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离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7章

  一队有个十字路口。路口南边,离屯子有三百米左右的地方,便是生产队。十字路东,前街的第一座房子,就是钱秀金的家。
  这阵儿,社员们都去地里扬粪,屯子里空荡荡冷嗖嗖的。
  钱家住着一座低矮的小马架。四边的杖子是用旱柳夹成的,上边七杈八杈的生着柳枝儿。临西路边,留着一个能进人的角门。小门也是用柳条编成的。
  魏晓飞一路小跑,推门闯了进去。“啪!”一把笤帚把她绊倒,她起来猫腰去抓笤帚时,才发现院子里有一堆刚扫过的垃圾。于是,她抓过栽歪在一旁的土篮子,七腾咕咚地装了起来。她这里正干着,房门“支扭”一声开了。
  “哎呀呀,你看看,你看看,还没进门就干上了活,这可怎么说呢!哎呀,真是一个好孩子!”
  出来说话这人,正是钱秀金的父亲钱玉富。今年五十多岁,小个子长得干巴巴的。一顶黑色的长毛狗皮帽子,翻卷着耳朵在脑后系着带儿,帽子下是一张黄白静瓜子脸。额头与眼角处,刻着密密麻麻的皱纹,一双玻璃体浑浊不清的大眼睛,迸射出狡猾、顽皮的光亮。圆圆的肉鼻子头下,一张大狼嘴,围着一圈硬撅撅、黑闪闪的小胡子。他走上前夺过魏晓飞手里的土篮子,“啪”地往地上一摔,把烟袋麻利地往腰间扎着的绳子上一掖,两只手像老鹰的翅膀似的煽动着:
  “快、快进屋歇歇。哎,看我这脑瓜,扫完院子一转身就忘了。叫你受累了,快,快进屋。”
  魏晓飞望着手舞足蹈的钱玉富,忍不住笑了。她也让道:“大爷,你先走,我又不是外人。”
  “姑娘真懂事。”他赞扬着走进了屋。
  魏晓飞尾随着跟进了屋。土坯锅台上,放着一个裂开大缝的切菜板儿,上边放把上满锈迹的菜刀,刀刃上还沾着两块发黑的土豆片;半个锅盖栽歪着泡在了锅里,馊泔水咕嘟嘟地冒着热气;一把湿淋淋的刷帚躺在小山似的灰堆上。灰堆上边墙上,挂着的笊篱与插菜板子间拉着灰蛛网,在门缝钻进来的小风调弄下,正有节奏的颤动着。
  魏晓飞皱着眉头拉开了里间的过堂门,门板上粘着四五口痰液;门槛旁,躺着一把半截子笤帚。蓝花纸糊的墙,因横竖没对线,给人一种凌乱错落的感觉。临窗的南炕稍,胡乱地卷着两条红花被子。地上靠着西墙,放着一对红漆的座柜,上边摆着一溜因尘灰覆盖难以辨认的各样胭脂盒。北墙根,搭着两个洞的小炕。炕的西头,放着四块长了白毛的酱块子,发酵的气体弄得整个房间都是臭烘烘酸溜溜的。地中间的“立人”上,油光发亮,上边挂着一嘟噜红辣椒。小屋弄得杂乱无章。
  “你来了。”正在炕里披着棉被捉虱子的秀金妈,呼噜着嗓子与魏晓飞打着招呼。她白胖的圆脸上有一双笑眯眯的豆角眼,若不是岁月给这张脸刻上痕迹,真叫人难以相信,她已是五十挂零的人了。
  “大娘,夜里还咳嗽吗?”晓飞问。
  “不伤风还好些,一伤风就上不来气。也不知道这个气管里是咋的了!”秀金妈咬着棉袄上的虱子呼噜着说。
  “开天辟地,在咱们东北,有几个姑娘冬天出来干活的?晓飞你了不起呀!”钱玉富坐在北边的小炕上,边装着烟袋边说着话:“怎么今天没干活?”
