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校草护花》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三十二章 突破重围

  第三十二章突破重围
  杜子长一把拉过王亮,“表哥,还不快跑!”
  王亮惊骇之下,完全蒙了,他喃喃地说:“陈老师,你和子长先走,我来掩护。”
  杜子长说:“拉倒吧,这时候你还逞什么英雄啊,我们一起跟随陈老师冲出去,快点,要不然就来不及啦。”
  王亮眼见明日道馆中高手越聚越多,再迟疑下去,谁也走不了,现在,只有牺牲自己,或许才能让他们冲出去。所以,他打定主意,想甩开杜子长的手,无奈杜子长紧紧抓住他,说什么也不放手,王亮气的不行,这小子,哪来这么大的力气呀。
  就这么一耽搁,又有两人冲到陈星面前,陈星也不多说,挥拳便打,一拳一个,两人同时倒地。他一拉杜子长,“快走!”
  杜子长也一拉王亮,“快走!”
  忽然一阵急促的铃声在明日道馆里炸响,王亮脸色一变,“不好,陈老师,这是他们的集结号,看来,我们今天是走不了啦,哼,要不,跟他们拚了。”
  陈星双眉紧锁,摇摇头说:“不行,千万不要乱来,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们先冲出去,然后再说。”
  王亮想说,都什么时候了,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啊,再说了,冲,这里有十大师兄,还有几十名教练,以及众多的学员,冲得出去吗?但是,他见陈星脸色凝重,却也不敢多说,眼见陈星一拳一个,脚不点地,很快冲到了楼梯口。
  “杀呀!”楼梯下,忽然冲上一群手执砍刀的壮汉。
  三师兄邹海大喝一声,“给我砍!”
  杜子长吓得大喊大叫,“乖乖不得了,有人杀人啦,表哥,你快报警啊。”
  王亮恼怒地说:“你嚷嚷什么,报警顶个屁用,这里的人跟警察就是一伙的,再说了,等警察来了,你都变成肉泥了。“
  杜子长哀叹一声,“啊呀,可惜我十六年的青春啊!”他看似惊慌失措,暗中却拉着陈星和王亮左一晃右一闪,在刀丛中游走,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中就跟蚂蚁爬一样,好在,他装的很像,陈星和王亮倒也没有注意。何况,二人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砍刀队身上。
  陈星依然一拳一个,他出拳时总能捕捉到对方的破绽,攻敌之所来不及救,而王亮在杜子长的带动下,有时会忽然发现,身边有一个刀手正背着对自己,他随即抬腿一脚,将那人踢倒。
  最奇怪的是,这些刀手无论是陈星一拳,还是王亮一脚,都是葡伏在地,再也没有站起来,也不知晕倒了还是吓坏了。
  转眼间,十几名刀手倒下一大半,其它人再也不敢上前,只是远远看着三人乱叫一通。陈星拉着杜子长,杜子长拉着王亮,竟然如入无人之境,看看来到了最下面一层。
  陈星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只要冲出大门,相对来说就安全了,毕竟明日道馆的人再嚣张,他也不敢满大街的追人砍吧。
  但是,他随即吃惊地发现,就在他们三人离大门十几米的时候,大门两侧忽然出现两排学员,这些学员动作整齐划一,手上居然齐刷刷地握着一把弩箭,乌亮亮的箭头,闪闪发光。瞄准着他们,他纵然是艺高人胆大,到这时也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邹海的声音比箭头还要冷漠,“陈老师,如果你还想离开这里的话,那么,我希望你能像刺猬一样,嘿嘿,最好是滚出去。”
  陈星望望两排射手,又看看身边的杜子长和王亮,无奈地叹口气,“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们明日道馆的实力,好吧,我留下来可以,不过,请你让他们两人出去。”
  “放他们出去,陈老师,你真的很可爱,愚蠢得可爱!难道你没听说过放虎归山,养虎遗患吗?哈哈——”邹海仰天大笑,“你打伤了我们大师兄,二师兄,在我们明日道馆中闹得天翻地覆,还想一走了之,你以为我们明日道馆是菜市场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你究竟想怎么样?”陈星无奈地问,他纵然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现在有杜子长和王亮在,他不得不投鼠忌器。
  “很简单,我们只不过想请陈老师好好地留下来,作为我们明日道馆最尊贵的客人,我们一定会好好地照顾你们的。”邹海装作一脸真诚地说:“等我们师父回来,相信他老人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的。”
  不等陈星说话,杜子长忽然长叹一声,“啊呀,本来以为,可以来看看摔碑手那个老家伙,没曾想,他居然不知躲到哪个乌龟洞里当王八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干嘛要留下来呀,陈老师,我们走!”
