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浪子人生》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继续阅读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卷第一章 隐居

  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黄金白玉非为贵,惟有袈裟披最难!
  朕为大地山河主,忧国忧民事转烦,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
  这个是清朝顺治皇帝临出家时做的诗,不管是因为爱妃的死而难过,还是因为不想当这个皇帝,顺治的出家间接的造成了华夏国历史的千古一帝-康熙。
  冬天,大雪肆虐的飘着。
  “徒弟,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在长白山的某一处,一个衣杉邋遢,灰白色的胡子覆盖在整个脸上,手里晃动着一个葫芦的老人正扯着喉咙叫道。
  “死老鬼管这么多干嘛,好了,让我想下,我上次下山的时候是一个叫做李世民的人管理天下,现在才过去了这么点时间,这个朝代应该没灭亡吧,”此时的长白山正下着鹅毛大雪,刺骨的寒风刮的飕飕做响,而在那个邋遢的老人眼前却凭空出现一个只穿短裤的少年,精赤的上身毫不保留的亲吻鹅毛般的雪花。
  少年看起来有二十左右的年纪,平凡的面孔中挂着一双如大海般幽深的眼睛,另人感到惊奇的是,少年的眉毛中有着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痔,相反,这颗黑痔丝毫没有让人觉得厌烦,反而给人一种平和的味道。
  “你放屁,我上次出去偷酒喝的时候朝代都换了好几个了,你个小糊涂蛋,还是让为师算上一算,”邋遢老人猛然起身,乌黑的左手指着少年骂道,右手拨开葫芦嘴,对着自己的嘴猛灌了起来。
  “你个老不死的家伙,知道还问小爷我,敢情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少年嘟囔着嘴道,但是脚下却没动一动,少年也只能在嘴上占点便宜,打架的功夫却是万万不及眼前的老头。
  “稚龄童玄烨登皇位,苍髯叟索尼立誓言,”老头闭着眼睛,口里无意识的嘟囔着,少年正听的津津有味,忽然,老人眉头一皱,几乎是尖叫道:“星龙,你可以滚出长白山了。”
  少年被老头的动作下了一跳,待听清楚老头的话后,脸上不禁露出开心的笑容:呜呜,终于自由了,死老头难道良心发现,肯让我下山游历了,呜呜,我期待了近千年了。
  “师傅,你没有说错吧,你让我离开这里?”心里虽然是乐的无以复加了,但是少年可是很了解师傅的癫疯性格,生怕他是一时脑子坏了,是胡乱说的。
  “嘿嘿,小混蛋,高兴了吧,不错,师傅就是让你出去游荡,见识下真正的社会是什么样子?”老头奸笑两声,说道。
  “师傅为什么忽然有这个想法呢,你不是常说我的修为不够精深,不让我出去吗?”星龙眼珠子骨碌乱转,企图从老头口里知道些秘密。
  “去历劫,我保证你会经历一个很愉快的旅程,”此时老人脸上的笑容在星龙的眼睛中犹如恶魔一般,直觉是没什么好事,可是却始终抛不开世俗的诱惑,看着老头越发阴险的笑容,星龙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师傅,可是我好舍不得你。。。的那些宝贝,”星龙哇哇大叫,不时用眼角看向老人。
  “要什么宝贝,说。”老人仿佛是没看见星龙拙劣的表演,大方的说道。
  “随意戒指和天圣衣,”星龙丧气道。
  “你。。。好狠,”老人看着星龙纯洁的面孔,肩膀微微颤抖,撕声说道。
  “好说,好说,”好不容易可以赢师傅一次,星龙心里畅快极了,微笑的说道。
  “好了,给你是可以,但是你要记住,在你的修为不到火候时千万不要拿出来,知道吗?”老人忽然严肃的说道。
