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离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25章

  自从与王坚翻脸后,魏晓飞的心情也并不是怎么痛快的。队里大一点的姑娘,年前都出了嫁,几个小一点的姑娘,每天恋着玩扑克,她着实瞧不惯。桂芳虽然已有了孩子,因没出队,况且她手又巧,闲时,晓飞也好往她家来坐坐。年三十,桂芳怕爸爸寂寞,反正东西院住着,索性把满月不久的孩子也抱了过来。徐万与魏三乐是同甘共苦的老战友,因此,魏晓飞随着桂芳来徐家便是不足为奇的事。但她怎么也想不到,她前脚进来,王坚后首就跟上来了。他进来时,她也想马上走开,因怕人看破,于是她也是咬着牙坐下来。
  徐万见王坚低头不语,便无话找话地问:“王坚,你家的饺子包完了?”
  “包完了。”王坚机械地答应着。
  “哟!这不是王大姑娘吗?”
  话音未落,门口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小媳妇。王坚被她的话给弄了个面红耳赤。抬头看时,只见她怀里抱着个“哑哑”作语的小男孩。她中等身材,体质很健壮,往那一站,像个石头墩子。齐耳短发用卡子夹在了脑后。圆圆的脸上,肤色微黑,两个脸蛋红红的,似有肺病的症状,不过,她从来没得过病。嘴小而薄,一双细眯眯的眼睛,说话间笑眯眯地只有一条缝儿。她穿着一个带大襟的深蓝布的布衫,下罩一条崭新的灰布裤子,脚上穿着一双新做的千层底棉布鞋。她坐在炕沿上,抬起的脚脖子露出的袜子也是新的。这身着装倒真是除旧迎新的一个典型。
  “王坚呐,看你把我嫂子看的,一会儿我哥过来,你可小心挨揍!哈哈……”
  王坚尴尬的不知所措!中贺媳妇边撩开大襟奶孩子边瞪着小姑子桂芳。她说:“都让玉君把你这张嘴教坏了!”
  “王坚,”桂芳擦着笑出的眼泪,仍然笑嘻嘻地说:“看你像个小媳妇,赶明个再也用不着掏钱去外边找了。”
  “说些废话!”中贺媳妇仍发着桂芳的恨。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不做好事。”魏晓飞故意旁敲侧击,她要让他趁早死了那份野心。
  王坚也不是呆子,自然理解她那一语双关的用意,弄得他哭笑不得。
  “王坚,过年也没做衣服?”又是桂芳开口。
  “没有。”
  “做不做衣服倒是小事,你爸那人呀,也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徐万边装烟边说。
  “有什么琢磨的!我看咱队有了他,每年能省几十把大笤帚。他一过除土坷垃外,没有不捡的东西。”
  “看你嘴损的!”中贺媳妇终于忍不住笑了。
  “谁不知道他,啃了排骨肉还要用骨头熬油。王坚,这话不假吧?哈哈……哈哈……”桂芳一阵大笑,把怀里的孩子吓得直哭。
  徐万索性一拍大腿,提高嗓门助兴道:“喜财喜财!实际上那大票子都在旮旯里喊怨呢!它们一定在喊,快把我们放出去吧,我们都要憋死了——”
  因为徐万平日里很少说笑,加之今天的话幽默含蓄,所以连王坚自己也忍不住不笑。
  惟独魏晓飞没笑,而且慷慨地发表着自己的主见,说:“要我看,穿着的好坏,并不能决定一个人心灵的美与丑。穿得漂亮,不一定就风流,穿着朴素,心灵不一定纯正。这是不可违背的辩证法。”
  自打进来,王坚一直在窘迫之中,听了魏晓飞的话,更觉得不自在。一场噩梦已经过去,在这除夕之夜,你魏晓飞总该有点涵养吧?何况我王坚并不是那种你认为的无耻之徒!于是,他毫不客气地接上了她话茬:
  “唯物主义者应用辩证法,唯心主义却是另一码事。”
  王坚的话把魏晓飞给震动了。隔着蜡烛的光亮,只见王坚的面颊明显地消瘦了。他那双黑幽幽的大眼睛,比以前更加深邃,恰如深潭里的秋水,清澈得动人。可是,当她意识到自己此身的处境时,又慌忙地收回目光,暗暗地骂着自己“贱骨头!”她边平静自己的心情边说:
