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校草护花》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二十八章 奇葩比赛

  第二十八章奇葩比赛
  “杜子长,嘿嘿,以前听佘丫头说起过你,一个书呆子吧。”王亮快人快语,心里想啥立即就说了出来。
  “表哥,你看你,咋什么话都往外说呢。”佘郁林的小拳头已经擂到了王亮的身上,好在王亮皮燥肉厚,只当是给他挠痒痒的,
  “嗯,舒服。”
  佘郁林问,“哥,你以前上学时不是一直走朝阳路的吗,怎么今天走到这里啦。”
  王亮摇摇头说:“今天我不上去学校。”
  “啊,你不上学校,那你干嘛去呀?”
  “我今天要去我们跆拳道馆。”王亮有点迟疑地说:“陈老师也跟我一道去,有点事,嘿嘿,也没什么的。”他忽然转过头来,对杜子长说:“哎,小子,我说你是书呆子,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杜子长在一边看着这对兄妹有说有笑,看得出来,他们关系挺好的,他很喜欢王亮这种有话直说的性格,他笑了笑说:“没事,我以前本来就是一个书呆子嘛。”
  “以前是,那么现在不是了吗?”王亮笑呵呵地说。
  “是啊,我打算就从今天开始改变自己。”杜子长说的很是认真。
  “从今天开始改变?”虽然王亮觉得不可思议。但是还是赞赏地说:“好,小伙子,不错,有点志气,我喜欢有志气的人!”
  “王大哥,听说你今天要去跆拳道,我想问问,我可不可以跟你去看看呀?”
  “干嘛,你也想练跆拳道啊。”王亮嗡声嗡气地说。
  “是的,王大哥,你看我的体格行吗?”杜子长还真想了解一点关于现代武道的事,从目前比较普及的跆拳道入手,未尝不是一条捷径。
  王亮哈哈大笑,“杜子长,以你的体格练习跆拳道,哈哈,你是在逗我玩的吧。”
  杜子长不明白王亮为什么会大笑,但是,他却知道王亮一定认为自己不适合。
  佘郁林故作生气地说:“哥,你又欺负人,子长他咋就不能练跆拳道啦,人家电视上不是有四十几公斤级的吗,我看呀,子长要么不练,要练,一定能比你强。”
  王亮笑眯眯地盯着杜子长看了又看,“哟嗬,就这小身板,小体格,都不够我一根指头弹一下的。”
  杜子长想了想说:“王大哥,不管怎么样,我就是想跟你去跆拳道馆去看看。”
  王亮连连摇头,“不行,我今天去是有事要办,你去不合适。”
  杜子长说:“我去只是去长长见识,又不是非要拜入他们的门墙之下。”
  王亮说:“那更不行,反正说什么,我也不会带你去的。”
  杜子长有点气闷,他不明白王亮为什么就是不肯带自己去他的明日道馆,便试探着问,“王大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身体不适合练跆拳道啊。”
  王亮刚说了声说“不是”又连忙改口,“对,对,就凭你那小身板,练跆拳道,那还是不给人当靶子呀。”
  佘郁林一听就不乐意了,她气哼哼地对王亮说:“你以为你是谁呀,那个吴得胜怎么样,昨天赛车还不是一样完败给子长,我看呀,你也别得瑟,说不定子长他是深藏不露呢。”
  “你胜了吴得胜!”王亮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杜子长,“他小子的车技我见过,反正我是自愧不如。”
  “那不就结了,要是你跟子长比啊,哼,输的更惨!”
  王亮不以为然地说:“不要你们侥幸赢了一回就不知道天高地厚,那也是吴得胜那小子一个不小心才会输给你的,要论真实本事,哼,打死我也不信。”
  佘郁林呼的跳下车,举起她雪一样的小拳头,在王亮面前晃晃,“是不是,你也想输一回呀。”
  “怎么,想比试呀?本人奉陪!”王亮双臂使劲来回扩张着,浑身骨节咯咯作响,他平时最喜欢跟人切磋,可以说是愈挫愈勇,这时听佘郁林主动提出比赛,正是求之不得,他心想,哼,就这小白脸,要不是郁林这贼丫头护着你,我分分钟秒杀你,现在既然是郁林提出来的,那么,便不能算我欺负你,嘿嘿,看不出郁林这丫头还挺维护你的,我就不明白了,你小子有什么好的。
  “奉陪到底。”佘郁林说的斩钉截铁。
  “杜子长,你有什么意见?”王亮粗中有细,最好问问这小子,要不然,让他输了,郁林面子上不好看,等会又要找我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没意见,听你的。”杜子长很随便的说。
  “郁林,你就划下道子来吧。”王亮在佘郁林面前从来就没有过自己的主张,这时自然而然地征求她的意见。
  “那好吧,子长呢,赛车是他的强项,你呢,跑步是你的拿手绝活,这样吧,要比就比你们最拿手的。”佘郁林说的很认真,然而,杜子长和王亮却越听越糊涂,这是两个项目啊,怎么可以同时进行比赛呢?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佘郁林。
  佘郁林笑笑,“你们别看我呀,可以分两局进行比赛,第一局子长骑车,王亮跑步,就从彩虹路的斑马线到学府路的斑马线,谁先到算谁赢。”
  王亮一听立即不干了,“不行,不行,郁林,你这丫头怎么尽帮别人呀,他小子骑车我跑步,我是飞毛腿呀,还不是输定了。”
  佘郁林脸一沉,“那是自己没本事,第二局,你骑车,子长跑步,从学府路斑马线到彩虹路斑马线,谁先到算谁赢,我说王亮大哥,这样应该公平了吧。”
  王亮一想,这算什么比赛,两局下来,还不是一个平局吗?明显的谁骑车谁赢呀。
  佘郁林笑笑,“哥,你是不是在想,这样一定是两人平手吧,错,所以,为了公平起见,我还安排了第三局,那就是二人一起跑步,最后定输赢!”
