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神皇至尊>>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逆天

  今天,是于成准备了很久的大日子。
  作为一名散修,于成曾经被无数人感叹过,这人的时运的确是天生的,上天对他的照顾让所有的人羡慕。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都是这么认为的,当然,于成没有什么朋友。作为一名非典型性散修,于成不像是其他散修那样拉帮结派,生怕被大宗门欺负。从来都只是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修炼,深入蛮荒之地,探索上古遗迹。
  当然,敢招惹于成的人,甚至是宗门,总会知道什么是睚眦必报,什么是鸡犬不留。
  于成当然有这样的自信,因为他不是第一次修行。
  很多年前,于成就到了化神境,破境后面对天劫的历练。传说中,如果能度过天劫,就可以成仙。但那一次,于成失败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于成之前在一处上古洞府中得到了一枚“逆天改命符箓”,依靠这枚符箓,他转世重生了。
  十八岁开启宿慧后,于成又一次开始修行。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之后,于成更加谨慎,更是在学会了“逆天改命符箓”的制作后才渡劫。
  结果依旧是失败,但于成保留了希望,再次转世。
  这已经是第九世为人了。今天,于成准备渡劫。渡过天劫,破碎虚空,羽化成仙。
  身上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道袍,于成脸上挂着标志性的微笑,来到大陆天地元气最为充沛,却也最为危险的连岐山脉。
  这里,因为天地元气充裕,草木精怪吸纳日光月华,修炼成形比其他地方容易。所以各种妖、魔、精、怪横行,就算是几大宗门的门徒来到这里,陨落的也是不少。但这里各种草药、矿石品级都是极高,每天都有许多修行者甘愿刀口舔血,来这里试试运气。毕竟要是有收获,那就是一场富贵。
  “麻烦请回吧,今天这里很危险。”于成一路直奔连岐山脉最高峰走去,遇到结伴的修行者,总是会客客气气的这么说。至于那些人听不听,于成并不理睬。
  “那人疯了吧,就这么一个人来连岐山脉?”
  “看他那身袍子,破破烂烂的,怕是被人打的脑子都糊涂了。”
  “一点元气的波动都没有,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于成一路施施然直奔连歧山脉主峰走去,身后不明真相的修行者都用诧异的目光目送着于成,看着他不躲不避,更像是没有发现一样,走进一只九品的妖兽的势力范围之内。
  “看那傻逼,你猜他会怎么死?!”
  “还用说,那只九品的妖兽就连大宗门联手围剿都没办法杀死,平常来一两个元婴老祖,那妖兽都不在乎。就是这些年不知为什么,它安静的很,所以各大宗门才没有兴师动众围剿它。这人怕是妖兽看他一眼,他就死了吧。离他远点,别被波及到。”
  周围看着于成的修行者们用嘲弄的语气谈论着于成,就这么走进来送死的人,还真是不常见。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天地一阵颤抖,禁地的地面猛然裂开,仿佛有一座大山正在拔地而起。
  “把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吧。”于成的话还是没有变,清清淡淡,天崩地裂的异变没有引起于成一点注意,步伐没有丝毫改变,继续向前走着。
  一只硕大的白虎从地下跃出,没有往日的狰狞,像是别人家豢养的宠物一样,靠近于成,卖萌的用头顶蹭了蹭于成脏兮兮的道袍。
  周围的修行者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这是什么情况?这只九品妖兽竟然是那人豢养的宠物?能养妖兽的驯兽师,哪一个不是大能者?甚至许多元婴老祖都没有一只妖兽宠物来着。
  更让围观的修行者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白虎讨巧卖萌之后,仰天一声大吼,声震四野。山林像是潮水一样波动,数不清的草木精怪开始涌了过去,幻化人形,先是对着于成膜拜,随后陆陆续续的从白虎妖兽的巢穴里进进出出。每一个走出来的草木精怪都搬着各种珍稀的材料。
  然后这一群围观的群众,就看见了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玲琅满目的材料流水一样出现,有寻常的黑铁、灵石,也有高品阶的天魔晶、七彩石、画仙岩。
  各种绚丽的光芒四射,给连岐山脉笼罩上一层瑰丽的色彩。各中辉煌的宝物的光华几乎把围观群众的氪金狗眼晃瞎了。
  “那是……补天石?!”
