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残暴尊王:诱君欢>>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1章

  月色斑驳,树影婆娑。
  残风点,花落千万家。
  一座幽暗的寝宫之内,明黄色的纱幔被风托起,吹得到处都是,舞在空中,交缠相拥。
  那伫立在殿中央的赤金鎏柱上,成排的,镶嵌着鹅黄色柔和的纱灯,中间一点,尤为亮炽。顺着四周相绕的黑暗,一点一点,燃烧。
  偌大的床榻之上,被一室旖旎遮掩起的激情,正在逐渐散去……
  过了许久,女子才慵懒地动了下身子,柔荑覆上男子精壮的胸膛,一抹,掌心中全是滑腻的汗珠,“皇上……”
  浓密的睫毛,在些刻的养精蓄锐之后,有神地睁开。一双情冷峻的眸子,竟是如狼王般闪烁着琥珀色的颜色,散下的墨发纠结在身下,他单手搂着女子的肩,一路下移,在她背上轻拍,“阅儿,朕得去早朝了。”
  女子似是不满的嘟起了红唇,半晌,见他撑起身子,这才跟着下了榻,“皇上,臣妾伺候您更衣。”
  “阅儿,朕得走了。”男子穿戴整齐后,便搂着那名女子,将她抱回床榻,“等朕下了早朝,便过来。”
  她点头浅笑着将身子窝回了锦被,看着男子踏出去的背影,满足的抿起嘴角。
  一觉浅眠,她眉头还未舒展,便被那不明的声音给惊醒了。
  “呲呲呲……”
  一阵尖锐的声音,像是要将人的耳膜划开般,顺着敞开的殿门一路传了进来。
  女子抬了下脑袋,只见一人提着一把长剑,慢慢自门口走了进来。尖端,拖到的地面上,每走一步,便发出令人胆战心惊的尖锐之声,她看清楚来人之后,便欣喜地掀开锦被,迎上前去。
  一声呼唤还未出口,只见那寒栗的剑身猛的在自己身前掠过,黑亮的瞳眸一下被拉开,一点亮光,被划成了直线。同时,喉咙口传来一阵窒息般的疼痛,她双手拼命卡上自己的脖子,鲜血,顺着唇角喷射而出。
  刀光剑影,在她满是不解、沉痛万分的眼眸中,刀刀落在自己的身上。凌迟般的疼痛,呼天唤地,却是一字都叫不出来。被剑气割断的碎发凌乱的散在四侧,一缕缕的,削断红尘。
  殿内,恢复了死一样的沉寂。泻下的缕缕暗色,将地面上的触目惊心,给照射的一览无遗。
  “啊……啊……”沉闷的声音,带着像是被硬生生割断般的残忍,嘶哑,声线被无音地拉长,压窄,悚然骇闻。
  白净高贵的毛毯之上,入目的,便是一只沾满了血渍的手,忽地……另一只带血的手臂,伸了过来,一具孱弱无力的身子,哑哑的,向前爬去。
  长发,凌乱不堪地披在脑后,半边,遮住了女子的面容,黑色上的血渍,透着红腥,却分辨不出原色,一昧被吸附进去。
  她的整具身子,都是无力地垂在地面之上,两腿张着,全身只靠着手肘的力匍匐向前。两腿,连蹬动一下,都是枉然……
  身上的白色寝衣,早被猩红给染了个遍,手腕,脚腕,犹在汩汩地冒着鲜血,结痂凝聚的地方,渲染潮媚。
  “快,快,动作利索点。”殿外,传来了一道年迈的声音,窸窣的脚步声,尽量压低,犹如鬼魅。
  女子涣散无光的眼眸,猛地抬起,聚为一点,她抬手,被挑断经脉的地方,只是无力地垂着,她只得将脸凑上去,就着手腕上方的力,将散着的头发拨开,露出了整张面容。
  “啊……”跟在嬷嬷身后的小丫鬟,脚刚迈进,便吓得两手紧捂住嘴巴,上半身惊惧地扭向身后。
  “活得不耐烦了你。”那领头的嬷嬷见状,疾步上前,手指不断地戳在她的脑门上,“怕别人都听不见?回去再好好收拾你。”
  “啊……啊……”女子布满伤痕的脸上,带着狰狞的希翼,她两手向前伸去,求助的将脖子高高地仰起,嘴中,每吐出一字,便带出鲜红的血迹。
  她努力的向前爬去,不顾一切的,想要让她们认出自己来,“啊……啊……”
  无奈,逸出口的,只有那一阵阵含糊不清的疼痛而已。