  晓飞没言语,她向炕头蒙头盖脸躺着的秀金一努嘴,那意思是告诉他:“我来劝劝她。”
  钱玉富是何等的精明。他一偏身子下了地,大着嗓门冲老伴说:“你怎么还不去看牌?”他对老伴又是摆手又是瞪眼,等老伴明白后,他才一步四指的晃了出去。
  秀金妈倒也明智,她慢吞吞穿好棉袄,呼噜着嗓子也蹭了出去。
  钱家的祖籍是在吉林省。解放前,家有土地上百亩。“翻挖”时,被定为上中农。因弟兄不和外人欺,钱玉富赌气带着妻子逃到了黑龙江。也不知道这一逃闯了哪个门神,女人好端端的竟不会生育。他请医求神,花掉了前半生的积蓄。三十岁那年,鬼使神差,让他不抱任何幻想的妻子突然怀了孕。生下的虽是个丫头片子,可夫妻俩用头顶着怕吓着,用嘴含着怕化了。抱着怕捂,搂着怕压。
  闺女上小学升中学念高中,孩子逐年长大,父亲的脑细胞也在逐年磨损。由于精神上的过度疲劳,重心全部倾注在脑子上,身上的每一块肌肉由于精力的凝聚而绷紧。当然,工夫不负有心人,世界上的事就是千奇百怪的。许多有把握的事,事到临头会变卦。没有希望的,往往会取得理想的成功,达到预期的目的。
  公社收购站有个会计名叫吴东贵,家也在大灰堆。虽然不是一个队,但凭着三寸不烂的舌头,硬是让钱玉富给白虎住了。看青时,靠着这仅有的一点权力,白天夜里没少往吴家送“人情”,秋季扒炕抹墙,他一次不忘地抢在先头帮忙。吴东贵也算够意思,在钱玉富卖猪时,以提高猪的等级为名,以公肥私,也就把人情账给补了过去,这还是头几年的事。现在吴东贵搬到了公社,他大儿子吴有,初中没毕业就安排在收购站上了班。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多馋人啊!钱玉富开始打开了他的小九九:吴家有八个孩子,每个孩子的长相都呲牙咧嘴、丑陋不堪。如果把自己这美貌的闺女送去做他们的儿媳妇,想那吴家该不会拒绝吧?官还不打送礼的呢!谁知闺女一听翻了脸:
  “吴东贵有权,可他儿子吴有跟五大郎似的,要我嫁给他,我丢不起这个人!”
  “什么叫丢人?婚姻事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相貌不好倒也是,可人家那地盘不孬哇!知道好歹的,享受一点是一点。模样好顶钱用啊?还是能当饭吃?再看看你,杨柳细腰的,能抱动锄头哇?还是能拿好镰刀?我吃的盐要比你看得多!什么模样好的人我没看过?当不了顺着垄沟找豆包。吴有模样多少差了点,可人家是风吹不着雨淋不着。酱碟子里扎猛子,深浅咱自己得清楚。”父亲的这番教诲给了钱秀金一个泾渭分明的启发和思考。于是,钱玉富放开了蚂蚱腿,拼命地找起媒人来。不出所料,吴家不但欣然应了婚事,还聘了大财小礼。仅在上学时,钱秀金的手腕上就挎上了金光闪闪、看着偃人、摸着谗人的上海牌手表,另加几身好衣料的陪衬,自幼漂亮的钱秀金越发妩媚娇艳。
  一年过去了。吴东贵托门将儿子送到县城,两个人接触少了,浓郁的感情自然也就被时间给稀释了。半年后,吴东贵全家搬进了城,吴家借助钱秀金的户口问题,给儿子退了婚。
  为了这码事,姑娘哭得死去活来。但她是绝顶聪明的、能够洞悉别人心理的女孩。即使在她极度悲愤痛苦的日子里,也没忘父亲的教诲。为了给父亲和自己争口气,她把不幸的痛苦深深地埋在了心底。从此不惜一切学习时间,对异性同学开始行注目礼。终于,在高中二年级时,她和一个叫田野的男同学相处了。田野的父亲是粮食所的所长,在她看来,只要自己主动去追求,吃个商品粮在田家比撕张抽烟纸还容易。于是,她紧追不舍。
  青春期是酿造萌发各种欲望的酵母。钱秀金那娴静的举止无意间被田野因父母严厉的阻拦与干涉,使那复杂的烦躁情绪软化的同时也简单化了。
  他们相互吸引、相互关切,哪怕他们都还幼稚,也决心撑住整个社会偏见对他们心灵上的压迫。然而,不愉快还是发生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乡村少年
高考同分,摇号录取改变了七人的命运。一个乡村少年从原始大山到军营,再到充满欲望的都市,不断的改变着自己的命运。 一个寒门子克服敌人的算计和迫害、忍受屈辱和伤痛向成功靠近。危险境地逃命获得神奇嗅觉和感觉的奇异少年,配合着幸运女神的眷顾和热血兄弟的帮忙成长为令友人羡慕,令敌人胆寒的存在!
逍遥夫子
现代都市完结
我的心动女神
当我穿梭在形形色色的女人中无法自拔时,我才发现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歹毒,她们会将男人拉进无尽的深渊,直到我遇到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我才明白我真正要的是什么。 火烧风《偷爱》正式发布,喜欢本书的伙伴记得收藏阅读,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更规则:打赏红包100加更一章!不封顶! 新书开张,求鲜花、红包、章印,鞠躬拜谢了!
火烧风
科幻末世完结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铁血弹头
军人——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守护神,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弹头,为国而生,为民出鞘,并且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这是一本军旅热血文,这是一个令人血脉偾长的故事!
烨夫
军事战争连载
雪中悍刀行
江湖是一张珠帘。 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 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 开始收官中。 最终章将以那一声“小二上酒”结尾。 【北京影视出版创作基金扶持作品】鸣谢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
烽火戏诸侯
东方玄幻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