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绝代天骄>>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序

  黑云涌动。
  漫天的黑云似那亘古不灭的恶魔,在寂寥而又空旷的苍穹之上盘桓着。
  雷声阵阵,一道道银色的电弧透过漩涡般的云层划出,发出“啪啪啪”的声响。黑云翻滚奔涌,旋转的越来越急。那漆黑色的云影就是恶魔的手爪、鳞角,尖锐而又坚硬。他要撕裂整片天空!
  苍穹之下的大地是荒芜的,寸草不生。一眼望去,只有那干裂得像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巨大疤痕的灰色大地。
  这是个不知名的地方,这站着个不知名的男人。
  男人长得甚是英俊。一头紫色的长发仅用一根白色的发带扎束着,很是随意。额前的刘海微微地覆住了他的左眼,只露出他那平静得波澜不惊的右眼。他着一袭墨色的长衫。风中,衣角翩翩飞扬。
  男人的瞳孔冷漠的望着远方,那是大地的中央。
  七十二根漆黑色的巨大柱子恍若破天而降。矗立在这儿苍穹之下,大地之上。每一根柱子上都刻画着玄奥的符文,缭绕着黑色的雾气,透出一股神秘诡谲的气息。
  那是个巨大的圆圈,由七十二根魔柱所围成。圆圈中央是座古老的祭坛,苍白的砖石流露出远古的沧桑。祭坛之上,红色的鲜血勾勒出个逆转的五芒。
  血色五芒星的中央,插着一柄黑色的锐剑。这是一柄怎样的剑呢?华美、线条流畅、锋利?或许用邪气来形容更加合适吧!黑色的剑身霸道的刺入苍白的砖石中,剑与祭坛的接缝处还可看到些白色的碎石粉末。仅露在空气中的半截剑刃被来自祭坛四方的锁链紧紧地缠绕住。四条手腕大小的锁链通体殷红,像极了铁匠铺里烧红的炭火。但是从锁链与锁链缠绕的罅隙中仍可看到剑在燃烧着可怕的黑色幽光。
  墨衣男子轻轻地抬起了脚步,一步步的向着白色的祭坛走去。他脚上纹着金线的黑色靴子似不曾与这灰色的大地接触过般,一路而来竟不沾染一丝一毫的尘沙、泥土。
  忽然,狂风大作,雷声愈响。天空之上的银色电弧已若手臂大小。一道劈下,撕开云层,划破漆黑的天,直指墨衣男子的天灵盖。雷势浩大,若真被打中必然会落个灰飞烟灭的下场。可是男子仍旧无动于衷,并不作任何的回避。
  他只是微微地抬起头,额前的紫色刘海滑到耳际,露出他那妖异的左眼。这是只漂亮的眼睛,微眯着,带着一丝慵懒。但仍可见里面清澈的眸子,就如同红色的荔枝剥开皮后所露出的晶莹果肉。
  阴风瑟瑟,雷声轰轰。男人有点嫌恶的瞧了眼四周旋转的烈风以及从天而降的雷霆,然后嘴角微微一勾,似在嘲讽着这不自量力的一切。
  “聒噪!”男人的眼睛猛地一睁,左眼琉璃般的瞳仁刹那间似绽开花儿般升腾起一股鲜红的火焰。火虽灼人但男人的眸子依旧清澈如昔,并没有一丝被烧伤的痕迹。他的左眼同他的右眼般,深邃、平静、波澜不惊。
  男人的左目所及,空气中都开始出现起一层层小褶皱,似不断荡漾开来的涟漪,一圈圈发散。只是刹那,怒吼的狂风,刺眼的雷霆便仿佛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大地归平,又是一片风平浪静。
  男人抬起脚一步踏下,朝着祭坛的路又近了一步。只是在这一脚落地的瞬间四周的空间好像全都被崩碎一般,庞大的压力集聚而来。男人的脚陷入了大地之中,黑色的靴子终于沾染上了灰色的尘土。
  “汝,止步!”
  一声厉喝,似万古苍苍的巫诅魔咒,夺人心魄。天空之上,急转的漩涡中投下一道漆黑的影子——应是个人。不过他形肢庞大,占据半天可堪高山巨岳。他的手上持着一根巨大的黑色影枪,枪尖烈风缭绕、银弧跳动。
  “神禁之地,尔何踏哉?汝莫不是想成那第七十三根魔神柱?还不速速退去!”黑色巨影淡淡的说道,一股庞大的威压弥漫在整片荒芜之地。
  男子脚下的大地寸寸裂开,双脚踏足之地向下凹陷寸许。庞大的压迫感仿佛连空气都能停滞住,让人难以呼吸。面对如此威压,只能让人心生打退堂鼓的主意。然而男人却依旧挺拔着背脊,锐利得像一把开锋的宝剑。抬头,剑指苍穹。
  男人望着眼前的黑影巨人,但他的表情并不凝重。似对影子熟视无睹般,他的目光宛若穿过影子的身体,直直的盯着其身后高高的祭坛。然后他裂开嘴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这把剑,我要了!”
