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离合>>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1章

  春末夏初,正是铲地的季节。这段时间,大灰堆一队的社员,像麻花似的拧成了一股绳。
  春种时,魏晓飞带人从种子站买来了苞米新品种“嫩单A号”。在魏三乐、徐万和众社员的驱使下,麻兴福勉强给调出一垧地来。夏锄开始,一场队长与社员的矛盾战却摆在众人面前。实验田里,麻兴福不许间苗,强调一埯双株;生产队的大面积苞米,他仍守着三株不放,生怕捅了马天才这个马蜂窝,并且公开叫嚷:“谁要敢砍一株,就按现行反革命处理!”胆小怕事的社员们,哪敢轻举妄动。那个时候,队长的话就是命令。
  世界上的事,没有一定的规律。许多有把握的事,临时会变卦,而没有希望的事,往往又会成功。徐万没听麻兴福那一套,他带领众社员,进地就砍。人无头不走,雁无头不飞。前有领着的,出事又有兜着的,何况这样干对他们又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何乐而不为呢?急得麻兴福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几乎是在央求:
  “这个老徐大叔呀,你这个招再好,这个也使不得!下级服从上级这个体现的是民主。三株不行,这个我也知道。可那是上边号召的,大叔哇,我是队长啊……”
  “马天才从来不下地,你不说上边咋会知道呢?为了父老乡亲,你就是挨顿训那又能咋的呀?兴福啊,你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想想,社员们的汗珠子掉到地上摔成八瓣,秋天收不来粮食,再拉不回来柴火,你当队长的,应该前后呼应才行。这两年,你把群众的心都给伤透了。咱们社员还是好样的,他们要真不吃你那套,那你的队长不也架空了吗?”
  麻兴福知其言而不知其所以言的吱唔着说:“这个马书记三株就是科学,咱们想想,其实这个也占理儿,你说那三个棒子不打粮也总比一个棒子打得多吧?”
  “得失秋后看。”徐万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挥动着,好像他的手里正攥着一个丰收的秘诀。他声音宏亮地说:“秋后打出粮食来,荣誉归你。减产、低产或者不产,马天才要追究责任,我去替你坐牢,与你这个队长无关。”
  话说到了家,他也只好点了点头。当然,这种事他是不会对老婆说的。
  这天,王坚从苞米地回来,半边残月裹在像棉絮一样的云朵里。西边的地平线呈现出威严而阴森的黑色。村里黯淡的灯火早已连成一片,屯子里十分沉寂。今晚挨骂是十拿九稳的了,王坚边走边想。
  “不黑你就不知道回来?死哪去了?”
  他轻手轻脚刚拉开房门,妈妈从里屋迎出来,气呼呼就骂了这么一句。
  他擦着手告诉妈妈:“今天有点特殊情况。”
  “你大叔等你快一个点了。”
  王坚哪怕就是听了让他无法自容的话,也总显得谦和,就是对人人都远而躲之的人物也充满体恤,眼睛里也总是流露着由衷的同情和谅解。然而,“你大叔”这三个字传进耳朵时,他好像给谁推进了花椒窑里,全身都麻木了。他这个老乡康仁义大叔给了他一个悲愤的遗恨!他每每都在精神上作着最大的努力,他要把自己这不堪回首的“婚事”抹进时光的垃圾桶里去,他要像爸爸吝啬金钱一样把它掩埋了……今天,这个逃之夭夭的大叔又卷土重来,是凶是吉……
  他被妈妈推着走进里屋门口时,一下呆了。炕上盘腿而坐的不是别人,正是大队主任魏三乐。他来干什么?王坚在心里问着自己。
  “啊,来了大叔?”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称呼他。
  “恩。”魏三乐欠了欠身,问:“你是从苞米地回来的吧?我已有三天没去了,这几天长得咋样?”
