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离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4章

  “王二姐坐秀楼眼望京城,思念起二哥哥,张相公……”
  一个柔润圆滑的女中音塞进了王坚的耳朵。因屁股后边跟着一帮孩子,正讨厌地喊这七种人的歌谣,他只顾闷闷地走着,头也没抬。
  “二哥他进京赶考一去六年整啊。人没回来信也没通……”
  声音震动着耳膜。在他不得不抬头看时,发现身边的猪圈门口正伸着一个脑袋。她,就是麻兴福的妻子秦淑珍。
  她今年刚四十。胖瘦恰到好处,保持着女人的基本风度;白净的圆脸上,虽说刻下了不可磨灭的岁月苍痕,但那双大而光亮的眼睛,漆黑的瞳仁,纯净的眼白,衬托着长长的睫毛,仍然流露着无限的娇嫩。这会儿,她把脖子拔得老长,翘着脚正向西边眺望。看见一群孩子围着王坚来到跟前,一猫腰从猪圈里钻了出来。
  “哟!王坚,你这……这是……是干啥去……去呀?”
  “挑粪。”
  秦淑珍扯下头上蒙着的花头巾,用力地抽打着蓝底绿花的大襟棉袄,说:“你这……这不是……是吃上小……小灶了吗?”
  王坚看了她一眼,没言语。
  “好好干,你大……大叔不……不会亏待了你。呀!你看,”一个高八度:“那、那不……不是……是徐万吗?老不死的!哈哈……”
  哪一点值得她如此轻佻放肆地大笑,王坚百思不得其解。
  “哦?”王坚跑着追了过去。
  秦淑珍望着王坚远去的背影,在心里发着狠:“好小子,日后有你的好戏唱!”
  “大爷,我找你半天了。”
  还没等徐万回过神来,王坚已把徐万挑的粪夺下挑在自己的肩上。
  “你怎么下来挑粪?”徐万接过王坚手中的铁锹。
  “队长的吩咐。”
  “你愿意干?”
  “队长一句话。”
  徐万没有言语,他今年五十挂零。他的长相与年龄很不相称。中等个头,重弯腰轻驼背,走路时,左腿不是走而是在拖。浓密的络腮胡子衬托着那张皱纹交错的古铜色方脸。一双有光的双眸里,充满了人生的经验、情感和火焰。在日常生活里,这双眼睛使他的脸颊总流露着诚恳的善良的表情;无论遇到什么事,他都能沉住气,就好像身临其境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王坚,”两个人把粪倒在粪堆上,然后边走边聊着:“如今的人呀,思想觉悟太低。你看,把个挑粪的给划成了七等人。叫人生气又叫人可笑。头几年,队上让那个富农成分的老高头与我挑粪。他死后,队长先后倒也没少往这派人。冬天还好,夏天一到,就都撂了。这活不好干啊。”
  “不好干也总得有人干呀。”
  他们虽然居住在一个队,但徐万从来没与王坚唠过嗑,每每见面不过是寒暄几句罢了。今天本打算先敲敲边鼓,想不到王坚说出的话却像石头着地一样的实在。心情一激动,话自然也就投了机。
  “现在的小青年,变得不像个样!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一下。多干一点活,他又是蹦、又是跳,只恨自己的嗓子长得细。要是沾点光,沾点便宜,好像给谁掐死了一样,一声不吱。唉,就这十几年的光景,这人咋一下都变得不像自己了呢?”
  沉重的叹息声中,流露着对未来的担忧与焦虑。他那双畸形的脚踏在地上,“嘭嘭”作响,好像两块大石头在砸地。
  王坚干上了。干归干,心里自然不舒畅。人都是有思想的,前脚到家,后脚就闹了那场婚事,紧接着就被派来挑粪。站在他的角度上说,干这也未尝不可,社会的分工总不能一样嘛。然而,面对错综复杂的生活,人们会怎样看待他呢?有谁会承认他是心甘情愿的?翻过来掉过去,还离不开那令人讨厌的“罪有应得”的四个字!
