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离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24章

  一九七三年的春节到了。
  “大地有春暖有冬寒,生活有曲折有磨难,人生有离合也有悲欢,经得起考验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
  年三十晚上,在隐隐约约的爆竹声中,王坚把写好的大红条幅张贴在他小屋的墙壁上。说是新年题词,似乎不太准确!说是格言,与这新年的气氛又有些不协调。是题词也好,是格言也罢,反正是抒发了他的心声。
  “王坚,给你二元钱压压腰,这是咱老家的规矩。”
  王坚正在贴条幅,爸爸手举着两张一元的钞票走了进来。真是破天荒!他忙摆摆手,说:“爸,你用这两元钱买二尺布做个枕头吧。看你那个破枕头,光皮子就有二斤重了。”
  “要的就是这个破样,要不还让人家偷走了呢。”王喜财话一出口,便觉得失言了。他忙用手挠着光脑袋,表现得特别窘。
  “咋?给你钱你又拿上架子了啦?”妈妈不知什么时候也挤了进来,一双深凹的小眼睛正盯着他,那里面的感情是复杂的。新年图个吉祥,他接过了爸爸手中的钱。
  “没事多往李万春家跑两趟,向人家学学,人家弄了个媳妇一分钱没花,最后还剩下了一块表。”
  王喜财在那里说得有滋有味,可“媳妇”二字对王坚来说,太遥远了,也太陌生了。第一次,他给痛苦包裹着,结果白白扔掉了五百元钱;第二次,那爱情的花朵虽是艳丽,只是炫耀了一小会儿,随即就凋落了,他给弄了个满心的创伤。
  女人、媳妇。桑桂花庸俗堕落,魏晓飞盛气凌人。女人给他的印象比蝎子还毒,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甜蜜。爸爸就是磨破了嘴,他也不会再去做那狂妄离奇的、根本不属于他的美梦。
  他倒真像个听话的孩子,天擦黑,便走了出来。不过他没去李万春家,而是站在了门前的大道上。
  “啊……啊……”一阵喊声过后,路东出现了几个火球。他定睛看了看,原来是一群欢蹦乱跳的孩子,他们手提着灯笼,正飞快地向这边跑来。那橘红色的灯笼,全是用高粱杆儿扎成的,上边糊着彩纸,纸上还贴着小鸟和喜字什么的。
  王坚的目光,随着孩子们飞跑的速度而转动着。他仿佛给他们带进了童年的时代。那时,他也跑过、笑过、喊过,不过他从来没提过灯笼,也没放过鞭炮。此刻,望着这群无忧无虑的孩子们,他不仅从心里赞叹着:“多么幸福的童年啊!”
  孩子们消失在一家院子里,王坚才收回那贪婪的目光,一阵凄凉与冷落感又涌上心头。他忙转身向院里走去。突然,他又被两个孩子的对话声给吸引住了。
  “二猛,妈给你那三角钱呢?”这是王忠厚的大儿子大猛在问弟弟。
  “在兜里呢。明个我去买糖,你吃不吃啊?”
  “没出息!”
  “你也没出息!”
  “你没听爸爸说吗,王坚叔叔从小没拿过钱,他的学习是呱呱叫。”说到“呱呱”时,大猛倒真的学着叫了两声。
  “那、那明个我也‘呱呱’叫。”
  两个孩子的话使王坚心里热乎乎的,他转身跑回大道,迎面向两个孩子走去。
  “大哥,我就三角钱,你说能买啥呀?”两个孩子围着一个灯笼,蹲在大道正中。
  “买本、买笔都中。”
  “我不会写字呀。”
  “我教你。”
  “你教我?那明个我还向妈妈要钱,买好多好多本,行不行?”
  “不行!奶奶吃药要好多好多钱,你要急了,妈妈要打屁股的。”
  “那……”二猛见哥哥那么严肃,忙用手摸着两个皮球似的脸蛋,硬是找不着话茬。
  还是大猛眼尖,一抬头瞧见身边的王坚,他跳着叫着:“王叔叔,王叔叔!”
  “冷不冷?”他用手捂着他那冻红了的小脸蛋。
  “不冷、不冷。”大猛的大眼睛盯着王坚问:“王叔叔,你又挨打了吗?”
  “没有哇!”王坚拉起二猛,攥着他的一双小手捂着。
  “那、那你咋来大道上站着呀?”
  “过年了呗。大猛二猛,你俩又长一岁了吧?”
