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离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5章

  皓月当空。
  魏晓飞的手在胸前拽着头巾的两个角,一溜小跑回到了家。
  她家住在品字屯的最东头。向日葵杆夹成的杖子取代了人们意识中大队主任该用拉和辫子拧成的院墙。临街,用木板做成的对称两扇小门,门上刷着油漆。顺着这个小门往里走,是两间土坯茅草房。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一看便知道是个正经的过日子人家。
  魏晓飞进院来到窗前,中不溜的声音问:
  “妈,我爸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你把大门扣上吧。”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魏晓飞转身去插大门,然后堵鸡架,锁仓房门,插猪圈板子。看看院内再也没什么漏洞,这才开门进了屋。她摸索着绕过那冒着泔水馊气的锅台,推开了里间的过堂门,一个高儿跳进了里屋。
  里间屋,只有一铺南炕。炕稍放着古色的老式被套。西墙地上,放着一口红漆粉花的大板柜;柜的上方挂着四块大镜子;柜的北边儿,放着两开门的红色小卷柜;小卷柜的北边,立着放了个红彩面的八仙桌子;北墙根儿,放着一个一头沉的地桌,桌子旁放着两把本色的木椅。大白纸糊的墙,横缝对齐,竖茬成线。整个屋内,给人一种清洁、美观的感觉。
  与这种感觉相反的却是炕上坐着的那个人。四十开外的年龄,论长相,五官不歪不扭,各居其位;论身材,不高不低,基本合乎女人的标准。唯一的缺陷就是瘦得干巴皮包骨头,好像连续几年没吃着一顿饱饭。她就是魏晓飞的母亲,人称瘦猴老太太。这会儿,她腰扎着一个油汁麻花的围裙,怀里抱着一大堆棉花套子,对着幔帐杆上吊着的煤油灯,眯缝起双眼,不停地揪着,拍着。见闺女进来,她把嘴一撇,说:
  “姑娘家,进屋比毛小子还愣!”
  “看见黑旮旯我就害怕,总觉得走路时身后有个什么东西跟着。”魏晓飞边往幔帐杆上搭着头巾边说。
  “再杀猪时你别吃猪尾巴就好了,吃那玩意就怕后。”瘦猴老太太满有见识的告诉闺女。
  “进屋里你害怕,在外边跑你的胆子就大了?”魏三乐解手回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阴沉着脸说。
  “外边不是有月亮吗?”魏晓飞紧锁眉头坐在北边的地桌旁。爸爸的叮嘱与警告对她来说,已达到了厌烦的程度。不过是父女,她也只好强忍着。
  “十**的姑娘了,黑灯瞎火的不能老在外边。”魏三乐不厌其烦地开始了他“职权”内的唠叨。
  “爸,”魏晓飞把翻开的书重又合了起来:“说吧,把你要说的话全部说出来,说干净些,别今天说点,明天又说点,叫人听了心里烦烦的。”
  “你刚才干啥去了?”魏三乐那一本正经的姿态已变成了威严的神色。好像一个显赫的军官在审问一个犯了错误的士兵。
  她睁大了一双眼睛盯着爸爸,说:“我找钱秀金去了。”
  “又是钱秀金,她成了你的好垫背!”
  魏三乐紧锁眉头,心里不住地往下沉。脑门上有股热乎乎的东西在猛烈撞击着。他愤愤地往炕沿边上磕着烟袋锅,鼻孔呼呼地在喘着粗气。
  爸爸又在提那天晚上她与王坚两人走出屯子的事,姑娘生气地提高嗓门说:“今天真的还就是钱秀金,两场露水夫妻整苦了她,我是她的同学,我不能不可怜她!”
  “少管人家的闲事。”魏三乐的神情和语气里加强了不可回避、不可抗拒的威严说:“还是多想想你自己吧!”
  “你让我想什么?”姑娘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好像被谁给压了一块磨盘。
  “记住,以后……”
  “你让我记住什么?!这又不是封建社会,我可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在大队当主任什么不懂,怎么天天回来因为这个教训我!”
  作为父亲,对待自己的子女总提着一颗防备之心,这比打骂还要让人痛苦。他把自己的威严视为至高无上,而把儿女的理想、志愿都看成不轨,这是多么地不公平啊!真要把自己禁闭在屋里,爸爸也许会心安理得了。想到这一层,姑娘感觉从脊背上一下凉到了心。她明白自己不能接受爸爸那无理的指责,新时代她不能去做封建社会的牺牲品。
  “爸爸,你今天要是以长辈的身份来教训我,你没有理由;要是以你主任的口气批评我,那你就是失职!”
  魏三乐只觉得两只眼睛呼呼地在往外冒火,他愤怒地盯着闺女问:“你这是在和谁说话?”
  “和爸爸你呀!”魏晓飞不紧不慢地、有板有眼地接着说:“你对我和哥哥从来不放松一点,好像我们是杀人纵火的在逃犯,你不觉得多余吗?你该把这份心思多往工作、事业上操操。就说王坚那件事吧,你们不搞一点调查研究,可能因为我大姨和咱们是亲戚,她拿人家的五百元钱就可以逃之夭夭了。而王坚却要毫无理由地去接受你们批判。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你亲自处理的,可爸爸你应该像现在关心我们这样去关心一下王坚,你是党员,你是干部,你有这个责任呀!”