  思想上有了这个包袱,他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默,好像把满腹的委屈都倾注在两条腿上了。
  这天中午,王坚被徐万叫进了家。因平时有父母的“禁令”,他很少有串门的机会。今日破天荒,所以注意力也就格外集中。
  这是三间茅草房。儿子徐中贺住西屋,徐万住东屋,也许是按东大西小的风俗吧?屋里全用报纸糊的墙。一口红漆的大板柜,放在临窗的南炕稍;柜上叠着的被子用白底红格的单子罩着;东墙半人高处,吊着一块两米长的板子,上糊的木纹花纸,上边放着一块圆形支镜和一溜锃光瓦亮的空罐头瓶子。屋地的东北角,立着个靠边站饭桌。北墙根,摆着五个木板凳。屋内收拾得非常利索。
  “坐下吧。”徐万拉了一把愣神的王坚。
  “比大姑娘还腼腆,怎么回事,咯咯……”
  顺着声音从外屋走进来一个姑娘。她是徐万的老姑娘桂芳,今年二十一岁。今天她穿了一个对襟的红花棉袄。两条麻花粗细的小辫搭在肩头。正笑着,又抬起一只脚,“啪”的一声将门踹上,手麻利地插在了门北边的洗衣盆里,使劲地洗起了衣服。随着两手的推动,她的面颊胀得红红的。
  从侧面看,她的面颊丰满,鼻口端正。长方脸上,一双睫毛长长的,桃子一样的眼睛,是那样的妩媚动人,微笑时显得是那么幼稚、单纯。她肤色微黑,神态带着一种东北农村姑娘的泼辣和稚气。
  “王坚,你怎么总是愁眉苦脸的呀?”她冲他诡秘一笑。
  “你在说梦话吧?”王坚心照不宣地笑了笑。
  “你好像真魂出壳了!”她很果断。
  “这……”他的脸不由得红了,一直红到了耳朵根。
  “你也怪叫人可怜的,好不幸哟!”她非常认真地说:“你呀,还是来个头枕扁担往宽里想吧。你看你巴掌大一点就发愁,到不了三十岁就得愁出满脸褶子,一脑瓜白头发,不信咱俩就拉勾。”没等对方答话,一只湿淋淋的手已伸到了王坚的面前。
  “这、这怎么成呢。”王坚躲闪着。
  “小芳,看你把王坚给欺负的。”徐万笑哈哈地拉过闺女,说:“你嫂子不在家,你就不知道给我做点吃的。去,做点土豆丝汤,再馏上几个豆包,也叫我和王坚填填肚子。”
  “我不饿。”
  “不是不饿,是怕回去挨收拾。”桂芳笑着走了出去。
  “王坚,自从挑粪以来,你总是闷声不吭,是不是觉得委屈呀?”徐万盘腿坐在炕头,边装烟边说。
  王坚摇摇头,没言语。
  “别看大爷我文化不多,可这双老眼还管用,你们一块回来四个人,人家那三个人都凑合,就你挑大粪,能说心里不委屈吗?”
  “……”
  徐万那双眼里含着热切而又诚挚的光芒。饱经风霜的脸上透露出深谋远虑的神色,他滔滔不绝地讲着;
  “世上的事是千姿百态的。它要捉弄你时,就跟迷一样。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什么事,总没有过不去的河和解不开的疙瘩。人活在世上,按说是件万幸的事。但要想做一件让自己顺心、让别人放心的事,难啊!苦和甜必定是两个味道。就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那阵,苦有多大呀!可那苦还不是都被人们给吞了下去,那么多的阻碍也都被人们给闯了过去。只要心里有个信念,有个倔劲儿,天下的苦就会变为乌有。要说愁,唉——”他用力地眨动着眼睛,双手使劲地揉搓着络腮胡子,声调变得沉重起来。
  “还是说说我自个吧。我从小跟着爹娘过着苦时光。我们一家人都是靠扛活顾命,那时可真是又苦又委屈呀。后来,听说共产党领导穷人闹革命,我乐得直掉眼泪,我觉得可身的劲儿直往外蹦。于是,我和魏三乐,走出家门,参加了八路军。战辽沈、围北平,打到了海南岛,突破了三八线,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和朝鲜半边土上,都留下了我们的脚印。转业回来,我们两个自告奋勇去大队当了一二把手。呵呵,说也可笑,那时我们像是着了官迷,我们是人和心、马和套。我们干了那么多年,成绩虽然有限,但对国家、对社员,我们问心无愧!在大队,我们从没乱用职权胡作非为过;在小队,我们没抓挠过集体的一根草;在建设社会主义的大道上,我们脚踏实地;对待党的事业,我们忠心耿耿。可想不到啊,六六年一场猛烈的风暴遮天盖地,无情地扫荡着整个社会。”
  “记得那是六月里的一天,公社通知全大队的社员停止生产去公社开大会。就在你们上学的那个院子里。那天,会议一开始,就把各大队的书记叫了上去。我坐在一边正纳闷呢,咱大队的马天才提着大鞭杆子跳上了台,然后命令两个端着红樱枪的红卫兵架上来一个人。我根本没看清这个人是谁,我也不想看。说实话,当时我也弄不清这是什么运动。谁知那人冲着话筒一报名,吓了我一大跳!原来是公社的老书记,我们在部队时的老连长李国清。”