  说罢,男人右脚一蹬,身子爆射出去。他的身影如风似电,眨眼之间便要突破黑影巨人的防守。只是在此刻影子动了起来,长枪一挥,一道银痕闪过。风雷涌动,大地一片破碎。
  “竖子,尔敢!”黑影巨人怒吼道。然后他双手接着紧握住长枪,朝已闪躲过后的男人再补上一击。枪扎一线,这必杀的一击定是惊天动地。
  男人的瞳仁里只看到一个黑色的小点——这是枪尖。挟带着无与伦比的霸道,空间都好像被搅动的紊乱、扭曲。所有的压力都与枪同在,扑面而来。
  男人依旧是一副无喜无悲的样子,似不曾看到过这无限靠近的黑点。他轻轻的举起右手,伸出食指。
  一指,影枪难以寸进。一指,男人不动如山。
  风中,男人的衣服被吹得如蝶般似幻飞扬。然后他笑了笑,是嘲讽。他薄唇轻启:“一指堕轮回,一指入大道。兀不生兮将死兮,锵锵然兮兵解何所依?”
  悠扬的声音荡漾开来,然后是一股恐怖到无以复加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天地间。
  “道化轮回!”
  腾地,一股黑色的火焰窜起,缭绕在男人的食指之上。他的手指轻轻一按,一条条黑线布满影枪。然后顺着黑影巨人持枪的手爬满他整个身体。细小的黑线像积聚千年未除的蜘蛛网,又似纵横不绝的血管脉络,狰狞而又骇人。
  “咔”的一声,黑影巨人四分五裂,消散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片浩瀚如海的天空。
  “啪啪”男人轻轻地掸掉了风扬在衣服上的沙子,然后朝着高大的祭坛走去。
  黑色的靴子一脚一脚的踩在白色的砖石所砌成的阶梯之上,留下一道道浅灰色的痕迹。转瞬之间,男人便已踏上祭坛。血色的五芒仍在逆转,镇压得宝剑难以动弹。
  男人止步于星阵之外,对着重重困锁的宝剑道:“我可以给你自由,但你必须成为我的剑。”
  这本是个极具诱人的条件,但男人平淡叙述的口吻有点照本宣科的味道,好似在讲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黑色的宝剑发出阵阵的悲鸣,暗红的锁链开始颤抖个不停。悲哀、苍凉、愤怒、毁灭——这是一把剑,一把被囚困了千百年的剑。而此刻,这把剑却在深深的挣扎着。他知道,所谓的自由只不过是转换了时空条件下的另一种囚禁。
  没有牺牲,就没有获得——这是千万年以来颠扑不灭的真理。
  “你可以选择,臣服于我,或者沉沦于此。”男人淡淡的说道。
  黑剑终究还是停止了挣扎,剑身上的黑光也逐渐委顿。一切平静如往昔,只是剑看起来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咄咄*人的锋锐了。
  剑终究还是剑。
  男人微微颔首,而后一脚踏下,脚尖恰恰抵住逆转的五芒星芒尖。五芒星停止了转动,一道道裂痕沿着芒尖朝着整个祭坛蔓延。“轰”的一声,祭坛崩塌了半边。
  男人上前一步,白皙的手掌直接握住了黑色的剑柄。他屏住气,一股巨大的气息朝着四周爆发开来。破碎的祭坛承受不住这股压力,仅剩的半边也寸寸裂成碎石。“起!”他大喝道,然后只听见锁链“蹦蹦蹦”断掉的声音,一把黑色的宝剑就这样被他拔了出来。
  剑,是残剑。整把长剑仅剩半截,从剑身中央至剑尖整个部分全都不见。残剑顶端布满细密的裂痕,好像随时都可能碎掉。
  “好剑。”但就是这样一把残剑男人给了这两个字的评价。不仅因为它原本雍容华美的剑身造型,更因为他剑身残破,经过千百年的时光腐蚀仍保持着剑刃的绝对锋锐。其实没有人知道,男人的拇指上有个细小的血痕,而血痕就是刚才触碰到剑身后所留下的。
  男人很喜欢这把剑,因为他的身上有着这样子的一股锐气。剑者,锋芒也。
  没有任何的过度或是预兆。
  “轰轰轰.....”整片荒芜之地突然晃动起来。男人持着剑站在碎石中央凝望着大地四方。
  大地晃动的越来越剧烈,七十二根魔柱隐隐有要拔地而起的趋势,大片大片黑色的雾气自柱底冒了出来。男人蹙着眉,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凝重。
  “呵,天魔锁剑阵又何尝不是天剑锁魔阵。”男人哂笑道,“远古恶魔吗......”