  “你就安心了师傅,我还是很知道其中的厉害的,佛道两门视把我们当作魔鬼,中土几乎又是他们的天下,我是不会傻到和他们硬拼的,不过师傅,我就不明白,以你的修为,难道还要怕道佛两门吗,一千年前的时候,师傅的修为就已经是鲜有敌手呢,”星龙点头如捣蒜,洁白的右手拍着老人脏西西的袍子,不解的问道。
  “切,师傅那是放他们一马,要知道,当年师傅亲手创立天圣一门,独特的修真功法惹的那些佛道两门的嫉妒,继而想杀了我,可是你师傅有岂是凡人。。。。,”
  “可以了,师傅,我天天听你讲这些,已经听的有些麻木了,”星龙两眼上翻,无奈的说道。
  “小屁孩子懂什么,师傅是想告诉你,当你出去遇见佛道两门的人时,别让他们认出你的身份了,要是有人知道了,就不用师傅教你了吧,”老人一个爆栗打在星龙的头上,没好气的说道。
  “要是遇见漂亮的尼姑和漂亮的道姑怎么办?”星龙在以前跟师傅游历过,不过那个时候,正当贞观盛世,两人在中土玩了几年就回来了,但是星龙却深深喜欢上了繁华的尘世,这种思想也阻挡了他的修为,另他千年来的修为只到辟谷期。让老人大声哀叹,说是为什么收了一个这么笨蛋徒弟。
  冬天的长白山被白桤桤的大雪覆盖,眼目四望,除了是白色还是白色,老人看看天色,转头对星龙道:“小龙,跟我去山洞,取完东西后你就下山吧。”
  “师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我了,这么着急赶我走,到底有什么居心?”星龙狐疑的问道。
  咯噔,老人心里跳了下,脸上马上聚齐笑容,说道:“小屁孩子,我能有什么事隐瞒你呢,好了,不要想这么多了,快跟我去吧,”说完,不等星龙点头,拉住星龙的手,随即,两人都在原地不见了。
  两人再次出现是在一间用寒冰雕刻的房间里,呼呼的白气肆虐的冒着,整个房间光滑无比,房间晶莹透亮,闪烁着耀眼的光华,房间的半空悬挂着两张冰床,而房间的最里面的一角,一个巨大的箱子静静的躺在那里睡觉。
  星龙虽然不知道师傅为什么让他这么着急离开这里,但是直觉上让他知道,肯定是有什么急事困扰着师傅。
  老人松开星龙的手,径直走到那个箱子面前,手里玩动着几个手势,一道黑色的光芒在房间里异常闪目,箱子发出吱吱的声音,缓缓的打开了。
  “龙儿,这两样东西就是你梦寐想得到的,天圣衣和随意戒指,”老人拿出来一条绿色的披风,披风上似乎绣着一条黑色的麒麟兽,绿色的披风散发着一股莫名的能量,每当见天圣衣时,星龙就要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似乎他跟天圣衣有什么关联,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思想,让星龙对天圣衣越发的喜爱。
  “这个是随意戒指,你也玩过很长时间了,知道怎么用吧,我先把天圣衣装进去,戒指你收好就了,”老人意念随心,手上的天圣衣不见了,右手却是还拿着一个很古朴的戒指,戒指平淡无奇,实在是让人看不出有什么珍贵的地方,或许,戒指头上的那粒似是珍珠的小玩意能勾引起一些人的兴趣。
  星龙把戒指带在左手的无名指上,骨肉相连的感觉再次传遍全身,另星龙不自觉的打个哆嗦,再看老人,朦胧间似乎看见老人的双眼中隐约泪光闪烁。
  “东西你都有了,龙小子,你也可以走了,待让师傅送你一程。”老人急切的说道。
  “不要,师傅,你还没有跟我说发生什么事呢,等下。。。。,”星龙的四周忽然冒出旋转的黑色气体,黑色气体逐渐形成旋风的样子,逐渐湮没了星龙的叫喊,嗖的下,星龙消失了,房间里只剩下一位满脸寂寥的老人。
  “金甲琱戈,记当日、辕门初立。磨盾鼻、一挥千纸,龙蛇犹湿。铁马晓嘶营壁冷,楼船夜渡风涛急,有谁怜猿臂故将军,无功级?平戎策,从军什,零落尽,慵收拾。把茶经香传,时时温习。生怕客谈榆塞事,且叫儿诵花间集,叹臣之壮也不如人,今何及?”老人萧条的语音回荡在附近,声音传了好远好远,半晌,老人叹息的话语又响起:“老朋友们,为何都不出来呢?”
