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离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20章

  隆冬季节,一片片洁白的、轻飘飘的雪花,在寒风里飞舞着。
  “王坚,你看我这个绿色的头巾怎么样?”魏晓飞边挑着粪边用手打着头巾上挂着的白霜问。
  “不错。”王坚一只手扶肩上颤悠悠的扁担,一只手揉搓冻疼了的脸,说:“这天戴它,哪顶事啊!”
  “我就不相信会把耳朵冻掉了。”魏晓飞顽皮一笑,可那手已不由自主地去捂冻疼了的耳朵。她接着对他说:“我从麻队长家买这块头巾,秦淑珍说什么也不要钱。她儿子麻贵臣有张彩照,我不过是看了两眼,她也要给我。奇怪!我真不知道她这个吸血鬼的肚子里又卖的什么药?”
  “她们从哪弄来的呢?”他问。
  “她儿子从北京邮来的。”
  “北京有?”王坚告诉她:“陈爱中也能邮来。”
  “他在北京?”
  “恩。他已参军两月多了。”
  “你们通信吗?”
  “通。”王坚笑了,说:“我们怎么能不通信呢?”
  “你的嘴有多值钱,我要不问,你是不会主动告诉我一句话的。”魏晓飞生气地告诉他,说:“麻秀兰说三元五角,我给了人家五元钱,另外还要加一半的人情。”
  “那你把这个送回去,我写信重叫他邮好的。”
  “亏你说得出口!我都戴上了,还能往回送?”她嗔爱地看着他。
  “这……”
  “喂!”姑娘天性里那种对于美的追求在魏晓飞的心里勃发了。她兴致勃勃地说:“王坚,今年多亏了你,咱队的日值才购了两元多,你一个人就拿家五百多元钱,你也该高兴一下才是。你今晚写信给陈爱中,咱俩都邮件军用上衣吧,开会时,我见好多人都穿着,真漂亮!”
  “我知道。在那五百多元钱上,你又当了二传手。”魏晓飞一本正经地说:“你写信吧,我掏钱,咱俩一人邮一件,然后,咱们穿着它去照相。”她的脸一红,话截然而止。
  王坚从来没见过魏晓飞像今天这样俏皮、妩媚,不觉得有点飘飘然起来。
  “你说中吗?咱们照张相。”
  她为什么偏要问这个?他没有答话。原因他不能对她说出来,当然他想她也知道。不过是不想一语道破罢了。正像魏晓飞说的那样,他的却是名二传手!领钱的当天晚上,他全部交给了爸爸。
  “怎么不说话?”
  “日后有机会,当然可以。”
  “我要拿着照片向爸爸挑明咱俩的关系。”
  “这可不是开玩笑,不能异想天开。”
  “就你胆小!”魏晓飞爱重恨轻地说:“你把我爸看的太顽固了。其实,我爸背后没少念叨你。我爸佩服过谁?还不是给你买了六七本书。哼!要光靠你的大脑,也未必能取得苞米与大白菜的双丰收。”
  “这倒是实话。”
  魏晓飞突然蹙起眉头,说:“为了咱队的嫩单A号,昨天我爸又与马天才吵了一架。”
  “苞米都丰收了,马天才还有什么吵的?”
  两个人说着话,徐万插嘴道。
  王坚不解地说:“单株、三株,哪个好,收成上不是明摆着吗?”
  “这有啥不明白的!热衷于形势的马天才,他管你啥株呢!只要应形势,只要是他异想天开的主意,就是不打粮他也干。”
  魏晓飞一脸的不悦,当今的领导有哪个敢名正言顺地顾全大局?叫人寒心。
  “对!麻兴福与马天才不两样,宁可饿肚子,也不会扔掉乌纱帽的。”
  “那以后可怎么办呀!”两个青年人异口同声地说,语调里带着惆怅,目光里含着忧虑。
  “蜂蜜甜还是黄连苦,不用品尝,谁心里都有数。麻兴福和马天才不过是两根弦,咱队的社员可是一根绳。该怎么办,别听他兔子叫,咱就不种黄豆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徐万说着话,他的络腮胡子茬上都挂了一层霜。
  天,越来越暗,寒冷越发厉害了。
  徐万装满了两挑粪,扛起大板锹,风趣地说:“咱也和这看不见的太阳一块,该歇着啦。”他仰脸看了看天,担心地说:“看样子,晚上的雪还要大,我去把粪整整。”
  “我自己就中。”王坚走在前头说。
  “不!我还得去队里看看。”魏晓飞告诉他们:“昨天我清点仓库实物时,在北边那小仓库里堆着十五个袋子,七袋子黄豆,八袋子葵花。我问保管员,他说是队长叫放那的。我去找麻兴福,他说放在那忘了。哼!其实他是想钻我的空子。”
  “还有这事?”徐万感到惊讶。
  “仓库里堆着十五袋子东西,你当会计不知道。这能有人相信吗?”王坚回过头来问。
  魏晓飞的脸早红了。她解释说:“那个小屋子从来不放粮食。秋天我开了几天会,麻兴福可能插了手。他没想到我会去那个小屋。”
  “怎么办?”