  “还愣着作什么,等下皇上就回来了,一个个都不要命了。”老嬷嬷夺过丫鬟手中的白色锦被,一下扔在了女子的身上,“快,将她抬出去。”
  几人,虽是心有恐惧,却不得不照做,那女子见她们脚步紧逼,嘴中的声音,像是带着咕哝般,越嚷越大了。
  边上的嬷嬷听闻,赶紧掏出袖中的锦帕,蹲下身子,一手扣住女子的下巴,用力将她的嘴撬开。白色的锦帕用劲塞进去,那张伤痕累累的脸上,惊现出一抹绝望,原先希翼的眸子,更是如死灰一般,逐渐沉寂。
  割断舌根,四肢筋脉皆毁的非人折磨,再加上如今这致命的无望,女子仅有原色的眉目陡的圆睁,一下便晕了过去。
  “哼,还省事了。”嬷嬷满脸厌恶地甩开手,将沾上的血渍在那床白质的锦被上擦拭干净,双手扯过被角,便将女子整个人都藏在了里面,“快,抬出去,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看见了。”
  “是,嬷嬷。”几人嗫嚅着开口,惊恐,在面面相觑的目光中,逐渐退去。一人一边,合力将女子连带着那床白色的锦被给抬了起来。
  嬷嬷望着地毯上的那一长条血痕,脚步不由向后缩去,将边上的丫鬟招呼过来,“快,将这些都卷起来,赶在皇上回宫之前,全部都要换上新的,还有……”她一手指着边上的案几、藤架,“这、那……都要擦拭干净了,不能留一点血渍,知道了么?”
  “是,嬷嬷。”剩下的丫鬟急忙挥开袖子忙了起来,烛火苒动,一个个忙碌的身影被刻意的缩小……放大。
  转眼间,这座豪奢庞大的寝殿内,迅速恢复静谧,光亮如新的地面上,找不到些毫血色的痕迹,风……哗哗得吹入大殿,旖旎之色,再度缠绕……幽怨的呜咽声,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牢牢地,紧抓着,不肯离去。
  云南。
  夜幕被拉的很低,带着几分压抑。红亮的月光,一铺而下,染满尘间。白沙市一所大学寝室内,几人正三三两两,忙碌的收拾着东西。
  “音音,你说我明天穿什么衣服好?”风妃阅望着一床的凌乱,求救地望向边上,正慢条斯理收拾着的清音。
  她抬起头望了一眼,眉眼轻弯,语气淡然,“白色那件吧。”
  “好,就听你的。”风妃阅收起一旁的手提袋,将那件衣服摆在了显眼的位子,“听说,云南可是一个极为神秘的地方。”
  “早就向学校申请过了,今年才通过。”几名室友听闻,忙活地抬起脑袋,凑至一处,议论了起来。
  夜,彻底黑透,在一片静谧中,晨曦破入,天空被拉开了一道光亮的口子。
  翌日。
  校车早就在外候着,一行人有序的上车,各自找好了位子。
  “清音,从这到云南,得一天的车程吧?”风妃阅一边目不斜视地玩着手机,一边以手肘碰了碰旁边的清音。
  她一愣,将视线从书中收回,双目望向窗外,一脸地担忧“可能吧,阅儿,这两天我总觉得,有种说不清的心慌。”
  “怎么了?”风妃阅察觉出了清音的异样,急忙放下手机,扭头瞅着她的侧脸。
  “我也不知道。”清音落在外头的视线一闪,摇了摇头。
  见她一脸的怔忡,风妃阅好笑的将脑袋枕在她肩上,“我知道了,你呢,就是书看多了。”
  校车穿过隧道,带来了短暂的黑暗。
  两旁的常青树,呼啸而过,依稀,还带着田园般的气息。
  到了中午时分,车子靠在一处庄园模式的建筑前,暂为休息。
  “下车啦,把我这腰都坐的散架了”风妃阅拉起清音,迫不及待地走下了车子。
  一望无垠的果园绵延几十里,带着诱人的果香。
  深呼上一口气,两人相携走到僻静处,坐了下来。
  “姑娘。”一把年迈的声音自身后传来,两人闻言,转过了身子。
  一名年迈的老婆婆,坐在两人身前,服装透露着怪异,头上,包着黑色的头巾,一双眼,混浊中透着几分晶亮。
  老人的眼始终盯着清音,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被她望的多了几分拘谨,清音呢喃开口,“老婆婆,有什么问题吗?”
