夸张的动作——
  他猛地往旁边跳开了一大步,远远绕开她,然后才走了过去。
  仿佛她身上正携带着什么致命的病菌。
  尹微薰的心跳突然变得很剧烈,她匆忙走进了教室,然后,她就看到了很多人正在看的东西——
  黑板上,那张检测单的复印件似乎被无限放大了,大到即使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她依旧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每一个细小的黑色铅字,它们就像一颗一颗尖锐的小钉子,死死刺入了她的瞳孔中央,疼得就好像能滴出血来。
  HIV抗体测试。
  它还有一个更通俗的名字,艾滋病毒抗体检测。
  尹微薰。
  滥交。
  恶心。
  不良少女。
  堕落公主。
  各种恶毒的字眼,以扭曲的姿态在那张薄薄的纸片周围张牙舞爪,像一条条狞笑着的毒蛇,争先恐后地向她蜂拥了过来。
  她呆滞在了原地。
  她已经被那些带毒的獠牙撕扯碎了,没有了一点一滴的躲避能力。
  窗外有风吹来,伴随着哗啦啦的声响,就像莱茵中央广场上的白鸽,同时飞起了一样。
  那是这个夏末最盛大的一场人工降雪,洁白的耀眼。
  学校天台上,那一叠印有相同内容的纸页,随着涌动的风从天而降,铺天盖地地飞往了校园的每一处罅隙,每一个角落。
  就像一枚被精心设计好的定时炸弹。
  轰然一声巨响,将她小心隐藏起来的恐惧痛苦炸开,将那些破碎的残渣,肆无忌惮地曝光在了阳光之下。
  任人践踏。
  很多刚走进校门的学生惊讶地接住了那些白纸。
  老师们接住了白纸。
  欧泽接住了白纸。
  夜倾羽也接住了白纸。
  所有人在看了一眼之后,神色全都猛然大变。
  公主一直住在云端的玻璃城堡,她的世界是被彻底净化过的,她从未接触过人世间那些真正的肮脏和残酷。
  而此刻,所有人都在看她。
  这没什么,她从小就是人群中被瞩目的焦点,人们在她刚出生时就开始不停地看她议论她,他们习惯仰望她。
  但现在,她在他们的眼里不再是高贵的,高高在上的了。
  她华丽的裙摆已经被撕成了碎片,她衣不遮体,所以他们觉得她很脏。
  她被他们看得很疼。
  很疼很疼。
  尹微薰走在莱茵学院白花花的阳光底下,她走得很慢。
  她为什么还能不抱头鼠窜呢?
  她为什么没有逃走,没有远远躲起来呢?
  人人都在想这个问题,难道到了现在的境地,她还有资格骄傲,还有资格目中无人吗?
  其实她想逃的。她想躲的。她想迅速让自己消失的。
  可是那些目光凌迟着她,让她痛得没有了逃跑的力气,所以即使怎样竭力地挪动双腿,它们还是麻木的像两截死掉的枯木,根本不听主人的话。
  在走出了学校大门后,她才突然开始奔跑起来,狂乱而没有任何方向地奔跑起来。
  阳光绚丽的晃痛双眼。
  她就像一只被人捕杀的小兽,在繁闹街头伤痕累累地逃亡,挣扎在濒死的边缘,绝望哀鸣。
  一直到那辆房车拦住了她。
  车门打开。
  黑色衬衣的华丽少年,肤色苍白,姿态优雅,他望着她,然后向她伸出了手。
  他的掌心就如盛开的铃兰,洁白的近似一种讽刺。
  所以,尹微薰突然爆发了。毫无预兆,没有理由的,爆发了。
  “我没有做坏事!”
  她尖叫着,声带就像被粗糙的瓦砾揉碎了,带着声嘶力竭的沙哑。
  “我没有得病!为什么要那样看我!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脏,是不是觉得一定是我滥交才会要做这样的检查!”
  她把书包重重砸到他的身上,眼泪同时重重砸了下来。
  夜倾羽没闪没避。
  “你们都是这样想的!所有人都是!你们这群混蛋……为什么要那样看我!我没有做坏事!没有没有没有!!!”
  他任她发泄,和她一起经受着过往行人讶异的目光。
  直到她哭泣声减小,直到她剧烈颤抖的身体慢慢委顿了下去。
  然后他才俯下身,微凉的手掌贴上了她的脖颈,缓慢摩挲。
  “你傻了?”他说,语调低缓,“比这再坏十倍的事情我都做过,要不要我一件件告诉你?你知道我一直不是什么好人……所以我又怎么会那样想?”
