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通天传递>>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一章 总部密令

  总部密令:“破天皇九宫。”
  你妹,密令就五字。
  但崔鸿图接收到这五字密令之后,心情却无比激动,目光不由沐浴在搭挡杜**身上,“明天出发!”
  杜**的脸上闪过一缕惊诧,“不用再等总部的进一步指示?”
  崔鸿图炯炯有神的双眼射出一股刚毅,“不等了。”
  第二天,当崔鸿图和杜**登上前往日本的神丸号,上海港的大钟,刚好敲响了1940年10月6日下午六时的钟声。钟声落在江面上,江鸥吱啁,时而扑入水中,时而飞起,像在喙着碎落的时光。送行的人站在码头上招手,人声鼎沸。崔鸿图一眼望去,见到送行的大多都是日本兵、日本人的家属,汉奸的亲朋好友,心里升起一种说不出的苦涩。
  他很清楚,在人群里面,不知夹杂着多少日本特高课的人。虽然他和杜**的身份是德国文化学者,要到日本考察风俗文化,但仍然是特高课的重点监控对象。
  特高课上层就说了,不能让一只反日的蚊子,从中国飞到日本去。
  一个月前,崔鸿图和杜**从香港飞往上海,刚上飞机,他即感到气氛不对,仿佛有一双阴森的目光藏在机上的某个角落。
  眼下,也有几束让他崔鸿图感到心寒的目光。那目光就像刀一样,从他的表面,剥到他的心里,看他的心里是否真写着“亲日”两字。尽管德、意、日刚刚组成轴心国不久,以日本岛国人的心理,是连亲爹都不能掉以轻心的。
  崔鸿图并没碰他们的目光,装出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将全部的感觉,都落在黄昏的风光上。
  崔鸿图的目光虽然对眼前的风光十分投入,但他的的目光不时还是飘闪了一下,落到正在上船的人流上。他的目光飘闪得极快,当他目光闪在一个日本少佐身上时,心里顿然颤了一下。
  颤什么?
  此人在什么地方见过?
  崔鸿图的大脑迅速进行搜索。
  咔嚓一声定格:此人是山田手下的反间谍组长,叫河边渡一。曾在香港见过一面,之后好像就神秘失踪了。
  他河边渡一这个时候出现,是偶然,还是奔他而来?
  崔鸿图没有多想,心里轻轻笑了一下,目光继续不时飘闪。
  好不容易,坐船的人才上完。
  “嘟嘟”的几声汽笛响起,最后的分别时刻到了。
  船上飘着泪雨。
  岸上也飘着泪雨。
  崔鸿图也很希望自己能泪如雨下。可惜,人群中并没有能令他落泪的亲朋至爱。倒是望着远处无精打采的市民,心里闪出一股悲伤。
  但这悲伤,也只能在他心里一闪而过。
  因为从不远处射来的一束目光,也不容他像女人的心肠,顾自伤感下去……
  没有扭过头去看,凭感觉,崔鸿图就知道那束目光来自河边渡一。目光有点犹疑,像拿不定主意。是因为崔鸿图变了容?还是因为崔鸿图一身西装革履、一副德国优等民族的傲气?
  河边渡一自己也搞不清楚。
  但凭直觉,崔鸿图给他的感觉是似曾相识。
  崔鸿图自然地转过身,往另一头走去,留给河边渡一的是一个背影。
  他和杜**的是二等舱,分住216、215房。昨天,另一组的人就拿到资料,坐二等舱的人,都是一些日本军官、商人及军官家属,并没有河边渡一的名字。头等舱是几个日本将军和一些大商家。三等舱是一些日本小军官、一般的商人。四等舱大多是平民、士兵、学生。经过排查,并没发现对崔鸿图有危险的人。
  现在看来,河边渡一的突然出现,并非偶然的了。
  显然,河边渡一是用了假名,将自己扮成是在战场上立过战功的军官,作为特别的奖赏,回国休假。如此一来,另一组的人就无法搞清他的底细。
  崔鸿图并没怪另一组的人。
  百密总有一疏,谁也不可能万能。
  崔鸿图帮杜**安顿好,便回到216舱。他一入门,三个日本军官不约而同地打量着他。他却大大咧咧地冲他们一笑,用生硬的日本话冲他们道,“哥们,有你们一块同行,定然不会孤寂。”
  三个军官呆了一下:一个德国学者,冲他们称哥们,是讥嘲,还假意亲近?