  老人却突兀的伸出一手,用力抓起清音的手腕。
  “啊……”她慌忙缩了回去,一旁的风妃阅,更是疑惑不解。
  “姑娘,回去吧。”
  “回去?”清音疑惑不解的皱着眉,望着一脸诡异的老妇,她忙地拉起了风妃阅,在她耳畔轻语,“回去啦,这个婆婆……”
  “姑娘。”老人跟着站起身子,“你知道,你的前世是怎么死的吗?”
  清音慌忙摇了摇头,倒是一旁的风妃阅有了几分兴致,“怎么死的?”
  老人转过身子,背对着二人,脸上的表情带着欣赏般的喜悦,周边的皱纹,也随之荡漾开来,“熊熊的烈火,噬人心魂,万簇焦硭,托起她纯净的身子,挫骨扬灰,消弥血咒。”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这小小的四合院,住着一群租房客,而陈阳则是房东。 好吧,既然如此,保护房客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只能落在我的头上了。——陈阳
炒酸奶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农民
在乡政府当临时工的,一度被视为全村骄傲的有志青年龙高远突然被精简回家,受尽奚落和白眼,人生陷入低谷,且看他如何靠自己的才华,扎根乡村,谋求发展,实现人生的又一次华丽转身。
樵夫
现代都市连载
狼牙兵王
在中国,有这么一支部队。 他们没有番号,没有档案,他们的一切都是空白的。 他们被国家称之为最强兵器,被敌人称之为黑色闪电! 而想要启动这最强兵器,则需要五位最高领导人的共同许可才可以。 他们,永远不会被曝光!他们,就是中国真正意义上,唯一存在着,却不为人知的特种部队! PS:本书不后宫,文风热血,剧情连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总的来说,这是一本男女老幼皆可适宜的书! 这里有热血,有兄弟情义,有刻骨虐心的爱情,还有坚定的红色信仰!
蝼蚁望天
军事战争连载
较量
风云相伴,情感左右,是突破重围,还是困死其中?王侯将相宁有种,杀出血路掩风流……
胡子庸
都市职场连载
万界王座
万界争雄,我掌王座! 天元世界,大域林立,强者横行,所有的势力由弱到强可以划分为九星! 少年罗辰,仅仅出身于不入星级的势力,为了亲情,为了救回挚爱的母亲,却悍然向东玄域最强宗派发起了挑战! 男人,要战,就战最强的天才;要踩,就踩最高贵的血脉! 我罗家男儿,不下跪!不弯腰!不低头!誓要叫这璀璨星空,万界天元,尽皆俯首!
七月火
东方玄幻完结
神秘老公不离婚
破产?什么意思? 就是你全家很快就要喝西北风了! 可是这跟她必须马上结婚有什么关系啊?当然是卖身…… 哦,说错了,联姻救家啊!可是为什么是她啊? 不是还有个姐姐吗?姐姐已经有未婚夫了,一女岂能侍二夫!!! 她还没有男朋友,连初恋都没有过,刚刚好! 这样也行?可是谁跟她解释一下,为什么她要嫁的是一个据说是GAY,还身有隐疾,面容可憎的糟老头啊? 咦,这个瞪着自己的俊男是谁啊?
聿辰
豪门总裁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