  她的手指一下纠住了他的衬衣,她的身体蜷缩着靠近他,脸颊上,肆虐着冰凉的纷纷碎雨。
  她后悔了。
  在那天知道他们要对她做什么之后,她就后悔了。
  他们把她按在地上,她只能看到那个很高的窗户,窗外没有星光。
  深沉的黑暗中,血色的玫瑰,妖娆盛开在那个男人的手掌中央。
  他的手心滴着罪恶的根源。
  银色匕首割开了她的肌肤,那道十字的痕迹,却没有教堂的圣光。
  从此她被烙上了魔鬼的印记,那个伤痕,放任着那些肮脏,彻底侵蚀了她无暇的身体。
  那一夜,全世界只剩下眼泪,为她哀伤吟唱。
  你记住,以后别再那么嚣张。
  知道吗,他有艾滋病,他的血,就是我们给你的教训。
  “那天,我拼命叫着你们的名字,喊得喉咙都哑了。”
  “我叫着哥哥,叫着妈妈,叫着你,叫着欧泽,叫着小葵……”
  “可是你们谁都没有来……”
  “没有人来救我……连你也没有来……”
  “为什么你们都不来……”
  ……
  “这次的检测结果,我没有被感染……”
  “可是艾滋病的潜伏期很长,我很怕,为什么我哥还不回来……”
  “你帮我找他回来,找他回来好不好……”
  “就说我知道错了,我没有不要他管我……”
  在熙攘的街头,他静静搂着她,像搂着一只被抛弃在冰天雪地里,快要被冻死的小动物。
  一直到手机的铃声响起。
  他接了电话。
  “布兰卡说,他已经把莱茵清理干净了,”关上手机后,他轻拍着她消瘦的背脊,“而且他也查到是什么人干的了,很有效率,是不是?”
  “你只是不小心被刺了一下,如此而已,”他轻叹,目光中,张扬开了一抹傲然的不羁。
  “所以现在,我们把刀子捅回去就是了。”
  唇角优雅的弧度,肆意的仿佛在暗夜中展开的纯黑羽翼。
  “复仇的滋味,还真是美妙的让人热血沸腾啊。”
  偌大的莱茵静悄悄的。
  刚来还张狂的仿佛能铺满全世界的白纸,此刻已经消失无踪,连边角都没有留下一点。
  现在正是上课时间。
  空气中,安静的只剩下笔尖摩挲着纸页的沙沙声。
  教室的门,是被突然被踢开的。
  尹微薰的出现,就像盛夏一场最暴怒的飓风,她的眼睛里只有一个人,所以她直接冲到了月绫汐的面前,她一把抓住了她校服的衣领,然后重重一个耳光,甩到了她脸上。
  很响很响的声音。
  所有人都惊呆了。
  “你干什么!”
  老师又惊又怒,想阻止,尹微薰却已经纠着月绫汐的衣领,将她拖出了教室。
  绫的脸上浮起了清晰殷红的五指印,她的脸色苍白,眼泛泪光,衬衣的领口被薰扯得很紧,紧的她呼吸困难,她被拖得踉踉跄跄,看起来分外的可怜无依。
  几个同学想来阻止,可是尹微薰的气势惊人的凌厉,她把月绫汐往门外一推,眼神中是睥睨一切的冷傲。
  “你们有谁想看的,尽管跟出来看看!”
  正文第三十八章:一败涂地
  她不屑再对月绫汐用心机,她不再耐烦慢慢折磨,她现在只想用最简单直接原始的方式,一次了断。
  莱茵的操场上,晨风狂动,草叶尖啸。
  月绫汐被重重推倒在地上,她像一只被拧断了手脚的木偶娃娃,纤细破碎,无处可逃。
  “知道吗,你是这个世界上,我第一个亲手打的人。”
  薰俯身纠住了她的衣领,冰冷的笑,就如雪山顶上的极光,冷艳决绝。
  “你大可以还手的,今天再继续装柔弱,我会保证不了你的死活。”
  说完,她举起了手。
  可是她没能打到她,因为她的手被人捉住了。
  就像第一次扣住她的手腕时一样,欧泽的手指还是那样的柔韧微凉,像细长的水草,带着警告的意味,控制住了她的动作。
  “你不能这样。”
  猛烈的阳光中,少年面无表情地说道。
  月绫汐慌忙拽住了他的另一只手,她的脸颊微肿,双眼通红,她在哭。
  “别做出一付那么害怕的样子,你要是真的怕我,就不会这么做了!哭?你为什么要哭?!”