  “不是说补天石已经没有了吗?怎么会有这么多!”
  “息壤!那只妖狐捧得是传说中的息壤吗?”
  各种惊讶的惊呼声此起彼伏,像是潮水一样起起落落,吸引了更多的修行者围观过来。围观可是围观,但这些修行者都知道,能慑服九品妖兽当宠物的人,绝对不是自己能对付的。这些个宝物,自己看一眼,也就算是,真要是直接出手抢夺,马上就会被人打的魂飞魄散。
  各色的宝石的光芒还没有散尽,随后走出来的妖兽手中捧着一个个或是小巧玲珑,或是陈旧古朴的丹药瓶子让所有人的下巴都掉到地上。
  “那……那……那瓶子上写的是九转还神丹?”丹药瓶子上的有大篆书写的药名,清清楚楚。虽然看的明白,但还是让人难以置信。
  “九转还神丹算什么,你看还有能免疫一切术法的‘春风化雨散’。不管什么术法,都像是被春风吹散,变成细雨。不是说只有炼丹到了通神的程度才能炼制吗?有人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
  “‘春风化雨散’要是有足够的材料,几大宗门的炼丹师还是能勉强炼制的。后面的‘逆天补气丸’才是极品。”
  围观群众中自然有精通炼丹的人,卖弄似的口水四溅的说着这些个丹药,好像是自己炼制出来似的。逆天补气丸,传说中只要一枚就能把盖世强者的经脉中天地元气补满,是一种极为少见的战斗型丹药。平日里只在书里面见到过描述,世间能炼制逆天补气丸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难道说那个邋遢道人找到了什么上古遗迹,这些都是挖掘出来的宝藏?也不像啊,就算是上古遗迹,哪个炼丹的大能者,也不会凭空炼制这么多珍稀的丹药。就算有这个本事炼制,也得有那些海量的珍奇草药不是。
  一瓶瓶丹药流水一样出现,跟随在于成身后。
  无数贪婪的目光像是饿狼一样,盯着陆陆续续出现的宝物。财帛动人心,这么多珍惜的异宝出现在面前,要是不动心才怪。
  可是,九品妖兽冷厉的目光就像是一盆冷水似的,当头浇下,把动了贪念的修行者浇了个透心凉。冷厉的目光里带着无限的杀机,所有围观的人都能感受到白虎妖兽身上泛起的凶悍气息。
  交头接耳的议论声小了下去,谁也不知道那只白虎妖兽会不会当场发飙,血洗连岐山脉。
  “你们快看!那长剑是什么品阶的?”虽然在忐忑中,不知道白虎妖兽会不会暴走,但没有人舍得离去。虽然这些东西不是自己的,也根本抢不到手,但看一看,总是没有什么错吧。丹药后面,更强悍的妖兽手捧着一柄柄长剑,鱼贯而出。
  “是自己炼制的长剑……炼器的本事得到什么程度啊。”
  有本事自行炼器的人,都是顶尖的存在。但一般一生也只能炼制一两柄自己用的宝具,炼器到底有多难,只有那些站在修行者巅峰的人才知道。
  鱼贯而出的一百零八柄自行炼制的宝具长剑让所有人都震撼到了极点,没有人能够想象自己今天竟然能在连岐山脉看见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大能者出现。这些极品的长剑都是他自己炼制的?每一柄长剑都是真灵宝具级别,每一柄长剑要是出现在外面,都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不知道多少人愿意倾家荡产收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强取豪夺,甚至不惜以身犯险。
  可是这里足足有一百零八柄真灵宝具级别的长剑……一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来。这些宝剑的出现,彻底熄灭了围观群众无视白虎妖兽,想要试一试的侥幸心理。每一柄真灵宝具的长剑都可以随着炼制者的心意而动,那就是一百零八个元婴老祖级别的大能者啊!碰到这样的强者,要是还有人不知死活,那就直接死了吧。