  脸不由便板了起来。
  “我靠,用不用这么严肃?出门靠朋友,咱们同在一间房,不称哥们称敌人?何况咱们是同一条战线的人?说不定你们还有什么地方能用得着我。比如你们到德国旅游,我完全可以当你们的导游。”崔鸿图很文化人似的说,但话语间却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
  一个中佐嗵地站起身,拔出手枪就指着崔鸿图的胸膛,“你竟敢轻视我们?”
  崔鸿图望着他的一脸横肉,真想让他尝一下南拳的寸劲,当然只是想了一下。闪念之后,则神情自若地轻轻拨开中佐的枪,笑道,“你这枪不错,可枪不是乱指人的。当你的枪指着我之前,你就得知道我是谁。”
  不知是被崔鸿图的从容所动,还是被崔鸿图的话慑住,中佐“嘎嘎”地笑了两声,擂了一拳崔鸿图的胸口,“不错、不错,真像咱们的哥们。我接触的中国人,没有谁不在我的枪下吓得屁滚尿流的。你的,不错。毕竟是加入了德国籍的人。”
  哼,你欺负的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
  崔鸿图心想,嘴上却道,“要是哪一天德日共荣了,我崔鸿图首先考虑的就是娶你妹妹。”
  “嗯嗯,就怕你这个德国精英,瞧不起我妹妹。”中佐收回枪,有点底气不足地道。
  崔鸿图心里笑了一下:你山根当兵之前,不过是一个街头小混混,当然希望我这个德国精英娶你的妹妹,你从此就能吃香喝辣的了。
  “看你说的,咱哥们不说二话。既然是哥们了,哪里有瞧得起瞧不起的。关键是你妹妹喜不喜欢我。”崔鸿图笑说。
  山根一脸喜色,“喜欢、喜欢,肯定喜欢的。来来,坐下说,坐下说。”
  当然喜欢了,你妹妹为了能穿上一条漂亮的裙子,都不知梦过多少回。你狗日的山根偷了两分钱,就知道自己去花天酒地。你妹妹做梦都想找一个德国王子。
  “不忙,第一回见面,我能薄待了哥们么?”崔鸿图边说,边从一只行李包里拿出两瓶茅台酒,还有两只烧鸡。
  一看到茅台酒,三个家伙的眼睛都绿了。
  他们在南京烧杀奸掠的时候,也是好不容易抢到一两瓶茅台酒的,喝过之后,便知这茅台酒是上上品之酒。
  看崔鸿图拿出两瓶茅台酒,就像拿出两瓶平常的白酒似的,单看这种神态,便推测崔鸿图并非吹牛的人,家境绝对是不错的。再看酒瓶上的标签,打着的是百年陈酿,三个家伙的口水就要流出来。
  将酒和烧鸡放到小桌上,崔鸿图这才挨着山根坐了下来。
  另外两个少佐,一个高仓,一个小泉,坐在对面床上。见山根中佐连妹妹都愿贡献给崔鸿图,原来板着的脸,也堆起了笑容。
  崔鸿图熟练地“咔咔”打开两瓶茅台,一股浓郁的酒香马上飘溢。
  “哟西,哟西,真的是好酒。”
  三个家伙啧啧赞道。
  将酒平均倒入四只大口盅,崔鸿图笑道,“咱们哥们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谁都不多点一点。嗯,是一口干了,还是分两次干?”
  “这是好酒,慢慢喝吧。”山根道。
  真个小样。
  崔鸿图端起了酒盅,“你怕我没酒?没说的,是哥们的就一口干了。”
  说罢,和他们碰了一下,便“咕嘟、咕嘟”喝了个精光。
  几个家伙看呆了。
  崔鸿图望着他们,“喝、喝、喝,快喝。”
  山根还是舍不得,“这么好的酒,一口干了,是不是有点可惜?”
  “男子大丈夫,讲的是痛快,是豪爽,哪在乎可惜不可惜的?”崔鸿图嘴上道,心里却想,为了灭了你们这些狗日的,别说几瓶茅酒,就是一火车茅台酒,中国人也出得起。
  三个家伙犹豫了一下,也一昂脖子,将酒盅喝了个底朝天。
  瞬间,整间房子都充满了茅台酒香。
  崔鸿图又从包里拿出了五瓶茅台酒来。
  三个家伙一看,目光盯着酒瓶就不想动了。
  崔鸿图笑了笑,每个面前放了一瓶酒,“各拿一瓶回家,余下两瓶我们现在喝,如何?”