  “呜呜呜.......”黑剑不停的鸣叫着,然后剑身立即旋转出一大片怵人的幽光。黑色的光似不断跳动的火焰,又若宣纸上冥迷朦胧的泼墨,染透了半边的天空。
  “时间最是无情,不管是对女人还是其他什么。经过千万年的腐蚀,现在的你已不复当年千里伏尸、百万人屠的魔剑了。所以,离去吧!去替我照顾好我的孩子。”男人的手在黑色的剑身上摩挲着,很是温柔。他的拇指上那个结痂的伤口忽然又滴出血来,一滴一滴渗入剑身。“去吧,剑!去寻找这种味道然后替我好好地守护他。”
  男人凌于虚空之上,握剑的右手用力一挥,锐利的剑锋便在空间之上划开一道口子。他的手轻轻一推,手里的黑剑缓缓的飘入裂开的口子之中。然后碎裂的空间愈合,黑剑消失不见。
  大地晃动的厉害,一道道裂痕蔓延开来,大片的土地开始破碎。空气似乎变得更加令人的绝望,魔柱下面的黑雾也渗透的越来越多。有什么东西好像逐渐在觉醒,这片天地镇压不住。
  男人站在虚空之上俯视着这片沉沦的大地,他的脸色很是冰冷。是的,是冰冷。再也不是那种波澜不惊的平静了,而是凛冽的有如冰山上千年不化的寒冰。
  “开鳞!”男人喝道,然后一块紫金色的鳞片浮现在他的额头之上。一股浓稠如墨的气息以他为圆心朝着四周爆开。接着只听见大片大片哗啦啦如同玻璃碎掉的声音——空间破裂。
  空间在碎裂,没有好似而是确确实实的碎裂。高旷的天空此刻就是张千疮百孔的破毡布,无数密密麻麻的碎裂小洞布满整片苍穹。
  男人朝着脚下龟裂的大地伸出了撑直的右掌,“聚!”他手掌一拢,整片破碎的大地重新的聚合在一起。
  七十二根魔柱似不甘心一般,仍挣扎着欲破土而出。猛烈晃动的柱子搅得这凝合的大地又有点崩塌的迹象。
  男人的手掌在空中不断地变幻着,结出一道道强大的手印。流光隐现,气势磅礴。
  “阴阳,组!四方,尽!六合,拢!八荒,聚!寰宇归一!魂葬,魔锁千和。”男人厉喝一声,双掌猛推。一道道流光所组合的玄奥星阵向着大地覆盖下去。“砰。”在星阵与大地接触的瞬间,星阵中央衍化出无数的黑光。与魔柱所渗的黑气比,更浓更稠。
  浓郁的黑光很快便化成七十二条狰狞的蛟龙,朝着七十二魔柱袭去。黑色的蛟龙似锁链一般,紧紧地的与魔柱交缠。男人的脚尖于虚空一点便化作一道流光洒下,似九天而落的银河狠狠的砸在星芒大阵中央。
  “轰!”以星阵的中央爆发,强烈的气劲朝四方汹涌而去。大地之上,一片烟尘滚滚。
  烟消云散后,大地已真正的恢复平静。七十二魔柱笼罩在一个巨大的圆形光罩中,而光罩之上一个个玄奥符文组成一条条黑色锁链紧紧地锁住光罩。
  “呼!”一阵微风袭过,吹起一层又厚又黑的尘土。天地之间,很静很静。只是如果你认真听,还是会听到在高旷的苍穹之上响彻着那个男人霸道而又绝决的声音。
  “吾于此地沉睡三百年,时光荏苒,阴阳聚合。三百年后,吾必将以王者姿态,重新醒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我的夜店女老板
夜店的生活灯红酒绿,群香环绕。同时却也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在这里,你或许会成长,或许,也会堕落……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完结
男人四十
如果不是心血来潮的亲子鉴定,方浩一直以为,他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妻子是江东市第一美女,还有一对龙凤胎,有车有房,他还是人民医院住院医生。 然而,亲子鉴定书上,妻子的双胞胎竟然有两个父亲,一个是他,另外一个是其他男人。
月下火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上门女婿
韩东本身是一个“被”退伍的军人。回到都市后,被迫成为了夏家的上门女婿……
貌似纯洁
现代都市连载
超级小道士
花心小道士笑傲都市,御姐女王通吃,萝莉仙子全收!天生五德聚体、身俱流光铠甲的道门高手顾天奉师命入世修行,调戏九尾小狐妖,戏弄极品豪门女,一段诙谐、搞笑、YY的故事由此展开……
老衲不念经
现代都市完结
尖兵使命
他是一个被野狼养大的孩子。中国特种部队的一次丛林行动,让他走出了茂密的原始丛林。狼群当中特殊的成长经历,让他在军队中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在无数次与死神舞蹈的任务之中,他在原始丛林,在高原戈壁,在冰天雪地,在万米高空,在无渊深海……他用热血诠释无悔的军魂。
黑鹰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