  王亮哈哈大笑,“郁林啊,你这方法最好啦,那么,咱们这就开始吧。”
  佘郁林却不紧不慢地说:“别急,哥,咱既然是比赛嘛,总得有个赌注不是。”
  王亮点头,无奈地说:“好吧。”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表妹,鬼点子最多了。
  佘郁林说:“其实呢,这个赌注最简单啦,那就是如果子长赢了,你就带他去你们的明日道馆,如果他输了呢,那就拉倒,大家一拍两散。”
  王亮嘿嘿一笑,“郁林啊,这赌注貌似对他没有一点约束力吧。”
  佘郁林不以为然地说:“不就是闹着玩嘛,你干嘛那么认真呀,再说了,你这么认真,不会是对自己没什么信心吧。”
  王亮大笑,“我没信心,笑话,那就开始吧。郁林,你就在这里做裁判。”
  佘郁林却坐到杜子长车后,看也不看目瞪口呆的王亮,“我干嘛要听你的,我相信子长,即使是驮着我,你也白给。”
  “你——你居然……”王亮气极反笑,“杜子长,别说我欺负你哦。”
  佘郁林不等王亮说完,便大喊一声,“预备,开始!”
  王亮立即如离弦之箭向前飞奔,他人高腿长,声势惊人,转眼已经跑出几十米。
  杜子长笑笑,“郁林,坐稳了,看我飞一样的青春!”
  佘郁林娇笑一声,“子长,加油!”
  杜子长应了一声,“好咧!”双脚轻点,单车嗖地向前蹿出,仅仅是一瞬间,他已经将速度提到了六十码左右,然后,双脚连环踩动,单车像是注入了无穷的活力,飞一样的向前滑去。
  是的,现在的杜子长,有了昨天的经验,驾驭起真元又要熟练多多了,他气息微吐,真元暗涌,四周的空气渐渐产生一种向上的浮力,几乎托起他和佘郁林,这样一来,单车之上便如空无一物,成了真正的单车。
  这样的单车其速度可想而知,更别说,杜子长以神识推动它了。
  “嗖嗖嗖——”行人被抛在身后,“嗖嗖嗖——”骑车一族被远远甩出,“嗖嗖嗖——”王亮无奈地发现,杜子长和佘郁林在他眼中已经成了渐行渐远的风景。
  “哥,加油!”佘郁林甜润的声音传进王亮耳中竟然被拉得很长。
  “这是什么情况!”王亮打死也不相信,自己这长跑健将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当他气喘吁吁地赶到学府路斑马线的时候,杜子长和佘郁林正好整以暇地等在那里。
  “怎么样,哥,你输啦!”佘郁林挑衅地说:“接下来的两局,你认为还有必要再比吗?”
  “比,我就不信,我骑车还能输给他。”王亮从不服输,何况这是明显的优势项目,自然不会放弃。
  “那好吧,车子给你,不过,你刚才跑的太累了,为了公平起见,我就不坐你的车子啦。”佘郁林的话让王亮心里一松,自己这一路冲刺,确实累的够呛,要是再驮着郁林这丫头,虽说她只有六十多斤,但,那也是一个不小的份量啊,这要是万一再输给这小子,那就真的没面子啦。所以,他立即大点其头,“很好,很好!”
  杜子长却笑笑,“郁林,你是我们的裁判,总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吧,这样吧,我来背着你,反正,你也没多少分量。”
  佘郁林拍手大笑,“好啊,好啊,我最喜欢骑大马啦。”她不等杜子长表示,已经跳起来,伏到了他背上,小脸紧紧贴着他的脖子。
  杜子长其实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佘郁林竟然当真,他只觉一片暖玉温香伏在自己肩头,说不出的舒适与温馨,正当他陶醉之时,却忽然感到耳际痒痒的,原来是佘郁林在呵气,他会心一笑,“这个郁林,真顽皮!”
  王亮自然知道他这个表妹最喜欢恶作剧啦,见她这样,也就见怪不怪了,他甚至于还在想,到底是表妹,还在为我作想哈,这么怕我输,嘿嘿,你也太小瞧你哥啦,要是我这运动健将骑车都赶不上这小子,那我真是白混了。
  “哥,别发愣呀,开始啦。”佘郁林一拍杜子工的肩头,“驾驾驾,骑大马,走喽。”
  杜子长嘿嘿一笑,背起佘郁林,又怕她顽皮乱动,双手轻轻拢着她的翘臀,触手柔软而有弹性,他微微一愣,原来女孩子的身体这么富有魅力呀。但见王亮骑着单车已经蹿出去好远,他收慑心神,对佘郁林说:“郁林,当心点!”