  “太好了。”高仓道。
  “太感谢了。”小泉说。
  “到了东京,去我家做客,不知崔先生赏不赏脸?”山根热情地邀请。
  崔鸿图扭头望着山根道,“怎么会不赏脸?你可是我到日本认识的第一个哥们啊。”
  “好好好,那就这样定了。”山根高兴的道。
  崔鸿图也“嗯嗯”了两声。
  接下来的喝酒,不管崔鸿图如何提议,他们都不愿意一口干了。不是他们不想干,而是酒量有限。半斤酒下去,他们的脸都烧得通红,就像一块块棺材板。
  这些狗日的,杀人可以不眨眼,酒量却一般般。以前在家中喝的都是寡淡寡淡的青梅酒吧,哪有机会喝这么好的酒来锻炼?
  借着酒意,大家都胡吹乱侃着。
  山根是东京街头的小混混,却吹得自己像王子一样。
  高仓的家在大阪的八剑山下,家里穷得只有几间旧木屋在风雨中飘摇,也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自己的家如何的宽敞,形同宫殿。
  小泉更离谱,他家不过是四国岛边的一户渔民,船破了都没钱维修,却说自己家拥有一支捕鱼船队。
  真会放他妈的狗屁。崔鸿图心道,都像你们说的那么好,还用跑到中国来抢来夺?穷空才会极恶。
  “你呢,说说你。”山根红着双眼,望着崔鸿图道。
  崔鸿图笑了一笑,“我有什么好说的?不就老爸经商,有点破钱,让我文化一下嘛。”
  “嗳嗳,可不能这么说。中国的商人,都能赚大钱,何况是在德国开公司。”山根忙说。
  得知崔鸿图是柏林大学的民俗教授,山根他们就有点不解了,“这可是一件苦活,你老爸也舍得你做?”
  “就是他啊,说我不去干点正事,终有一天会成为败家子。”崔鸿图笑说,“他让我自己选,我想自己读过几年破书,也爱游山玩水,想干民俗这行当应该不成问题,就干上了。”
  “教授辛苦是辛苦,可你民俗这块相对也是比较自由。”山根善解人意的道。
  “是啊,这下让我你们日本考察,正好让我好好在日本旅游一下。东京地区就由你山根老兄做导游了。”崔鸿图道。
  山根马上将心口拍得“叭叭”响,“没问题,没问题,只要是东京的哪一个角落,我都能带上你去转一转。”
  “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这酒喝到夜半,看山根他们已经昏昏欲睡,崔鸿图便提议上床休息。三个家伙依依哦哦地应着,歪歪扭扭地爬到了自己床上。崔鸿图和山根都是睡在下铺。崔鸿图装出比他们还醉,人刚躺下,就故意发出了呼噜声。其实他并不打呼噜。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山野狂少
山野少年发现了村子里的秘密,他的生活从此变得多姿多彩起来。
秋天的竹笋
现代都市连载
摇曳
人前显贵,背后遭罪。看上去消遥自在、光鲜亮丽的公务员身份,背后却是三十余年的步步惊心和心泣口哑的锥心之痛。与憎恶之人的同床异梦,与亲爱之人的心绞诀别,与险恶对手的殊死较量,让他在迷惘的摇曳中身心俱疲,但理想的明灯却指引着他披荆斩棘执着奋进,一路红颜相伴,终达青云之巅……
奔云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元鼎
洒血泪,登元鼎,傲天地,掌五行,化阴阳,定乾坤 一个只有元力的异世大陆…… 一名身负血仇的孤胆少年…… 一只亘古流传下来的洪荒魔物…… 十二件诡异莫测的神道星图……
醉浓
东方玄幻完结
乡村少年
高考同分,摇号录取改变了七人的命运。一个乡村少年从原始大山到军营,再到充满欲望的都市,不断的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一个寒门子克服敌人的算计和迫害、忍受屈辱和伤痛向成功靠近。危险境地逃命获得神奇嗅觉和感觉的奇异少年,配合着幸运女神的眷顾和热血兄弟的帮忙成长为令友人羡慕,令敌人胆寒的存在!
逍遥夫子
现代都市完结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