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中国式老板》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二章 还活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在这像十八层地狱般的废墟下什么也看不见,黑夜是黑夜,白天也是黑夜。欧阳文后背被砖块硌得生疼,他努力挪了挪身子想换个姿势。
  姑娘一惊,醒了。姑娘说,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他们谁也不理她,都在前边往远处飞跑,越跑越远。她急了就在后面拼命地喊拼命地追,可怎么也追不上他们。然后跑着跑着,就突然掉进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洞里,然后就醒了。姑娘在说着自己梦里情景的时候,仍然没有脱开欧阳文怀抱的意思,她已经习惯了这种两个人依偎着相互安慰的感觉,他们现在是命运共同体,欧阳文目前是她唯一能够依靠的人。
  “我睡了多久?”她问。
  “不知道,感觉睡了很久。”欧阳文答。
  姑娘问欧阳文:“你没睡?”
  “没有,我睡不着。”
  沉默了一会儿,姑娘轻轻地问:“你害怕吗?”
  欧阳文说:“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姑娘的身子向欧阳文挨近了一些:“我害怕,谁会顾得上我们啊,我们会死在这里的。”
  “不会的,放心,我们一定会得救的,也许一会儿我们就可以出去了。”其实这样说的时候,欧阳文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可是面对姑娘他只能这么说。
  姑娘说:“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呢?刚刚我梦醒的时候,就觉得我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说着,她的身子一缩一缩地抽泣起来。
  现在,姑娘是面朝着他的,欧阳文能很清晰的感受到姑娘一起一伏的气息,他怜爱地搂紧了姑娘说:“不会的,我们会活着的,我敢跟你打赌!”
  姑娘停止了抽泣,沙哑着声音说:“你怎么赌啊!”
  欧阳文顿了顿,说:“你睡着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是命运把我们两个绑在了一起,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我就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在一起?”
  “在一起!我要娶你!”
  听了欧阳文的话,姑娘半天没有出声。欧阳文有点后悔,正担心自己说的话是不是太唐突的时候,姑娘轻轻地问:“我可以摸摸你的脸吗?”
  “当然可以。”欧阳文说。
  姑娘轻轻地、仔细地在欧阳文脸上抚摸着,她是在努力揣摩着欧阳文的长相轮廓。当摸到欧阳文鼻梁的时候,姑娘问欧阳文:“怎么了,你受伤了吗?这里有个小疙瘩。”
  欧阳文笑着说:“没有,这是娘胎里带来的一颗痣。”
  再摸到欧阳文头发的时候,姑娘又问:“你还烫头发?”
  欧阳文说:“这也是娘胎里带来的,自来卷。”
  姑娘稍显俏皮地说:“一定很好看,那我以后就叫你卷毛哥吧!”
  欧阳文笑了:“上学的时候还真有人给我起绰号,就叫卷毛。”
  姑娘说:“真的吗?”
  “嗯。”欧阳文根据姑娘的声音和自己的直觉,在心里一直想象着她的模样,他觉得姑娘一定很好看。他试探着问:“我可以也摸摸你的脸吗?”
  “你摸吧。”姑娘柔柔地答。
  欧阳文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感受着姑娘柔嫩的肌肤,他甚至可以闻到她所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姑娘的脸是一种略显得有些方的椭圆形状,鼻梁窄窄的高高的,鼻尖略翘,眼窝大而深,好像有点混血儿的味道。
  “那我也给你起个名字。”欧阳文说。
  “什么名字?”姑娘问。
  欧阳文说:“你一定非常美丽,我相信我的感觉,我按刚才歌里唱的,就叫你洋娃娃吧。”
  姑娘笑了,调皮地说:“洋娃娃?嗯,好听。不过你感觉错啦,我一点都不好看,你要是真娶了我,一定会后悔的。”
  欧阳文也笑:“你这就算是答应我了,是吗?不!我不会后悔,要是我们能活着出去,我娶定你了,你可不许反悔!”