  “我靠死那个老乌龟了,”随着一声凄厉的声音,在一座不知名的山头上,星龙凭空掉了下来,性感的小屁屁的朝着天,散发着诱人的味道,而声音的来源则是出自下面:“老乌龟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他是在报复,”天上的鸟还在那观赏够性感的屁屁,但是天不遂鸟愿,星龙抖抖身上的灰尘,头顶朝天,站定在山头上。
  “死老头一定是有事瞒着我,靠,不管了,也不知道被死老头给传送到哪里去了,先出去玩上几年,晚些再回去,相信中土上的那些修真还难不倒老头吧,”星龙对老人的修为实在是很放心,一个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人,可能是中土上那些修真者的爷爷辈,星龙怎么会担心他的安危呢。
  星龙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小山上,四目一望,底下平坦的道路便呈现眼底,使劲的吞了口唾沫,大声吼了句:“中土,我来了。”声音震的山上的树木刷刷乱响,几声乌鸦很不满意的叫了声,似乎打扰了它们甜美的同居生活。
  星龙不知道,此时却是一个朝代宫廷最动乱的时期。
  顺治十八年一月初九,玄烨即位,改元康熙!
  玄烨不知道,由顺治死到他登位的三天之内,宫庭平静的表面下,却是危机四伏,波涛汹涌,各方的势力,已展开了第一次的斗争。他即位了,却不代表危机已成过去,反之,那才是惊涛骇浪般的政治斗争的开始……,也是玄烨千古辉煌的开始,更是星龙为一个好朋友挺身而出,为他一手创建这千秋霸业。
  时,满清入关不到廿载,天下未定,朝中势力可分为三:皇族宗室、八旗、和汉大臣。
  顺治为摆脱宗室及八旗的束缚,拉拢汉臣,励行汉化,汉臣权力日重,但因此亦得罪了其它二方势力。四大辅臣代表的是八旗利益,早对汉化不满,顺治死后,更是让那些大臣死灰复燃。
  辅臣为"拨乱反正","率祖制,复旧章",多番动作,兴大狱等,孝庄虽然心里不安,但仍只能哑忍,她知道自己并未能完全把握朝中力量,她的心诀是:"忍""储""防"。
  就是这个时候,星龙踏出了尘世,没有人能知道他能为这个看似平淡,其实波涛汹涌的世界做些什么,也许,上天会知道,星龙的师傅也知道,但是,星龙却不知道,此时的星龙,愉快的走在一个小城镇上,身上穿的是从某个绸缎庄借来的昂贵丝绸服,脸上洋溢着微笑,右手把玩着刚才在某个地摊上牵来的雕刻品,整个人看起来都是充满了活力,充满了生机。
  星龙一路走来,在路上已经把这个时代打听的差不多了,知道这个朝代刚刚建立不久,老皇帝也刚刚驾甭,一个小娃娃当上了皇帝,还知道了那个小娃娃的皇位坐的很不安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星龙准备去北京看看,如果觉得那个小娃长的可爱,就帮帮那小娃,让他的皇帝位坐的舒服点。
  “恩,虽然我可以不吃东西了,但是尘世中做的东西着实美味,不吃些怎么对得起肚子,”星龙低声自语一翻后,转身走进一家客栈。
  客栈不大,但亦不小,分二层,楼上是客房,楼下,几十张桌子整齐的摆在那里,快到中午了,吃饭的人也很多,星龙在屋子里等了一会才有人腾出空桌子,迫不及待的星龙刚坐在椅子上便大喊:“小二,快来,爷的肚子等不住了。”
  客流量大,客栈的效率显然不怎么好,星龙等了几分钟后,才有一个肩膀上挂着一块白布,左手拿着水壶的人走了过来,满脸的献媚:“对不住了爷,爷有什么吩咐小子的,小子立马给爷备上。”边说边把桌子上一个空杯子上倒满茶水。