  薰仰头看着他们,眼睛睁得很大,她用力甩掉了欧泽的手,风吹起了她飘散的发,锆石的耳钉,在她的耳边闪耀光华。
  晶莹如泪。
  你会护着月绫汐,就是因为看到她在哭吗?
  那么,你以为我不会哭吗?
  或者,你认为我不想哭吗?
  我只是永远不会在你们面前哭。
  因为我叫尹微薰。
  公主即使再狼狈,也绝不会甘心,在敌人的面前低头示弱。
  “我只是打她一下你就受不了了?你知道她对我做了什么吗?!”
  “……我知道。”
  他的脸色有些青白,沙沙的风声中,他的声音刻板的没有丝毫涟漪。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考到交换生吗?”
  这句突然而至,似乎毫无关系的话,让她一怔。
  “你又知不知道,在这个暑假,在我考试的那一天,单葵试图找人对绫做什么吗?”
  “如果不是我收到她的求救电话,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那你知道,在她的身上会发生什么吗?”
  原来如此。
  所以你因此错过了考试,所以月绫汐开始不露声色的试图报复。
  直到有一天,受害的女仆终于无意中发现了公主藏在书包里的秘密,然后她再没有犹豫的决定反击,精心为她复印出了这场惊天动地的灾劫。
  “所以你就觉得,她可以那样对我?包括告诉全校,说我有病?”
  欧泽的目光是平静的,那股平静击中了她,她觉得风突然变大了,压得胸口喘不过气来。
  “她是做错了,但你也同样做错了。”
  她在用眼神质问他,她做错了什么。
  “单葵会那么做,难道不是你指使的吗?”
  原来原来,他对她还是从未有过哪怕一点点的信任。
  原来原来,并不是要到冬天,才会感觉到彻骨的寒冷。
  “是啊,是啊。”
  她低声说,她的眼睛很亮,就像舞会的那一晚,辉映出了漫天的烟花一样。
  月绫汐被欧泽护在身后,她看起来很柔弱很善良,就像饱受虐待的灰姑娘,她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她可以被原谅。
  而她呢?薰自嘲的想,她刚才的样子,一定很像灰姑娘恶毒的后母。
  所以故事的结局,灰姑娘得到了王子的水晶鞋,他们永远受到祝福,而恶毒的后母,只有被万世唾骂,正义感强的人,说不定还会冲上来一剑刺死她。
  月绫汐犯了错,只需要胆怯慌乱地抹眼泪,就已经能够得到他全部的原谅。
  而当他认为尹微薰犯了错,那就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她直接打到地狱最深处,连呻吟叫痛的机会,都吝啬于给她。
  “我不是输给你。”
  她对月绫汐说,姿态就像只负伤却依旧骄傲的小天鹅,恣意仰颈望向天空,用全部的力气,维持着自己最后的尊严。
  她是输给自己,败在了他的手下。
  很多人在或近或远的地方观看着这场闹剧,他们一起见证了,她的一败涂地。
  柔软的草尖轻刺着她的肌肤,微微的麻。
  “你会后悔这样对我的,欧泽。”她最后说道。
  亲爱的,你做得很好。转身那一刻,她对自己说,别在他们面前哭出来,就算输了,也要输得漂亮一点。
  远远的芙蓉树下。
  黑色衬衣的少年正在望她。
  “就这样结束了?一巴掌?”他斜依树旁,轻轻挑眉,不可思议的模样。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她继续向前走,微仰着脸,望着天,他走在她的身边,沿途的校园,无数各色的目光,同时洗礼着他们相似的淡漠背影。
  “有很多很多的方法。”他的发丝被风轻柔掀起,唇边笑意悠扬,“你想听哪一种?”
  “可是任何一种方法,都不及直接给她一巴掌来的干脆,”薰说,嘴角扬起了冷然的弧度,似笑似讽,“这是让我觉得,最痛快的方式。”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元鼎
洒血泪,登元鼎,傲天地,掌五行,化阴阳,定乾坤 一个只有元力的异世大陆…… 一名身负血仇的孤胆少年…… 一只亘古流传下来的洪荒魔物…… 十二件诡异莫测的神道星图……
醉浓
东方玄幻完结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若冰雪不再冷
他是笑容能暖化心房的队医,她是刚转入一队,倔强不服输的滑雪运动员。一次训练意外受伤,在顾洛川“温柔又严格”的康复下,她一次次战胜困难,不断超越自己拿下比赛冠军,事业爱情双丰收。
温情
婚恋情感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