  “你大姨占便宜你也多嘴,傻瓜!”瘦猴老太太拿白眼瞪着闺女。
  魏三乐有个习惯,家里人从来不许参与外事。相反,外面发生的事他能守口如瓶。这与他几十年来的工作作风有着密切的关系。想不到今天闺女这么尖刻地提起了这件事,而且他又明显地站在了被动的位置上,这就迫使他不得不作几句解释。
  “那码事我也是开会时才知道的,会后我与马天才还干了一炮,你大姨那人没人味,根本不值得一提!”
  瘦猴老太太见话牵扯到了自己的姐姐,又见男人的脸色不好,慌忙收拾起东西,悄悄猫进了被窝里。
  她就是这么个人。无事好找事,有事又怕事。耳朵好听,嘴上好问;知道就说:说开就没辙。为了这张嘴,前半辈子没少挨魏三乐的拳脚。好在上了年纪,魏晓飞又能替她料理家务,拳脚总算少了,但她对待丈夫仍然是逆来顺受。
  魏晓飞望着妈妈那畏惧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妈妈已是四十开外的人啦,爸爸一愣眼,妈妈就吓得直哆嗦。于是,她又感到气愤。
  “爸爸,看看别人家,整日欢天喜地的。瞅瞅咱家,我们在你面前好像都犯了什么大罪。”
  魏三乐当然知道闺女是另有所指。简直了不得了!小孩子家也能训斥大人,他给气得直白瞪眼:
  “以后少管外边的闲事!别忘了,男女有别,我们……”
  “我们魏家堂堂正正,总不该把个活人给锁在屋里呀!爸爸,你千万别忘了,我有活动的自由!”
  话截然而止。既没有争执的必要,也没有再教训的可能;爸爸要教训女儿不想拐弯抹角;闺女提出抗议,不想让步退却。
  终于,魏三乐看着炕稍蒙头盖脑的闺女,又斜眼瞧了瞧鼾声大作的老伴,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夜深了。月光照着干柳枝的影儿斜映在窗户上,随着夜风悠悠地移动着。这给失眠的人,又增加了几分惆怅……
  魏三乐有严重的失眠症,但这并没有影响他那副果断坚定的仪表、雷厉风行的气魄。在日常生活里,他很少磨嘴皮。见着熟人,也只是简单寒暄几句罢了,他从来不与别人说笑逗闹。
  他与徐万是一对从苦海里熬出来的苦孩子,又是同甘共苦的老战友。在大灰堆里打先锋那几年,他们依然保持着部队里那种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与社员们一起同吃苦共患难。播种时节,他们能几夜不合眼;收获时刻,他们白天黑夜连轴转。正如徐万所说的那样,他们像头牛似的,毫不松懈地向前拉着车。然而,复杂的形势,并没使他们像在部队里那样形影不离。那场风暴开始时,恰巧瘦猴老伴患病,他带着她去了省城的内弟家。回来后虽没怎么着,徐万却被gan倒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男人四十
如果不是心血来潮的亲子鉴定,方浩一直以为,他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妻子是江东市第一美女,还有一对龙凤胎,有车有房,他还是人民医院住院医生。 然而,亲子鉴定书上,妻子的双胞胎竟然有两个父亲,一个是他,另外一个是其他男人。
月下火
现代都市连载
权梯
刘志成刚到青山乡参加工作,乡里就发生了大变故,领导集体出事; 在这风云变幻的时候,刘志成也被动陷入了一场场激烈斗争的环境中,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尸骨无存……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坚持本心,方为正道!
宅春秋
都市其他连载
权与利
《权与利》以犀利的笔锋,敏锐的视角,以一名县委书记选拔之争为切入点,进行了一场各方势力的权与法、理与法、情与法的惊心动魄的较量和斗争。塑造了因坚守原则、清正廉洁而遭受利益集团的诬陷,却仍然默默奉献、对党和人民的工作负有高度责任感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等一群共产党员的感人形象。该剧以大量生动真实可信的情节和细节,展现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和绚丽风彩!
邵玉清、邵庆峰
现代都市连载
人到中年
老婆出轨,兄弟反目,三十岁那年我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 金钱之下,每个人都面目狰狞,亲人的背叛,朋友的贪婪,无数只魔掌将我推进绝望的深渊,让我不得不挣扎地想要爬起,去触碰那一片属于我的骄阳!
火烧风
现代都市连载
铁血弹头
军人——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守护神,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弹头,为国而生,为民出鞘,并且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这是一本军旅热血文,这是一个令人血脉偾长的故事!
烨夫
军事战争连载
军中利刃(精修版)
其实,苏辰逸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不知道从何时,早已习惯面对生死,更愿意为心中的坚持付出热血和生命。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桀骜不训的军官毕业生,痞性十足,铁汉柔情,嫉恶如仇!一次意外的机会,让他走上了利刃之路。 战毒枭,救人质;边境线上,丛林之中;利刃之光开始闪耀... 最经典的军事力作,我们一起保家卫国,扬我国威遍全球!
啸十二
军事战争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