  佘郁林娇笑一声,“我没事,你快点,要不,就赶不上我哥啦。”她说话间,修长的双臂轻轻环绕在杜子长的胸前,秀丽的脸庞更是紧紧贴在他的肩头。
  “好吧,看我的。”杜子长只觉得身上虽然背着一个人,却要比自己一个人还要轻松得多,一步跨出,足足是平时的一倍,几个起落过后,已经快要接近王亮了。
  王亮眼睛的余光发现杜子长正紧紧跟上来,他豪气勃发,双脚使劲,单车像发疯一样地向前蹿出。瞬间将杜子长的距离拉大了几米。
  然而,正当他暗暗庆幸的时候,只觉脚下一松,单车竟然掉链子了,他怒骂一声,只好下车将车链上好,却见身边风声大起,杜子长背着佘郁林竟然趁机超过了他,这还不算,佘郁林更是对他大挥其手,“哥,快点,千万别掉链子呀。”
  王亮这个郁闷啊,平时自己这个表妹虽然顽皮,但是对他却最是崇拜了,今天自己已经输了一场,要是这场再输了,以后在她面前真要掉链子了,不行,无论如何也要拿下这一局,想到这里,王亮立即打点起浑身的精神,骑着单车,拚命地向前追赶,看看与杜子长的距离越拉越近,他终于放下心来。
  “哥,你真棒,加油啊,子长!”佘郁林的喊声让王亮很是不爽,“你这丫头,是为你哥着想呢,还是在帮这小子啊。”
  但是,王亮郁闷归郁闷,脚底下却一点也不放松,偏偏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他又觉得脚底一松,掉链子的悲剧再次重演。
  王亮恨不得将单车扔了,不过,那样一来无疑是自动认输,他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将车链上好,向前追去。
  就这样,每当他快要接近杜子长时,也不知是他心慌还其它原因,他的车链总会无缘无故的脱落下来,等到他第五次上好车链时,他只能无奈地发现,杜子长已经跑到了终点,他的表妹正笑靥如花地向他招手。
  “哥,你输啦!好像第三局的比赛不用再进行了吧。”佘郁林说:“不过,那样也好,省你得多出一次丑。”
  王亮恨恨地将单车高举过头顶,“这破车一定有问题,不算不算,有本事,咱们再重新比过。”
  佘郁林笑呵呵地看着王亮,“我的车是有问题,问题就是,两个人骑着就是比一个人快!”
  王亮被佘郁林咽得直翻白眼。
  “王大哥,郁林的车子有问题,那么,你骑我的车子怎么样?”忽然一个清亮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王亮顺着声音望去,立即两眼放光,“张,张,张大校花!”
  杜子长其实早就发现张子涵骑着单车正向这边赶来,不过,他并没有告诉佘郁林,那样容易让她怀疑,所以,一直等到张子涵蔓妙的身影出现时,他才放下佘郁林一起迎过去。
  “子涵,你怎么在这里?”佘郁林拉着张子涵的手问。
  “我每天都从这里经过的呀,我还奇怪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呢?”张子涵平静地说。
  佘郁林笑着说:“哈哈,我们在这里跟我哥比赛呀,这不,他自己输了,却赖人家的车子不行,这样也好,子涵,你车子给我哥,让他和子长再次友谊一回,怎么样?”
  张子涵说:“行啊,没问题。”她将单车递给杜子长,杜子长刚要伸手去接,却忽然感到身边气息翻滚,他神识一动,早已一手一个,拉着张子涵和佘郁林闪向一边。
  “小,小——心!”恰在这时,身边风声呼呼,一部跑车呼啸而过,车上的车手惊慌失措地大喊。
  “你,你干什么?”张子涵冲着车手的背影恼怒地大喊,然而,车手却只是回头望望,又是那一句莫名其妙的“小,小心——”然后,绝尘而去。张子涵貌似无奈地转过头来,关切地问杜子长,“子长,你没事吧。”
  “我没事。”杜子长淡淡地说,他总感到这跑车出现的极不正常,而张子涵的表现跟她平时的样子也判若两人,平时的她处变不惊,无论发生什么事,她总是谈笑自若。不过,他又想,或许是这样的突发事件让她太意外了吧。
  当然了,以杜子长现在的修为,想要留下那车手,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但是,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损伤,就没有那必要了。
  第二十九章明日道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狂少下山
你无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无所不能,在我面前也是蝼蚁而已。 我是陈宇,能要你的命,也能救你的命,更能成就你。 九个绝色师娘辅助我勇攀高峰: 大师娘,华佗版神医... 二师娘,强者归来... 三师娘,神都最美强者,不服就干... ...... 九师娘,商界唯我独尊... 陈宇小犊子,师娘们辅助你飞升,主宰世界,挡者...,一个字,“死”
陈宇醉
现代都市连载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