  “未知的事情,可以用辩证法去推测。在事实面前,运用辩证法,岂不是颠倒黑白,自相矛盾。”
  “颠倒黑白者可以无的放矢,但它经不起生活的考验。”王坚不知自己今天为何要说这么不痛不痒的话。反正他觉得应该表白一下自己的心里。因为他不是在追求失去的、不可得到的爱情。
  “呀?”过堂门口,麻兴福把脑袋探进来的同时,这么喊了一声。
  “来,过来坐坐。大过年的,也没什么可忙的了。”徐万站起身与他打着招呼。
  麻兴福走进来,拉过徐万让给他的板凳,一屁股坐下,抓起桌上的水碗,咕咕地喝干了一碗水,然后叹息着抓过了一把瓜子吃上了。
  先时屋内尴尬的气氛被麻兴福的到来给冲淡了。几个人不由得有些默然。倒是徐万侧着头好事地问了一句:
  “兴福,大过年的,什么事呀?叫你长声短叹的?”
  “什……么事?”
  天擦黑时,孩子们都跑了出去,他和秦淑珍正坐在炕头喝茶水,马天才突然来了。不管马天才人品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麻兴福必定还是个种地出身的庄稼人。几句寒碜话过去,麻兴福自然把话题扯到了种地上。无意间又勾起了马天才的魂,他阴森地问:
  “老麻,听魏主任说你们队今年的苞米大丰收了,明年怎么办啊?”
  马天才敲山震虎,麻兴福哪里知道。他说:“如果支部批准,这个我们明年还照今年的样子干。这个单株就是比你这个说的三株强。”
  “哼!两株是上边推广的,科学的方法!为了早日跨长江,我才号召种三株,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马天才的猴子脸急了:“跟你说,要听别人说的,你就别想再当队长!要想当队长,就得听我的。”
  在农业上,马天才是地地道道的假大空。种三株这真是伤天害理,可麻兴福吃了豹子胆也惹不起马天才啊!实话说,只是为了那顶乌纱帽,他才如此敬仰马天才。要说种地,他嘴上虽不服,心里却信任徐万,对王坚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徐万说得好,不会算计种地的队长不是好队长,算计升官发财的队长不配当队长。他是怎样一个队长?他自己自然清楚。
  “去!去到外边……边清醒……清醒脑袋吧。”秦淑珍上前推着他,嬉皮笑脸地冲着马天才说:“大人不……不见小人怪,马书记可……可是宽宏大……大量啊!”
  就这样,麻兴福带着浓浓的酸味走出了家门。进门来,见王坚与魏晓飞说着什么,酸意搅着气从心底翻了上来。
  “又因为苞米的事吧?”魏晓飞不紧不慢地插着嘴。爸爸回来告诉过她,年二十七他又与马天才因苞米的事狠吵了一架。姑娘来这前,看见马天才大摇大摆走进了麻家。年三十晚上,麻兴福有这种愁容,不用遐想,便可作出判断来。
  麻兴福冷冷一笑,说:“是不是这个没什么了不起的,反正都是为了工作。”
  “为了工作也值得把你愁成这副样子。”徐万说。
  “这两年,地里的事你们说一不二,我可没阻挡过,我一直给你们瞒着马天才,这回支部知道了,让我这个代表大家伙写检讨,保证跟支部保持一致的步调,不许再独出心裁,这个……”
  “这个啥呀?马天才除了搞破鞋他懂什么?三多俩少,你不会对他说吗?”泼辣的桂芳气呼呼地说着。
  这工夫,像潮水似的,从西屋流进来东屋一大帮人。老实怕事的,睁大了眼睛;胆大嘴快的,一个劲儿地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呀?”问话的人中,最数孙玉君喊得凶。
  “吵吵什么呀!”魏晓飞出来制止。等人们平息了下来,她说:“麻队长,不是支部让你写检讨、下保证,是马天才让你表示一下受穷的决心。”她受了震动的表情,逐渐被一种怒不可遏的愤恨给取代了。
  孙玉君是一点就破的人,他一个高儿跳到地中间,用手频频地点着麻兴福的鼻子头,说:
  “麻队长,这碗水怎么端,责任可全在你啦!”