  围观的修行者越来越多,但整个围观的人群里,却没有了一点声音。每每出现的一样宝物,都像是一块块大石头似的,压在所有人的心里。一辈子也没见过其中哪怕一样宝物,这一辈子的遗憾,一天就全都满足了……每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心里的感受。只是愣愣的看着妖兽络绎不绝的出现,种种奇珍异宝跟随在那邋遢道人身后,直奔着连岐山脉主峰而去。
  于成在许多年前就已经到了随时可以渡天劫的程度,但于成强行压制自己的修为境界,为渡天劫做了无数的准备。
  不管是炼丹还是炼器,亦或是阵法,于成都极有耐心的提升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对于各种材料的搜集,于成更是到了丧心病狂,令人发指的程度。于成甚至“无聊”到了把感应上古遗迹所在的阴阳堪舆之术都练到了顶点。从那以后,于成不知道洗劫了多少处上古散修的福地洞天,积累了不知多少矿物、草药、珍宝。
  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渡劫而用。
  已经失败了九次,这一次不成的话,那就尘归尘,土归土吧。虽然于成的储物袋最深处还有一枚“逆天改命符箓”,但于成从开启宿慧后取到前世留下的宝库之后,就没准备动用。已经重复了那么多次,这一次不行,那就是真的不行了,重入轮回也是一种活法。
  于成不疾不徐的走在前面,心里没有忐忑不安,也没有兴奋激动。每逢大事,于成的心绪都会平静的像是古井一样无波,心思没有波动,绝对不会犯错。于成知道,这种九死一生的事情,不管多小心,都不为过。在考虑到了所有的可能,把一切准备都做到了极致之后,于成才将将满意。
  站在连岐山脉最高峰上,于成沉心静气的养神。流水一般运到自己身边的宝物,于成并没有理会,像是一堆垃圾似得堆放在那里。
  看到这些宝物堆放在那里,周围的修行者虽然迫于九品虎妖的威慑不敢上前抢夺,但眼睛都红了。他们哪里知道,这些在修行界珍贵无比的宝物在于成看来只是一般的渡劫物品,不算珍贵。真正珍贵的东西都在于成随身的乾坤袋里面。
  所有的宝物随意的堆放在山顶,于成这才回手让妖兽散去。随后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杆笔,开始描绘阵法。这杆笔笔身由建木所制,长毫是孔雀明王人世间行走的替身死去之后尾羽毫毛。一点血阳朱砂落在笔尖,于成便开始挥挥洒洒的在半空中描绘着阵法。
  “河洛惊神阵?!”
  “你眼睛瞎了,河洛惊神阵哪有这么复杂。”
  “不是吧,直接把阵法打入山川里面?!他要做什么?”
  当于成开始描绘阵法的时候,周围围观群众中再次响起了一片片的惊呼声。阵法原本没什么稀奇的,所有的修行者,多多少少都会一些阵法。可是于成正在描绘的阵法已经复杂到就算是专业的阵师都无法看清楚的程度。
  随着于成每一笔落下,天地之间的元气都会出现一道隐约的痕迹,落在连岐山脉之中。
  “到底是什么阵法?!”无数的声音喃喃的问道,没有人能够理解,能够看明白于成到底描绘的是什么阵法。但是所有人都能看明白,这个大阵,波澜壮阔,已经完全超出了修行者的认知。
  需要动用多少晶石?需要动用多少天地元气?需要多少年的准备?需要多么强大的法力?每一个问题,要是回答出来,都是一连串让人目眩神迷的数字。
  像是一群泥偶一样,周围越来越多的汇聚过来的修行者们看着于成布置的惊天大阵,甚至忘记了记录下这座庞大的、匪夷所思的阵法。这件事情,即便是在五十年后,江湖故老的闲聊中,依旧被扼腕叹息,被当做是天下最愚蠢的一件事情。虽然每一个痛骂这些在现场观礼的修行者的人都知道,要是那座大阵真像是传说中那么浩瀚的话,自己在连岐山脉中估计也会呆若木鸡的看着,忘记把这座大阵的布置方式记录下来,但却不影响他们讥讽、痛骂在场的这些修行者。
  大阵布置完,于成双手打出无数的手印,无中生有,从天而降,和阵法与连岐山脉融合在一起。一阵耀眼的光芒闪烁之后,重新归为平寂,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刚才你看见什么了?”一名修行者碰了碰身边的人,恍惚的问道。
  “我……好像……我怎么好像出现幻觉了?!”