  “是、是!我七岁,哥哥十岁。”二猛笑得皮球脸像开了花的馒头,边跺着脚边高兴地说:“妈妈说,再等一年我就去上学啦。爸爸还说,我上学时也给我买新书包。”
  “王叔叔,我给你拜年吧?”大猛那张又圆又鼓的皮球脸,在灯笼的映照下,闪耀着兴奋的光泽。他说着,双腿一跪,伏在冰地上就磕了两个响头。
  王二猛见哥哥磕头,忙从王坚手中抽出小手,扑腾一声也跪了下去,头比哥哥磕的还响,小嘴也没闲:
  “给叔叔拜年,叔叔给钱。”
  农村就有这么个习俗,晚辈的给长辈的拜年,多多少少都要给点压岁钱。
  王坚抱起二猛,亲了又亲他那张皮球脸,才放到地上,二猛不错眼珠地盯着他的手。王坚着慌无奈地把手插进了裤兜,有了!他的手触到了爸爸给他的“压腰钱”上。他忙掏出来,说:“给你俩一人一张,留着开学买本子用。”
  “不要!爸爸说你没钱了。”大猛将双手一背。
  “你不要我要。”二猛抓过钱,喊着笑着跑了。
  王坚提起灯笼,递到大猛的手里,然后俯在他的脸上说:“大猛,天太冷,带着弟弟回去玩吧。慢点走,看把灯笼烧着了。”
  “嗯呐!”大猛抬起头来,冲着王坚调皮一笑,走了。
  二十一岁啦,王坚第一次拿着爸爸送给的两元钱,也还是第一次拿着钱来满足小孩子的欲望。
  他用力伸展双臂。哦,他向那边走去——
  大灰堆的品字屯有这样一句话:上马岗,水流沟,拉拉屯子出小偷。一队所处正是过去有名的拉拉屯,现在虽然人烟稠密,小偷不曾出现,耍钱推牌九的却大有人在。徐万这个出名的徐有事儿,平日里看他关心集体的那个傻呼劲儿,似乎不近人情,不明道理。可每逢过年,他家的三间大草房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有些好心人问他:“你年年往家招呼一大帮人,闹烘烘的,还要陪烟搭水,你图个啥?”
  “吃点、喝点,这都是小事。年轻人好无事生非,真要不拢着他们点,出去耍钱红了眼,偷东家摸西家,弄得四邻不安,你说哪多哪少哇?”
  赞同的人听了点点头。与他有矛盾的人则在背地里发着恨:“就该往死里糟害他。”
  不管人们持什么态度,徐万家过年成了临时的俱乐部可是千真万确,一点也假不了的。
  王坚是怀着一颗好奇的心来到徐万家的。他刚推开门,徐万就开口了:“孩子,你总算出来了。大过年的,出来转转嘛!”他拉过一个凳子,说:“来,这有瓜子,磕吧。”
  王坚坐下抓过一把瓜子,这才抬起头来,啊?原来桂芳抱着孩子与魏晓飞正坐在南炕沿上。他看时,还被人家魏晓飞狠狠地白瞪了一眼。真没趣!他马上站了起来。
  “坐、坐着吧。”徐万把王坚推到凳子上坐下后,又把靠边站的大圆桌支在了地中间,然后倒了一碗水推给王坚。
  盛情难却。王坚只好硬着头皮坐在那儿。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军中利刃(精修版)
其实,苏辰逸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不知道从何时,早已习惯面对生死,更愿意为心中的坚持付出热血和生命。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桀骜不训的军官毕业生,痞性十足,铁汉柔情,嫉恶如仇!一次意外的机会,让他走上了利刃之路。 战毒枭,救人质;边境线上,丛林之中;利刃之光开始闪耀... 最经典的军事力作,我们一起保家卫国,扬我国威遍全球!
啸十二
军事战争完结
权梯
刘志成刚到青山乡参加工作,乡里就发生了大变故,领导集体出事; 在这风云变幻的时候,刘志成也被动陷入了一场场激烈斗争的环境中,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尸骨无存……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坚持本心,方为正道!
宅春秋
都市其他连载
天路
官场中,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从未曾有过退缩的念头,他迎难而上,一步一步走向颠峰。 他的经历曲折坎坷,他崛起速度超越常人.....这一切只因为他从未动摇过自己的信念,他的胸腔内总是激荡着一股热血!
金鸡纳霜
都市其他连载
超级捡漏王
原本平凡的学生唐启,因缘际会获得了一根神奇的手指,从此开启了一段异彩纷呈的人生。
赌石,我泰然自若!
品鉴,我谁与争锋!
财富,我唾手可得!
美女,我身伺环绕!
脚踩二代,拳讨恶霸,纵横逍遥,唯我独尊!
且看普通的少年,如何在都市中如鱼得水,纵横四方,成为一代传奇捡漏王!

天齐
现代都市完结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雪中悍刀行
江湖是一张珠帘。 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 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 开始收官中。 最终章将以那一声“小二上酒”结尾。 【北京影视出版创作基金扶持作品】鸣谢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
烽火戏诸侯
东方玄幻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