  姑娘没有出声,慢慢地将身子向欧阳文更贴近了些。现在,他们在一起的感觉俨然就是一对情侣了。
  这时候,欧阳文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了从上方传来的动静。他立刻推了推姑娘叫她别出声,自己伸直了脖子,侧着耳朵仔细地辨别那微小的声音来自何处。是的,欧阳文和姑娘都听明白了,虽然声音很微小,距离他们也很远,但几乎可以确定那是一种掀动砖块的声音。也就是说,有救援者来了,他们有可能很快就会获救了。欧阳文和姑娘几乎同时呼喊起来,可是任凭他们竭尽全力的呼喊,还是没能换来半点回应。
  欧阳文激动地摇着姑娘说:“没事的,没事的,他们迟早会找到我们的,等他们能够听得到的时候,咱们再一起喊。”话音刚落,就听“轰隆”一声闷响,感觉整个世界都震动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平静。不一会儿,欧阳文就感觉到呼吸有些困难起来。他绝望的意识到,可能是救援人员在移动倒塌物时,无意中堵塞了他们赖以呼吸到氧气的微小的缝隙。老天保佑这只是暂时的,他们很快又会扒开的,欧阳文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我好闷,好渴。”姑娘自言自语地说。
  “忍一忍,就会好的。”欧阳文现在脑子里是一片空白。
  “我难受,都快渴死了。”姑娘又对欧阳文说。
  欧阳文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搂紧了姑娘,把脸和她的脸紧紧贴在了一起。这时候,他明明白白的听到了,姑娘喉头蠕动着的声音。他知道她现在非常的难受,他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减轻她的痛苦。于是,他双手捧着她的脸,将自己的舌尖轻轻地抵在了她的唇上,希望能给她一点点滋润。
  姑娘感觉到了来自于欧阳文舌尖的湿润,她张开嘴轻轻吸吮着,就像一个婴儿贪恋地吸允母亲的奶。吸着,吸着,姑娘的身体就软塌了下去,“我好困,想睡一会儿。”她说。
  欧阳文摇晃着她说:“别睡啊,现在不能睡,再坚持一下我们就可以得救了。”
  姑娘用微弱的声音说:“就睡一小会儿。”
  欧阳文还想阻止,可姑娘说完话就昏睡了过去。他无能为力了,这时候的欧阳文自己也挺到了极限,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渐渐地,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阳光,好刺眼的阳光,还有绿油油的草地……
  欧阳文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顶偌大的帐篷,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简易军用床上。扭头看看周围都是躺着输液的人,还有来回穿梭的医生、护士。他第一反应就是安全了,自己还活着。
  姑娘呢?欧阳文一惊,赶紧挣扎着坐了起来,眼睛急切地满帐篷里快速地搜寻着。可是,他发现这个诺大的帐篷里,根本就没有年轻姑娘的身影。欧阳文伸手拽住离他不远的一个护士的衣袖问:“还有一个呢?”
  “还有一个什么?”护士反问。
  “和我在一起的姑娘。”
  护士说:“不清楚,和你一起送来的是一拨人,不知道你指的是谁。你很虚弱,不要乱动,你快躺下。”
  欧阳文急了,请求护士帮他拔了输液针,护士不同意说吊完了再说。欧阳文等不及了,干脆自己猛地拔了针头,也不管身后护士的惊呼,自己摁住针孔溢出的血就往外跑。
  跑出来以后才发现,紧挨着自己所在帐篷的,是一溜排几十个一模一样的临时医疗帐篷。他快速跑进一个近前的帐篷,见到年轻姑娘模样的就靠近了盯着看。看了一圈,他才意识到这样根本没用,因为在黑暗里,他根本就没看清楚姑娘究竟长什么模样。欧阳文张嘴想喊的时候,再一次痛苦的意识到,他居然就没问过姑娘的真实姓名。好在他说过要叫她“洋娃娃”的,于是,欧阳文干脆就“洋娃娃,洋娃娃”地喊了起来,弄得别人都莫名其妙的。欧阳文顾不上人们诧异的眼神,就这样一个帐篷挨着一个帐篷地喊,一直喊到了头也没有找到姑娘。他问一位医生还有哪里有救护站,医生说多得很呢,全市像这样的救护站有好几百,说你现在想急找人可不好找,还有相当一部分伤员都拉去了临近的城市,只有等稳定下来以后拿着名单找。
  欧阳文几乎跑遍了无州的所有医院和救护站,也没能找到“洋娃娃”。他甚至跑回了他和姑娘被埋的现场,四处打听也没能得到半点有价值的信息。
  后来,一直到欧阳文必须要走的时候,他才极不甘心地离开了无州。在欧阳文工作了以后的几年里,他总是利用假期去无州转上一圈,希望会有电影里一样的奇遇出现。但欧阳文心里也明白,这种如大海里捞针的事情,其实是相当渺茫的。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一边想象着他在脑海里所能得出的“洋娃娃”的模样,一边在无州的大街小巷里游荡。
  在这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日子里,欧阳文养成了喜欢听陌生姑娘说话的嗜好。每每有姑娘说话的声音传来,他都会不自觉地仔细辨认像不像“洋娃娃”的声音。再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洋娃娃”的语音在欧阳文的记忆里慢慢变得模糊了,他才作罢。但他还是会常常会情不自禁的想,她一定活着,现在正生活在某个地方。
  就这样,岁月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洋娃娃”在欧阳文的脑海里,也只是一个淡淡的记忆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我和美女上司
惨被美女上司欺压,又被老婆戴帽,一朝运到被董事长选为秘书,从此化身为龙,笑傲都市,演绎小人物传奇人生。
青木堂主韦
现代都市完结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