  “他吃过日本鬼子的刺刀,也尝过美国佬的子弹,南征北战,祖国的半边疆土都留下过他光辉的足迹。回到地方,他把心扑在党的建设事业上。领导表扬他,群众信服他,他犯了啥罪?我想,要不是杀人,也不能把全公社的社员都叫来。我心里这么一嘀咕,便偷偷地看了他一眼。哟!你猜怎么样?他给人五花大绑上了,头顶戴着高高的白纸帽子,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大纸牌子。上边用墨汁写着他的名字,名字上还用红笔划了个大叉,我越看越糊涂。”
  “我有些坐不住了。我真想走上前问问他,你到底干了什么?我正琢磨着呢,马天才喊上了‘徐万!痛快过来,你给我打这个老反革命!’他喊我时,已把那个茶杯粗的大鞭杆子递了过来。”
  “哎呀,战争年代,我们打南闯北,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现在和平了,我们自己人又要打自己人,我无论如何下不了手。伤天害理的事,刀摁在脖子上我也不干。马天才一连喊了我几遍,我连眼皮都没撩一下,下边的人可瞪直了眼。那个时候,别说你不动弹,就是你动得慢了一点,你都得挨打,还要送给你一个大名,叫什么‘变色龙’、‘小爬虫’。”
  “马天才用鞭杆子捅着我问:‘你咋不起来打他?’我说,‘自己人打自己人,我下不了手。’这话可捅了天!当时就把我也给捆了起来痛打了一顿。后来,我才听说,李国清书记那天晚上就被打死了。我也为去和李书记做伴儿做着准备。也算我走字儿,只残了一条腿,倒留下了这条老命……”
  “从那儿开始,我就被马天才撤了职,还把我开除了党籍,可以这么说,我是怀着满腹的冤屈回到了生产队的。你大娘为我担忧,得了气臌症死了……为了这事,我愁过,也哭过。”
  “眼泪有什么用?有人说落难的凤凰不如鸡,我却要扳这个死理儿!我虽然被开除了党籍,但我的思想每时每刻都没退出党!我一直按着党的宗旨严格要求自己。马天才不收我的党费,我自己放着,我就不信没有交得出去的那天。”
  “在生产队,我尽的是一个党员的义务。社会主义建设,不像战争年代那会儿,有那么多的碉堡要用生命去炸开。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把一切个人的私心杂念抛弃掉,要像一头耕牛那样,不知劳累去向前拉套。”
  徐万的眼里,迸发着智慧的火焰,语气里充满了坚定的信念。他的话掷地有声,王坚的心给震撼了。好像伴随着惊雷过后的一阵春雨,洗涤了落在心头上的尘埃……老人的腿为此而残,他的亲人为此而去,他的愁、他的苦何止这些?他把自己的不愉快埋藏在心底,几年如一日,他一直挑着没人挑的大粪。他为的什么?他想的又是什么?
  王坚沉思着。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荒岛之王
游轮失事,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荒岛之上,身边相伴的正是朝思暮想的豪门千金…… 荒岛之上,和女神一起打造我的世界!
蔚蓝蜂鸟
灵异悬疑连载
绝世小保安
雇佣兵王陈扬回归都市,只为保护战友的女神妹妹。繁华都市里,陈扬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铁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业帝国……
问鼎
现代都市连载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雪中悍刀行
江湖是一张珠帘。 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 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 开始收官中。 最终章将以那一声“小二上酒”结尾。 【北京影视出版创作基金扶持作品】鸣谢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
烽火戏诸侯
东方玄幻完结
铁血弹头
军人——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守护神,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弹头,为国而生,为民出鞘,并且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这是一本军旅热血文,这是一个令人血脉偾长的故事!
烨夫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