  “昨晚我去找他,他说今天出车卖。可巧,中午装上了车,那二十八的车头又偏偏出了故障,听说得明天才能修好。”
  “分配都完了,这还有十几袋子东西。”王坚不知说什么才济事,好像这是晓飞故意做出来气他的。
  “只能把收入甩到下年了。”魏晓飞理解王坚的心情,当然也知道自己该负的责任。
  “车头坏了,麻袋卸了没有?”徐万不放心。
  “下边装着袋子,上边装着苞米杆儿。那是粮库的一个职工在这买的,正好一并捎走。”魏晓飞很为难地说:“上边有柴禾,我看不会有事。”
  “不会?”徐万用手比划着,“麻袋上垛着柴禾,又没搭跨杆,车斗暴露在外边,两边的环钩不用费劲儿就可搬开。卸车费事,这么放着也危险。苞米杆儿轻,只要打开车斗,袋子一抠就出来。”
  “那、那可怎么办啊?”魏晓飞急得直跺脚,说:“都怪我粗心,现在弄出了这码事,真是糟透了!”
  三人说着话,弄好粪堆,又一齐来到了生产队。
  “在场院装的柴禾,车头坏了,车斗怎么跑到了院子里?”王坚看出了破绽。
  “用车拖来的。”她告诉他。
  徐万拉着腿围着车斗转了一圈,说:“看看,这挂钩不用费劲儿一弄就开。”他搬开挂钩又挂好,接着说:“老经管喂马用的小闹钟,谁记着丢了多少个?拌料用的小铁锹,没了多少把?这东西放在这没人看着,还不是等着让人家偷吗?”
  “走,进屋合计去。”魏晓飞双手放在嘴边儿哈着热气。
  生产队的炕上,麻兴福倚着炕头墙,顺着炕洞子栽歪着。他正津津有味地吃着瓜子。
  “住工啦?”他欠了欠脑袋。
  “天黑了,外边的车斗怎么办?”徐万直接问。
  麻兴福这才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坐起身来。
  “我也没办法。”
  进来的三个人不觉得都笑了。当然是嘲笑。队长说这种话,岂不是呆子的呓语,天方夜谭;瞎子摸鱼,最好去唱书。当队长是不合适的,不过,谁也没有点破。
  “没有法也总得想个法吧?”徐万很生气,看也不看他一眼。
  麻兴福一看徐万的脸色不对劲儿,黄眼珠一转,来了个反插门闩:
  “我正等着你呢,咱们合计合计吧?”
  这个好事的徐万听了麻兴福这句话,憋了满满一肚子的气一下消了一半。他把烟袋一口气鼓完,一锤子定了音:
  “今天这是吃苦的买卖,给分多了不合算;给分少了,人要说你当队长的抠搜。除晓飞外,咱们三人将就一夜吧。”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我的1990
他从历史长河中脱颖而出,等待着他的依旧是前世的轮回。父亲入狱,未婚妻退婚,而这一切的改变,皆由一场高考而起…
洗礼先生
军事战争连载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我的心动女神
当我穿梭在形形色色的女人中无法自拔时,我才发现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歹毒,她们会将男人拉进无尽的深渊,直到我遇到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我才明白我真正要的是什么。 火烧风《偷爱》正式发布,喜欢本书的伙伴记得收藏阅读,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更规则:打赏红包100加更一章!不封顶! 新书开张,求鲜花、红包、章印,鞠躬拜谢了!
火烧风
科幻末世完结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