  “啧啧,当然是吃饭了,来这里不是吃饭还能嫖娼不成,戳,给你的跑腿钱,赶快准备上好的酒菜,爷的肚子空虚着呢,”星龙慷他人之慨,在衣袋里拿出一块十两的银子,塞进小二的布袋里,气派的说道。
  “得勒,爷稍等,酒菜立马上来,”小二的嘴巴笑的已经有些变形,十两的纹银,就是这个客栈一天恐怕也不能赚这么多,难得遇见这么样的贵人,小二马上变的的勤快起来。
  只片刻不到,一坛上好的竹叶青和几道精致的小菜便摆在了桌子上,小二并没有走,而是老实的帮着星龙斟酒,星龙满意的看了眼小二,似乎在说:小子有前途,当然了,他也不想想,给了小二十两的银子,他当然是把星龙当爹一样的伺候着。
  “爷不是本地人吧,”小二献媚的问道。
  “呵呵,这个自然,”星龙喝着每酒,嚼着美味的菜,含糊的说道。
  “看爷这么一身高贵的打扮,想来爷是高雅人士了?”小二继续瞎扳道。
  “好好的倒你酒,这么多废话干什么,什么他妈的高雅人士,爷就是一个强盗,”星龙眼睛一瞪,没好气的说道,霎时间把小二的嘴巴给吓的闭上,脸上也变的的苍白,再不敢乱说话了,安心的倒起酒来。
  “各位大爷大叔们,行行好,赏我们兄弟两人一点吃的吧,”正当星龙吃的不亦乐乎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在客栈里响起,星龙随意的看了一眼,却马上呆住了,两个叫小叫花子,稍微大点的牵着更小的正在大厅内四处走动,那大点的也不过十多岁左右,一身补丁衣服也是破旧的跟快抹布一般,脸上也乌黑乌黑的,看样子是几天没洗脸上,但是一双眼睛却是明亮动人,她右手还牵着一个更小的叫花子,小叫花子看起来就是7。8岁左右,躲在大点的叫花子后面,头也低着,不敢看人。
  星龙一眼便看出,两个小叫花子都是女儿身,两人在客栈里跑了一圈,没有讨取到任何的食物,大点的叫花子的声音已经带了点哭腔:“各位大爷们,行行好吧,我妹。。弟弟都二天都没有吃饭了,可怜他还不到八岁,哪位大爷赏点馒头或者大饼,菩萨都会保佑你们的。”
  “爷稍微等下,我这就去把这两个叫花子赶出去,”斟酒的小二见星龙皱起了眉头,以为是星龙被两个叫花子打扰了雅兴,忙说道。
  “等你妈的,滚,”星龙暴喝一声,抬脚把小二跺到一边,满脸铁青的站了起来,在众人惊讶和不解的目光中,厉声吼道:“你们这帮杂碎,吃着好鱼好肉的,哪怕一个馒头都不舍得给两个饿的快不行的小孩子,你们的良心是不是都让狗吃了?”众人显然没有想到星龙居然指着他们骂了起来,诧异过后,每个人的脸上都挂不住了,但是看到星龙的华丽的衣服,凌厉的眼神,都暗暗的揣测星龙的身份,一时间倒也没有哪个敢还口。
  星龙骂完后,觉得气也消了,在自己的桌子上,左手拿了五个馒头,右手端着还完好如初的烧鸡来到了两个叫花子面前,温声说道:“两位妹子,赶快吃吧,如果嫌不够的话,我让他们再做些。”
  两个小叫花子早就被星龙刚才的一翻举动给吓到了,都卷缩在地上,身子犹自的发抖,不敢看星龙一眼,但是眼角却都不时的瞄向星龙两手断着的食物。
  “两位妹子不用怕,我不是什么坏人,快点吃吧,”星龙微微一笑,没有在意两人的态度,更加温柔的说道,在星龙的记忆的深处,自己曾经不也是这样吗,哥哥带着自己,走街串巷的讨食,看到这姐妹两人,就如同看到自己许久前的记忆,眼睛不自觉的深沉起来,淡淡的哀愁在眼角浮现。
  “谢谢哥哥,”稍微大点的女孩轻轻的说了句,然后飞快的拿走了星龙手里的馒头,递给了自己的妹妹,而自己则是暗暗的吞吞口水。