  “那座大阵呢?怎么不见了?”
  无数的修行者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开始寻找那座注定在惊天动地前,蛰伏于九地之下的大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还找什么,你们看,那是金龙!”
  一片古怪的“咯咯”声连成一片,因为太过于惊讶,嗓子之间发出的声音大作,所有人使劲的揉着自己的眼睛,刚刚那场梦还没有醒过来,怎么又开始做梦了?而且一场梦比一场梦更加让人不可思议。
  一条金龙拔地而起,好像出现在于成的手指间,每一片金鳞都有脸盆大小,反射着朝阳的光芒,晃得周围的修行者连看一看都觉得困难。
  金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上古圣兽,怎么会有人能够召唤?这人到底是修行者还是什么莫名的存在?这个玩笑开大了吧,一个没招谁没惹谁的早晨,许多修行者还没从连岐山脉一夜的探险中醒过来,就亲眼目睹了眼前发生的种种就算是做梦都梦不到的事情发生,让人感觉是那样的不真实。
  一定是在做梦……这是这个梦有点长,怎么都醒不过来。
  从讪笑到吃惊,从吃惊到震撼,从震撼到膜拜,从膜拜到麻木,接下来,所有的修行者又看到了更多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入圣宝物的出现。每一件,要是流落到修行界,都必将引发一场腥风血雨,不知道多少人情愿倾家荡产、抛弃妻子,甚至以命相搏。但在于成手里面,只是一件供自己度过天劫的再普通不过的道具。
  不知道过了多久,于成做好了一切准备。
  昂首望天,看着苍天如盖,大道苍茫,心里也有些惘然。这一次自己能成吗?不过些许的犹豫旋即化作一片烟云散去。怀里乾坤袋里的“乾坤山河符”像是一件活物似的,散发着温暖的气息,让自己心神安稳下来。
  就算是不行,有了这一次的经历,不被天劫击碎神魄,下一次,必然会羽化成仙。
  运转天地元气,如长江大河一般的元气在经脉中奔腾流动,三个大周天后,于成一声清咤,全部力量被引动。
  自从到了天人之界,于成从来没敢发动自己全部的力量。这已经不是人间能承受的力量,必然会引动天劫。
  随着于成催动天地元气,凭空无数阴云出现,密密叠叠,仿佛一座连绵万里的黑色山峦出现在半空中,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虽然距离很远,也不是天劫威压的中心,但周围不知真相的群众中境界稍微低一些的修行者已经无法承受天劫的威压,瘫软在地。
  这就是渡天劫?!传说中,无数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的渡天劫?
  于成双臂在半空中画圆,破烂邋遢的道袍上泛起一层暗金色光芒。一个八卦图案出现在破烂邋遢的道袍上,随后八卦图案开始旋转,越来越快,休、生、伤、杜、景、死、经、开八门随着速度越来越快,开始“融合”在一起。幻化成阴阳双鱼,微微浮起,把于成笼罩在黑白双色之中。
  这一刻,在围观的不明真相的修行者眼中,于成好像变成了连岐山脉。不,不!哪里是连岐山脉能形容的,于成简直已经变成了天地,融合在天地之间。不在,又无所不在。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之前种种珍稀的异宝,合起来,都比不上于成身上穿的这件破烂邋遢的道袍!