  “不错。”王坚脸朝里坐在了门槛上。
  “苞米在咱东北是大面积作物,真要能搞出点经验来,农民有奔头哇!”魏三乐那张被人称之为万年不乐的脸笑得像开了花的馒头。他说:“要想干一件事,难呐!种地也有人横加干涉,闹鬼!不过还好,咱们的群众都能分清三多两少。王坚,好好干,千百双眼睛盯着呢。”
  “可不是。”王坚擦着手说:“根据咱的实际情况,要想用科学的方法管理苞米,达到高产,还要做些细节的工作。这就需要麻队长的支持了。第一,得深耕土地。这一点咱按着要求基本上达到了。第二,就是施肥。苞米需要用肥的特征,主要以氮肥为主,相应地配合磷、钾肥。施肥时,要以基肥为主,种肥追肥为辅,以有机肥为主,化肥为辅。磷钾肥早施,追肥分期施,这个难度就不小。第三,是合理密植。嫩单A号属于晚熟品种,每亩地2500——3500株。株与株之间通常是1.8~2尺。第四,田间管理得跟上。铲趟2~3天。第一次要在定苗前;第二次在拔节前。穗期要管理好,中耕培土、除蘖,花粒期要拔苗,人工辅助授粉。放秋垅和扒皮晾晒可促进作物早熟一周左右。”王坚说得很激动,那双深得不见底的眼睛里溢光流彩。
  魏三乐惊诧地睁大了双眼,但仍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等王坚的话音一落,他忙从提兜里掏出两本书来,说:
  “现在想摸着一本实打实的书,太难了。这两本书是从县种子公司的一个老战友家拿来的。你好好翻翻它,咱们勤沟通点,我看咱们的土地是大有希望的!”他转脸看着王喜财,问:“你说呢,老哥?哈哈……”
  一直闷头抽烟的王喜财给魏三乐开心的笑震动了,他听说还要叫王坚弄弄,绿豆眼儿都拉直了,一口闷气像旋风似的在心底打旋,心里胀鼓鼓的不是个味!这都是那五百元钱给他买来的病根。领导的话就是圣旨,他让你四更天死,你就不能活到五更天。那被桑大神骗去的五百元钱,不就是马天才不许他再提的吗?这会儿,他看见魏三乐开怀大笑,拘谨的心不免放松了许多,他两手抓挠着光脑袋,皮笑肉不笑地点着头应道:
  “是呀,是呀!是得叫王坚好好整整,不好好整整,大家伙的日子就没法整,不整咋整。”话虽然没说清楚,大鼻子头上的汗珠子却挤了出来,连一旁的老伴都感觉到他是紧张的。她拉长了饼子脸,狠命地抹搭了老头一眼,好像要把他掩埋掉,永远也不叫他出世一样。她瞧见魏三乐看见了她的举动,慌忙抬起头来,一张饼子脸上,像绽开的花朵,唧唧喳喳的开了口:
  “我说王坚,你大叔还有好事要告诉你呢!我说他大叔呀,你对王坚说说吧,你倒是说呀!”
  父母两个岔开话题,王坚的心里不免有些发急,他说:“妈,我们在说正事,你不懂。”
  “啥?”王老婆伸长了脖子红着脸,说:“你这小子也忒不懂事了,你当我是说着耍呢吗?”
  王坚像吃了鱼刺一样,再也不好张嘴。这时,魏三乐笑着递给他一张纸,说:“你妈说的不错,你看看吧,是件好事。”
  王坚接过纸展开,妈妈早为他端过一盏油灯来,只见上边写着:
  王坚:
  经公社革命委员会批准,特通知你明天来卫生院报到。
  院长:李大年
  1971年5月31日
  “这是怎么回事?”王坚愕然地睁大了双眼。
  “卫生院人手不够,决定从下边招几个人去充实一下。”魏三乐告诉他说:“这几年走后门成风,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准备一下,明天去报到。”
  是惊?是喜?王坚盯着郑重其事的魏三乐,两眼有些潮湿了。这也许是天赐良机吧?突然,他那张涨红了的脸慢慢退去了红润,他又坐回门槛,沉重地说:
  “不!社员们眼巴巴的盯着这垧实验田,我这一走,岂不是拆了他们的台。”
  “晕!上班才能挣现钱,就记着苞米苞米,苞米能挣几个钱儿?”王喜财急地又是拍腿又是击掌。
  “王老哥,你不要急嘛!”魏三乐推了王喜财一把,又转身对王坚说:“机不可失!公社离这不算远,早晚勤往这跑几趟。晓飞也在鼓捣这些书,有什么事你对晓飞说说,她可代替你。遇到什么阻碍时,我包管。”
  王坚感激地点了点头。
  六月的嫩江平原,如画似海,飘溢着浓郁的青麦芳香。田野里,银锄起落,笑声朗朗。
  王坚沐浴着朝霞,迎着晨风,迈着轻盈的步子向卫生院走去。
  这个医院,是永乐公社唯一的医院,非常简陋。九间大草房,正中开门。最北边分成东西两个走廊。西边是办公室和药房、手术室;东边是门诊、病房和处置室。王坚来到医院时,上班的时间还没到,院子里和走廊上有不少的患者在走动。他径直向虚掩着房门的办公室走去。
  里屋桌子旁,一个小伙子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书。一身洗了发白的黄布衣得体地套在那健壮的身体上。茂盛的学生发型衬托着那张白净的长方脸。浓眉下嵌着一双菱形的眼睛,厚厚的嘴唇微微向外翻着,嘴角上挂着稚气顽皮的笑纹。
  “陈医生,忙着呢?”王坚蹑手蹑脚地走到那人的背后,轻声地打了一声招呼。
  “啊?”小伙子受惊,一愣神,“腾”的跳起来,拉住王坚,说:“好家伙,我等了你半个多小时!”他发音清亮圆润,让人听了好像吃了个蜜枣。
  他,叫陈爱中。是王坚的同班同学,今年二十岁。
  “好狠的心!我这身子骨哪能架住你的铁拳。”
  陈爱中把王坚推到椅子上,将腿跨在王坚的腿上。左手攥着王坚的手,右手不停地拨弄着王坚的头发,兴致盎然地说:
  “真想不到,我们又有机会在一起做第二次同学。毕业后,爸爸给我弄了好大一堆医学书,每天我圈在家里背啊背,熬得我真有点架不住了。这回好了,咱们又在一起学习,我的精神头再用不着爸爸来提了。”
  “我怎么会被……”
  “这几年卫生院也乱了套,上边很少往下分配医务人员。下边走后门顶上来了大帮的机灵鬼,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幸运儿。李大年院长为了解决这儿的人手紧张问题,也为了堵住那些关不住的后门,才决定从咱毕业考试的分数中录取前四名,这样,才避免了一场不该发生的争端。”陈爱中说着丢开了王坚的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王坚的对面,两手按着王坚的膝盖,继续说:“听我爸爸说,录用咱这四个人,县卫生科同意发给指标,什么计划内的临时工,有机会可去卫校进修学习,也可以转为正式职工。”
  “是吗?这事真的让我连想都不敢想,你说为什么这么巧呢?”
  陈爱中眯缝着眼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眉梢一挑打趣地说:“这也许是前世的安排吧?”
  “不对,这是排列与组合。”
  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两个人同时回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穿白大褂、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的老者,立在了他们的背后。镜片后那双大而近视的双眼,洋溢着兴奋、热情和慈爱的光泽。他一会看看陈爱中,一会又打量着王坚。
  陈爱中早已站了起来,他指着老者介绍给王坚,说:“王坚,这是李院长。”
  “李大年,不是小年。”他抢过话头,风趣地说:“坐下,都坐下,”然而他却按着椅背并不入座,认真地说:“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你一定是我们永乐公社的小数学家王坚喽?”
  王坚红着脸,有些窘迫地笑了。
  李大年摘下眼镜,笑呵呵地边撩起衣角擦着眼镜边说:“能把两个班级的尖子生召集到我的战场上,容易吗?本来,这次打破公社用人的常规,群众惊讶,个别领导也极力反对。但我认为自己的做法是合理的。这是救死扶伤的卫生院,不是酱油房,什么都可以混饭吃。干这行,必须有一定的文化素养,精心苦练才中。这儿人命关天,每时每刻都在与死神作着较量,你们说呢?哈哈……”他笑着卷起了一支纸烟,说:“这人手太缺,你们先学护理注射,其余的时间用来啃医学知识。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生死场上总是充满激烈的竞争,必须掸去生活中的平庸,集中搏击智慧,这样,才能脚踏实地工作,一丝不苟地去进取……”
  不善言谈的王坚,胸中奔腾着火焰般的热情,他暗暗地鼓励着自己,现在有了奋斗的目标,这不是成功而是起点。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铁血弹头
军人——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守护神,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弹头,为国而生,为民出鞘,并且勇往直前义无反顾。 这是一本军旅热血文,这是一个令人血脉偾长的故事!
烨夫
军事战争连载
我的心动女神
当我穿梭在形形色色的女人中无法自拔时,我才发现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歹毒,她们会将男人拉进无尽的深渊,直到我遇到一个让我心动的女人,我才明白我真正要的是什么。 火烧风《偷爱》正式发布,喜欢本书的伙伴记得收藏阅读,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加更规则:打赏红包100加更一章!不封顶! 新书开张,求鲜花、红包、章印,鞠躬拜谢了!
火烧风
科幻末世完结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绝代兵王
他连最低等的武生都不如,却收了五个最高等的武王做小弟!他连一天的兵都没有当过,却拥有整个星球战力最强的部队!转世神帝,四海兄弟!生死之交,青梅知己,纵横江湖,为国为义!
七贝勒
现代都市完结
狂少归来
三年前,遭家族遗弃,女友背叛,无奈流落山村,却意外获得神秘传承,医术高绝,武道登顶!三年后,强势归来,掌权,掌财,掌命! 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通通跪在我的脚下……狂少一怒,染血千里,这便是他的狂!他的傲!他的天下!
陨落星辰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