  星龙看到眼前场景,心中猛的一阵刺痛,强自忍着没有让眼泪滑出眼角,强笑道:“妹子,你也吃,这鸡肉也吃,不用怕,哥哥有钱,可以让你们吃的饱的。”
  女孩犹豫着又拿起一块馒头,看见星龙还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才放心的吃了起来,不大一会,小点的女孩已经吃完了那块馒头,但是星龙看她的样子似乎有点难受,但是随即恍然,是噎住了,随即高声叫道:“他妈的,给爷端来一壶水。”
  小二战战兢兢的把水递给星龙,星龙倒满一杯水后,递给小女孩,温柔道:“慢慢喝,一会吃鸡腿。”
  待小女孩喝完水,星龙满意的从烧鸡上把那两条肥硕的大腿拽了下来,分别递给两姐妹,细声道:“鸡腿来了,快些吃了。”
  就这样,星龙伺候了两人把整个鸡都吃掉,然后每人也吃了二个馒头,看着瘦小的身躯内吃得下这么多东西,星龙知道两人的确是很长时间没有吃饭了。
  “你们两个准备上哪里去?”在街上,星龙看着可怜的两姐妹,心疼的问道。
  “不知道,多谢爷刚才赏赐我们饭吃,我们两姐妹四海为家,到处漂泊,也不知道去哪里?”大点的女孩低声道,声音中有着一股哀愁的的味道,让星龙更加的难受。
  “如果。。。如果我想让你们跟着我,当我的妹妹,你们两个愿意吗?”星龙试探的问道,星龙看的出来,姐姐的心性很刚强,星龙这么小心的说,是怕这个姐姐不认为星龙是有什么别的目的。
  “爷肯收留我们姐妹?”当姐姐的眼睛一亮,声音急切的问道。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不介意多两个妹妹,”星龙看到女孩的表情,心情放松不少,微笑的说道。
  “小慈,这位爷肯收留我们了,赶快叫爷,”当姐姐的推推自己的妹妹,喜形于色的说道。
  “小慈见过爷,”妹妹躲在姐姐的身后露出一个脏西西的脑袋,小声的说道,说完后又立即躲到姐姐的身后,不再说一句话。
  “不用叫什么爷不爷的,叫我龙哥就可以了,”星龙咧着嘴巴,笑呵呵的说道,星龙日后的生活中从此多了两个异姓“姐妹”。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扬名立万
张文定被新来的漂亮女上司给看上了,从此过上了不一样的生活。
坐而不忘
现代都市完结
剑来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我叫陈平安,平平安安的平安。我是一名剑客。
烽火戏诸侯
武侠仙侠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兵王
他是雇佣兵世界的王者,他是令各国元首头疼的兵王!为朋友,他甘愿两肋插刀;为亲人,不惜血溅五步!是龙,终要翱翔于九天之上,携风云之势,一路高歌猛进,混的风生水起。
步千帆
现代都市完结
乡村少年
高考同分,摇号录取改变了七人的命运。一个乡村少年从原始大山到军营,再到充满欲望的都市,不断的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一个寒门子克服敌人的算计和迫害、忍受屈辱和伤痛向成功靠近。危险境地逃命获得神奇嗅觉和感觉的奇异少年,配合着幸运女神的眷顾和热血兄弟的帮忙成长为令友人羡慕,令敌人胆寒的存在!
逍遥夫子
现代都市完结
人到三十:妻子的野望
赵阳残疾了,妻子开始天天骂他,羞辱他,鄙视他,每天白天直播,一到了晚上就偷偷……
一纸虚妄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