  陈星心中一动,这时,他已经隐隐感到这个杜子长有点不寻常了,的确,今天发生的很多事情都太不可思议,如果一味地归之于巧合,那实在是太过牵强附会了,即如自己与黄林的比拚,如果不是他的那只神出鬼没的鞋子,自己早就一败涂地了,而后来,自己本来已经是精疲力竭,但自从拉上他的手以后,突然变得精力充沛,难道竟然是他在暗中帮助自己。可是,这一切说起来简单,真要做起来,那又谈何容易啊,恐怕即使是我舅舅他老人家亲至,也不可能处理好今天这个场面。而现在,杜子长看似嬉笑怒骂,却是在提醒自己,趁着摔碑手不在,赶紧离开,否则一切就太迟了。
  但是,现在前有两排强弩,后有无数高手,要想离开无疑是痴人说梦,他不禁疑惑地看向杜子长。
  邹海听杜子长一直在胡说八道,早就杀心大起,他怒喝一声,“你是哪里来的小王八,敢在这里舔噪。”
  杜子长一本正经地说:“三师兄,你干脆叫我老王八好啦。”
  邹海大怒,立即大骂,“你这老王八……”他随即明白上了杜子长的当,因为,对方刚才明明说自己师父是老王八,这样一来,不等于自己叫他师父了吗?
  果然,杜子长立即应了一声,“乖徒弟,快让这些射鸟蛋的家伙让开,为师要带你二位师伯出去上厕所哪。”
  “你——”邹海怒不可遏,顺手操起一把砍刀,“嗖”地一声,飞向杜子长,一边歇斯底里地大喊,“关门,放箭!”。
  杜子长吓得不行,慌乱之中,右脚一滑,差点跌倒,等到他好不容易站稳,仅有的一只鞋子也飞了出去。
  “啪”的一声,破鞋与飞刀在杜子长头顶相遇,破鞋被飞刀斜斜带起,竟然呼地飞向左边一排射手,更奇怪的是,飞刀居然也在破鞋的作用下,改变了方向,直接飞向了右边一排射手。
  “啪啪啪”左边一排射手的脸上几乎同时被破鞋扫过,直扫得他们一起向左边跌出,动作一致,简直比克隆的还要整齐。
  而右边的一排相比之下,就显得逊色多多了,因为那把半成品的飞刀毕竟只是砍刀,技术含量不够,邹海却非要拿它当飞刀,难免不尽人意,只见那把砍刀划过一道七上八下的弧线,将那排射手的弩箭割得七长八短。总之,飞刀虽然不行,但是,却将砍刀的功能发挥的淋漓尽致。所以,右边这排射手惊骇之余,也是集体愣在那里,倒也勉强算是整齐划一吧。
  有人放箭,就有人关门,这是三师兄邹海的命令,谁敢不听。明日道馆沉重的大门吱吱呀呀眼看就要合上,杜子长这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一眼瞥见沈龙在一群学员中间,他手一招,沈龙飞一般跑过来,“子长哥哥,我也要跟你出去,我想家!”
  杜子长来不及多想,沉声对王亮说:“快背着他,我们冲!”