  漫天的雷电开始纷乱交织,即便强悍无敌如天劫,也能感受到于成身上散发出来的力量。天劫没有像是传说中那样,一次九道雷劫。天地之间的至强者,引动九轮天劫,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道雷劫之后,便会有天女散花,仑音四起,渡劫者要是能安然度过,就会羽化成仙,鸡犬升天。
  一切都没有,即便是无尽的天地威压也感受到于成身上散发出来的威胁。无穷无尽的岁月之中,于成用自己的执着,早已经把自己提升到了天地都为之侧目的程度。
  少顷,无数银蛇一般的雷电盘踞在一起,汇合成一道闪电,从半空中落下。
  “吼!”即便沉稳如于成,在这一刻,也开始愤怒的指着苍天大声怒吼。
  这哪里是从前无数年中,其他修行者度过的天劫的模样?九九八十一道雷劫合而为一,直接落下。悍然,狂野,无坚不摧。仿佛是一只被羁押了无数年的凶戾猛兽被放了出来,毁灭世间一切。
  金龙首当其冲。即便是上古圣兽,在八十一道天劫雷电合而为一的威力下,只是一接触,便烟消云散。而那道几乎弥散满天地之间的雷劫没有受到一点影响,继续下落。
  一百零八柄长剑破碎,连岐山脉精魄冲天而起,地脉中的天地元气幻化成龙,直冲向那道劫雷。可是天地异象刚刚引动,便被砸碎。以于成为中心的方圆千里,都蓦然沉了一尺左右。好像是一只无形的拳头从天而降,砸在地面上一样。
  天劫微微一顿,便再次下落。
  阴阳双鱼带着黑白二色直冲天劫,撑了数息,在绝对的规则力量下,破碎。
  无奈的看着铺天盖地劈下来的雷电,于成双眼赤红。天劫?这是人能度过的天劫吗?就算是大罗真仙,也扛不住这种毁天灭地的天劫吧!
  直指雷劫,于成心中不甘。这是渡天劫?这应该是开玩笑吧。命运和于成开了一个绝大的玩笑,于成的雷劫要远比其他修行者经历的更加强大,甚至无法抵御。
  难道说自己渡劫九次之后,雷劫也会变化?于成脑海中念头一闪而过,雷劫已经劈到身上。
  “吼!”于成最后一声怒吼还没发出,天劫雷电及身,破烂的道袍布满淡蓝色的银蛇。只一瞬,道袍便化为灰烬。于成意识随后归于虚无,一片黑暗。
  黑暗中,于成最后一丝意识模糊的想到:“好黑的天,有点光就好了。”
  不知道是时空错乱还是位面混乱的缘故,于成眼前一片大光明,随后失去最后的意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丝雷劫进入到乾坤袋里面,恰好引动了“逆天改命符箓”。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人到中年
老婆出轨,兄弟反目,三十岁那年我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 金钱之下,每个人都面目狰狞,亲人的背叛,朋友的贪婪,无数只魔掌将我推进绝望的深渊,让我不得不挣扎地想要爬起,去触碰那一片属于我的骄阳!
火烧风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医王
出身卑微,却不代表不可君临天下! 淳朴的乡村少年步入繁华的都市,迫于无奈改变自己。 一只神秘的左眼,世间之阴暗面无所遁形。 现实的残酷让他化身杀神,无尽的敌人,万千的阴谋,破之! 为了兄弟,为了红颜,剑指天下! 【各位观看前几章,喜欢的可收藏阅读,QQ群:195194491欢迎各位加入!】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巅峰高手
昔日狼王走出大狱,左手女人情,右手兄弟血,将地下世界搅个天翻地覆,杀我兄弟者,死!辱我华夏者,死!
青衣刀豆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