  屋内的气氛一下高涨了起来。
  当着这一屋子人,麻兴福压下去的醋劲儿顶着脑门就撞了上来。
  “不管怎么端,这个我可都端了过来。这个我当队长没功劳还这个有苦劳呢!你这个也不用叫号,这个不管啥时候,我只能这个听支部的,不能这个听你的。”
  “支部咋的?我咋的?”孙玉君双手往腰上一插,说:“不管谁,只要他说的在路,就得听!”
  “下级服从上级,这个对不对的,都要执行,这个是规矩!”麻兴福也站了起来,黄眼珠像要冒出来似的吓人。
  徐万把他推到凳子上,郑重地问:“明年你打算怎么办?”
  麻兴福瞪着黄眼珠扫视着屋里每个人的脸,觉得派头不太对劲儿。他抓起茶杯,一仰脖把那口残茶喝尽,又吐出几片茶叶。心里在想,别看你们人多,也未必能砍出一个橛子来!全大队几千口人还不是听马天才的?心里有了底,他晃晃悠悠又站了起来:
  “这个单株好,柴禾多,粮食不少打,这个你们知道我也清楚。”他加重了语气,两只翻卷着的狗皮帽耳朵,随着他手臂的煽动而摇摆着,他很激动:“现在就是一粒粮食能满足这个咱队的口粮,咱也不能要!马书记说了,在这个社会主义社会,我们这个每个人的阶级斗争观念和这个无产阶级的革命觉悟都要有这个不同程度上的提高,这个就必须有强烈的组织观念,这个叫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嘛!马天才还说,人不能富了,一富就这个变质!你们听听,你们说说,这个我们为啥要变质呢?上边怎么喊,咱就怎么干,这准错不了。天塌大家死,过河这个有矬子。有话这个说是打鼓千声,一锤定音,我今天就这个这么定了。”他说的嘴角直冒白沫子,抓起桌上的碗就喝,里边不但没有水,连个茶叶片也没倒出来。他怕别人拒绝,眨巴着黄眼珠又开口说:“你们好好想想,就是上边允许我们种,亩产超千斤超万斤,这个咱们的口粮还不这个是定额的五百斤吗?这个何必呢?弄不好,支部要拿咱们这个当靶子,又是批又是斗,这个不把咱们的集体整垮了吗?”
  孙玉君的眼睛始终没离开麻兴福那张刀条脸,随着麻兴福声音的起伏,他那张小圆脸上不断地变幻着颜色。他无桌子可拍,想拍炕沿,又没地方,索性等对方话音一落,他“啪”地一拍巴掌,说:
  “喂喂,你怕当靶子,怕批斗是吧?我问你,这个队长你还想干不想干了?今天咱们也打鼓千声,一锤定音,说个痛快!”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王牌神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 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靠一腔热血成为人世间的枭王! 当佛已经无能为力,便由我来普渡众生——杨风。
朽木可雕
现代都市完结
元鼎
洒血泪,登元鼎,傲天地,掌五行,化阴阳,定乾坤 一个只有元力的异世大陆…… 一名身负血仇的孤胆少年…… 一只亘古流传下来的洪荒魔物…… 十二件诡异莫测的神道星图……
醉浓
东方玄幻完结
权与利
《权与利》以犀利的笔锋,敏锐的视角,以一名县委书记选拔之争为切入点,进行了一场各方势力的权与法、理与法、情与法的惊心动魄的较量和斗争。塑造了因坚守原则、清正廉洁而遭受利益集团的诬陷,却仍然默默奉献、对党和人民的工作负有高度责任感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等一群共产党员的感人形象。该剧以大量生动真实可信的情节和细节,展现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和绚丽风彩!
邵玉清、邵庆峰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