  王亮一手被杜子长拉着,一手抱起沈龙,就跟做梦一样,倏地来到了大门外,等他清醒过来,只听轰隆一声,沉重的大门轰然关上。就连那明日道馆的金字招牌也在这轰然声中晃个不停。
  “快,那边有一部出租车。”陈星这时已经完全清醒,手一招,车子停下,是一个妙龄女司机。
  “请问几位去哪里?
  “去超市。”杜子长说,他现在光着双脚,自然认为第一要务是买上一双鞋子。
  “去医院。”陈星说,他现在松开杜子长的手,立即感到心浮气燥,自然要想去医院检查一下。
  “去学校。”王亮说,他想不起来,除了这明日道馆和学校,自己还能去哪。
  “我要回家!”沈龙大叫,他说的最肯定。
  杜子长说:“好吧,听他的。”
  女司机笑笑,“他家在哪?”
  沈龙说:“我家在鸣沙小区,丽景路,花园新村。”
  几人上了车。女司机盯着沈龙问,“你是老沈沈万德的儿子啊!”
  “怎么,你认识我爸?”沈龙问,随即嘿嘿一笑,“我爸在鸣沙山一带是个名人,你认识他也不奇怪。”
  女司机说:“你爸是不是名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每星期都要来看看他那宝贝儿子,特别是最近几回,我几乎是他的专职驾驶员。他经常在我面前夸你,说你在明日道馆训练如何如何的的刻苦,将来一定能成为一名武道强者。到时候,全世界都会知道你是他的儿子——小沈龙!”
  沈龙叫起来,“我就是小沈龙啊,大姐姐,你说我爸来看我?可是,我怎么没有见到他呢?”
  “是啊,你爸每星期最少要来一回,最近甚至于一星期两回的,怎么,你们爷儿俩没有见面吗?”
  “我自从来到道馆,就从来没有见过我爸妈,所以才会特别想他们哪!”沈龙疑惑地说。
  王亮说:“沈龙你还不知道吧,这就是他们明日道馆的规矩,新学员三个月之内一律不允许与家人见面。”
  “为什么?”沈龙和杜子长一起问。
  王亮说:“因为,新学员的最初三个月,不但训练非常刻苦,而且更是收费的高峰期,如果让学员与家里沟通,说不定他们彼此就会动摇。一旦有一个人退出明日道馆,那么,其负面影响一定会很大,所以,他们才会实行封闭式的管理。这样等三个月过后,大部分学员经过他们的训练都有了一定的基础,更主要的是,他们夜以继日的灌输,已经让他们对明日道馆产了严重的依附心理。当然了,也有的学员在三个月以后还是选择离开明日道馆的,不过,他会发现,一旦离开这里,他面前的所有生路几乎断绝,最后仍然不得不灰溜溜地重新回到道馆来。”
  陈星恨恨地说:“这是什么道馆呀,简直就是黑武馆。”
  女司机惊讶地说:“不会吧,我听老沈说,这里训练正规,收费合理,怎么会这样呢?”
  王亮说:“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确实很规矩的,不过,一旦学员正式加入,那么,便很难说了。”
  杜子长奇怪地问,“王大哥,听你这么一说,似乎凡是加入他们道馆的人,行动都会受到限制,那么,你怎么会不受他们的约束呢?”
  王亮嘿嘿一笑,“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家里没什么钱吧,师父才会特意关照大师兄黄林,要对我特别照顾,这也是我比较自由的原因吧。”
  杜子长说:“我想,一定是因为你的资质太好,你师父才会破例吧,如果你与普通学员一样,只怕,你现在也跟他们一样,即使这样,他们的忍耐也是有限的,今天不是要强行留下你吗?”
  王亮嘿嘿一笑,“你说的对,可是,这么简单的问题,我以前怎么就不明白呢,害得陈老师差点落入他们的圈套,要不是陈老师舍生忘死,我们今天还真不好说。”
  陈星只能苦笑,这个王亮,真是一个粗人,到现在居然还没看出来,自己几人是怎么出来的。
  出租车一路飞驰,很快就到了鸣沙山,杜子长在半路上便打电话给沈万德,告诉他来接沈龙。
  刚进小区,便见沈万德在那里翘首以待。沈龙一下车,他上前紧紧搂住,沈龙啊哟叫起来,“爸,你轻点。“
  沈万德一惊,“乖儿子,你怎么啦。”
  沈龙将袖子捞起来,几人一看,一道道的伤疤,横七竖八,简直不堪入目。
  “啊!“女司机尖叫一声,“这也太恐怕了吧,他还是一个孩子呀,竟然就这么残忍。”
  王亮说:“越是叛逆的学员,他们遭受的折磨就越厉害,他们这也是杀一儆百。”
  沈万德轻轻抱起沈龙,“孩子,咱以后再也不要去那鬼地方了。”他又对杜子长说:“子长,以后有时间到我家来玩,这搬家以后,一晃就是几年了,怪想你爸妈他们的。”
  杜子长说:“沈伯伯,我爸妈也经常念叨着你呢,等以后星期天,我一定跟我爸妈来拜访你们。”
  三人告别沈万德父子,女司机问,“现在你们去哪?”
  陈星经过短暂的调息,觉得除了有点累以外,身体并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便说:“听子长的,去超市吧。”
  几人去超市,杜子长刚好用早上母亲给的五十块钱买了一双运动鞋,这才一起去学校。
  刚到学校门口,却见一辆警车刚好停下,从车上下来两个警察,一名中年警官和一名年轻的女警察。
  那名女警察生的蚕眉凤目,体态婀娜,一身淡青色的警服,显得英姿飒爽。杜子长想,这女警察好美呀!
  然而,他随即掠过一丝阴影,警察来得好快呀,自己刚离开明日道馆,警察就追到了这里,明日道馆的手段果然厉害,真是恶人先告状啊。
  哼,我就不信,他们私自豢养砍刀队,弩箭兵,已经严重触犯了刑法,难道他们还敢与自己对簿公堂吗?
  再说了,自己下手都有分寸,别看那些人一个个倒地不起,实际上都是封住了他们的气息,让他们短暂昏迷而已,等自己离开以后,他们便会陆续醒来。这说到底也不过是江湖门派的普通争斗,只要不出人命和大的损伤,政府部门一般是不会过问的。
  那么,这警察又是怎么回事呢?
  正当杜子长疑虑的时候,陈星忽然将杜子长和王亮拉向身后,“你们都不要说话,一切有我哪!”只见他大步走向二名警察,却紧紧地盯着那名女警察,看了又看。
  第三十三章我来证明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狂少下山
你无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无所不能,在我面前也是蝼蚁而已。 我是陈宇,能要你的命,也能救你的命,更能成就你。 九个绝色师娘辅助我勇攀高峰: 大师娘,华佗版神医... 二师娘,强者归来... 三师娘,神都最美强者,不服就干... ...... 九师娘,商界唯我独尊... 陈宇小犊子,师娘们辅助你飞升,主宰世界,挡者...,一个字,“死”
陈宇醉
现代都市连载
独领风骚
百年山洪,百人失踪。在灾难面前,谁是力挽狂澜的英雄? 男欢女爱的情场,尔虞我诈的官场,谁可以独领风骚?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连载
重生后她被残疾大佬宠野了
传言傅司骁是A城的活阎王,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却丑陋残废,被他看上的女人皆活不过当晚。   叶晚柠一朝重生到被傅司骁救下的当天,二话不说就抓紧了活阎王,众人皆等着她被扫地出门。   可没想到她被活阎王盛宠上天,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好不快活,那些伤她欺她的,更是被踩在脚底。   众人嘲笑,再得宠整日也得面对一个又丑又瘫的残废,叶晚柠淡笑不语。   直到有一天,众人看到那个英俊绝伦身姿颀长的大佬堵着她在角落亲……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